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灵魂层面的战争
    全城大搜索!

    这可是帝都好多年都是没有发生过的大事儿了。

    大唐承平已久,就算是前段时间的掀起了小半个天下烽火的北疆叛乱,都因为远在北方而没有波及到帝都。

    其实要是真的战火都是燃烧到了大唐的帝都,那么这个天下也差不多算是要易主了,天翻地覆来形容都是毫不夸张。

    所以帝都人民从来都是无波无澜的的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

    虽然说富足繁华天下皆知,但是这也造成了大唐帝都修士最是八卦的性格。

    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们都是恨不得把望远镜拿出来兴致勃勃的观看。

    不过渐渐地,大家都是有些谨慎戒备起来。

    因为如果不是重大事件,太师府的龙鳞卫也不会倾巢而出,这样的大动作简直是罕见,基本上帝都人民唯一的印象还是在前些年的大阅兵里面才看到过全身覆甲神秘强大的龙鳞卫,这一次又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大事儿,才可以出动龙鳞卫。

    陈玄感负手而立,将命令一层层的传达,温文尔雅的贵公子这个时候看起来也是染上了一分铁与火的肃杀,他知道这件事和自己其实扯不上多大的关系,但是说实在的,对于宁清秋他们一行人的情谊和关系,他实在是很羡慕的。

    因为大唐的权贵子弟们,虽然说都是各自有着自己的人脉圈子,但是要说是这样的生死之交,那简直是做梦,人人都是算计着自己的得失利益,即便是少有的几个交心的朋友,也是会因为家族的利益和决策,渐行渐远。

    所以大家更是不敢交心。

    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背叛,甚至是背叛别人,每个人都是身处这样的漩涡里面,挣扎与否,从来都是由不得自己,只能够随波逐流或者是被庞大的力量撕扯得支离破碎。

    陈玄感想要去九州,未尝不是想要逃离大唐这样的诡异的世家圈子和交往模式。

    以自由着称的九州,不知道会不会欢迎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更加的适合自己?

    陈玄感想要帮忙。

    而且苏红衣身上可能是会牵扯到魔族的阴谋,他自然不会忽视,相反,还异常的重视。

    因为这里是大唐帝都,随随便便在这里发生的事,可能都是会给这个天下带来许多的影响,或许是正面的或许是负面的,但是绝对是影响力巨大,虽然说陈玄感他们没有听说过什么叫做蝴蝶效应,但是根据以往的历史发展总结出一定的规律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困难的事儿,所以陈玄感第一反应就是召集龙鳞卫。

    龙鳞卫是太师府的私兵。

    说是私兵,但是因为他们的主人是太师,所以得到的待遇自然是最好的,数不尽的资源,还有就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资质、意志都是绝佳的修炼苗子,恐怖高效的实战磨炼方法,一个个从刀山火海里面走出来,那就是组成了闻名天下的龙鳞卫。

    然后,便是在一次次的恐怖战绩里面,养成了如今的赫赫威名。

    只是这一次——

    龙鳞卫接到了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命令。

    全城搜索一位元婴修士,那是一个喜欢穿红衣,长相妖异的男人。

    当然,实力在同等级里面算是极为高强的,所以要特别注意不要让他伤害到周围的普通修士,更重要的是,绝对是不能被他给跑了,当然,若是能够不让对方受到什么致命的伤害最好。

    陈玄感这样的命令,他们还是第一次接到。

    龙鳞卫向来都是最锋利的剑,杀人如砍瓜切菜,但是要说抓活口......这虽然不算是什么太困难的事儿,但是要保证对方毫发无损那就是没可能了,还最好是别受伤,这要是动起手来,刀枪无眼而且你也说了对方实力高强战斗力不可以普通元婴级别来衡量,那问题就来了,这打起来不伤他就是要伤自己,对敌人的怜悯和慈悲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这样的道理难道是不懂?

    不过陈玄感是太师的儿子,也是他们的少主人,所以也只能听令不能反驳。

    宁清秋站在一边,等着他发号施令忘了,看着那个统领的背影,才是轻轻的开口道:“谢谢。”

    他大可不必如此帮他们。

    有了龙鳞卫,自然是找人比他们更快。

    双拳难敌四手,他们几个人当然是比不上一群人找得快。

    苏红衣现在情势不明,自然是越快找到越好。

    陈玄感垂下眼睫,他的睫毛长而黑,但是并不卷翘,直直的,垂下的时候有一种冷漠感,倒是把他温和优美的脸部线条变得格外的锐利。

    “龙鳞卫太久没有出现,也是要被帝都遗忘它的威名,魔族胆敢在这个时候把爪子伸到帝都来,那就是要有被斩断的觉悟!”

    宁清秋恍然,旋即有点自嘲的笑了笑。

    她不是嘲讽别人,而是在嘲笑自己。

    原来如此。

    陈玄感这么大的动作和手笔,哪里是单纯的为了帮助他们,不过是为了震慑宵小,宣扬大唐的威名罢了。

    还有,顺带让龙鳞卫刷一波存在感。

    看来这个大争之世,大家都是在心里面有着自己的盘算啊。

    眼前的人,看着是普通的世家子弟,性格也温雅,但是她也不能忘了,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大唐双璧之一,不可能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白甜。

    做什么事,都是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和准则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该谢的还是要谢的。

    难怪,太师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若是陈无道不点头,即便是陈玄感的命令,也是无法这么顺利的在所有的龙鳞卫面前畅行无阻。

    苏红衣有点狼狈。

    眼睛里面闪过妖异的红色。

    在黑色、红色之间不断地轮换,掌心已然是被掐出了深深地血痕。

    不过血液一滴落,便是被蒸发得无影无踪。

    苏红衣正在和灵魂意识海里面的那个鬼东西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你来我往的好不激烈简直是和拔河差不多,这个时候正是战争的关键时刻,所以他们都是不想被任何人找到。

    所以不能留下蛛丝马迹,脑海里面锱铢必较分毫必争,但是他们都是注意抹除身后的痕迹,即便是全城大搜索,也是没有办法找到他!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