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下一站,不是圣地?
    毫无疑问,明远也不是那个有缘人。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是齐刷刷的看向了陆长生。

    这还真的是一语中的啊。

    不过天机阁主的脸色就是相当的微妙了,也许正是不想要什么发生就是偏偏什么就会发生,真的是让人感叹自己真的是乌鸦嘴走霉运,反正天机阁主就像是一个辛辛苦苦为自己的女儿做嫁衣,想要给女儿找一个乘龙快婿,结果挑花了眼,但是每一个出色的人物最后都是被女儿拒之门外,反而是看上了一个对他家的宝贝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家伙……

    这还真的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恭喜恭喜。”明远笑眯眯的点头,半点儿都是没有失落的情绪。

    他向来心大,关键是对于天碑本来就是没有多少渴求,甚至是比起陈玄感急于在九州修士面前证明大唐修士的那股心态还要豁达。

    明远是真心实意的为陆长生高兴。

    虽然对方并没有什么欣喜若狂的模样就是了。

    天机阁主淡淡的说道:“陆大神医,请吧。”

    陆长生雪色的衣袍不染尘埃,就是这么慢腾腾的走到天碑之前,懒洋洋的抬起眼睛,就是这么慢条斯理的把手按在了天碑上面,倒是没有用什么远程链接神魂的操作,看起来倒是比宁清秋和陈玄感看起来平凡多了。

    但是天碑这一次的反应堪称是剧烈。

    简直是天雷勾动地火,对于陆长生的气息几乎是一见钟情般。

    飞快的从陆长生手掌按着的区域飞快的扩散淡青色的光芒,就像是月色倾泻而下,几乎是瞬间就是铺满了整个天碑的表面,看起来简直是让人瞠目结舌。

    宁清秋都是忍不住小小的嫉妒怨念了一下:“什么嘛,这还真的是区别待遇啊,这就是真爱和路人甲的区别啊。”

    其他几个人的眼睛里面都是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这个比喻还真的是……相当的贴切啊。

    虽然嘴上说得酸酸的,但是宁清秋的心里面还是为陆长生感到高兴。

    这样的男人,果然是得到天地钟爱的。

    其实陆长生一直是最优秀的那一批人,也是因为七夜太过妖孽,才会把他们映照得黯淡无光。

    惊才绝艳来形容他,绝对不为过。

    陆长生的黑发无风自动。

    缓缓地睁开眼眸,黑白分明,澄澈安静,但是眼瞳周围却是绕着一圈淡青色的光环,看起来就像是晶莹剔透的璀璨宝石,看着真的是漂亮极了。

    天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急剧缩小,很快地便是和他的手掌差不多大小,继而变得更小,最后几乎是化作了一块玉珏大小的虚影,就是这么扣入了他的手腕上。

    陆长生淡淡的呼出一口气。

    白虹贯日。

    天碑入体,给他带来了无尽磅礴的能量。

    陆长生淡淡的感受了一下,几乎是感觉到了那股充沛到了极致都是快把身体都是撑爆的感觉。

    看来之后需要借助天机阁的修炼室,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闭关了。

    这还真的是一口吃了个胖子,太补了。

    宁清秋微微叹了口气,其他的人都是面带疑惑的看着她。

    因为知道宁清秋绝对不是那种小气的人,那么自然不会因为最后天碑的归属成为了陆长生而觉得不服气不甘心,因为她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也绝对是输得起的人。

    不会有这么小气吧啦的心态的。

    她面色略微带着惆怅:“我说我发现我们一行几个人,这一路圣地走来,都是在减员中啊,悬空山我留下了我的炼心剑,在昆仑瑶池苏红衣也是重色轻友的把我们给抛弃去陪着玄女同甘共苦了,结果现在到了天机阁……”

    她的话没有说完,眼神却是落到了陆长生的身上,其他的人也是瞬间秒懂,继而深以为然。

    明远双掌相击:“我就说哪里不对劲,一直是没有琢磨出来!清秋你果然是兰心蕙质聪明得紧,这说得真的是太对了,我们这走下去,可不是一个个的在减员么!”

    “陆长生你当真是没有办法和我们一起走吗?”

    天机阁主这个时候倒是开口:“天碑得遇有缘之主,乃是我天机阁上下翘首以盼无数年的事儿,这也算是了了一桩夙愿,说真的,我为陆道友高兴。”

    “只是天碑的内蕴的力量实在是沛然无比,此时此刻你的体内经脉应该都是被撑得很难受吧?要是这股力量不归为己用,那么对于你来说,倒是要福兮祸所伏了。”

    陆长生沉默不语。

    他不是一个不知道轻重缓急的人。

    但是听到宁清秋的话,心里面却是一时做不出决定。

    因为他并不想要脱离队伍。

    至于说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倒是无关紧要了。

    宁清秋却是开口道:“你留下吧。对于修士来说,修炼才是最重要的。”

    要是因为他们拖累了陆长生的话,谁也不会愿意。

    “还是说,你不相信我们可以圆满的完成任务?”

    淡淡的反问,打消了陆长生最后的想法。

    他沉声说道:“等到我消化了这一股力量,我会第一时间来找你……你们的。”

    “没问题。”

    可以说,现在算是皆大欢喜。

    每一个人都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虽然陆长生这得到天碑的过程颇为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感觉,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从此以后这一位大概就是要成为天机阁真正的贵宾了,也许地位还是独一无二的那种人。

    毕竟天机阁对于天碑的特殊看重,有目共睹。

    宁清秋他们离开了秘境。

    以前这里是天机阁的最隐秘的禁地,但是现在吗——

    再也不复以往的地位了。

    因为天碑这个核心已经是被带离了。

    天机阁主对陆长生虽然说不上谄媚,但是到底是热情了很多。

    大概是为了方便留下人情日后好朝着陆长生借天碑来研究……

    “下一站你们要去什么地方?”

    宁清秋和七夜对视一眼,倒是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下一站,我们不去圣地,但是要去的那个地方,名气不会比起任何一个圣地小。”

    其他的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两个人又是想出了什么奇思妙想。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