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第一场,谁上
    “让让,让让!”

    嗓门很大的声音,瞬间的盖过了场内的嘈杂之声。

    宁清秋和其他的人一样,都是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毕竟这个大家都是被推推挤挤的,要不是修士的实力强大,早就是发生了踩踏事故了,这个时候大家都是觉得拥挤,颇有点苦不堪言的意思,但是大家都是这样的,要是有人在这里搞特殊犯了众怒,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所以宁清秋很好奇,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魄力敢于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然后便是看到了那一抹金色闪瞎人眼的长袍。

    荒罗睺阴郁细长的眼睛就是这么漠然的扫过人群,这个时候比起刚才的排场那可是大多了,刚才虽然也是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但是到底是一个人,气势方面稍微弱了点,这个时候却是身侧身后都是有人随行,看起来乌殃殃一大片,走路都是带风。

    宁清秋嘴角一抽,觉得他们接受对方的挑战是不是个错误。

    看看,这样都是要挤得人都是要变形的场合,竟然是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他,左右两个人一直是扯着嗓门让人让路,其他的人撒花的撒花,推人的推人,看起来就是特别的惹人厌的那种。

    这......怕不是真的有病吧。

    宁清秋观察了一下周围的人的脸色,发现大家的脸色都是很古怪,有的眼角还在不断地抽搐,嘴角蠕动,看那个嘴型,应该是在骂人......

    陈玄感都是无奈的扶额:“我说,我们的对手,就是这么个东西?”

    恩,骂人不带脏字儿。

    但是说到了宁清秋的心坎里面去。

    荒罗睺在她的心里的印象已经是一落千丈。

    什么鬼玩意儿。

    本来就是必胜之战,这一次她决定火力全开,给对方一个狠一点的教训。

    只是——

    本来他们打算是低调做人,混入拾荒者的团队,进入了天荒战场之后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溜掉去做他们想要做的事儿,现在看来,计划果然是赶不上变化啊。

    荒罗睺慢慢的走上了中央擂台,这里有点像是古代的斗兽场,中间有空地,四周高高的围墙,然后就是阶梯式的观众席位,大家在这里观赏最直接的生死搏杀,人与兽的战斗,胜者生,败者亡!

    血腥而原始的情景,最是可以激发人族镌刻在基因和灵魂深处,战天斗地的本能。

    人族就是这么一步步的浴血厮杀才有了今天的地位,所以他们不惜一切,都是为了变强而奋斗。

    这就是拾荒者的座右铭和信条!

    荒罗睺微微扬手,场中渐渐地安静下来,人群也是不再推挤。

    可以看出,虽然很多人不满他,但是荒罗睺在这里的威望显然不低,不然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

    宁清秋想,待会儿要是自己把他打败了,到时候这个家伙不会哭鼻子吧?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大概是生不如死吧,毕竟是那么鼻孔朝天的带着肤浅的骄傲的人。

    当然,对方如果能够破而后立,指不定还能成就一段佳话,但是很可惜,乌鳞剑的秘密她挺有兴趣,关键是荒罗睺的作风实在是让她反感,对方要是执迷不悟的找茬儿对他们来说其实也挺麻烦,所以——

    就像是千机楼的葛长老说的那样,虽然杀起来不算是太困难,但是难就是难在后续的收尾上面,毕竟苍鹰团队里面还有两位化神修士,最关键的是其中一位还是荒罗睺的父亲,要是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被人杀害,不论是从什么角度来说,这位化神修士大概都是和他们结下了不死不休的死仇了。

    但是宁清秋可以肯定,若是自己真的是决定杀他,到时候一定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今天,我站在这里,想必大家对我都是不陌生的,我乃荒罗睺,苍鹰少主,元婴期修士,今时今日,竟然是有宵小之辈要与我挑战,最可笑的是,他们只是金丹期的蝼蚁,作为修士,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朝着境界更高的修士挑战,因为那意味着死亡。”

    “为了不欺负人,三局两胜就是我给出的战斗模式,前面两句我都是会派出我手下的两个金丹修士,你们只有打赢了他们,才有资格站在我的面前让我弄死你们,不然的话,你们就是只能够被丢去喂狗了。”

    他嘴角的笑意疯狂而阴冷。

    一部分人脸色微微的愤然,这些人大多数是金丹修士,另外的人便是面色漠然了,元婴期修士都是在包厢里面,他们倒是对荒罗睺的话极为认可,也算是明白了他为什么不直接横扫而是要三局两胜。

    因为若是连他手下的金丹期修士都是打不过,确实是没有资格站在荒罗睺的面前,金丹不论是有什么底牌,挑衅元婴都是个最最愚蠢的行为,荒罗睺为人嚣张,很多人都是不喜欢他,但是同为元婴修士,等级分明,他们还是认同荒罗睺的话,那几个无名的拾荒者,倒是真的选择了一条死路啊,还会被其他的拾荒者唾弃,因为死得太难看。

    荒罗睺眼神如电,扫向场内四周:“你们还没有到么?到了就是滚上来,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宁清秋面色一沉。

    这个家伙,果然是让人看着都是不愉快。

    “第一场,谁上?”

    她问。

    明远轻描淡写的捋了一下袖子,清俊的脸上的带着淡淡的冷笑:“我来吧,先热热场子,然后你再把他给杀了。”

    宁清秋点点头。

    她说:“请让让,我们来了。”

    本来只有身边的人看向了他们,接着,几乎是所有的目光都是凝聚在了这四个人的身上。

    七夜已经是带上了黑色斗笠,主要是他不想露面,也厌恶其他的人的目光,斗笠干脆利落。

    宁清秋对此感觉到很诡异。

    他们一行人里面只有自己一个女孩子吧?还是真貌美如花的那种,就算是自夸倾国倾城也觉得不会心虚,照理来说,带上斗笠遮掩容貌然后隔绝一部分人的眼光的那个人应该是自己才对吧?

    怎么到了他们这里,就是和七夜反过来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