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考验从最开始便是存在
    苏红衣都是一脸的遮掩不住的惊奇。

    “啥?”

    “这年头,跳湖都是这么非一般的折腾,竟然还要朝着天上跳?那应该是跃吧......”

    宁清秋差点都是喷了。

    她无语的看着苏红衣,这人到底是会不会说话,还有他的关注重点是不是哪里有问题啊。

    宁清秋是个直接的人,单刀直入:“什么意思?难道......这里是镜面倒悬原理的特殊之地?”

    想起了世间的某些特殊地带的传闻。

    要进入湖泊,不是朝着湖泊里面跳,反而是要反其道而行之,朝着天上去跳,这样的方式在凡人看起来简直是无法理解,但是对于修士来说,不过是一个特殊的进入方式罢了。

    不知道怎么的,宁清秋就是想起来当年没穿越的时候最风靡世界的魔幻小说哈利波特,那个眉心有疤的小男孩儿第一次接触到神秘的霍格沃茨便是通过一个不存在普通麻瓜世界的车站口直接撞进那个神秘莫测的世界的,多少人当初追这本小说的时候午夜梦回都是在想象自己也是有这样的奇遇,如今自己倒是趁机要来一把异界玄幻版的哈利波特似的特殊方式进入一个神秘世界了。

    宁清秋一跃而起。

    衣袂飘飘,恍若神仙妃子。

    七夜和陆长生的眼睛都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心里面是怎么样的想法,外人都是不得而知。

    苏红衣和明远也几乎是眼睛一眨不眨,包括陈玄感在内,都是好奇,太清昊弥镜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虽然说这是陈家的至宝,但是对于陈玄感来说,他最为熟悉的其实还是天荒诛魔枪,从小到大熟悉的都是这代表攻击的武器,然后便是在成年之后突破化神成就大唐双璧之名得到陈无道的认可之后,便是真正的成为了天荒诛魔枪的传承者,但是关于太清昊弥镜还真的是不怎么清楚,这一直是太师陈无道的专用法宝。

    对于修士来说,他们的本命武器那就是命根子一般的存在,就算是父子,都不一定能够对于对方的武器一清二楚。

    所以陈玄感对于太清昊弥镜都是不怎么清楚。

    宁清秋不知道外面几个心思各异的男人都是无比关注她,她感觉到自己虽然是朝着湖面的天空跃起,但是实际上却像是跳入了深渊一般,以一种疾速飞快的坠落,关键是眼睛都是没有办法睁开,只感觉到呼啸的风就像是刮骨钢刀一般让人的脸皮都是生疼,差不多都是要怀疑是不是要被扒下来。

    心里面难得的有点惴惴不安。

    因为时间都是过去很久了,但是她还是感觉自己没有落到底。

    宁清秋一咬牙,干脆的把剑心祭出,她在七色大草原靠着剑心大杀四方展现了真正的古剑修的风采,但是自从那之后,宁清秋对于剑心都是十分警惕的状态,这绝对是非常强力的一种几乎是外挂的东西,但是一旦是使用不慎,那就是很可能万劫不复。

    就像是和心魔打交道一样,一不小心可能就是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只是这个时候,情势急转直下,这么久都是没有办法落到实地,实在是让宁清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运气这么倒霉,又是在穿梭空间的时候遭遇了当初跌落山崖遇到陆长生的那一段戏码,那个过程里面,还死了一个人,为了保护她,丢掉了一条活生生的性命。

    这其实一直都是宁清秋心里面的刺。

    ......等等!

    宁清秋倏然睁开了眼眸。

    她环顾四周,白茫茫的一片,无垠的宽阔,几乎是没有边界线,但是却是空无一物,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这空间里面,什么东西都是没有,也没有任何的声响。

    她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太清昊弥镜,照见本心,果然是名不虚传。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肯定是存在器灵,而且都是在关注我,所以,请出来吧,我有件事想要请教你。”

    眼前的虚空慢慢的出现一道人影。

    或者,不应该称为人影,而是一个人形模样的雾状体,没有五官,呈现淡淡的灰白色,看着几乎是像是怨灵啊幽灵这一类的东西,若是说是鬼魂大概也是没错的。

    不男不女不老不少的声音,就像是世间万物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的声音就是这么在宁清秋的耳边萦绕:“吾乃太清,人族,你有什么问题。”

    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

    显然,这是因为宁清秋之前通过了它的第一道关卡,所以它才会回应她。

    太清昊弥,本身因为灵性高绝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的感情偏向,但是作为器灵,它自然也有着一套行事准则。

    宁清秋进入法宝内,其实第一时间就是触发它的反应,虽然说陈无道已经是开放了权限,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但是太清昊弥这样的至宝,怎么可能让你就是这么什么代价都是不付出便是来去自如?

    所以宁清秋差点就是迷失在了幻境拷问中。

    镜类法宝不愧是法宝里面都是属于最顶尖的那一类,稍微动点真格的都是让宁清秋这样意志强大甚至诞生了剑意光辉的修士都是着了道。

    其实要是换其他的方式大概是宁清秋还是可以轻松应付的,但是偏偏是抓住了她心里面最薄弱的一点,关键是这一点还是她自己都是不怎么重视被忽略以为自己忘掉了其实一直是在心里面存在的事件。

    所以连警惕都是没有生起。

    果然是厉害非凡。

    宁清秋目光灼灼的看着它,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话听着像是很自大自恋的问话,但是其实这是她第一步的试探,要是这个时候器灵都是可以答出她想要的那个答案......

    可惜的是,七夜这样的妖孽,日月重瞳都是看不出什么东西,人皇这样的绝世高手无所不能的合道至尊都是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太清昊弥镜虽然是法宝中的佼佼者,几乎是可称为神器的存在,但是效用也就是那样了。

    它淡淡的说道:“我并不认识你,人族修士,但是你出生宁家,乃是云荒九州大夏济州青云宗的一个普通弟子,身有明净琉璃火,擅长使用剑法,剑道精绝,剑名炼心,但是如今已经是因为和魔族在七色草原对战的缘故,被魔族盘石折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