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玄女下跪,王母暴怒!
    西王母脸上盈盈的笑,僵硬住了。

    神目如电。

    就是这么射向苏红衣的那张小白脸,苏红衣回视,毫不避让。

    玄女的一张精致绝伦的脸已经是变得宛若红布晚霞,特别的娇美。

    宁清秋心里面倒是为苏红衣喝了一声彩。

    主要是以为在山脚下被西王母那一番连消带打外加刻意的无视的行为,苏红衣已经是偃旗息鼓,准备之后再卷土重来呢。

    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么有勇气,当着西王母和玄女的面儿,竟然是再次提起这件事,老调重弹。

    其实说实话,他的态度确实是很认真很诚恳,但是在宁清秋看来,就像是上门求亲这既没有聘礼也没有足够分量的见证人,实在是有点太简陋了,怎么着也得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再来啊,到时候西王母颜面有光,他的求亲之路也是可以走得顺畅一点。

    不然空口白牙的就像是想要把人家最宝贝的徒弟给拐走,想得未免也太便宜了一点。

    宁清秋这么一对比,觉得自己好像就是太“廉价”、太“好骗”了一点。

    七夜就是这么几句甜言蜜语一说,她就是晕头转向了,就是这么屁颠颠的上了贼船,而且有生之年,已经是不可能再下来了。

    虽然心里面这么腹诽着,但是她面上却是不自觉的柔和了起来,看着七夜的眼神也是格外的柔情带水。

    七夜挑挑眉,虽然不懂宁清秋这又是什么突如其来的心理变化,但是他自然是享受的,于是便是轻轻的揽住她的纤腰,两个人坐得极近,形容格外的亲密,倒是没有把殿内剑拔弩张的气氛放在眼里一般。

    不过这个时候倒是没有人关心他们是不是在秀恩爱,反而是都是关注西王母接下里的动作。

    毕竟以她的性格和对玄女的看重,之前都是拒绝过苏红衣一次,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不识趣,这么不知好歹的挑衅她的底线,怎么看西王母都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苏红衣倒是凌然不惧。

    开玩笑,难道要怂?这个时候胆怯,绝对是抱不到老婆的,所以——

    苏红衣的背脊挺直,有着一种九死不悔的坚定感。

    玄女眼圈儿都是有些淡淡的红,这么一个冰美人被融化了之后,反而是娇柔无比,她本来是性格冷清的人,最是不喜欢男人吊儿郎当,苏红衣这样的性格和名声,本来是她最不屑的那一类人,但是接触下来,双方却是被对方吸引了,就连苏红衣这么一个受不得拘束和别人的冷淡的人,也是放下了骄傲,主动地去追逐这个特别的女子。

    所以啊,感情真的是世间最伟大的力量。

    它拥有把一切不可能变为可能的力量。

    她青色的裙摆如莲花般绽放,就是这么一步步的走下台阶,站到了苏红衣的身边,面朝着西王母。

    西王母心里面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自己这个弟子向来是心无旁骛,修炼之外根本不考虑什么儿女情长,虽然没有修炼无情道,但是她一直是以为她会走无情道的路子。

    但是这个时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一个臭小子竟然是大言不惭的开口要娶玄女,要不是看到他的天资修为还算是过得去,西王母早就是把他赶走了。

    西王母冷声道:“玄女,你这是做什么?”

    自己一手养大的弟子,看这样子,竟然是动了春心,关键是爱上了那个苏红衣不说,竟然是还打算忤逆自己的师尊?!

    西王母这一次,是真的怒了。

    她不是棒打鸳鸯的人,但是她很挑剔,要是苏红衣没有经过她的考验就像随便几句话就是让她把玄女交给他,那就是痴人说梦!

    就算是有七夜背书都是不行的。

    玄女唇瓣微微一抖,在她的心里,西王母是她的师父,也是她的母亲,西王母对自己的看重又如何能不知道?

    正是因为为了让她的期盼不要落空,玄女修炼从来都是不曾懈怠,才可以凭借女子之身,和天下英雄争锋,当初的她,年龄比起苏红衣小,但是修为排名都是胜过他一位,便是知道她多么的惊才绝艳和努力。

    真正的天才,除了天赋之外,必要的还有汗水。

    但是——

    她想要遵从自己的心一次。

    她喜欢苏红衣。

    面对本心,她不愿意欺骗自己,更是不愿意欺骗恩重如山的师尊。

    “师尊,我与苏红衣乃是两情相悦,请您成全我们!”

    这样一句话对她来说,已经是极致了。

    玄女跪了下来。

    苏红衣的身体僵硬了。

    心里面的喜悦简直是浪潮般涌来。

    但是一并的还有愧疚心疼。

    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莽撞了?

    还有,西王母若是对他不满意,那么自己就是应该是足够功成名就来求娶,要是自己有七夜这样的修为和力量,那么就算是西王母也是不会反对他们的吧?

    说到底,还是他太无能了些。

    不得不说,苏红衣都是开始妄自菲薄了。

    这对于一个骄傲自负到了极点的男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儿,就算是被打败身死,有的人也是不会服输的,但是这个时候苏红衣却是有了这样的近乎是挫败的想法,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定然是无比惊奇。

    西王母怒声道:“你!”

    女生外向!

    这一次,玄女倒是真的让西王母有点伤心了。

    这自己还什么都是没有说什么都是没有做,她就是开始这么火急火燎的护着自己的情郎了,要是自己真的是反对,难不成玄女还要为了这个男人背叛宗门,背叛师尊不成?!

    西王母的脸色这一次真正的难看到了极点,带上了杀气。

    宁清秋暗道一声不好。

    刚才玄女这个下跪的动作做出来,她就是知道情势不妙了。

    西王母显然是陷入了极度愤怒的状态,之前有八成是装出来的,这一次却是货真价实了。

    这是真的弄巧成拙了啊。

    要说苏红衣和玄女两个人平时都是聪明人啊,而且西王母什么性格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吃软不吃硬,你硬她绝对是比你还要硬,这样的人你应该是用怀柔的手段而不是这样铁定是会激怒她的方式啊!

    聪明人犯起傻来才是真的可怕!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