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允诺
    宁清秋他们抓到了高等魔物,自然是不会浪费这个机会。

    千般手段万般恐吓,反正是不管过程如何,总算是成功的把他们想要的东西挖出来了。

    虽然那个魔物竟然不是纯粹的魔族,而是人族堕魔进入魔域深渊的,但是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魔族的许多情报,对于他们来说,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人皇和七夜虽然深入过魔域深渊,但是他们站的位置和高度和其他人截然不同,高屋建瓴的提出相应的建议只会是文不对题,因为很多他们认为无关紧要的东西,可能就是会涉及到许许多多的中低层修士的生死存亡。

    所以这个堕魔的到来,简直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至于说他怎么混入苏红衣的身体里面的,倒是让宁清秋他们哭笑不得。

    这个堕魔是个胆子很小的堕魔,他因为是人族堕魔而成就魔族,虽然实力高超,但是非常的受到其他的魔族的排挤,宁清秋当时听到的时候就是满头的黑线,心想竟然是在魔族也是存在这样的种族歧视?

    或者说是叫做血统偏见。

    什么混血种必须驱逐之类的......

    反正总的来说,就是这位堕魔非常的不受待见。

    所以他在魔族便是实力还不错,但是就是没有办法得到重用。

    然后,机会来了。

    魔尊决定在攻打云荒世界之前,试探性的攻略一块丰饶富裕充满灵气的土地,那就是七色大草原。

    堕魔被征召入伍,但是他很倒霉的,在穿越魔尊开启的临时两界通道的时候因为魔性不够纯正,所以被空间波动搅碎了肉身,变成了魂体状态。

    但是这样的他仍然是保持相对强大的战斗力,当然,在战场上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在战场上宁清秋他们出现之后,堕魔便是盯上了苏红衣,其他的几个人族要么就是太厉害惹不起,要不然就是女修士性别不符,要不然就是体质属性不搭调,除了他们之外,就只剩下千奇八怪的七色种族生物们,所以堕魔看来看去,就是只有苏红衣符合标准,而且远远地超出了及格线,所以想方设法的总算是混进了苏红衣的体内。

    这也是他独门的一门精神交融法,在战场上随着苏红衣发出杀气领域杀敌的时候,一丝丝的将自己的神魂混入他的外放的杀气里面,细水长流的慢慢的把自己一点点的送进他的意思神魂海,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就算是堕魔都是差一点失败了,但是最后还是成功了。

    而且正是因为这个方法的独特和缓慢,竟然是被他瞒天过海的真的附在苏红衣的体内,就是这么“偷渡”到了云荒世界。

    可惜,事情到了这里便是急转直下,他梦想的美好未来,就是这么硬生生的被人掐断了。

    其实也因为他太不谨慎了。

    眼看着都是要重新夺舍成功活跃在云荒世界,重新拾起往日荣光,说不定还能把当年之仇,毕竟千年时光,他的那些仇人们不单单是没有死,可能还活得相当的滋润,毕竟对于修士来说,沧海桑田也算不得什么,一千年的时光,对于大能修士而言只不过是一个计量时间的单位罢了。

    所以堕魔就是太激动了。

    这个老魔物也以为自己稳操胜券。

    结果就是让他死得相当的难看。

    宁清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最后总算是打动了他,对于堕魔这个老魔物而言,既然技不如人已经是落到了人家手里面,那么还不如好好地配合少吃一点苦头。

    更关键的是,宁清秋答应了他,若是有机会,会为他报仇雪恨。

    这要是他如今唯一的动力了。

    至少,不能让那些贱人太逍遥痛快的活着。

    宁清秋本来不打算答应他什么的,但是这个堕魔把过往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让她动了恻隐之心。

    说白了,就是一个年少成名的天骄,春风得意的时候,朋友、美人、实力、地位、世人的赞美荣耀都是加诸在他的身上,可惜,好景不长,就是太目中无人又没有那么多的城府,就是被人背叛,设计陷害到最后死不瞑目,更可悲的是,连带着一家血脉族亲,都是死得透透的。

    这就是堕魔心中最大的恨。

    宁清秋也是不齿对方的那些卑鄙手段。

    而且从灵魂波动来看,堕魔说的全部都是实话,可信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所以若是真的遇到了当初背叛杀害他的人,宁清秋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忙铲除一下这样的害虫,留在人族说不定就是下一个勾结魔族的叛徒奸细。

    这绝对是有可能的事。

    七夜揽着她的削薄的肩膀,略微有点心疼:“你今天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

    本来是说让七夜出手的,因为他出手才是真正的万无一失,说是手到擒来也不为过。

    但是宁清秋出于担心朋友的原因,还是决定亲自出手。

    七夜倒也没有觉得这是不信任他。

    主要是实力太强,生怕不小心就是连带着苏红衣也是给灭了。

    他有的时候都是忍不住想,以前的宁清秋无忧无虑的,甚至是对于很多修炼界的常识都是不明不白,迷糊得几乎是可爱的,如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艰苦磨炼,修为境界一日千里,都是可以被人家尊称为一句女剑仙了,但是这样的尊崇背后是多少的血泪辛苦,七夜想想都是心疼。

    要是自己不是悬空山的少主,不是日月神宗的传承人,不用担负整个九州甚至是大半个人族的兴衰存亡,是不是,她就是不会这么逼迫自己?

    七夜哪里能够不知道,宁清秋一副不管事儿的性格,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这么努力的想要和魔族战斗,想要让人族取得胜利?

    为了他。

    至少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为了帮他。

    宁清秋也不会否认这一点,但是同样的,七夜不是决定性的那个唯一因素,最开始的初衷,不过是因为希望这么美好的世界,可以保持如今的模样,不要被战火摧毁。

    要是世界没了色彩,那该多么的无趣?

    就是这么简单的想法。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