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天碑反噬!
    大家都是翘首以盼。

    本来看这个架势,宁清秋就是最有可能得到天碑认可的人,虽然她才是第一个尝试,但是怎么看天碑的反应都是有点天雷勾动地火的感觉啊。

    宁清秋自己也以为这一波妥了。

    但是事实证明,她和其他的人都是自作多情了。

    天碑就在将要被剑意光辉全部吞噬的那一刻,骤然爆发出恐怖的气息,威压身周百里,宁清秋他们每一个都是瞬间感觉到了身上那突如其来的重压,宛若泰山压顶一般。

    天机阁主立刻沉声冷喝道:“不好,天碑反噬!宁姑娘还请收回你的剑意神念!我们立刻退出这里!”

    天碑的威力不容小觑,而且它的身上积压了无数年天机阁仁人志士的心念和精气神,都说是厚积薄发,但是天碑这要不就是闷声不吭,真的要爆发起来,那还真的不是一件小事。

    至少宁清秋都是感觉到了那股迫在眉睫的危险感。

    如影随形。

    但是她咬咬牙,却是倔强的站立在原地,心里面憋着一口气,就是继续不停留的朝着天碑输入自己的心念和剑意。

    即便是要遭受反噬,她也凌然不惧。

    成为化神修士之后,她已经是今非昔比。

    况且都是没有真正的经历一场大战,她急需要巩固和证明一下自己的力量。

    掌握不了自己的力量的修士,压根不配成为真正的修士。

    宁清秋要对自己的每一分力量都是了如指掌!

    况且,胜利近在咫尺,看着胜利的果实就是要落到手里面任君采摘,这个时候却是让她放手?

    宁清秋是个很倔强的人,所以她绝对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做一个缩头乌龟,她倒是要试一试,看能不能降服天碑意志!

    七夜抿紧了唇。

    狭长深邃的眸子里面闪过一丝怒意。

    倒也不是因为宁清秋这眼看着危险还不后退的情况,就算是再大的危险,有他在她的身边护着,绝对是不会让她受到伤害就是了,所以宁清秋的性格他也很了解,不到最后一刻绝对是不会轻言放弃的,他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质才会对她这么的喜欢,若是宁清秋是一个可以轻言放弃连搏一搏的勇气都是没有的人,那么七夜也不会对她这般的弥足深陷。

    他愤怒的是天碑。

    在他看来,宁清秋愿意收取天碑,那么这就是属于天碑的幸运,就算是天机阁主把它捧得再高,对于七夜来说,也不算是什么,他的眼界真的非常的高。

    所以天碑这样的反噬,对于七夜来说,无疑是一种挑衅,而且是最严重的挑衅,如果是对着他来的,说不定七夜还会产生几分兴趣,因为他对于唾手可得的东西从来都不屑一顾,只有那种需要付出努力和代价的东西才是值得追寻的,但是如果这样的挑衅是对着宁清秋去的,那么就是不得不为对方默哀一下了。

    因为绝对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七夜的大拇指顶在了森罗刀的刀柄上。

    就是要拔刀出鞘了。

    天碑再怎么坚硬和玄武的乌龟壳有得一拼,大概也是抵抗不了他的刀的。

    森罗刀,大概是当今之世,最恐怖的刀法。

    前有魔尊受伤现身说法,后面又有天机阁的九转玲珑阵为此刀的丰功伟绩增添了一笔抹不去的光彩,足够任何人见到七夜拔刀便是心惊胆战。

    天机阁主也是心惊肉跳的。

    在他看来,宁清秋要躲避反噬才是上上之选,然后他们第一时间撤离出去,只要是没有了其他的陌生的刺激性的气息,那么天碑便是会再度沉寂下去,他们等到之后风平浪静了之后再回来,那么问题就是变得简单。

    但是宁清秋的坚持和七夜的怒火,显然是给这个问题增加了很多的变数。

    天碑像是感受到了两个蝼蚁般的小虾米竟然是敢对它发出挑战,磅礴的气压就像是龙卷风和狂暴的惊雷一般横扫四周,到处都是飞沙走石,一片末日的景象。

    宁清秋从牙齿缝里面挤出声音来:“七夜,你先走!”

    七夜漆黑的长眉皱起:“乱说什么,我不离开。”

    陈玄感他们早就是退得远远地。

    没有必要硬去怼天碑啊,等到人家这一波爆发过去,等到它力有不逮的时候,大家再返回不就是成了?

    当然七夜那样的怪物可以和人家最强势的时候互怼,那就是旁人学不来的魄力和能力了。

    “啧,这天碑的脾气可真不好,天机阁主说得它沉默得很,但是我怎么看都是觉得这个至宝其实相当的暴躁?你说,这最后宁清秋能不能降服天碑?”

    陈玄感还砸吧了一下嘴,倒是把他的贵公子风度毁得一干二净,大概是因为出了大唐的圈子,在九州这一段时间学会了九州修士的散漫和逍遥,他们自由自在的,不像是大唐还有许多的规矩。

    虽然说陈玄感基本上是可以不受规矩控制的,因为他的身份足够的高,天分也是足够妖孽,实力也很出色,但是那是以前没有对比的时候。

    现在到了九州,他总算是开始明白当初被白家赶出去被整个世家圈子嘲笑的白云生到底是怎么想的了,人家真的是追寻逍遥自在,倒是更适合活在九州,开始听到这样的论调还是不以为意,但是现在自己亲身感受了一下......不得不说,也许在实力上面九州还比不上大唐,但是大唐已经是太过古老的实力,虽然仍旧辉煌,但是仍然是有一股腐朽的味道。

    不像是九州修士,追求的就是大自在大逍遥。

    这样的心境,才是真正的贴合修士的路。

    至少对于陈玄感来说,他比较喜欢这样的氛围,什么都是不用想,做好自己就是可以了,随意,自在。

    这不,看看他这说话的语气,看看他这看好戏的态度,这不知不觉的,陈玄感竟然是变得这么八卦了。

    明远翻了个白眼:“这还用说,天碑再厉害,总是不可能比得过魔尊吧?魔域深渊都是可以杀个对穿,这天碑还真的是算不得什么,它虽然神妙无双,但是又不是战斗力强,只是蕴含了天道至理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