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发难!
    ,!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西王母骤然开口,差点都是吓掉了宁清秋手里面的蟠桃果,她却是话锋一转,“但是大唐修士已经是和九州互不往来以万年计,不知道这一次来我云荒九州昆仑瑶池,到底是有什么样的目的?!”

    宁清秋手上的蟠桃,这一次是真的掉了。

    她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似的。

    这也太出乎预料了。

    搞了半天,结果西王母对于陈玄感和明远的身份竟然是心知肚明的吗?

    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应该目前来说还算真正的机密啊,数来数去知道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人......

    等等!

    宁清秋和七夜对视一眼,都是瞬间福至心灵的知道了这里面的来龙去脉。

    重玄真君!

    必然是他,给西王母提供了第一手的情报。

    他们回到九州之后第一站就是悬空山,第二站就是昆仑瑶池,无论是从什么方面来考虑,唯一能够在这件事上面为西王母提供情报的人,除了重玄真君也没有别人了。

    而且也只有他这样的人说话,才会让西王母第一时间相信。

    难道是重玄真君虽然是勉强被自己和七夜说服,忍住一时之气没有在悬空山动手,但是到底是想起当年大唐做的那些事心气不平,所以才会“借刀杀人”?

    种种思绪,宛若繁杂的线团,充斥她的脑海里面。

    玄女都是大惊失色。

    要说在这个世界上可以让她惊奇的事儿没有几件,但是西王母嘴里面说出来的重磅消息,还是让这位天之骄女震惊不已。

    作为西王母培养的给予厚望的继承人,她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历史的真相,所以对于大唐修士竟然是出现在了九州地界,还是这么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昆仑瑶池十分的震惊,因为这差不多算是走入了敌人的大本营?

    大唐修士也不像是脑子有病的样子啊,难道是艺高人胆大,仰仗自己的化神修为,所以认为可以在昆仑瑶池这样的九州圣地都是无人可挡?

    若是这样的想法,那么玄女就是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这样的想法,简直是大错特错的荒谬!

    只是——

    她的神色变得复杂。

    那个陌生的面孔就是不说了,她压根不认识陈玄感,自然是无所谓有什么复杂的情绪,但是明远作为宁清秋最好的朋友之一,和自己也算是有一定的交情,明明是个不错的人,怎么就是和大唐扯上关系了?

    而且,他是不是有隐瞒身份,刻意接近宁清秋这样的九州修士,以朋友的关系为纽带桥梁,方便他在九州打探消息?!

    若真的是这样,那就是其心可诛!

    不得不说,玄女第一时间就是阴谋论了。

    但是和宁清秋对视一眼,便是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是错了。

    因为宁清秋半点没有吃惊不敢置信的神色,反而是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只是唯一奇怪的点在于西王母竟然是一口道出了陈玄感和明远的跟脚。

    陈玄感的眼里明明灭灭的闪烁一片星光,抵抗着殿堂内山呼海啸一般的恐怖压力,那几乎是要剥夺人五感的骇人气势,就算是和之前重玄真君的暴怒比起来,也只强不弱。

    毕竟重玄真君虽然是功参造化,但是他的本职还是一位炼器宗师,对于攻伐杀戮的战斗之道其实在同等阶的修士里面算不得最强的,而西王母却是战斗力十分强悍,同阶中出类拔萃之人,她这骤然发难,实在是让人无比的震撼。

    宁清秋有点焦急的说道:“西王母,请你稍安勿躁,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听我给你细细解释......”

    玄女的脸色变了:“清秋?你既然是知道他们的身份来历,为何要隐瞒下来还把他们带入昆仑瑶池?你不应该不知道大唐和九州的那段关系!”

    七夜作为悬空山和日月神宗寄予厚望的人,他差不多算是未来圣地甚至是整个人族的领袖,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对于这样的所谓高层隐秘一无所知?

    而且以他对于宁清秋的看重,绝对是会把所有的真相都是告诉她不会有任何的隐瞒,关键是看宁清秋的表态就是明白她是清楚为何西王母面对大唐修士会爆发如此怒火的真实原因。

    这样的话,玄女就是无法理解宁清秋这样的胳膊肘往外拐,甚至是可以说一句“吃里扒外”的行为了。

    要不是宁清秋的为人她清楚,两个人又是相交莫逆的好朋友,这个时候玄女大概都是会出手剿灭“背叛者”了。

    七夜轻描淡写的伸出手指在半空中微微一划,无数的细小的黑洞凭空生成,就是在将西王母的气场吞噬一空,陈玄感也是面色微微一白,同样是被这样的恐怖的心神意志的力量镇压。

    明远倒是被绕了过去。

    他一直是稳如泰山的坐在原位。

    因为他当初到九州来并不是图谋不轨,这一次登昆仑瑶池也是更无恶意,所以心中无愧,他自然是不会畏缩。

    最关键的是,他相信宁清秋和七夜。

    七夜出声道:“西王母,玄女,我来介绍一下,陈玄感,大唐太师陈无道之子,帝国双璧之一,大唐年青一代最出色的天骄,明远,乃是大唐明国公府世子,未来的兵马大元帅,他们都是人皇看重的青年才俊,这一次到我九州,乃是身负重任,要与我九州商议合作对抗魔族之事,人族一统,乃是大势所趋,其他的过往恩怨,我希望可以暂时放一放。”

    他语气平淡,但是却带着不容违逆的气势。

    宁清秋眉心一皱。

    七夜这话说得其实是有点不客气的,她隐约担忧的看了一眼西王母和玄女,生怕她们感受到屈辱,到时候就是真的不好收场了。

    但是事实证明,大多数人都是很明智的人。

    至少西王母和玄女也是着眼大局的。

    七夜说得入情入理,且他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说的话谁都是要掂量一下斟酌几分,所以——

    西王母一张冰山脸寒冰乍破,看不出来刚才的女杀神似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大家不用拘束,请继续品尝蟠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