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杀戮剑潮!
    宁清秋和苏红衣算是对于对方知根知底的那种对手。

    其实他们目前的状况也远远的说不上是敌人。

    只是观念的不同罢了。

    只是——

    没有办法被全心全意的信任,还是让人有点伤心的。

    但是宁清秋也做不到就是这么强制要求人家把性命托付到她的手上。

    炼心剑这个时候完全是被当做是短匕首来使用了,不过她依然是把它用得宛若行云流水。

    一团团银白色的光辉逐渐爆发,这里面有着锋锐无比的剑道意念,这是来自于宁清秋,看着纤弱的身体里面爆发出来的却是恐怖绝伦吹城拔寨的威力。

    苏红衣脑海里面的老魔物都是倒抽一口冷气:“是我太孤陋寡闻了不成,沉寂不过千年时光,这世上的人物竟然敢是这般厉害,看这个小姑娘年岁不过是双十之数,竟然是有这么恐怖的剑道修为,甚至是剑意、剑心都是凝练......果然是代代都是人才辈出,难怪人族能够走到今天的地步,成为诸天万族的主宰,云荒真正的拥有者,几乎是理所当然来形容。”

    他的话语里面蕴含的情绪深深而复杂。

    主要是本来是人族天骄,后来被心上人背叛和朋友联手把他杀死送进地狱,但是机缘巧合,因为怨气太大且遇上了难得的空间裂缝被魔气灌体,就此化作了无上天魔。

    从此便是开始信仰大自在天。

    对于天道,对于人族,貌似是毫不在乎。

    但是曾经的为人的经历放在那里,清晰如昨历历在目,导致他很多时候仍然是以人族的思维方式去思考......

    个中纠结,外人难以明了。

    苏红衣这个时候全力以赴,哪里有心情管这个老魔头。

    其实作为战斗狂人,对于和宁清秋交手这件事,苏红衣已经是期盼了很久了。

    不过是因为她身边的护花使者太恐怖,然后后来大家又是都成为了朋友,这要是打起来就是要束手束脚的压根起不到什么作用,点到为止的战斗对于苏红衣来说还不如不打,免得憋得痛苦难受。

    他的脸上的神色渐渐地变得兴奋。

    一招杀气领域冲击波动延绵四野,无数的参天大树就是连根拔起,被加上了动力器一般疯狂的冲向宁清秋,那架势,完全是毁天灭地的末日场景。

    她凌然不惧。

    炼心剑横在胸前,眉心一点银色光辉从开始的隐约闪烁就是变得越发闪亮,颇有一朝尘尽光生,照亮山河万朵的意味。

    “这是我最近一段时间钻研出来的新招数,叫做——”

    “杀戮剑潮!”

    一声清啸,无尽的剑影层层叠叠的出现在天空,包围着宁清秋,像是给她裹上了一层银色的战甲,辉煌耀眼,宛若女武神一般。

    当真是让人心折。

    就在老魔物目眩神迷的时候,他才骤然发现,当剑影临近的时候,苏红衣本来是做好的抵挡的架势竟然是猝然放开,几乎是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一切摊开来迎接那疯狂的剑影,用**去硬抗杀戮剑潮!

    “你疯了?!”

    老魔不敢置信的声音响起。

    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个男人的求生意志不是很强么,虽然自己有把握彻底的夺舍,但是对方显然是以为还是可以从他的手里逃脱,这也是为了避免被夺舍者狗急跳墙宁愿神魂俱灭也是不愿意牺牲自己成就他的一种手段。

    其实老魔物满以为自己吃定了苏红衣。

    就算是遇到了宁清秋这样的强悍的剑道高手,老魔心里面也有着自己的算盘,等到两个人打得两败俱伤,他再最后出场鼎定乾坤,到时候不单单收获一具精血旺盛年轻有天赋的好身体,重新活跃在云荒世界,还可以第一时间享受这绝色的美人儿......

    这畅想简直是美好得不行。

    结果下一刻就像是梦幻泡沫一样的破碎了。

    “你为什么不抵抗?你为什么不抵抗!”

    他疯狂的叫喊。

    这个时候也是明白靠人不如靠己,这傻子自己找死是他的事儿,自己定然是要拼命活下来的,不然的话在那阴暗的深渊承受了无尽的苦楚孤寂终于是逃出生天,难道是就是这么毫无作为的就是死得不明不白的近乎冤枉么?

    苏红衣和宁清秋就是这么互相对视,突然都是笑了。

    最开始,他们就是联手做了一场戏,完美的骗过了这个老魔头。

    因为他在苏红衣的意识海里面,所以所有的商量计划的方式都是无法执行,更不用说修士最为赖以仰仗的传音入秘了,那压根是把秘密摊开给别人看,所以他们只能是凭借着默契来设计这个老魔头。

    目前看来,卓有成效,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不笑,那才叫古怪。

    苏红衣闭上眼,放开了所有的抵御,任由无尽的剑影冲破了表皮进入了骨骼内脏最后深入了意识海。

    很痛,抽筋扒皮一般,在骨髓里面沸腾,但是苏红衣咬紧牙关,任由脸上和脖子上都是青筋暴起,都是没有吭一声。

    这老魔物敢盯上他,那就是要有被整死的觉悟,要是不给他一点教训,岂不是把他苏红衣的身体当成了可以来去自如的地方?

    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这个倒霉的老魔物了。

    他感受到了,这剑影其实并不是绝对的杀伤力的剑影,它是缥缈而虚幻的,但是里面的精神意志反而是极为强烈,所以这也造成了苏红衣就算是“来者不拒”,**上痛苦强烈就算是极致并不会受到致命伤害,但是灵魂海里面的意识便是承受不起这样的针对性的伤害了。

    老魔在苏红衣的意识海里面显现出来,已经是无法隐匿踪迹,看起来就像是一团黑色的影子,在不停的翻滚嚎叫,还不断的有尖叫的鬼面从黑影球体里面冒出来。

    宁清秋抿唇一下,颇有些得意。

    这可是她呕心沥血专门想出来的对付魔族,特别是擅长精神体攻击法的魔族的独门绝招。

    以剑意为骨架,以明净琉璃火为神魂,造成的专门的精神类攻击的法门,对灵魂意识等有奇效,关键是针对夺舍这防不胜防的一招有了对应的办法。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