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破冰行动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

    苏红衣压根不在乎在陈玄感面前提这个会不会有点不太好,因为宁清秋进入太清昊弥镜本就是等价交换,又没有占他们家的便宜,要是可以的话,苏红衣巴不得宁清秋都是把太清昊弥镜给拐走,那几乎是相当于掏空了大半个太师府,那个时候,陈家的人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好看。

    他倒不是对陈玄感或者是陈无道这位太师有什么意见,不过是恨屋及乌,对于大唐的那股淡淡的厌恶感,落实在了现实上,那就是大唐高层有人丢脸,他就高兴了,幸灾乐祸绝对是少不了的。

    宁清秋想了想,笼统的回了一句话:“不算空手而归。”

    太清这个器灵到底是比较直接的,发现她没有提出什么很重要的问题,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倒是自发的给出了一部分属于器灵的精华出来,虽然没有神奇到绝对是可以解决炼心剑的问题和伤势,但是对于宁清秋来说,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虽然说自己的想法被彻底的推翻,但是说不定这要是冥冥之中天道的意思,既然是探测不出来穿越的秘密和原主的去向,那么自己也不用纠结在这个里面,因为靠她自己折腾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不如慢慢的等待时机,总有一天,一切未知都是会朝着她揭开自己的神秘的面纱,到了那个时候——

    也许才是一切水落石出的时候。

    在这之前,她需要的就是继续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走在自己的剑道上面,等到有朝一日攀登到最高峰回首的时候才是发现曾经弱小的自己苦苦追求的那些真相,就会敞开怀抱毫无顾忌的容纳她。

    陈玄感挑了挑眉,不过他脾气虽然说不上温柔,但是在所有的大唐权贵世家子弟里面都算是一等一的让人如沐春风了,所以他也恪守主人家的风度,没有去追问在太清昊弥镜中到底是得到了什么。

    这可是大忌。

    他风度翩翩的一伸手:“既然宁姑娘都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我们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去厢房坐一坐,大家品茶论道,岂不是美哉?”

    陈无道的意思他明白,这些人是需要自己交好的人。

    不然的话,当朝太师,何必要一个人的人情?

    那完全是因为提出这个要求的人有这个资格和价值,让他的人情被其他人重视,而且这个其他人里面还包括了太师这样的真正的一言惊风雨的大人物。

    那么,作为儿子,陈玄感知道自己改怎么做。

    在帝都这个大染缸里面,所有的世家圈子里面的人,都是懂得很多的潜规则的,关键是看你会不会去用需不需要用而已。

    宁清秋没有拒绝。

    她既然都是没说个不字,其他的人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拂了陈玄感的面子,刚刚才去看了人家的至宝,虽然说是用条件换的,但是若别人没有卖你这个面子,那难不成还能强取豪夺不成?

    而且,有借有还,这一来二去的,关系不就是变好了?

    要是不打交道,那怎么都是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的。

    都是年轻人,而且是惊才绝艳的年轻人,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陈玄感对于九州无比好奇。

    他自然也是知道当初的一些秘辛。

    太师之子,自然是有资格知道最深的真相,而且九州重新和大唐恢复联系,人族都是要一统了,各家长辈都是有意识的开始把以前的事儿透露给家里面的小辈知道,不然等到以后九州修士气势汹汹的来针对他们的时候,大家还是两眼一抹黑的搞不明白为什么那就是搞笑了。

    毕竟未来的大唐,都是年轻人做主。

    陈玄感对于九州的观感没有老一辈的人那么复杂,他有的只是强烈的探索与和旺盛的好奇心。

    那该是一片怎么样神奇的土地?

    听说那里的风土人情,修士修炼的功法、周围的环境、风俗习惯这些和大唐完全是不一样的,而且九州是一个以宗门为纽带,血脉家族作为中坚,无数的普通散修作为最基础的基石构造而成的世界,这和封建王朝类似的大唐这样的修仙国度完全不一样。

    他感叹道:“说得让我都是想要去看看了,领略一下不同的风土人情,我有预感,对于我突破化神期会有莫大的作用。”

    “我敢保证,帝都里面知道九州详细的情况之后,和我产生一样的想法的人绝对是大有人在,比如说帝一那个武疯子,修炼狂人,也许就是会存在去九州挑战天下年轻高手的想法,还比如说白云生......这位散漫自由视世俗规则如无物打破了圈子里面固有认知的逍遥者,大概是会把九州当做是梦想般的天堂......”

    他对于白云生自然是不陌生。

    虽然两人性格并不一致,但是也是有类同点的。

    比日说陈玄感对于当官报效朝廷其实愿望并不是很强烈,更不可能有执念般的存在,不过是因为生在大唐长在大唐,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之下,他基本上都是认定了自己日后会继承父业成为人皇陛下的左膀右臂之一。

    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奋斗目标。

    但是现在嘛,心里面隐约诞生了另外一个想法。

    蠢蠢欲动,就像是被岩石压在土壤里面的小草,顽强而倔强的朝着上方生长,头破血流宛若愚公移山,他也是不在乎的。

    宁清秋饮下一杯酒,笑靥如花:“陈道友你要是愿意,我九州自然是欢迎你这样的年轻天骄做客。”

    九州和大唐的交流势在必行。

    他们来,是破冰,但是要人族合二为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需要大唐高层的一种表态,若是陈玄感去了九州,里面蕴含的意义就是非同寻常。

    也许他自己看来只不过是游历罢了,但是这就是大唐高层的默认,也是大唐年青一代除了明远这个异数之外第一个去和九州接触的天骄,而且这个人的身份也是够分量,大唐双璧之一要是都是往九州跑,其他的人难道是不会跟风?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