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6章 猎杀潜航
    某年,某月,某日。

    某海域。

    洋面之下200米。

    黄昏区。

    在这个深度的水下,阳光如黄昏般阴暗。

    往下看,下面是漆黑一片的深渊。

    往上看,上面如太阳落山之后、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的那一段短暂的幽蓝天空。

    与真正的天空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倦鸟还林,偶尔会有一道流线形阴影从很远的头顶上方快速游过,那是浅海里的大型鲨鱼。

    这个深度是至少一半海洋生物无法抵达的,不过在微弱的光线里,仍然有一些东西在悄悄活动。

    呼

    一道阴影以极快的速度游过,身体反射着黯淡的银光,很少有东西能在海里以这种速度巡游。

    那是一条体长接近两米的成年剑鱼,它顶着形如击剑般的长颌,横行霸道地肆意游动,在这个深度的海洋里,它凭借自己超卓的速度,除了鲨鱼以外几乎没有天敌。

    它的眼睛很大,有网球那么大,分布着大量感光细胞,想在这种程度的光线下捕猎,身体没有一些特异之处是不可能的。

    锋利的长颌,敏锐的视觉,重达数百斤的身体,另外还有百公里以上的短距离冲刺速度,令它获得了傲人的资本,发起狂来像鱼叉一样可怕,甚至拥有“日穿木板”的美名

    这条剑鱼今天运气不好,还没有找到吃的,饥饿令它变成一个暴躁老哥,很想找个碍眼的东西来日一日,随便什么东西都好。

    在它高速游动的路线前方,突然出现一个黑乎乎的大家伙,那慢吞吞的游速,十之七八是一头鲸鱼。

    就算是速度最快的鲸鱼,也吃不到剑鱼的尾气,因此它很有信心去挑衅一下。

    可能是它的速度太快,快到连对方到底是什么都没看清就冲了过去,待到近前时它才察觉不对,慌忙扭动强壮的肌肉来了个急转弯,堪堪避过与对方的冲撞。

    怎么回事这家伙的身体为何这么长比它见过的最大的鲸鱼还要长得多,浑圆的头部,“背鳍”粗得像礁石,胸鳍小得几乎看不见,尾鳍周期性地旋转搅动海水,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头笨笨的鲸鱼最关键的是,对方的皮肤似乎比木板难日得多。

    算了,还是去找软柿子捏吧。

    它一甩尾巴,悻悻地游开,消失在昏暗的光线中。

    被剑鱼误认为是鲸鱼的这艘核潜艇以节的速度在水下悄无声息地巡航,一路上它从几十条不同类型的船只下方驶过,有渔船、货轮、油轮、私人游艇,甚至还曾经冒险与军舰近距离接触,所幸没有被任何船只发现。

    它的身后拖曳着一条长长的“尾巴”,比自然界的任何尾巴都要长,总长差不多有公里,其中包括00米长、直径不足厘米的拖缆和00多米长、由上千个水听器组成的声纳列阵。

    该拖曳式声纳阵列工作在3000赫兹以下波长,最低有效频段0至20赫兹的极低频,通过深海声道和汇聚区效应,最远探测距离达到0公里,甚至可以在他国领海界线之外获取情报及地形地貌特征。

    狭窄的声纳室。

    穿着军装戴着耳机的声纳员号专注地盯着眼前的屏幕,寻找敌方核潜艇的踪迹。

    来自0公里范围内的一切声音被声纳列阵捕获,经过输出放大之后传入号声纳员的耳机,并且通过调谐指示器将波形图显示在他眼前的屏幕上。

    坐在他旁边的声纳员2号则负责艏部声纳以及回声探测仪的操作。

    声纳员号周期性地切换按钮,调整滤波器,时而增益低频,时而增益高频,以防声影区中有敌方潜艇正在悄然接近。

    唇边稀疏的胡茬儿证明他很年轻,但他在这艘潜艇里值勤已经有一年之久,并不是遇到事情就慌神的新兵蛋子,从他沉着老练的神情上就能看出来。

    耳机中交替响起各种各样的声音,他对其中大部分都了如指掌,若非如此,他也没有资格下艇,成为潜艇的耳目。

    核潜艇非常安静,自身发出的噪音很小,运行过程中远不像柴油潜艇那样嘈杂。

    他能分辨出虾类弹动身体发出的清脆劈啪声,能分辨出海豚尖锐的鸣叫,能分辨出金鼓鱼难听的蝈蝈声,能分辨出大黄鱼宛如蛙鸣的咕咕声这种在旁人想象中简直不可思议的敏锐洞察力,对他来说只是工作和训练的一部分而已,他没有异于常人的听力,只不过听得多了,也就记住了无他,唯耳熟尔。

    突然,他平直的眉毛微微一动,耳朵里捕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一闪即逝。

    他没有放过任何一处异常,刚才屏幕上的波形图依然残留在他的记忆里,根据直觉调整按钮,打开低通滤波器,增益低频。

    那个声音又回来了。

    他眼珠快速转动,微微扫了一眼频率,发现这个声音的范围是45至50赫兹之间。

    是鲸吗

    潜艇经常遭遇鲸鱼,他对各种鲸的声音捻熟于胸,记忆中确实有些鲸能发出这个频段的声音,但具体的叫声却跟他刚才听到的不同。

    “2号,请确认方位,频段4550。”他说道。

    由于拖曳式声纳是一根直线,很难确认声音的来源是左舷还是右舷,需要其他声纳辅助,或者通过潜艇机动变向来确认,但处于巡航状态的潜艇不可能仅仅因为一丁点异常而改变方向,所以只能选择前者。

    “明白。”2号声纳员干脆利落地回答,将艏部被动声纳同样调至45至50赫兹的低频增益。

    同样年轻的2号声纳员凝视倾听了一阵,说道“方位00,身份不明。”

    “收到”号声纳员说道。

    “长官”他摘下耳机,呼叫值班军官。

    “什么事”

    值班军官马上快步走来,声到人到。他年纪比号声纳员大不少,真正意义上的成熟老练,眼角的皱纹与肩头的军衔也证明了这点。

    “可疑的接触,方位00,声音像是一头鲸鱼。”号声纳员言简意赅地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