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得偿所愿
    ..,

    宁清秋把一切都是想得很清楚,其实平日里面玄女和苏红衣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这一次陷入迷局,不过是因为太过看重对方,而且因为身在局中不识庐山真面目罢了。

    七夜笑意柔和,月光下,把清丽婉约的绝色佳人搂在怀里,像是抱住了一片柔和的月光水色。

    轻柔的吻,就像是飘落的花瓣,甚至是带着淡淡的香气。

    一切都是迷幻如梦。

    宁清秋突然在他的腰间掐了一把,让人赶紧的把她放开。

    因为有身姿窈窕的貌美女修士走到了桃花林的外围,有点进退两难的模样。

    宁清秋轻声咳了咳,觉得自己的警惕性真的是太差了,都是被七夜那张蓝颜祸水的脸给迷惑了,竟然是连人走到这么近都是没什么反应,当然,更主要的是因为对方没有任何的恶意,若是有恶意的修士,就算是再沉迷,她都是会立刻清醒过来的。

    小小声的嘟哝了一句:“都是怪你,让我在这里丢脸死了,要是被她传出去之后整个昆仑瑶池大概都是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到时候我都是没有脸再来这里了……”

    七夜淡漠的啧了一声:“无关紧要的人,在乎她们做什么。”

    男欢女爱,阴阳和合,这就是天经地义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而且以七夜的孤傲,目下无尘,这些人的想法在他这里压根就是毫无价值和意义的。

    宁清秋不理会他这狂霸拽的发言,只是莲步轻移,走到了那个脸色微红的女修士身边。

    要说自己都是没怎么脸红,对方的脸红成这样,倒是让人看着反而是不太好意思起来,哪里像是七夜那个脸皮厚的,简直是城墙一般刀枪不入的。

    “这个……这位姐姐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西王母都是说了他们可以自便,也就是说整个昆仑瑶池差不多就是没有他们不可以去的地方,那么对方显然不可能是因为他们误入了什么地方来打扰他们,而且对方也不像是没事儿找事儿的,那么就是说明对方一定是有要紧的事儿通知自己。

    宁清秋猜得**不离十。

    那个面容娇媚女修士柔声说道:“我是柔云,西王母的弟子之一,西王母让我来告知宁姑娘一声,和你们一道来的苏红衣苏修士,向西王母恳求进入玄冰洞,这件事,西王母已经是准允了,我过来的这段时间,大概那位苏修士已经是到达玄冰洞。”

    宁清秋面色一变。

    旋即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柔云姐姐。”

    柔云一笑,道:“不用客气。”

    便是离开了。

    七夜走到宁清秋的身边,轻声说道:“怎么,很惊讶?”

    宁清秋摇摇头:“不是,其实这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儿。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其实我并不奇怪,等待的滋味多么的难熬,我很清楚,所以在不能做其他的事儿的情况下,选择陪伴,对于苏红衣来说,算是一件好事,对于玄女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想必这件事之后,他们的感情会更上一层楼。

    而且从西王母点头同意这件事来看,她的猜测果然是没有错的,那就是西王母果然并非神话传说里面那样的不近人情,牛郎织女的故事不会再度上演,她对于玄女乃是真心疼爱,自然也是希望她可以有一个最好的归宿。

    七夜心想,你就是管其他的人的事儿太过,对他们太关心了,倒是忽略了我。

    “要去看看吗?”

    宁清秋却是摇了摇头:“这个时候,玄冰洞是苏红衣的主场。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了。”

    这个时候玄冰洞即便是寒冷入骨,但是对苏红衣和玄女来说,大概也是温暖如春?

    宁清秋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玄女确实是没有想到苏红衣竟然是想到了这样的办法来陪她。

    在玄冰洞里面盘腿打坐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目光,本来以为是哪个同样被惩罚进入玄冰洞受惩戒的女弟子,玄女不打算管,因为她向来是独来独往的,和其他的女弟子向来是没什么交流,但是这个人的眼神实在是太过有存在感而且极度放肆,所以

    玄女凤眸寒冷,带着属于昆仑瑶池最出色的圣女的威严,但是下一刻,当她看清眼前的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了。

    甚至是有点茫然的感觉。

    苏红衣……这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也很意外?”

    苏红衣前面还伤心失落都是要放弃的样子,但是这个时候看到玄女那冰冷的脸上带着孩童般的震惊茫然的时候,心里面却是柔软无比。

    他深爱这个女人。

    从来没有这样的明确过自己的想法。

    只要是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性,他都是不想和她分开。

    玄女如乳燕投林般投到了男人张开的怀抱里面。

    有了这个胸膛在,就像是可以为她挡住所有的狂风暴雨。

    所以

    她心甘情愿的进入玄冰洞,这是值得的。

    两个男女都是脸色青白,被玄冰洞极度的寒冷冻得不行,就连真气都是难以运转,但是心里面却是像升起篝火堆,暖洋洋的。

    宁清秋即便是没有亲眼看到,也是知道那里应该是何等的柔情蜜意。

    这一下,最难的关卡也算是过了,日后便是一片坦途,就算是西王母,大概也是不会继续反对他们了。

    明远他们是第二天知道这个消息的。

    陈玄感倒是真心实意的祝福道:“看来苏道友这一次算是过了关,可以抱得美人归了,实在是一件大喜事。”

    他是个真正的君子,这话自然是发自肺腑。

    即便是苏红衣一直是没有给他好脸色,两个人的关系实在是说不上好,但是他确实是没有记恨过苏红衣,这不过是因为双方来自于大唐和九州的出身带来的先天性的一种对立罢了。

    并不值得刻意的计较。

    宁清秋笑着说道:“他可是得偿所愿了,只是不知道大喜大悲之下,可别出什么岔子。”

    不然这个时候要是心神不稳,那就是尴尬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