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被一剑劈开的天灾
    宁清秋面对席卷而来的血色风暴,神色宁静宛若清潭深水。

    荒罗睺看得清清楚楚,见着这样的表情,便是心中一寒。

    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忽略掉了?

    这个女人怎么看起来一点都是没有面临死亡的害怕,反而是......一脸的胸有成竹平静淡然的模样?

    难道说她还以为自己能够胜利......

    这不可能!

    当然,这也是看到接下来的这一幕的所有的拾荒者共同的心声。

    荒罗睺已经是很久没有在天荒坊市里面出手了。

    一方面,那是无人敢惹,另一方面,那就是一般有事的话都是被他的手下人给代劳了,真的要劳动他亲自出手的敌人真的是很少很少,即便是那很少的一部分,也不会这么当着大庭广众之下就是这么处理,那一切的发生都是于无声处听惊雷,平淡中风雷乍起。

    漆黑的乌鳞剑本来是黯淡无光的,就算是被宁清秋灌注了真气也不像是其他的神兵利器发出无尽闪亮的光芒,但是就是这么看起来污七糟八的破烂似的剑,就像是切开一块豆腐一样,把那漫天的血色风暴都是切得一干二净。

    那一片血红的世界,就是这么在宁清秋的面前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两半,就像是汹涌奔腾的海水遇到了雄伟高耸的堤坝,虽然气势汹汹看起来具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但是就是这么撞在了铁板上,动静大却是毫无建功。

    只能避其锋芒,就是这么分流了。

    宁清秋花瓣般娇艳的唇就是这么微微动着,轻声的问道:“怎么,就这点本事?”

    那就对不起了。

    这一场,你必输无疑。

    再没有丝毫的悬念。

    宁清秋还保持着出剑的姿势。

    那就像是一个初学者平平淡淡的练着剑招,有一股看着庭前花开花落,观望天上云卷云舒的闲适的感觉。

    但是就是这么看起来没有什么声势的简单招数,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破解了荒罗睺的狂云雷卷,实在是让人无比震撼。

    至少拾荒者大多数都是处于一种目瞪口呆的状态。

    可怕啊。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啊。

    该不会是什么老怪物特意的披着一张鲜嫩的皮出来吓唬小孩的吧......

    宁清秋还不知道自己从一个妙龄少女变成了老太婆。

    当然,她大概也是不会在意的。

    这是对于她的剑术的肯定。

    荒罗睺的脸色已然是铁青一片。

    眸里面还带着深深地不可置信。

    因为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就算是他自己也不可能毫发无伤的接下自己的杀招,这一招看着像是随手发出,但是实际上乃是他目前掌握的最强的技能之一。

    本来就是为了先声夺人,但是没想到,竟然是反而是被人踩着上位了。

    结局和开始的时候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荒罗睺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她,到底是什么人!

    他绝对不相信计都可以收拢这样的人为他办事,那么就是两种可能,第一种,这就是计都费尽千辛万苦的找到了专门对付他的高手,想必也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也许这天荒剑就是报酬,计都为了对付他也是无所不用其极,竟然是连天荒战场这么大的诱惑都是可以放弃,足够见到对方多么的狠辣。

    第二种,那就是这真的是他自己的锅,在千机楼目中无人的态度,惹恼了对面的几个强者。

    是的,强者。

    要是这个时候还把宁清秋他们当成是可以随手捏死的蝼蚁,那就真的是把自己变成了白痴和脑残,傻得没边儿了。

    但是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已然是你死我活,没有可以折中的办法了。

    不然的话,他荒罗睺从此都是要在这天荒坊市里面抬不起头来。

    故而,不成功便成仁。

    宁清秋暗道一声不好。

    看样子对方打算不到黄河不死心了,就算是被她这么轻松破解杀招,也是没有偃旗息鼓,反而是激发了凶戾之气。

    实在是可怕至极。

    宁清秋倒是觉得应该是全力以赴,至少也是面对敌人的一种尊重。

    只是,她真的认真起来,对方大概是撑不过一秒钟。

    这就是很尴尬了。

    “我是谁?开始的时候我就说了,我们几个人都不过是刚刚混迹天荒坊市的小拾荒者,还是新人不怎么懂规矩,所以惹到了你真的是很不好意思,但是你也看到了,这柄乌鳞剑和我挺搭的,挺适合当做是闯荡天荒战场的武器,所以这还真的是不能拱手让给你。”

    “所以,我只能把你打死了。”

    她叹了口气,说得很认真。

    这个时候压根是没有人敢嘲笑她。

    所有的人,都是心尖一抖。

    因为这个姑娘,说的是实话。

    就算是荒罗睺这样的元婴期最顶尖的高手,在她的面前,都是相对而言更弱势的那一个,本来以为他们采取的是很聪明的田忌赛马的方式,所以明远和陈玄感出手分别是宰了白面鬼和虎咆,就已经是取得了胜利,三局两胜他们已然是成了最后的赢家,为此牺牲掉最后一个人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可惜了一个倾城绝色的女人。

    结果呢——

    所有的人才发现这位也许才是那个小团队里面最恐怖的人,也许不该叫做小团队,一个队伍里面,不过是四个人,两个可以秒杀荒罗睺的左膀右臂,对付金丹期修士简直是宛若杀鸡屠狗,而那个唯一看起来就是软塌塌的女人,竟然才是最凶悍的那一个......

    拾荒者们感觉到了世界深深地恶意。

    这个念头,出来混生活果然是太不容易了。

    就算是可恶的被很多人鄙夷憎恨的荒罗睺,这个时候都是诡异的收获了一大批同情的眼神。

    大兄弟,节哀吧。

    你运气不好啊。

    俗话说得好,点背不要怪社会,这天道好轮回,报应从来不爽,这个迟来的正义虽然是晚了点,到底是没缺席。

    已经是有拾荒者大声的喊道:“那位仙子,荒罗睺在天荒欺男霸女,我的小师妹就是被他玷污不堪受辱又被杀掉,求你为她报仇!我沈石愿意做牛做马的报答你!”

    这一声就像是在滚油锅里面加了水,一下便是炸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