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被装进布袋子的可怜的魔物
    杀戮剑潮!

    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是绝对的杀招。

    当然,故弄玄虚不过是为了吓唬迷惑老魔物的。

    但是,其实它的实体攻击力虽然不够强,但是面对特殊的精神类生物或者是擅长这一类法门的修士都是有着绝强的克制能力。

    至少对于老魔物来说,这还真的是杀戮剑潮,他感觉自己都是要死在这一波剑影之下。

    苏红衣朗声大笑。

    老魔物还在翻滚不休。

    宁清秋冷喝一声:“还不滚出来,你要是再不出来,可能就是要灰飞烟灭,你识趣一点配合的话,可能还会有一条生路。”

    活捉一个高等魔物,对于他们来说,在这样的战争前夕带来的好处多不胜数。

    虽然说有很多的对于魔族研究的典籍以及过往的历史记载,但是这么多年过去,魔族变成了什么样子,深渊魔域具体是什么样子,他们都是几乎是一无所知。

    当然,七夜和人皇大概是比较了解,毕竟是深入的去里面走过一遭,但是以他们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出来写一部什么深渊历险记魔域地理图之类的,所以这一部分的宝贵经验就是得不到有效的传播。

    当然,自己等人也是和魔族在七色草原上面展开了一场大决战,收获了不少关于魔族的对敌经验,但是同样的,这也只是少部分人有的经历,对于其他的人族修士来说,听一听也就是和故事差不多,到底是没有那般的感应良好。

    如今却是有一个落单的高等魔物落在了他们的手里,关键是他还是有着人族的思维的一种堕落魔物,却也不至于被魔气完全的抹除了神智,可谓是当前最好的一个用来探清魔族如今状况的一块敲门砖和引路石,所以一开始,他们就是打好了算盘,要把他从苏红衣的意识海泥丸宫里面赶出去的同时,把这个魔物给控制住。

    目前看来,已经是成功一半。

    因为对方显然是极为老奸巨猾的不好对付的那种,但是也正是因为他有着这样的性质,才可以让人族给捕获,不然要是遇上一个愣头青,分分钟也许就是要自爆给你看。

    到时候不论是魔物还是苏红衣,那必然是要同归于尽了。

    魔物其实想要用苏红衣这个人质逼迫宁清秋妥协的,至少这个时候应该是让它跑路,但是很可惜,宁清秋早有预料,便是用无垢火在剑影周围绕了厚厚的两三圈,确保这些魔物只要是碰着就是要伤筋动骨。

    老魔物就是第一个吃苦头的代表。

    他几乎是惨嚎着从苏红衣的意识海中冲了出来,放出一句狠话就是打算逃逸,这换一个人就是了,没有必要在这里死磕。

    虽然少很可能是没有苏红衣这么好的资源就是了,他生前也是磨砺杀气一道的修士,苏红衣的体质和修炼的功法这些都是和他非常的符合,所以也是老魔物最看重的一个身体。

    但是——

    “我还会回来的!”

    话音未落,就是被宁清秋一剑敲在了黑影球体上面,那力道姿态,简直是和打高尔夫、羽毛球、乒乓球、棒球之类的没什么两样,反正都是把魔物当成了球体敲击,随后魔物在空中惨叫,然后从半空中划过一道可以说是优美的弧线,最后就是坠落在了苏红衣早就是张开的束缚带中。

    这东西可是他压箱底的好东西,绝对是可以把老魔物关在里面,只要是他们不动手把他放出来,这位就是甭想继续出来兴风作浪。

    不过是千年没有现世,如今的云荒已经是变得让魔物都是看不清了。

    宁清秋都是收敛了剑气,慢悠悠的飞过来看到苏红衣手里拿着金色布袋,上面镌刻着冰蓝色的缠绕藤蔓花纹,看起来精致极了,有点像是女孩子的香包,也有点类似于储物袋。

    但是这其实是一件困敌法宝。

    宁清秋赞叹道:“好东西,没看出来,你手上的宝贝不少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是把无垢火分出一缕精华,然后就是正正好的绕着布袋口一圈,里面顿了顿之后传来了魔物的破口大骂,那是一种很清脆的少年音。

    本来该是个老魔物的,结果却是这么清朗的少年的声音,倒是让人意外的有一种愧疚罪恶感,但是宁清秋他们心志何等的坚定,早就是过了通过外在条件来判断一个人的是非善恶的时候,不要说是少年音,就是个奶娃娃的声音,他们都是会对这个魔物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惕。

    宁清秋拍了拍布袋子,嘴里含着一丝怜悯:“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里面吧,估计后半辈子是出不来了。”

    暗无天日的漫长无尽时光的囚禁,就是等待他的结局和归宿。

    苏红衣对此倒是毫无异议。

    这本来就是他最开始的打算。

    这个魔物竟然是敢觊觎他的身体想要夺舍,那么不说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但是也是要让对方明白对他下手是什么样的下场。

    宁清秋心里想着,这个魔物就是喜欢给自己立flag,还像是灰太狼一眼喜欢放狠话,结果就是自己作死了,刚才他要是第一时间跑路指不定还有着几分渺茫的希望来着。

    陈玄感带着龙鳞卫姗姗来迟。

    其实他们本来是可以更快地赶过来,但是很可惜明远这个和宁清秋几乎是心意相通的伙伴自然是不会把这个控制魔物的机会交出去,即便是要研究,也该是明国公府和黑白学宫作为大唐的主导方,毕竟九州的人更相信他们。

    陈无道作为当朝太师,他们对他其实是有着提防的。

    当然,明面上大家都是不会把这件事戳破表现得太明显,但是暗地里面明远就是刻意的在帝都里面故布疑阵成功的拖延了一段时间,然后等到陈玄感带着人赶过来的时候,魔物已经是被装进了袋子里面成为了宁清秋他们的阶下囚。

    至于说苏红衣——

    人家已经是恢复正常,自然是没有抓捕的理由,这要是无缘无故的给人家扣上怀疑的帽子,那么分分钟目前平和的表象就是会被立刻的戳破,到时候收场就麻烦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