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有缘人
    宁清秋心尖急剧的颤抖起来。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天碑在对她做着召唤,那声音仿若无数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集合体一般,磅礴宏达,却也无比的嘈杂迷茫,让她钢铁般的意志都是瞬间的被迷惑了,对于世界的观感有那么微不可查的一刻,都是变得模糊了。

    这样的状态几乎是危险到了极致。

    要是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对她发动攻击,也许不需要有多么高的修为,只要是有可以刺穿元婴修士身体的武器,随便来一个凡人都是可以把她捅穿......

    “回神!”

    宁清秋耳边传来一声冷冷的喝声。

    带着点担心。

    那声音非常的低沉磁性,很熟悉,宁清秋对于这个声音无比的信任,所以第一时间就是摆脱了那一股宛若把她拖入了泥泞沼泽里面的力量,瞬间清醒了过来。

    就是回过神的一瞬间,冷汗就是浸透了她的衣衫。

    实在是可怕。

    刚才......那是什么。

    不单单是宁清秋,其他的几个人或多或少都是被影响到了神志,就算是陆长生、陈玄感还有明远都是和她一样,没有一个人逃离刚才的那股诡异感。

    在场唯一的例外,大概是天机阁主?

    不,还有一个人,就是七夜。

    刚才也是他出声提醒的。

    在看到天碑的时候,七夜就是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日月重瞳号称是可以上观青冥下视九幽,那就是说明世间万物就是没有什么可以逃过他的眼睛,所以天碑的古怪和异常自然是第一时间被他发现。

    但是宁清秋他们坠入迷雾的速度太快,就算是七夜都是没有能够抢先发出示警。

    说实话,看到宁清秋双目无神的陷入了一种自己看不到的意识迷失的状态,七夜可谓是吓得不轻,差点就是直接一刀捅向天机阁主了。

    刚才说得比唱的还要好听,结果就是为了在这里坑他们一把?

    这个想法合情合理,逻辑捋下来简直是顺理成章。

    七夜的锐利长眉如剑,脸部轮廓冷得像是结了冰,唇很薄,像是锐利的刀锋,说话的时候杀气都是隐约显现:“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机阁主苦笑了一下,赶紧表明自己真的是没有恶意。

    他的表情特别的苦涩尴尬,显然这样的情况让他也是非常的意外,但是与此同时,他的眼睛里面甚至是带着一点深深地惊喜。

    “我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几位不要生气,先听我解释一下。”

    宁清秋暗道,要是这位阁主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大概这里就是要上演一场全武行了。

    不过要是这位阁主真的是打算算计他们,这手法未免太粗糙了一点,要是她有这样的办法害人,怎么也是要趁着刚才那个短暂的被迷惑的时间段给他们一轮凶猛的打击,还是连环拳的那种,最好是让人根本是反应不过来,那就是可以彻底的最大程度的损害敌人的有生力量。

    而且天机阁主虽然强,但是他不可能不知道七夜的实力多么的恐怖,虽然七夜没有彻底的放开手脚,但是他在七夜破了九转玲珑阵的时候就是知道这个男人的实力多么的恐怖绝伦。

    所以不应该这么莽撞的对着他们下手。

    毕竟之前还说得好好地。

    陈玄感和明远脸上也是隐约的怒气显现。

    他们长这么大,还是没有吃过这样的闷亏。

    平日里哪里有人敢这么算计他们?而且貌似是差一点就是要成功了。

    也不知道这位天机阁主到底是用的什么办法。

    他们倒是要看看这位能够说出什么理由来。

    大家也不傻,最开始也许是被他的高超的演技给蒙骗了,但是吃一堑长一智,天机阁主要是拿不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解释来,那么他们也是绝对不会再被骗得团团转了。

    天机阁主叹了口气,知道这个误会再不解除,不要说合作了,到时候不翻脸反目就算是可喜可贺了:“天碑来历神秘,天机阁守护它数十万年都是只从上面学得一点皮毛,更深的奥秘压根是没有朝着我们展开,所以天机阁对于有能力有悟性的人来参悟天碑,是非常喜闻乐见的,因为只要是有悟性高绝的修士从天碑上面得到一些奥秘,那么只要是他贡献给天机阁,那么天机阁的整体实力又是会跃上一个大台阶,历史上天机阁的好几次浴火重生破而后立甚至是阶梯跨越式增幅,都是因为这个因素。”

    “所以,如果你们可以参悟天碑,对天机阁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儿,我们高兴都是来不及,怎么会下手?”

    “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要说在天机阁存放天碑的地方有什么你不知道的陷阱,那就是完全是哄小孩子了,我也不会相信的。”

    宁清秋有点怒气冲冲。

    刚才的感觉很不好受,感觉身体完全是不由自己操控,意识就像是沉沦入了永恒的黑暗,或者说轻飘飘的飘荡到了完全的空白的一片的空间,前后左右空无一物,感知不到身体的存在,实在是只能够任人鱼肉的状态,宁清秋想起都是心有余悸。

    这到底是什么邪法?!

    天机阁主叹了口气:“是我思虑不周,没有想到你们之中竟然会出现天碑的有缘人!”

    几个人都是愣了。

    难不成,还真的是另有隐情?

    “天碑上面蕴含着无尽深刻的大道之秘,据说只要是堪破,就算是蓬莱仙山的那位真神至仙都是可以比肩,两者都是神话传说,但是你们也可以想想一下天碑之秘是多么的珍贵。”

    “但是也只有有缘人甚至是传说中天碑等待的那个主人出现,它的真正的本质奥秘才是会被剖析出来,我天机阁守了它这么多年,却到底是无缘,它的有缘人,就在几位中间,所以天碑感应到了未来的主人,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刚才各位陷入迷障,乃是天机阁的气机自行运转导致,但是因为各位的实力还没有达到可以承接天碑的力量的时候,所以都是会出现短暂的眩晕且短时间内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绝对是无害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