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点燃的角斗场
    陈玄感满脸沮丧,就是一副霜打了茄子的模样。

    看着就是让人唏嘘。

    宁清秋都是笑他:“哟,这是怎么了,怎么赢了还是这么垂头丧气的模样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输掉的人呢。”

    虎咆就是这么和白面鬼一般变作尸体。

    陈玄感十分的郁卒:“我怎么知道这么不禁打啊,我绝对是保证没有用几分力气啊,怎么就是这么脆皮,戳一戳就死了啊,真的是……”

    明远则是淡淡的接话道:“那是因为你没有把握好力度,要知道,金丹修士和你现在的境界差得太远,千差万别,所以你以为自己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对于对方来说就是迎面痛击,直接扑街真的很正常。”

    旁边的计都瞬间就是眼神变得凌冽几分。

    真的是非常的让人好奇,他们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实力,既然是这么难以对付啊。

    这口气之大,简直是骇人听闻啊。

    该不会眼前的个个都是老怪物吧,从天荒战场里面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沉睡,再一次醒来就是到了天荒坊市里面晃荡,结果最后就是就是和荒罗睺来了一场“天雷勾动地火”,还真的是让人唏嘘不已啊。

    只是荒罗睺这不知道该说对方的运气好,还是倒霉了。

    不过性格决定命运,如果是他计都,就是察言观色便是可以一眼看出这几个人的不凡,有的人就算是穿着再简单的衣服都是遮掩不住那样的光华,说得通俗一点,那就是长得好看的人就算是披着破布麻袋都是倾国倾城……

    咳咳,虽然比喻有点歪楼,但是意思是差不多的。

    宁清秋他们不简单,而且是那种一眼就是可以看出来,细细接触就是可以感受到那股淡然,那是强大的实力和底气带来的淡然。

    计都觉得即便是不能够做朋友,这样的人也绝对是不可以成为敌人的,否则的话将会带来无比惨痛的代价。

    诺,荒罗睺那张青白交错然后变黑的脸,那就是最好的明证。

    他这是现身说法啊。

    计都倒是懒得落井下石。

    只是对方显然不这么以为,那边荒罗睺看到了宁清秋他们和自己的死对头计都站在一起,脑海里简直是电光火石的直接把今天的一切都是阴谋论了,以生面孔的拾荒者作为出其不意的杀招,以乌鳞剑也就是天荒剑为诱饵,就是想要把他引出来灭杀他。

    或者说是折辱他。

    因为荒罗睺对于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就算是手下的得力战将都是死翘翘,也不让他觉得自己会处于什么样的危险之中,何况都是孤注一掷的使用了龙吟虎啸丹,这么拼命,显然是觉得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有什么同归于尽的杀招,万一是借助外力来杀他那么也不是不可能成功。

    自己以前出入都是重重保护,而且身上都是有着无数的宝贝护体,但是这一次,计都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被人有心算无心,自己遭受这样的耻辱也是正常的。

    但是知耻而后勇,他怎么都是要拼搏一把然后看一看最后到底是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接下来,就是你的战场了。”

    七夜声音低沉而轻,一点儿都是不担心宁清秋。

    倒不是说不关心,主要是她即便是第一次使用乌鳞剑,但是作为一个化神期的剑修,绝对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打败任何元婴修士,即便是爆种都是没有什么机会逆袭的。

    因为宁清秋从来都是同等级的最强者的那一挂。

    “放心,乌鳞剑,是我的。”

    所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即便是对方是磕了药的也不用怕。

    一男一女,就是这么相对而立站在场中央。

    除了太过阴郁,还有审美有点奇葩之外,其实仔细的去看,这个男人还是长得对得起观众的。

    因为修士里面很少见到长得有碍观瞻的那种人。

    所以即便是荒罗睺,其实也是算得上英俊,只是因为相由心生,气质非常的让人不舒服就是了。

    所以看着就是觉得人家长得不堪入目吧……

    宁清秋玉白的手执掌漆黑的乌鳞剑,看着倒是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感,其实乌鳞剑真的是有点难看,但是被宁清秋这么映衬倒是有了一种特殊的美感。

    所以有的时候虽然是人靠衣装,但是很多时候也是人来展示衣服的,比如说对面的金闪闪衣服确实是很华美,但是因为人和衣服衬托不上看起来就是比较丑陋,而宁清秋就算是拿着丑得掉渣的黑煤棒就是好看得和仙女似的。

    拾荒者们大多数都是糙汉子,比斗起来也不过是血肉横飞,哪有这样的巾帼不让须眉的少女看着来得赏心悦目?

    而且对方还是真的那种花容月貌的女孩子。

    宁清秋可不是看着那般的软软的没什么脾气,她的剑,锋利得很。

    世界上大多数的修士都是抵不过她的剑。

    很多人都是开始喝彩。

    其实不论是最后宁清秋这个美丽如仙的女人被杀掉还是上演惊天逆袭把荒罗睺这个普通拾荒者的头上的阴影给消除了,那就是圆满了。

    荒罗睺沉着脸色开口:“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就是不问了,也不管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好处愿意给计都这个家伙卖命,但是对我来说,我是不会给你什么机会再一次继续在我的眼前嚣张的,之前是我小看你们了,但是现在我认真了,我会拿出百分之三百的力量把你挫骨扬灰,到时候,不要怪我。”

    荒罗睺的嘴角带着嗜血的冷笑。

    宁清秋倒是半点不发憷。

    因为她知道对方只是在说大话而已,虽然对方并不觉得是这样。

    “乌鳞剑,你想要的东西就是在我的手上,有本事就是过来抢。”

    有本事就上,没本事就是别瞎比比。

    宁清秋从来都是能动手的时候不说话。

    荒罗睺果然是被她这样的目中无人的态度给激怒了,他身上的衣袍无风自动,眼睛里面都是闪烁一圈又一圈凌冽的红光,看着十分的可怖。

    就像是那种诡异的被附体的僵尸般。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