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争夺,天荒剑!
    来人穿着一身无比奢华夺目的金色长袍,上面有着闷青色的绶带,倒是增添了两分稳重妥帖。

    但是还是远远地都是可以让人看不清面目的时候都是感应到来人的那股嚣张和目下无尘,倒是非常的夺人眼球。

    当然,第一眼的印象,绝对是最不好的那种。

    宁清秋心里面古怪得紧,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期待的心情。

    这简直是小说或者是电视剧里面常见的戏码啊,最是受到观众喜闻乐见的,虽然是狗血了一点,但是每一次遇到这样的貌似特别嚣张的路人甲出现的时候,上演的都是逆袭打脸啪啪啪的戏码,演的人高兴,看的人也爽快,那简直是皆大欢喜的事儿。

    宁清秋这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遇到了这样的狗眼看人低仗势欺人的戏码,对方看着就是财大气粗,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了一星半点的关于乌鳞剑的消息,这个时候显然是来到千机楼捡漏的,毕竟对方人未到声先至。怎么看也不像是冲着他们来的,因为来人看到了宁清秋手里拿着的乌鳞剑然后是一群人都是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当即便是脸色青黑一片。

    因为本来以为千机楼里面就是只有自己慧眼识珠,看到了沧海中遗留的这颗明珠,发现了黑漆漆的乌鳞剑有着极为不凡之处,这兴冲冲的跑来要购买乌鳞剑,却是被人捷足先登,这怎么看都是让人心里不畅快。

    刚才看到乌鳞剑的时候他蠢蠢欲动,好不容易才是按捺住了自己的想法和冲动,主要是当时和他同在千机楼里面的有他的死对头,要是自己流露出了对于乌鳞剑的渴望的话,哪怕只有一丁点儿,都是会被死对头发现,然后对方就是会拼命的和他作对,到时候不要说是得不到乌鳞剑,也许还是会把自己策划的那件大事都是给破坏掉,在事情完成之前,他决不允许这件事被其他人看出端倪,因为那意味着这么多年的辛苦和他日后成为天荒战场真正的主人甚至是占据这片繁华之地的梦想,都是终将化为泡影。

    那样的打击,他承受不起。

    所以只有把这个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面,就连萌芽都是不允许有。

    貌似平静的离开千机楼,用浑然天成的演技把死对头忽悠走,为此还损失了一个极好的机会,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有八成的把握肯定,那一柄被称作乌鳞剑的法器,绝对是传说中的那件东西,没想到啊,有朝一日,能够这么轻易的就是得到它……

    当初这个东西第一次出世的时候,可是引起了化神修士的陨落,还是好几位,彻底的改变了天荒战场的格局!

    每一次它的出现,都是会引起腥风血雨,它的每一任主人,都是毫无争议的当代人杰天骄,踩着累累尸骨得到它,并且仰仗这个东西闯荡了无尽威名,而自己……将会是它的下一任主人!

    金色长袍的男人想得倒是非常的美好,但是可惜,当看到乌鳞剑被人窝在手里的时候,他的心都是快抽搐起来了。

    难道是有人先他一步?

    不,他们应该是不知道乌鳞剑的秘密的。

    因为他们一看就是活在底层的拾荒者,一个金丹期中阶是最高修为的四人团队,三男一女,绝对是天荒战场这一片名不见经传的人,至少作为苍鹰团队的少主,他从来都是没有听过他们的名声,也没有丝毫的印象,要不然这些人就是新来的外来者,要不然就是在这里压根没有混出头的小团队,因为他没有见过他们。

    同等级的圈子都是会打交道的,天荒战场很大,但是天荒坊市就是这么大点儿地方,折腾不出什么大动静来,既然不认识,那就很简单了,不论是上述两种情况的哪一种,对他来说,都是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乌鳞剑最后一定还是他的囊中之物,或者说,不该叫做乌鳞剑了。

    漆黑毫无光亮的外表,掩盖了内部的万千华彩。

    这是真正的高阶法器,号称是法器之王的天荒战场最宝贵的引路标,天荒剑!

    金色长袍的男人从鼻腔里面轻轻地哼出一声:“我说,那柄剑是我荒罗睺要的,所以识趣的便是怪怪的放下小爷我的东西。”

    不得不说,那个样子,特别的讨打。

    宁清秋一下子就是不爽了。

    什么鬼啊这是……

    这金色浮夸男看着还算是长得不错,就是一双眼眸太过细长,看着就像是阴冷的蛇类动物一般,十分的渗人。

    而且这话说得真的是讨打,要是在她以前的那个世界,也是要被人晚上套麻袋打成重伤入院的那种。

    宁清秋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她管他什么荒罗睺,名字倒是取得挺吓人的,看着也是心狠手辣的那种修n代,那也无关紧要,因为自己手中的剑从来都是不会因为外在的因素有任何的改变,该杀之人,一个都是不会放过的。

    特别是自己撞到了她的手里的那种。

    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那还真的是不巧,我也喜欢这柄乌鳞剑,而且这买卖东西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先来后到,这位荒道友,怕是不会横刀夺爱吧?”

    她直接拿话怼他。

    荒罗睺的眼里立刻便是掠过一抹杀意。

    宁清秋长相非常的惊艳,在天荒坊市这里都是极为少见的,要是往日里面见了,少不得还是要柔软几句情话,毕竟荒罗睺还是自诩风流,喜欢漂亮的女修士,但是相对于她手里的天荒剑,那就是真正的不值一提了。

    有了天荒剑,自己这个苍鹰少主的位置才算是真的站稳,而且就算是白手起家建立起更加强大的势力都是轻而易举小菜一碟,有了它,那就是有了一切。

    所以,宁清秋的话在他这里,就是不知死活的挑衅。

    荒罗睺已然是动了杀机。

    美人不过是红颜枯骨,对他来说,权利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迎宾女修小脸都是被吓得惨白,荒罗睺可是凶名在外,千机楼可是他常来的地方,这位说杀人绝对不是吓人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