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荒苍的杀意
    荒苍就是这么气势汹汹宛若流星一般就是这么飞快的降落在场地中央。

    就像是天外的陨石一般。

    轰然的就是这么砸在了地上。

    地面就是这么四面八方的龟裂,就像是易碎的瓷器一样的龟壳一般。

    这个时候的荒苍,已经不是那个被众人敬仰畏惧的化神强者,也不是那个在天荒坊市里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苍鹰团的团长,他这个时候只是一个失去心爱的儿子的父亲。

    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荒罗睺这样的人死有余辜,他的死亡带来的是大快人心的欢呼,但是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是无比的担心起来场内那个执剑的女子。

    她杀了荒罗睺,做了所有的人想做不敢做或者是做不到的事儿,那么就是值得所有的人的欢呼。

    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只能看着荒苍收拾好了脸上的神色,从一个品尝到极致的痛苦的男人,就是这么顷刻间变成了一个强大的复仇者。

    他就是这么双目冷冽的看着宁清秋,像是和她有着刻骨的仇恨。

    其实也不用像了,他们确实是有着血海深仇。

    杀子之恨,绝对是所有的血仇里面排名最前列的那种。

    宁清秋感受到了那股在皮肤上面肆虐的尖锐的杀气,不惧反喜。

    她渴望强大的对手很久了,虽然是可以和陈玄感他们交手,但是陈玄感确实是不愧是大唐双壁之一,她真的是打不赢他,还有就是陆长生啊、七夜啊,他们她是那种绝对打不过但是对方绝对是会对着她放水的那种,距离宁清秋想要的那种生死之战差得实在是太远,所以——

    这个时候竟然是引出了荒苍,实在是一件意外之喜。

    荒苍淡漠的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在乎你们到天荒坊市这里到底是要来做什么,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杀了罗睺,所以……你今天必须要给我的儿子偿命。”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都是天经地义的的,但是说实话,这都是凡人的道理,修士是最不讲道理的存在,你这个时候来和我说这样的话,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倒是半点没有求饶的姿态。

    荒苍并不欣赏这样的硬骨头,他更像看到的是泪流满面的求饶的可怜模样。

    因为只有那样,才可以一消他的心头之恨。

    “你出手吧,不然等我出手,你就是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宁清秋淡淡的笑了。

    “不用。出道至今,我不是没有输过,但是不战而退,一次也是没有,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

    那模样气度,宛若凌霜寒梅,看着实在是让人觉得心折不已。

    “就算是死也不怕?”

    “这一点,你倒是不用担心。”

    荒苍和荒罗睺两父子倒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自信心果然是如出一辙。

    难道说是这个家伙到了现在为止都是没有看出来他的眼前不是一个金丹修士,也不是在场的大多数的人猜测的元婴,而是一个真正的和他平起平坐并驾齐驱的化神真君么!

    也许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也许是因为太多年都是没有遇到像样的对手,这个男人的危险感知已经是下降到了一定的程度,要是自己这个时候不要脸皮的搞什么偷袭,说不定就是可以很轻松的就是把这个拾荒者口口相传几乎是神魔化的家伙给收拾掉了。

    虽然到时候引起的冲击波几乎是会把整个拾荒者团队都是重新改造一遍也是说不定的。

    “你不担心?”

    计都问道。

    戴着黑色斗笠的男人身姿高挑,虽然从上到下遮得严严实实,就算是自己都是根本看不透他身周的迷雾,但是对于对方的实力他绝对是做了最大化的估计。

    就算是荒苍,在他的眼里也不一定能够稳稳的胜过身边的这个神秘的男人。

    而就冲着宁清秋和他乃是队友,那么对于明远他们一行人的实力,计都心里面都是不断地提高了好几个层次,但是在最开始的交际熟络的时候都是没有想到过,这几个人的实力竟然是怪物级的。

    虽然最开始把白面鬼和虎咆那么干脆利落的解决掉实在是让他有点惊艳,但是也就是仅止于此了,但是后来宁清秋杀了荒罗睺,就是真正的让他有点接受不能了。

    自己的生平大敌,就是这么在自己的眼前就是这么死翘翘了?

    大概是他到死都是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这么默默无闻的就是这么死掉吧。

    计都有点兔死狐悲感同身受。

    但是心里面更是确定了要和这几个人打好关系的想法。

    虽然说他们应该都是假扮成拾荒者的外来者,来的目的一定是不简单,但是自己也不会因为蝇头小利就是放弃这么强大的盟友。

    但是——

    怎么都是没有想到,荒罗睺想要从这些人手里要走的,竟然是传说中的天荒剑,这可不单单是一柄简单的神剑,还是掌控天荒战场的钥匙。

    虽然计都对于天荒剑的传说保持一种怀疑的态度,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对于拾荒者来说,天荒剑的地位比起任何的神兵利器传说中的珍宝都是有着更加非同一般的价值。

    因为拾荒者是属于天荒战场的。

    他们在这里奋斗、拼搏,生死荣辱全部都是在这里,所以天荒剑就是顺理成章的成了所有的拾荒者梦里面才会出现的圣物了。

    宁清秋的处境便是变得岌岌可危。

    就算是荒苍本人,大概也是打着天荒剑的主意。

    儿子没有了可以再生,而且对于寿命无比漫长的修士来说,也许血脉子息都是没有自身来得重要,也许荒苍也和荒罗睺有感情,但是对于天荒剑的贪婪也绝对是促使他不顾身份亲自下场的一个重要因素。

    宁清秋已经不打算掩藏下去了。

    这样没有意义。

    因为事情已经是闹大了。

    要是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是护不住天荒剑的。

    而这柄剑既然是涉及天荒战场的秘密,那么就是不可能轻易的拱手让人了。

    宁清秋可不是什么冤大头。

    自己捡漏,旁人看到眼热正常,但是真的要是有人来抢,那绝对是不同意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