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说不让就不让!
    迎宾女修赶紧飞快的把荒罗睺的身份来历都是说了一遍,话语里面都是含着溢美之词,当然她要是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表情不要这么的惊弓之鸟一般,也许说服力还要更大一点。

    荒罗睺并没有阻止她。

    因为想要不动声色的把天荒剑据为己有,最大的难点就是在于不能够天荒坊市其他的强者发现,要知道拾荒者里面不乏眼明心亮者,稍微弄出一点动静,他们就会联想到很多东西,特别是计都那个家伙,生来就是和自己犯冲,要是知道他想要这柄剑,就算是不知道这是天荒剑,只是单纯的一柄乌鳞剑,大概都是会不遗余力的和自己抢。

    但是自己肯定是不会放手的,那么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虽然荒罗睺确信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自己,但是在这个过程里,必然是会引起无数的有心人的窥探,到时候秘密就是不一定可以保得住了。

    所以荒罗睺希望宁清秋这一行人识趣,听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便是把这把剑拱手相让,这好东西都是有德者居之,被他发现了天荒剑的下落,那么就是合该轮到他成为这新时代的又一位霸主,称雄天荒战场,然后便是可以成为一方强者,最关键的是荒罗睺有着恐怖的野心,他不甘心于只有一个在天荒战场横行的势力,他想要在这个时代,再造一个圣地!

    到时候便是可以在这样的大时代里面成就真正的丰功伟绩无上威名。

    若是平日里面,这个梦想很难实现,其他的圣地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泥腿子出身的家伙就是这么成为和自己并驾齐驱的庞然大物,这个世界就这么大,资源就这么多,再扶持一家圣地起来,不就是分薄了其他的人的利益?

    即便是他们还不能把控整个九州的全局,但是作为无主之物在那里摆着,日后总是又可以去取得的一天,这要是就是这么被其他的人给占了的话,每一个圣地都是会肉疼不已。

    但是现在本就是大争之世,圣地阻拦不了天地大势,相反,他们还会不遗余力的帮助年青一代成长起来,甚至是帮助有能力的人去发展势力,因为人族需要力量,他们需要能够碾压魔族的力量。

    所以这是最好的时代。

    而自己就是在这样的时刻遇到了天荒剑,这一柄号称是天荒战场的掌控钥匙的神剑,不单单是有着无上的战斗攻伐的威力,还拥有神秘莫测的力量,据说只要是解析了它的秘密,就是可以成为天荒战场的主人,就算是只是表面的借用,也足够仰仗天荒剑在整个天荒战场畅行无阻尽情的攫取里面的资源。

    对于荒罗睺来说,这就是他此生最大的机缘。

    绝对是不可失之交臂。

    若是谁敢在这一点上和他作对,那么就是不死不休。

    所以他等着宁清秋做出决定。

    知道了自己苍鹰少主的身份,知道了自己荒罗睺的凶名,这一下该知道惹不起了吧?

    他的长眉渐渐地放松。

    但是很可惜,宁清秋不是吓大的。

    七夜其实刚才也是感觉到了这一柄剑不凡,不然也不会第一时间指出,但是神物自晦,就连七夜都是没有看透它的跟脚,这下看到荒罗睺这般做派,心里面便是生出怀疑和好奇心。

    要是按照迎宾女修的说法,这个荒罗睺在拾荒者里面都是鼎鼎有名的存在,更不要说他还有一个化神修士当父亲,甚至是苍鹰里面不单单是他父亲一位化神修士,这样的队伍,在整个天荒战场都是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那么这样的人,对着乌鳞剑都是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虽然他掩盖得很好,但是这一切在七夜的眼里都是无所遁形。

    日月重瞳号称是世间万物都是瞒不过他的眼睛,穷尽一切究极变化,所以七夜这么定睛一看,便是看出了乌鳞剑内里蕴含着恐怖的能量和无数的封印,这架势一看就是不简单。

    看来,他们还真的是捡到宝了。

    传音给了宁清秋:“这柄剑,不能让。”

    宁清秋想都是不想就点头。

    七夜说的话自然是不会错,他都是让她留下乌鳞剑,那么这柄剑必然是有着它的价值所在。

    最关键的是,他们虽然是打算扮演真正的拾荒者,但是真的是有人欺负到了头上来,也绝对是不会选择忍气吞声的,那就是折损了自己的道心,就凭这么一个元婴修士,说得难听点,对方有什么资格?

    他们才是最有资格仗势欺人的那一群好不好。

    陈玄感冷哼一声说道:“这位倒是好大的口气好大的架子,不过我们恕难从命!这乌鳞剑是我们先看上的,那么我们自然是不会让给别人,想要的话,下一次请早。”

    说着便是掏出了灵石,丢给了迎宾女修。

    迎宾女修手忙脚乱的接过,不过随着荒罗睺阴冷的眼神,便是瑟瑟发抖,完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刚才,她真的只是条件反射啊。

    这灵石拿着真的是烫手啊。

    还有,这几个拾荒者看着倒是聪明人,怎么这个时候就是这么不明智呢,惹恼了荒罗睺,那就是真的没有命活着走出天荒坊市了,只是为了一柄还不错的法剑,都是这么不惜性命,该说他们傻呢还是天真呢?

    等等——

    这些人都不是傻子,荒罗睺作为苍鹰少主看上的东西强买强卖还是可以理解,但是宁清秋他们为了这么一柄看不出什么珍贵的法器就是这么硬怼荒罗睺,难不成这还真的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可就算是这柄剑是什么神器价值连城,但是为了保护不了的宝物就是和荒罗睺结仇,这可是最愚蠢的抉择。

    迎宾女修到底是颤颤巍巍的说了句公道话:“这......荒少主,我千机楼做生意向来是童叟无欺,既然是这几位已然是付了款项灵石,那么乌鳞剑就已经是售出的货物,不算是我千机楼的东西了,所以我们当真是没有办法卖给您。”

    她虽然胆怯,但是有千机楼撑腰,也不至于真的是卑躬屈膝到荒罗睺说什么是什么的地步。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