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拔刀
    宁清秋倒是对鬼修蛮好奇的,但是这时候自然是不可能为了他们的现状伤春悲秋什么的,她现在都是在琢磨着待会儿对天机阁的人应该是怎么一个应对方法。

    人家这会儿指不定还有心理阴影呢,他们要是表现得哪里不对触碰到了人家的敏感神经,分分钟就是世界大战的节奏啊。

    当然了,天机阁那一堆情报贩子大概是加起来都是打不过七夜的。

    明远倒是安慰她:“其实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他们对于我们的到来想必是心知肚明,西王母那里有重玄真君提前透露风声,天机阁虽然没有这个人和,但是人家是有天时的啊......别忘了他们的本职工作是干什么的,不可能对于我们的到来一无所知,说不定这会儿都是摆明了车马就是等着我们呢。”

    这话可谓是一针见血。

    宁清秋瞬间恍然。

    对啊,她怎么就是没有想到啊。

    说不定天机阁的修士这会儿都是摆下天罗地网出来了,就等着他们上门呢。

    七夜在前面站定,修长的背影带着挺拓的风姿,就是这么双手结印,眼看着漆黑的圣瓶圆印就是要落在那斑驳的墙面上的时候,眼前的空间突然是泛起了如水的涟漪。

    七夜淡淡的收回所有的气息。

    “早出来不就是没这么多的问题了。”

    “走吧,清秋,前面就是天机阁了。”

    天机阁好歹是没有俗气的在城市里面随便找一栋建筑物,再怎么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弄了一个秘境。

    好歹是给天机阁存留了最后一分脸面。

    宁清秋衣摆如莲,就是这么一马当先的走了进去。

    反正天机阁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自己进去人家看到是一个女修士瞬间就是气弱三分,怎么都是不好直接下杀手什么的,也算是表明自己一行人绝对不是来找麻烦的,免得天机阁的被害妄想症们出现什么先下手为强的想法,到时候就是真的要先比一比谁的拳头硬才能好好说话了。

    那么在陈玄感和明远的面前,九州圣地的脸面都是会丢光的,要知道,不论是天机阁以前和七夜有什么过节,至少大层面上大唐修士的观感来说,天机阁、悬空山、七夜这些都是同位的存在,怎么也该同气连枝。

    要是自己人都是内讧,那看起来差不多就是和北疆王叛乱那个性质差不多,这么看来,倒是也算是抵平了?

    宁清秋眼前一花,便是看到了截然不同的世界。

    小巷子黑暗阴森,这里却是无比的开阔。

    天机阁占地极广,而且,热闹非凡。

    熙熙攘攘的一大片人头就是这么静默的严阵以待的守在出口不远处,一个个都是穿着白色的弟子服,身上佩剑,背上抗刀,一个个神情凝重都像是即将要上战场的模样。

    我的妈啊,这阵势。

    “七夜,你实话实说,上一次来是不是刨了天机阁的祖坟?”

    不然怎么会这么大的阵仗?

    该不会是整个天机阁都是同仇敌忾的全员出动了吧?

    全面开战的节奏啊。

    陈玄感面色都是些微的僵硬:“我说......要不然我们先出去,等到把误会解释清楚了我们再来拜访?”

    他可不是来打架的。

    而且这个时候应该是避讳的。

    倒也不是明哲保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想法虽然很爽,但是在陈玄感的角度来说也不愿意看到这个时候七夜和天机阁来一场火拼,那消耗的是人族内部的战斗力,而且会拖延大唐和九州的联盟大计。

    这才是最重要的。

    一切的事件都是要为这个目的让步。

    七夜上前一步,俊美深邃的脸上毫无表情,眼瞳中仿佛日月升落:“你们,是想要打一场吗?”

    白眉长老走出来,站在队伍的最前方,看着七夜像是孱弱的凡人面对洪荒猛兽一般。

    修为越是高深的,面对七夜才是越发可以感受到那股磅礴恐怖的力量。

    他的额头隐约出现汗渍,咬紧牙关去面对七夜的眼神。

    “暗夜楼第七夜,你来天机阁做什么。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还望你们能够离开。”

    天机阁的尊严不容挑衅。

    当然,打不打得过是另外一回事儿。

    而且天机阁的高层未必不清楚七夜的身份来历,只是他们自然不会去戳破,假装不知道对于他们才是最好的,不然的话,那就更加的束手束脚。

    七夜倒是不管他们的想法。

    他只要是做自己的事儿就是可以了。

    “我已经不是第七夜了,暗夜楼与我无关。”

    “我本名七夜,来自悬空山,这一次来,是和天机阁商谈大事,我要见你们的阁主。”

    “阁主在天碑前参悟天道,已然闭关百年,无法见你,还请回吧。”

    白眉长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的平心静气,但是看着七夜的眼神还是格外的警惕,就像是看着一头史前暴龙般。

    宁清秋心里面都是想着天机阁该不会是得了应激障碍吧,看着也太可怜了些。

    这要是传出去,对着一个人这么的全副武装的戒备,天机阁的名声估计都是要降到历史最低。

    与此同时,七夜的名声将会传遍大江南北,整个九州将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宁清秋有些坏坏的想到,这该不会是七夜故意的吧?

    若真的是这样,那他也太可怕了点。

    就算是宁清秋都是不得不说一句城府深手段高。

    但是她知道,他不会。

    不是想不到,而是压根没有必要也不屑去这样做。

    对他来说,一刀劈开生死路,这世上的问题好解决极了。

    森罗刀寸寸出鞘,所有的人都是感到了一股莫大的恐惧跨越星空的距离就是这么庞然的降落到每一个人的身上。

    就算是明远都是不适的皱起了眉。

    陈玄感的眼睛前所未有的亮。

    他是七夜的手下败将没错,但是陈玄感不是个服输的性格,认输可以,但是要他从此放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宁清秋不得不说,他还是很有勇气的。

    只是他们之间的差距,只会是越来越大。

    这位太师之子,大唐最顶级的世家子弟,大概还不知道七夜的真实实力。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