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善行
    第923章善行(第1/1页)

    宠物店一楼的顾客们左等右等,传说中的地震也没有等来,到后来甚至有些盼着稍微震一下,否则刚才添油加醋地给亲朋好友打电话岂不真成了造谣?一想到可能会因为转发五百次而进去吃牢饭,菊花变成向日葵,折腾得最欢的几个人比地震真正来临还要惶惶不可终日,赶紧打电话向亲朋好友解释刚才是在开玩笑

    外面雨下得不急不缓,短时间内没有放晴的迹象。

    不是每个人出门都带着雨伞,雨天无论是打车还是叫顺风车都不太容易,闲得无聊的人们只好东拉西扯,谈论自己养宠物的经验和经历。

    “哎,那位顾客!对,就是你!”王乾颠颠地跑过去,阻止一位顾客把喝完的肥宅快乐水的空瓶扔进垃圾桶,而是指着墙上贴着的提示牌说道:“本店积极响应国家的环保政策,提倡垃圾分类收,塑料瓶请扔进旁边个专用垃圾桶里。”

    以前宠物店门口只摆着一个垃圾桶,无论什么垃圾都往里面扔,不过最近在旁边又额外添置了另一个垃圾桶。两个垃圾桶并排而立,样式相同,颜色不同。新添的那个垃圾桶的正面有“循环利用”的标志,墙上贴了一个向下的箭头,指着这个垃圾桶,旁边写着“塑料瓶请扔进此桶”。

    年轻人大都喜欢喝饮料,进店时手里拎着饮料瓶是常事。大部分顾客注意到之后,就会自觉按规矩把空瓶扔进指定的垃圾桶,不过也有少部分顾客没注意或者没在意,这时王乾就会出声提醒。

    但是偶尔个别顾客比较另类,可能是参加过几天学校的篮球队,就以为自己是勒布朗布莱恩特附体,喜欢当着妹子的面把空瓶向垃圾桶远远一扔,扔歪了是常态,扔准的时候倒很少。

    这时候战天就走过去,叼起扔在外面的空瓶,嘴一松,放进指定的垃圾桶,然后到原位二楼楼梯口趴下。

    这就很尴尬了。

    一来二去,就很少有人自取其辱了。

    这个垃圾桶是王乾提出的建议,一是因为随着店里的顾客越来越多,原有的垃圾桶有些不太够用,每天要去倒好几次,桶里最占空间的就是空瓶子;二是弄个专用垃圾桶,方便收集空瓶子,不然和其他垃圾混在一起再往外捡的话多少有些埋汰。

    对于这样出于善心的提议,张子安没有任何理由反对,立刻就同意了。鲁怡云帮着手绘了箭头和循环利用标志,分别贴在墙上和桶的正面。

    不仅是宠物店,隔壁水族馆里也是如此,设置了专用垃圾桶,李坤也会像王乾一样出声提醒顾客,只是那边的客流量没有这边多,每天收集到的空瓶子数量少得多。另外,逛水族馆的大部分是比较沉稳的中年人和老年人,本身就不是很喜欢喝饮料。

    每天上午,王乾和李坤都会牵着店里的幼犬,带着猫粮,去绿地里遛狗和喂流浪猫。现在他们还会各自拎上黑色的垃圾袋,里面装满了大大小小的空瓶子,放置到那位捡瓶子的老奶奶家附近。

    以前宠物店里的空瓶子都是随意扔到街道上指定的垃圾箱,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费些举手之劳,让那位老奶奶有更多的时间带着博美出来晒太阳。

    善行,就是表现在日常生活中一点一滴的小事上。

    做一次善行很简单,做一天的善行也很简单,但如果是做三百年的善行呢?

    人如果能做三百年的善行,估计就是唐僧那样的十世善人,运气好得像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一样,各种妹子投怀送抱,无论是不是人。

    据童话里说,化为泡沫的小美人鱼如果能做三百年的善行,就能获得不灭的灵魂,分享人类一切永恒的幸福。

    轻风吹着细雨,从二楼开着的窗户洒进室内。

    张子安最后看了一眼铅灰色的云层间如银龙般夭矫的闪电,小心地关上窗户,盯着玻璃上的龟裂叹了口气,心里泛起蛋蛋的忧伤,这下子钱包又要出血了。

    不过算了,反正天气越来越暖和,先用透明胶带粘上,只要不碎就行,等快入冬时再换玻璃吧。

    “,你还好吗?”他扯出一张湿巾,递给。

    “吱吱。”的鼻血早已停止,只流了几滴,并不严重,它接过纸巾,满不在乎地在鼻子下胡乱抹了抹,又把手擦干净,想重新到椅子上写。

    “等等,,先休息一会儿再写吧。”张子安劝阻道,“吊篮藤椅里躺会儿,你刚才都睡着了,肯定是很困吧?写又不急于一时。”

    “吱吱。”点点头,听话地到吊篮里,拉起毯子盖在身上,闭上眼睛。

    菲娜和老茶终于恢复了常态,但是它们的眼睛里依然充斥着惊疑交加的神色。

    “子安,刚才发生了何事?”老茶捡起斗笠戴上,并将斗笠扶正。

    “茶老爷子,我还想问您呢,刚才我下楼的时候,你们这里怎么了?”张子安是在问老茶,不过眼睛也同时扫视着菲娜。

    菲娜余怒未消,沉默着没说话。它的脸沉得几乎快滴出水来,它何曾吃过这样的暴亏,连敌人都没见到就被干趴下了,最关键的是居然在这个区区下仆面前失态,真是令它大失颜面!

    老茶嘶地吸了口气,沉吟道:“你下楼之后,老朽正想进浴室安慰世华,让她别哭了,但突然就头疼欲裂,耳中像是有万千道钢针在扎一样,那种痛苦就算是大罗金仙想必也承受不住!即使掩住耳朵,也只是稍稍缓解而已,直到那声惊雷响起”

    菲娜对老茶的叙述没有表示异议。

    “茶老爷子,其实令你们头痛欲裂,以及”张子安叹息一声,又看了看吊篮里熟睡的脸,说道:“以及令流鼻血的,还有令楼下的猫猫狗狗惊慌失措,令窗外的蝙蝠找不着北的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世华的哭声啊!”

    记住手机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