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男人的私心
    宁清秋几乎是眼花缭乱的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货物。

    虽然她自己都是可以说一句富可敌国,七夜的宝物更是数之不尽,但是其实他们基本上都是那种不怎么喜欢靠着外物闯荡游离的人。

    宁清秋就是个最纯粹的剑修,最为敬仰的就是上古剑修,一人一剑就是闯荡天下无物不可破,无人不可杀,真的是潇洒意气到了极点,所以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仰仗外物的人。

    七夜更甚。

    他除了森罗刀,什么都是没有,什么都是不要。

    因为只要是手中有刀,便是可以无往而不利,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宁清秋没有他这样的本事,但是要说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可以,反正她本就是一个崇尚自身实力的人,然后因为七夜的影响,更是把这样的想法发扬光大。

    但是这个时候眼看着这么多的宝物,也是让人忍不住的赞叹心动的,这属于修士的本能。

    “这里的法器看着还不错。”

    天荒坊市也是有着它的特色的,这里的拾荒者们全部都是修士中的异类,因为他们每时每刻都是和死亡做着搏斗,关键是还是自发性的做出这样的行为。

    所以他们无惧生死,但是同样的,也是求生欲极为强烈的那一群人。

    千机楼充分的考虑到这一点,所以他们这里铸造的法宝都是极为的有特色的,攻击性的武器那么就是绝对的加强版本,至于说防御级别的武器,那就绝对是真正的乌龟壳,即便是没有外面的法器那么多的功能,并不全面看着跟残疾似的,但是其实完全是真正的漫长的历练时光里面最出色的适合拾荒者的特性法宝。

    宁清秋现在看到的剑器无一例外都是真正的变成了攻伐无双的杀器。

    不过宁清秋虽然喜欢锋芒外露的剑,但是太过锋锐就算是主人都是要伤的剑就是不得她的欢喜了。

    “看来千机楼的炼器大师,风格比较一致啊。”

    那个女迎宾愣了愣:“姑娘果然是好眼力,其实天荒坊市的武器风格其实是一脉相承的,拾荒者们都是和死亡赛跑,每一次进入天荒战场出来之后都是一场浩劫,活下来的人也许都是不到一半,剩下的人里面武器还能够保证完好的基本上是没有,所以我们炼器的风格比较偏向于‘一次性’。”

    光是武器的残渣,都是足够很多人丰衣足食一辈子了。

    宁清秋开始计算到底是千机楼在天荒坊市里面开着到底是能够赚多少钱,要是真的是有实力的拾荒者,说不定可以考虑一下抢劫千机楼,比起他们拼死拼活的在天荒战场里面搏命要来得轻松得多。

    这么比较起来,指不定抢劫千机楼还是发家致富的最快的捷径来着。

    宁清秋走马观花的看了一下依次摆放的剑,这里的剑其实质量还是不错的,虽然和平日接触到的剑器的风格大相庭径但是不得不说也算是比较优秀的武器了,毕竟是千难万险的靠着经验和时间累积起来的,这么说来,其实也不算是非常的偏科,至少在天荒战场绝对是可以做到横行一时的。

    “有没有相对而言比较性质偏中立的?杀气太重,过犹不及,我觉得在天荒战场这样的地方需要磨损性耐耗性比较强的那种。”

    宁清秋一边说一边在这里比比划划的,看着特别的认真。

    七夜都是眉目含笑,深邃的轮廓都像是被踱上了一层金光。

    柔和极了。

    他对于即将进入天荒战场毫无感觉,因为知道绝对是没有任何的危险,是他应接不暇的。

    有足够的信心保护她。

    所以心态是相当的放松的。

    “那柄剑不错。”

    他突然开口。

    所有的人都是看向了他指着的方向。

    那里有一柄通体漆黑如墨的剑,剑身细长,看着暗暗沉沉,没有剑器的华美,线条甚至都不是很流畅的那种,而是带着粗糙的轮廓。

    不过看着有一种举重若轻的感觉,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这柄黑剑就是占了后面四个字,倒是有一种古朴的美感。

    宁清秋倒是有点喜欢,只是——

    这柄剑看着太过黑漆漆的,倒是像是乌鸦一般。

    这看着虽然是符合拾荒者的身份,自己也不是个在意外观的人,但是这看着也太磕碜了,自己演戏也不用演得太过了吧。

    反正看着都是有点不行。

    宁清秋表情变得有点微妙。

    身边的几个男人个个眼神都是古怪。

    虽然这柄剑有内秀,他们眼光极其高明,自然是看得出来古朴的外表下掩藏的是极度优秀的剑器品质,但是化神修士的层次截然不同,再怎么超出自己这个层次的剑,在化神修士看起来也是不值一提,既然如此,那么一些优势就是不需要考虑了,这么对比起来,看着还不如选一柄看着好看的剑。

    美人如玉剑如虹,也算是真正的相得益彰了。

    不过明远和陈玄感虽然是心里面这么想,但是还是觉得在这样的场合要是下了七夜的面子还是当着宁清秋的面,下场一定是很凄惨的。

    所以他们都是不敢随便的去捋老虎须。

    但是这审美的眼光……还真的是让明远和陈玄感他们这样的天之骄子都是感到沾沾自喜,一股油然而生的优越感就是这么爬上了心头。

    主要是和七夜这样的妖孽呆久了,虽然知道没什么好羡慕嫉妒恨的,每个人都是看得开,不会像是小人一样的记在心里面,但是这个时候看到他吃瘪心里还是很爽快的。

    只是大家都是偷着乐,都是不敢直接的表达出来。

    七夜其实是心里面有着自己的想法。

    本来宁清秋就是如花似玉的少女,在拾荒者里面简直是鹤立鸡群的,要是再加上一柄比较好看的剑器,那岂不是一加一大于二?

    所以还不如让她得到一柄看着没什么华美的外表的剑,其实算是他的一点点私心,不过这个都是不足为外人道。

    不过其实想想他们的看法也是没错,这要是折损了宁清秋的风采其实对他来说也是颜面无光。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