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八卦的帝都吃瓜群众
    宁清秋忧心忡忡。

    她想起了当时明远差点是被魔尊夺舍的状况,只差一点点,就是要永远的失去这个朋友,而且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势必会对对方举起刀剑,毫不犹豫互相伤害。

    因为那个时候的明远已经不是真正的明远了,只有杀了他,才算是真正的报仇。

    宁清秋一想到苏红衣要是变成了那种样子......到时候玄女怎么受得了?

    别人不知道,她难道是还会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吗。

    虽然不知道玄女那冷冰冰的性格清高的作风怎么会和苏红衣这样的杀人盈野张扬散漫的人走在一起,但是他们都是她的朋友,宁清秋只会是为这样的感情送上祝福......

    因为一旦是他们感情破裂或者是互相争执起来,到时候两边都是朋友,要帮谁啊?

    帝都里面说不上人心惶惶,大家就是单纯的好奇,能够出动龙鳞卫的,到底是什么事儿。

    如今陈家这段时间的威名又是更上一层楼了。

    因为陈玄感在大唐科举上取得了榜眼之位,要不是因为他和白弱水差距不小,人皇估摸着还是想要把探花郎的名称按在他的头上,毕竟陈玄感确实是个温文尔雅的美男子,玉树临风就是说的他,这样的男人当探花郎才是可以在骑马游街的时候,被无数的女修士掷果盈车表达爱慕之情,那样的场景光是想一想就是热闹非凡。

    这一次的大唐科举涌现出无数的天才修士,比起往届来说是含金量最高的一次,这是官方和民间公认的事实。

    但是,相比起科举场上的激烈和精彩纷呈,让大家都是颇有微词的就是这一届的科举结束之后有点虎头蛇尾的,都是没有让大家尽兴,庆祝压根不够热闹。

    这完全是因为这一次的科举前三有点奇怪。

    被所有的人认为板上钉钉的本届科举的魁首的有力争夺者陈玄感忝居第二位,第一名竟然是被一个从前名不见经传的人给夺走了,当然,那位叫做七夜的修士果断的是绝世妖孽,正面对决赢了陈玄感,还是手拿着天荒诛魔枪的最强状态的陈玄感,大家都是没有什么话说,但是!

    这位状元郎竟然低调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他竟然没有参加状元游街这样的活动,都说是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卖完之后自然是该富贵还乡不然那就是锦衣夜行,没有人看得到他的辉煌荣耀,这是所有的年轻修士最骄傲的一刻,就像是全天下人都是为他欢呼喝彩......

    这也是科举后骑马游街最本质的原因,结果,这位压根不出席,倒是让所有的人热情都像是最上头的时候被浇了一盆冷水,就是这么拔凉拔凉的。

    然后,榜眼也是有样学样,压根都是神踪渺渺,旁人都是摸不着一角。

    虽然说帝都修士对于陈玄感压根不陌生,这位大唐双璧比起帝一来说,经常出现在帝都的某些知名场所,虽然说很多人都是不可能经常见到他,但是一年到头的大典礼大活动的时候,这位也是会露面的。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啊。

    可惜陈玄感还是没有出席。

    关键是大家还不敢去强闯太师府吧,到时候要是被龙鳞卫抓住给当成了心怀不轨的人那岂不是糟糕了,到时候要是被吊到墙头,那么这辈子就是没脸见人了。

    追星有风险,还是需要谨慎啊。

    最后前三甲都是去了两个,最后能看一看的也就是只有探花郎了。

    以往的话,探花郎都是年轻修士而且都是长相极度俊美的那种,大家也是很有兴趣的,但是这一次——

    探花郎变成了探花娘,这都是性转了,还真的是让人有点接受无能。

    所以以往满大街的少妇闺秀们都是消失无踪,谁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去围观天下第一美人?

    那不是给自己添堵么。

    不光她们自己不去,还是在家里面耳提面命自家的男人、子侄儿不许去。

    主要是白云郡主美名在外的同时,其实也是凶名在外,虽然说很多人不知道这位外表柔弱美艳的郡主内心是多么的狠辣无情,但是世家圈子里面的聪明人还是很多的,自然知道这位蛇蝎美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约束身边的男人不许去踩地雷。

    这一不小心,就是要被炸一个粉身碎骨。

    比如说欧阳家的那个傻儿子,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压根不知道人家都是把他当成了使唤的下人,就算是备胎都是不如。

    照理来说,女人们不去男人们对于美人自然是有兴趣的,虽然被家里面的人约束了一部分,但是还是有很多不明真相的属于白云郡主的脑残粉和护花使者的男修士们像是疯狂追星族一样,偶像在哪里,自己就在哪里,可惜白弱水自视甚高,这一次得了第三本就是愤愤不平,结果前面两个男人都是不露面,她要是去了的话岂不是显得很low档次很低?

    所以白弱水果断的在白云楼里面抚琴,不踏出一步。

    多少男修都是失望而归。

    本来都是以为最近没有什么大热闹了,结果峰回路转,陈玄感出动龙鳞卫来了这么一出,所有的人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大街小巷里面,全部都是三三两两成群的人在那里议论。

    虽然都是压抑得很是小声,但是法不责众的情况下,大家的脑洞也是越开越大。

    说什么的都有。

    苏红衣带着斗笠,黑纱垂下把人都是遮得朦胧模糊,身形都是看不清。

    争斗还是一刻未歇,太阳穴一突一突的跳,白皙的额头上青筋宛若小蛇根根蜿蜒起伏不定,要是旁人看着肯定是要吓坏,这看着都是生怕他的脑袋什么时候都是爆炸了。

    到时候白花花的脑浆和鲜红的血液还有那些不知名的颅骨碎片夹杂在一起,不知道该多么的让人恶心。

    他叹口气。

    自己这么一走,不知道宁清秋他们会是个什么反应,没想到竟然是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可惜啊,他这个时候要是敢走出去,脑海里面的那个鬼东西就是敢和他同归于尽!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