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她放弃了他
    玄女发现自己做错了事儿的时候,为时已晚。

    西王母狂暴的怒气就像是雪崩海啸一般,裹挟的威力简直是可怖。

    殿堂内除了他们之外,所有的服侍的女弟子和婢女们全部都是身不由己的退了出去。

    整个殿堂,从无比辉煌光明,随着大门的关闭,变得有些阴森黯淡起来。

    宁清秋的心也随之紧紧的揪起来。

    但是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最好的做法就是不变应万变,在旁边默默的当一个旁观者才是最好的,要是随意开口和插手,就是会在西王母即将爆发的怒火上面浇上滚滚热油,到时候——

    玄女后悔不迭,开口道:“师尊!请您息怒,我并非要挟您,只是实在是发自内心的想要......”

    “好了,你不要说了!”

    西王母愤怒的声音如九天神雷般滚滚而下,带着不容反抗的意志:“我看你最近就是疏于修炼,对于大道的追寻没有了一开始的赤诚,所以......去玄冰洞里面思过,不面壁七七四十九天,不准出来!”

    玄女面色骤然一变。

    旁边的苏红衣虽然不太清楚玄冰洞是个什么地方,但是光是从西王母的语气和玄女的脸色便是看得出来那绝对不是个好去处,所以这个时候便是站着挡在了玄女的面前,直面西王母。

    “玄女她也是无心之失,更是不敢逼迫于您,盖因西王母您乃是玄女心中最重要的人,她绝对不会刻意的忤逆您。千错万错全部都是在于我一身,所以还请西王母不要盛怒之下做出会让自己后悔的事!”

    西王母冷哼一声:“大胆!”

    当真是无法无天!

    这么多年,还真的是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说这样的话!

    苏红衣当真是太过肆意妄为。

    其实宁清秋在苏红衣开口的时候就是知道要糟。

    苏红衣护着心上人的心太过热切,反而是弄巧成拙,在西王母这里的印象分一跌再跌,这个时候想必都是突破了历史,达到了史上最低的负数吧......

    慢慢追妻路,大概是有得熬了。

    宁清秋的裙摆宛若莲花盛开,眉心坠轻轻晃荡,带着波澜流淌的美丽光晕,把她的杏眸衬托得宛若天上的星辰,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柔声劝道:“西王母还请息怒。玄女她尊敬您爱戴您,下跪并非逼迫,只是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才是让愧疚之心减少一点,她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是您不比我们清楚?”

    这话一说,西王母的脸色瞬间就是好转了许多。

    不过还是余怒未消:“清秋丫头你不用为她这个吃里扒外的丫头说话,她心里面我可是个可恶的阻挡她追寻幸福的师尊......”

    这话就是带着点酸溜溜的醋意了。

    玄女虽然冷淡了些,这件事做得也是有点昏头昏脑,但是到底不傻,反而是异常的聪颖敏慧,所以立刻接口道:“清秋所言便是我内心所想,我这一生,最尊敬最亲近的人就是师尊您,我虽然心悦苏红衣,但是绝对是不会为了他违背您,若是您真心不同意,我......”

    “玄女愿意放弃,且心甘情愿入玄冰洞受那刻骨噬心之罚!”

    玄女眸中闪过一抹痛苦,却到底是坚定了神色。

    苏红衣面色大变,变得狼狈而苍白。

    原来,他于她,是这么轻易可以放弃的人?

    只要是她的师尊一句话,她就是不要他了?

    西王母神色变幻,最后只是说道:“你既然愿意入玄冰洞,那么这便是去吧!”

    “来人!”

    玄女被侍女带走了。

    半点不反抗。

    从她说出放弃的那一刻后,再也没有看过苏红衣一眼。

    西王母眼神掠过苏红衣,袍袖一甩:“各位见笑了,接下来我也有点事,还请自便,这昆仑瑶池虽大,但是并无几位贵客不能去的地方,所以我便也不招待了,大家随意即可。”

    说完身影一闪,便也是匆匆离去。

    只是脸上的一抹神色,无比的深沉莫测,但是无人看到。

    苏红衣就像是大理石雕像一样的立在原地。

    刚才还在天堂,但是顷刻间就是被打落云端,狼狈的跌入泥淖。

    这里面的天差地别,还真的是让人难以接受。

    本以为和玄女乃是山盟海誓,没想到对方对他竟然是弃如敝履,不,也许她是真的喜欢他,但是明显和西王母的重要性比起来,他苏红衣就是不值一提。

    苏红衣并不强求玄女的心中把他看得比西王母还要重,毕竟对于修士而言,尊师重道乃是准则,欺师灭祖之辈那就是要被人人唾弃的,但是这条路虽然艰难,西王母难以讨好,但是只要是努力,就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最让苏红衣伤心的是,她几乎是没有太过犹豫和挣扎,只是西王母稍微表态,她就是决然放弃,让他觉得自己渺小得宛若微尘。

    情,怎么能够让人变得这么的卑微?

    陆长生和他擦肩而过,拍了拍他的肩膀。

    苏红衣这个时候需要的不是安慰,只是需要静一静而已。

    这样的事,他们不能插手。

    因为这是玄女自己做的决定。

    宁清秋想了想,到底是看着苏红衣这样的失魂落魄于心不忍,即便只是猜测,但是还是走到他的身边提醒道:“何必这样的作态?你们并不是就这么结束,还有机会的,若是你也放弃,那才是真的没有未来。”

    苏红衣漠然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几乎是事不关己的说道:“事已至此,你还看不清吗?西王母看不上我苏红衣,而玄女为了她的师尊,自然是不会反抗的,她不想继续争取了。”

    “那你就是这么放弃?甘心吗?”

    宁清秋只是淡淡的反问。

    但是正好是问到了最薄弱最痛苦的那一点。

    苏红衣面色几乎是扭曲了一瞬:“不然我能怎么样!”

    他低吼道。

    宁清秋叹口气:“我说你啊,真的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聪明反被聪明误了,要是玄女真的是不愿意为你们拼一把,她这么骄傲的人,会承认喜欢你?甚至是不惜为了你们的未来朝西王母下跪?你怎么就是这么转不过弯儿来呢!”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