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白面鬼,死!
    虎咆瓮声瓮气的回答道:“俺不会输的!”

    若是输了,也就是没有必要活着了。

    荒罗睺的手底下不养废物。

    但是其实荒罗睺心里面在滴血。

    因为他又不是没眼力的人,自然是看得出来明远的修为已然是金丹期中登峰造极的那一类存在,也许比起当初的自己打下的根基还要深厚。

    荒罗睺的心里面都是忍不住产生了强烈的妒忌。

    这样的小虾米,有什么资格和自己相提比论甚至是有所超越。

    难道说今天要在天荒角斗场让他们踩着他的头颅上位吗?!

    荒罗睺绝对是接受不了自己成为其他的人的扬名的垫脚石!

    所以——

    为了表示尊重,待会儿要是虎咆也输了,他绝对是会亲手把对面的那几个人的头颅一点点的捏得粉碎。

    虎咆憨头憨脑的,本来是个凶悍的长相,但是因为眼睛里面的神色太无辜,那满脸的伤疤看着也是丑萌丑萌的,完全的傻大个儿,比起白面鬼完全是两个极端。

    宁清秋脸上带着淡淡的调笑,有点无语的模样:“你看荒罗睺这个穿衣风格我就是不说了,金黄金黄的生怕人家放眼望去就是看不到他,我现在都是记不起荒罗睺长什么样子,光是记得金光闪闪的那一个就是他了。”

    计都一下就乐了。

    作为荒罗睺的老对头,自然是对于对方吃瘪的事儿喜闻乐见,宁清秋这么贬低荒罗睺,计都自然是觉得痛快。

    而且这话说得没错,他点点头,非常认真地说道:“我觉得你说得非常的有道理。”

    陈玄感没有加入他们的吐槽,只是仔细的看了两眼对面的那个彪形大汉,轻声的说道:“那个大汉应该就是虎咆了吧?看起来倒是横练功夫很出色,不像是个修士,倒像是个体修出身的。”

    陈玄感虽然不是正宗的儒修一脉,但是大唐对于儒修不怎么陌生,而且因为黑白学宫的关系,虽然说儒修的数量不多,但是他们的影响力非常的大,文武百官,文臣里面几乎是一大半都是儒修,你要不是个儒修,修炼的不是浩然正气一脉,都是不好意思参加大唐的科举,这样压根就是没有办法成为文臣。

    在大唐,武将易求,文臣难得。

    计都古怪的看了陈玄感一眼,心想这话倒是说得挺奇怪的,什么叫做看着不像是个修士?修士难道是还有什么固定的风格模板么?

    拾荒者里面,体修其实是非常多而且也很吃香的,几乎是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因为拾荒者需要的不单单是强大的攻击能力,他们的生存能力还有就是防御能力才是最为看重的,所以体修就是成为了香饽饽和大势所趋,修士其实是最为实用的一个团体,而拾荒者更是把生命看得更为重要。

    首先,在天荒战场,你要保证的,就是你能够活下来。

    只要是可以活着走出天荒战场,那就是胜利。

    因为能够活下来的,必然是能够得到很多的财富和资源。

    当然,拾荒者的压力也大,因为下一次进去了天荒战场,谁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次走出来。

    所以不趁着这个时候宣泄一下情绪,拾荒者们都是压抑不住那股常年在生死间徘徊的戾气了,到时候绝对是大暴动,所以抒发情绪宣泄出来是很重要的。

    天荒角斗场最开始建立的本意之一,也就是因为这儿原因。

    所以拾荒者们才喜欢这儿啊。

    计都其实非常的好奇。

    他对于宁清秋他们的来历非常的好奇,他可以肯定,他们不是拾荒者出身,而且认识的人里面也是没有拾荒者这样的人存在,不然的话,他们融入天荒坊市的过程应该是更加的温和,就像是一滴水融入大海一般的波澜不惊,而不会在初来乍到的时候就是这么高调的引起了大部分的人的注意,这无疑是非常不明智的,特别是在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面,这都是还没有来得及熟悉就是犯了忌讳,这样的人一般来说都是活不长久。

    但是宁清秋之前的信心满满的状态影响了计都的判断,但是现在他更加的肯定自己的判断没什么错了,因为——

    明远胜了。

    轻轻松松,毫无悬念。

    当明远把白面鬼踩在脚下的时候,场中寂静片刻,便是充满了震天的尖叫狂吼,无数的人都是欢呼雀跃的挥舞双手,简直是疯子一般的呐喊,就是为了明远喝彩。

    白面鬼这一次,是真的变成了鬼。

    他用不着荒罗睺提醒,便是自断了心脉。

    因为知道为自己的主人丢脸了,那么为主人丢脸的狗,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因为那是主人的耻辱。

    白面鬼嘴角溢出鲜血,双目中带着点释然,就是这么死去了。

    死在一个强者的手里,他并不觉得委屈。

    荒罗睺脸色难看至极。

    本以为毫无悬念,结果就是这么快的损失了一员大将。

    就算是他,也是要伤筋动骨的。

    但是打落牙齿和血吞,这个时候自然是要维持自己的脸面,于是即便是看着白面鬼身亡了,他也是毫不动容。

    苍鹰团队的不少人都是面色漠然。

    只是眼中还是有一点兔死狐悲之色,但是很快便是收敛了,不然要是被荒罗睺看到,大概是会立刻送他们下去和白面鬼作伴。

    明远冷淡的看了一眼脚下的尸体,倒也不动容,成王败寇,要死的人怎么都是活不了的,而这个白面鬼身上也带着死气,功法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手下沾染了不知道多少生灵的性命,这样的人,死不足惜,没有惋惜的必要。

    功成身退。

    “虎咆,去,弄死对方!”

    荒罗睺负在背后的手都是紧紧地攥在一起。

    虎咆就是这么冲进了赛场。

    “谁?!”

    “滚出来和俺虎咆一战!”

    那样子,跟大猩猩发狂是没什么两样。

    陈玄感的眉头皱得几乎是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话说为什么轮到他的时候就是对上这么一个充满了视觉污染的家伙?

    白面鬼虽然也丑吧,但是好歹是看着还有个人样,只是是个死人样儿罢了,但是眼前这个,还真的是......挺返古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