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互相磨合
    宁清秋微微的苦着一张小脸,感觉自己像是一块夹心饼干似的。

    七夜俊美冷冽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既没有站出来对着陈玄感一顿喷,也没有表明要支持明远这个朋友,没有说为这宁清秋和自家长辈对上,也没有劝慰重玄真君的意思。

    倒是有点两不相帮的意思。

    宁清秋心里有点生气。

    关键时刻,这男人怎么看着就是变得靠不住了?

    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不过也好,重玄真君本就是看着七夜长大的长辈,看他当初带着她第一次来悬空山谁都是没有见就是带着她来见过了重玄真君,便是可以看出这位炼器宗师在他眼里的地位。

    估计是和他的父亲还有师父是同一个地位的。

    甚至是更亲近都是说不定。

    所以七夜在这件事上面的立场还真的是不好说。

    关键是——

    他要是站出来,事情反而是变得复杂。

    就是借着宁清秋的嘴巴表明自己的态度,才是最佳的办法。

    重玄真君不愧是老成持重之辈,气怒一瞬间之后,便是想明白了这里面的很多东西,而且七夜这一次带着这些人第一站就是到了他这里,看来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就是看着自己这个老头子还有几分薄面,然后就是可以借机在他父亲和师父,以及西王母这三尊大佛面前帮忙说说话啊。

    这小子,还真的是太精明了。

    把人心都是算计得透透的。

    重玄真君反而是气笑了。

    狠狠的看了一眼七夜,像是看明白了他的险恶用心。

    他收敛了怒气,没有做出要打要杀的模样,但是也没有给出什么好脸色,像是刚才那一脸的邻家叔叔的温和模样压根就是大家的幻觉一般。

    “我的铸造地你们也见过了,那么就请出去吧,恕我今日要为宁丫头铸炼炼心剑,就是不接待几位了,请吧。”

    青色的袍袖一拂,几人便是身不由己的出了火山中心,其实也是因为几个人没有抵抗的缘故,不然的话重玄真君绝对没有办法轻松的把几个化神修士外带一个元婴大圆满的就是这么毫无烟火气息的就是给送出洞府。

    对着洞府禁闭的入口,众人面面相觑。

    大概是为了活跃气氛,明远讪讪的笑了一下,除了表情实在是有点僵硬之外,一切看起来都是挺好的:“哈哈,前辈当真是......性情中人!性情中人!”

    那笑声,差点都是把宁清秋的尴尬癌都是诱发出来了。

    笑不出来的话,还是别笑了吧。

    弄得场面真的是难堪。

    一阵风刮过,带着淡淡的凉,几片枯黄的叶就是在面前飞舞蹁跹。

    还别说,真的是挺凄凉的感觉的,反正画风挺搭调。

    宁清秋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一眼陈玄感,最担心的反而是这位顶尖的大唐天骄,这辈子长这么大大概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吧?

    不知道这位骄傲的公子哥儿忍受得了不......

    就算是陈玄感的脾气再好,但是作为一个化神修士,还是这么年轻的化神修士,妖兽这位没有一点的锋锐之气那是不可能的,她还真的挺怕他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毕竟重玄真君的表态再明显不过了,都是不能说不喜欢了,简直是憎恶的。

    这么看来大唐修士的表现已经是很正常了,除了那些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来历的人,只要是知道九州和大唐当初的那一段公案的世家们,都是保持了沉默,虽然是有防备和警惕,但是也是在正常的界线里面的。

    但是九州就像是一个火药桶似的,指不定哪天就是炸了。

    看来被抛弃的一方,果然是怨气冲天啊。

    想要破镜重圆......果然甚是艰难。

    宁清秋不是一个很会暖场打破尴尬的人,但是这个时候绝对是不能退缩的,硬着头皮也是要上的,也是便是轻声开口道:“不如我们去别的地方转一转?真君他是一个炼器宗师,视道如命,这个时候急着重铸炼心,我们便是去悬空山的其他地方游览一番......”

    她彻底化身导游,把悬空山吹得几乎是天花乱坠。

    陈玄感也很是配合点头说好,但是比起一开始的好奇宝宝跃跃欲试的模样,这个时候就是沉默很多。

    他开始深思父亲和人皇同意他来九州的真实目的。

    大概,也许,是需要一个人打前站?

    想必对于九州修士的态度,他们应该是有所预测了吧,并不是人人都是像是宁清秋这样的想法,还有很大一部分九州修士抱着对大唐极为仇怨的念头,想得可怕一点,如果不是魔族作为外敌,也许他们重新发现了对方的存在之后第一时间不是握手言和喜极而泣,而是互相残杀也说不定。

    一个是为了解除后患,一个是为了报当年之仇。

    陈玄感的脸上闪过一抹深深地苦涩。

    然后便是开始极力振奋自己的精神。

    道阻且长,自己这个时候绝对是不能退缩。

    既然是感觉出来了人皇和父亲的深意,他要做的不是退缩,是怎么更好的让九州修士站在一个更理智的角度来对待大唐修士,就像是宁清秋他们造访大唐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双方的融合人族的一统更为顺利,为此,遭受一些损失和打击,做出一些适应和改变,都是理所应当的。

    后世会记得他们所做的一切。

    时间会证明他们的付出。

    陈玄感心中激荡着热血。

    宁清秋虽然不知道陈玄感的情绪变化怎么会如此的急剧激烈,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看出这个人想通了。

    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要是谈判的先锋都是抱着偏见和个人的极端想法,那么对于和谈协作是没有任何的好处的,宁清秋不怕人家找麻烦,但是可以规避的还是要尽量的规避。

    七夜信任她,把一切都是交给她来安排。

    其实宁清秋心里也是叫苦不迭,因为悬空山她也就来过一次,当初还是为升级炼心剑和进入秘境修炼,现在都是说不上熟悉,但是介绍起来也是头头是道,反正使劲儿吹就是了。

    悬空山的地位和神秘,绝对是够得上她的那些高大上的一堆溢美之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