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互相伤害
    苏红衣一下子就是蹦了起来,本来是靠着大树斜倚着的姿势立刻便是变成挺直背脊的模样,看着还是有点僵硬的样子。

    活脱脱的像是被人施展了石化术一般。

    宁清秋看着都是觉得好笑。

    苏红衣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就算是在大唐帝都都是敢针锋相对,坚持本性,没想到面对西王母就像是老鼠遇到猫似的。

    看着都是“可怜”。

    他讪讪的朝着西王母一拜,看着都是有几分手足无措,倒是白瞎了那张看起来风流蕴藉的小白脸,声音都是发紧的:“末学后进,拜见西王母,惟愿您福寿绵长,明见万里!”

    那吉祥话儿像是不要钱似的。

    只是口齿远远没有往日那般的伶俐。

    看起来傻乎乎的。

    当然在西王母的眼里更是没发现对方有什么闪光点,唯一看得过去的也就是目前的修为,这个年纪成就化神修士,即便是在灵气复苏的时代,也算是数得上的天骄了,这一点来看,还算是和自家玄女般配。

    但是——

    家里养的水灵灵的大白菜就是要被外来的猪给拱了,谁都是不高兴,所以即便是西王母对苏红衣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那也是正常的。

    换位思考一下,只要是想想那种要嫁女儿出去的父母的心情,多半就是理解西王母这个态度了。

    而且,要是苏红衣连这么点脸色和冷遇都是抗不下来,那也确实是没有资格觊觎玄女,西王母绝对是不会把自己视若珍宝的弟子,当做是女儿看待的继承人,交托给这么一个没有担当和勇气的男人。

    修士,要是没有勇气,没有逆天伐命的心态,那就是完全的废物一个。

    也许这样的想法比较极端,但是西王母确确实实这么想的。

    而且不打算改变自己看人的方式方法。

    西王母一声不吭,冷然的压力铺天盖地。

    这位的修为已经臻至化境,绝对不是他们刚刚突破的化神修士可以抗衡的,宁清秋都是暗自惊讶咋舌,这么看起来,灵气复苏,不单单是他们这样的年轻天骄得到了天大的好处,还有一批人是这短时间突飞猛进底蕴进展恐怖至极的人。

    那就是早早地就是站在了九州巅峰的那一群人。

    他们的数量极少,但是都是有数的高手,也是真正的从绝世天骄的路上一路走过来的,被灵气贫瘠拖累了境界,一旦是一朝挣脱枷锁,那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也不知道西王母如今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也许在场的也就只有七夜这样的日月重瞳这样的特异体质可以看穿比起自己修为高的人的境界,但是这个时候打探这些显然是不礼貌的。

    而且——

    西王母看着都是要炸了。

    她剜了一眼苏红衣,那样子简直是眼神化作了刀子要刻入他的骨髓里面。

    “我听说,你是来昆仑瑶池提亲的?”

    话语里面是淡淡的威胁。

    就像是苏红衣敢点头说一句是,西王母就是要暴起杀人。

    但是苏红衣倒是确实是条汉子。

    他对玄女有意,玄女对他也有情,这种时候怎么能怂怎么能退缩?

    要是退了,西王母保准不会再给他们一点机会。

    就算是玄女本人,大概也是要对自己选择的这个男人失望透顶了。

    于是苏红衣沉默了一下,淡淡的笑了,果断的给出了答案。

    “是的。西王母,我想要求娶你的掌上明珠,昆仑瑶池最宝贵的珍宝,九天玄女。”

    他说得很认真。

    宁清秋心想,这家伙,胆子挺大啊。

    西王母和她是一样的想法。

    半晌,倒是不明意味的微微一笑。

    胆子倒是挺大。

    不过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份实力把人从她这里带走。

    还有——

    玄女那个丫头,就说最近回到昆仑瑶池就是人嚷嚷闭关,但是最近出关之后整日里面魂不守舍的,明明修为突破了,反而看起来整个人都是阴郁了几分,向来是和情郎分别,颇为想念?

    女生外向啊。

    胳膊肘尽是往外拐。

    难怪是旁敲侧击的说着什么昆仑瑶池的嫁娶之事的规则是不是要变一变,还以为她是为了昆仑瑶池的未来殚精竭虑,但是现在看来,倒是在为这个苏红衣铺路啊。

    不过这件事可是灭有什么捷径可走。

    必须通过她的考验,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和玄女在一起。

    不然的话——

    就算是玄女怨恨不理解,西王母也绝对是不允许她找一个太差的人。

    西王母没有暴怒,只是冷笑一声:“你凭什么?凭你是化神修士?凭你是年轻一代的天骄人物?那你看看你身边的这些人,哪个不比你强?哦,当然,那边那个蓝色衣服的小子除外,但是其余的人,你一个都是比不过。那么,我为什么放着更好的青年才俊不要,非要把我们昆仑瑶池的未来继承人交给你?”

    苏红衣脸色微变。

    明远则是青了一张脸。

    要是没有记错的话,自己只是个路人甲吧?

    但是为什么,西王母要对自己发起人身攻击?

    不知道他的心灵很弱小,受不起伤害啊!

    再说了,身边的变态这么多,自己这个正常人和他们混在一起本就是压力山大,现在还要被人这么毫不留情的在心口插上一刀,这日子真的是没法过了。

    陆长生和陈玄感一脸淡然,绝对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典型,关键是这种时候压根是没有他们的用武之地,因为随便说什么都是错,他们就是不该掺和这样的事。

    西王母本就是故意。

    看得出来,他们都是朋友。

    那么苏红衣倒是有什么地方可以自傲的呢,西王母说的本就是事实。

    但是他也不是看重面子的人,想了想认真的回答道:“我并不否认您的话,我也知道自己还有很多的不足,但是有一点,让我鼓起勇气和信心站在您面前,我和玄女,是真心相爱的,两情相悦,便是胜过世间万千。”

    西王母脸色黑了。

    牙齿都是咬得咯吱咯吱响。

    这个小子,当真是不怕死。

    宁清秋真怕西王母暴怒,于是笑盈盈上前说道:“说了这么久,不知道玄女在哪儿?许久不见,我很想见她有许多的话要聊呢!”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