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修士天生就是适合很多知识
    随着时间的推移,宁清秋玉白的肌肤上面沁出点点晶莹的汗珠,乌黑的眼睫不停的颤抖,就像是折翼的燕尾蝶。

    有着一种虚弱而憔悴的美丽。

    七夜眉心跳动,深目中蕴含着无尽的寒霜。

    要不是宁清秋一力阻拦他,这个时候七夜早就是劈开这个破天碑了。

    她想要,天碑还不识趣,那么这个东西在七夜这里就是毫无价值了,可惜的是,天机阁主和其他的人必然还是把它当成是真正的价值连城的宝贝,虽然自己毁掉不会心疼,但是看样子宁清秋并不愿意他这么暴殄天物,稍微一刀下去那虽然是爽快了,但是天碑很有可能就是遭受无法逆转的伤害。

    到了那个时候,白玉微瑕,那就是后悔都是晚了。

    宁清秋其实并不是一个我得不到就是要毁掉的人,她从未有这样的偏激的想法,得到自然是幸运,要是得不到,那么就是放在这里让它继续等待它的有缘人,不然那不就是成了强取豪夺么?

    对人这样的行为要被她唾弃,那么对物也同样是如此。

    虽然是天碑不像是法器那样可以诞生出灵识智慧,但是这么漫长的岁月累积,天碑的灵性还是有的,就像是它可以自主的选择主人一般,这就是让天碑在宁清秋的心里面已经是定位成为了某一种生物。

    它的选择,值得尊重。

    而且,选来选去都是在自己人这里。

    宁清秋打算放弃了。

    倒不是她遇到困难挫折就是退缩,而是在剑意光辉进入天碑更深处的内里的时候,感受到了那一股宁折不弯的意味。

    宁清秋很优秀很出色,但是她不是天碑要等待的那个人,所以天碑拒绝了她,但是若是实在是拒绝不了,那么天碑宁愿玉石俱焚,也是不愿意找一个不认可的人当做是自己的主人。

    宁清秋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到底是没有缘分,强扭的瓜不甜,还是把天碑留给后面的人吧。

    她倒退了一步,天碑上面银色的光辉开始变成了星星点点的斑点,就像是星空穹顶,银河倒落。

    七夜直接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肘,轻声问道:“没事儿吧?”

    宁清秋唇色有点淡,人也是清淡的,看起来便是有点苍白虚弱:“我没事儿,只是暂时性的有点脱力而已,看来我不是天碑的有缘人,我们后退,让明远他们来试一试吧,肥水不流外人田。”

    天机阁主本来还有点担心宁清秋的,因为这个小姑娘太倔强了,竟然是遭遇天碑反噬都是硬撑了这么久,七夜忍耐的手背青筋暴起,都是被这个小丫头制止不准他插手和天碑之间的拔河赛......

    天机阁主心里面都是有一点欣赏和佩服的。

    但是也忍不住暗暗吐槽,这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真的不知道是该说愚蠢还是勇敢,当然这样的话自然是不可以宣诸于口的,不然的话,七夜的森罗刀大概是要落到他的身上来了。

    还有啊,什么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这难不成已经是把天碑当做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虽然说最后天碑会跟着它的有缘人也就是真正的主人离开,但是这就像是流落在外的孩子总算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生父母要跟着离开谁也是说不出个不字,但是也好歹的考虑一下养父母的心情好不好啊......

    天机阁主颇为怨念:“宁姑娘......天碑反噬可不是那么好抗的,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最好是禁用你的剑道意志对敌,因为你的神魂灵识虽然是没有受到损伤,但是到底是大耗元气,而且天碑的意念磅礴无极,你要是不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很可能会引发严重的后遗症,要是伤到了神魂,那么化神境界便是再无寸进!”

    他说得非常的严重。

    但是并未夸大其词。

    因为说的都是实话。

    若是小觑了这样的伤势,后期带来的代价可能是承受不起的。

    陆长生作为真正的神医,医修里面首屈一指的存在,对于这一点自然是门儿清,在宁清秋他们过来的时候天机阁主的话他一字不漏全部都是听到了,便是立刻说道:“你的伤势,我全权负责。”

    七夜蹙蹙眉,到底是没说什么。

    心里面却是不得劲儿的开始琢磨,自己是不是抽个时间去学一下医道?

    这并不是一时之气的想法。

    对于修士来说,术业有专攻,每一条路选择的人不一样,那么他们修炼的方向也是截然不同,作为一个刀修要转行去学医修,非常的不可思议,但是这不过是针对平常人来说,但是七夜恰恰不是在这样的平庸的行列和范围内,对他来说,只要是想学,那么就是没有什么学不会的。

    而且到了他的这个程度,单纯的闭门造车或者是感悟什么天道都是起不到什么太好的效果,说不定学一学医道,还可以做到触类旁通,到时候指不定达到合道境界的时候,更快更简单呢。

    再说了,学习知识害怕太杂故而不够精深,但是修士的寿命漫长,本就是可以用很多的很多的时间来学习自己感兴趣的所有的事情,特别是当七夜从本来的刀道里面得不到很多东西的时候,换一个思路和方式,指不定就是可以找到突破点。

    当然,七夜最主要的还是为了杜绝眼前这样的情况。

    陆长生救了宁清秋,他感激他,但是同样的,是不可避免的嫉妒和忌惮。

    因为知道宁清秋心软又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关键是那一段时期他们还没有明了对方的心意,最关键的是宁清秋受伤的时候失忆了一段时间,所以在那个时候一片白纸的她对于陆长生产生一点特殊的感情,真的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虽然他相信她,也没有发现什么她动心的苗头,但是七夜还是非常的不舒服,对待陆长生到底是做不到彻底的坦然。

    陈玄感倒是说道:“看来天碑也是暂时平静了,那么接下来,我就是先去试一试了。”

    说完便是纵身一跃,来到了天碑之前站立,意志元神宛若箭簇,射进了天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