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受委屈,旧事重演
    修士的战斗需要绝对的实力,但是对于战场上来说,其实个体的实力要是达不到人皇的那种层次的话其实压根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或者说,意义不大。

    至少对于战争的全局来说就是这样的。

    但是陆长生如果是研究出了成果那就是不一样了。

    若是他们针对性的面对魔族研制除了特殊的对战手法克敌制胜,或者是通过特殊的丹药炼制让整个修士军队都是如虎添翼的话,那么对于战局的影响就极大了,很可能就是天平上面压倒性的最后一颗砝码。

    宁清秋对于这个自然是很有激情的。

    自己要不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怎么也是要试着搞一下能不能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发明,这年头,科学精神不可或缺啊,虽然说要是方在云荒修士身上怎么都是要改版成玄幻版本的就是了。

    无伤大雅,殊途同归么。

    都是对于大道的本质探索,当年各种玄奇的漫画小说里面关于科学神教之类的脑洞可是层出不穷,所以要是把云荒修炼界变成科学版本的修炼文明也是丰功伟业啊,不过这个目标太大,宁清秋自是想想就是算了,平日里也当是丰富业余身后自己吐吐槽也就是了,真的要拿出来,她没有这个精力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陆长生不知道宁清秋的思想已经是歪到了天边去。

    这倒也不是他们太笨想不到这些,这完全是因为文明不同,攀登的技能树完全是点在了不同的方向,所以压根没有什么好要求的,这也是知见障的一种表现,所有的智慧生物看到的或者是揭示出来的所谓的大道所谓的真理,其实都是我们自己定义的,谁也没有办法真正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本质从来都是掩盖在云山雾罩里面,玄奥无双,但是隔绝了修士探索的目光。

    说得直白一点,在云荒世界,世界的本质基本上可以等同天道。

    修士要搞清楚天道是什么......路还远着呢。

    陆长生侃侃而谈,他对于医道的热爱是真诚的,来到大唐之后,得到了无数的珍贵至极的医术典籍,对于大唐来说,这些东西也真的是很珍贵的,不少都是孤本,知识是无价的,但是就目前来看,他们需要利用无价的知识创造有价值的利益,这才是他们现在追求的根本,要是产生不了实际效益的话,在这个关头,除了某些一心探索天地奥妙的修士外,其他的人大概是会权衡利弊之后再选择得到什么或者是放弃什么。

    不过没说多久他就是住口了。

    好久,没有和她单独的如此畅快淋漓的说过话了。

    依稀想起了当初他在山谷救了她然后便是让她为他打理丹房的时候,那个时候宁清秋丢失记忆一片空白任由涂画,他对她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什么想起来便是对着她说,那样的日子,实在是自由自在。

    后来——

    陆长生再也找不回当初面对宁清秋的心境了。

    无爱故无忧,无爱故无怖。

    他轻声道:“这也只是我目前的一个想法而已,要付诸实践,还很困难,可能是真正的两族大战开始到结束,我说的那些也不过是空中楼阁个人臆想罢了。”

    宁清秋道:“你一定可以做到,你要是做不到,我也想不出还有谁能够做到这一点,在医道上面自成一派成为宗师,制造出可以面对魔族的魔气有着强力抵抗的丹药,到时候你便是可以真正的成为悬壶济世之万世神医,真正的做到千古流芳!”

    “借你吉言。”

    陆长生最后是作揖致谢。

    很郑重。

    她这么相信他,就连他自己都是没有这么相信自己的,这个时候却是犹疑尽数祛除,心里面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壮志豪情。

    明远总算是摆脱了白弱水,感觉整个人都是快虚脱了,他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摆出葛优瘫的姿势趴在桌子上,愤愤然的咬了一口灵果,便是对着宁清秋哀怨十足的说道:“是不是朋友啊,我有难的时候不说是两肋插刀吧,好歹是也不能见死不救,放任我一个人落入白云郡主那个女人的魔爪啊。”

    这让他联想起了在七色草原的美人窟的时候发生的那一件倒霉事儿。

    被抢亲已经是成了他的生平污点奇耻大辱,结果这一次还要历史重演?

    那估计这辈子都是要被宁清秋笑到死,那个时候就是真的抬不起头来了。

    话说都是不能被他遇到几个正常点的女修士么,虽然他自己情窦未开,但是要不然就是遇到黑白学宫西宫女修那样的剽悍战斗派,要不然就是遇到妖精族那些蛇蝎美人,不懂礼义廉耻不懂人族观念,还有就是白云郡主这样的心狠手辣野心勃勃的女子,时时刻刻都是想要掌控男人,压制男人一头,不管是长着多么美丽的一张脸不管是有多么恐怖的背景实力,对于明远来说,都是敬而远之巴不得永远都是不要交集的对象。

    总而言之,自家老太爷简直是作了个大死,生生的怕坑不死自己的后辈啊。

    话说自己真的是明家人没错吧?

    还是堂堂的国公府的世子爷呢,结果现在都是要被当做是联姻的筹码丢出去了吗?

    真的是闻着伤心见者落泪。

    宁清秋听了他这一番话,翻了个白眼:“呵呵,你是不是傻,我要是在那个时候留下来,绝对是要被白弱水当做是眼中钉肉中刺,女人的嫉妒多么的可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不想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而且联姻这回事儿,你要是抵死不从,难道是你家父亲爷爷还会逼着你上花轿......啊呸呸呸,是逼着你和白云郡主拜堂成亲结成天道认可的眷属道侣不成?”

    明远脸色一僵。

    然后便是从牙齿缝里面挤出来一句话:“不能够自主抉择道侣人选,那我宁愿终身都是一人,大道独行!”

    宁清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胜唏嘘。

    看看,都是把人家孩子逼到什么程度了?

    眼神似有若无的飘向半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