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不再孤独
    听到1号声纳员的情况通报,值班军官深深望了他一眼,知道他的水平,不会连目标是不是鲸鱼都分辨不出来,于是接过备用耳机戴在自己的头上。

    2号声纳员也开始追踪这道异常的声音。

    三人屏气凝神,本来就安静的声纳室更是静得呼吸可闻,根据他们判断的结果,将决定是否要把异常的接触上报艇长。

    半分钟后。

    值班军官舒了一口气,戒备的神色渐渐消失,脸上露出会意的笑容。

    “原来是老朋友回来了。”他轻笑着自语道。

    1号声纳员几乎没见过他在值勤中笑过,见到他这副样子,不禁诧异地问道“长官”

    “不用担心,那就是一头鲸鱼。”值班军官笃定地说道。

    “可是”1号声纳员并没有盲从长官,仍想提出异议。

    值班军官摆摆手,“那是一头鲸鱼,但不是一头普通的鲸鱼老实说,我没想到还能再次听到它的声音。”

    他的脸上罕见地流露出怅然,感叹道“一晃已经这么多年了,上次听到它的声音时,我还坐在你们的位置上,跟你们一样年轻”

    1号声纳员与2号声纳员困惑地对视,想不明白长官到底在说什么。

    值班军官微微一笑,“你们还太年轻,当然没听过它的声音,这并不奇怪。它的声音已经消失很多年,所以也没有出现在你们的训练课程上我总以为它已经死了,再也听不到它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它还活得很好。”

    “长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1号声纳员实在忍不住长官打的哑谜了。

    “它是52赫兹,你们没听说过么”值班长官笑道,“在我那个年代,它可是一个传奇呢,我们那一辈的声纳员都知道它。”

    1号和2号声纳员似乎对这个名字有点儿印象,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可是,长官,它的声音不是52赫兹”1号声纳员迟疑地说道,他不想打断长官的好心情,但职责所在,他必须提出质疑。

    “因为很早以前就不是了。”值班军官答道。

    两位声纳员盯着他的脸,等待他进一步解释说明。

    “它是52赫兹,一头传奇般的鲸鱼,人们把它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因为它的声音频率非常独特,跟其他鲸鱼截然不同,因此它无法与其他鲸鱼交流。”值班军官陷入了回忆,“记得有一次,我所在的潜艇与它擦身而过,最近的距离不足1海里,当时我突然产生了一股冲动,想启动艏部的主动声纳,用主动声纳回应它的声音,告诉它我听到你了,我就在你的旁边,你并不孤单。”

    两位声纳员面面相觑,惊讶于长官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那那您做了没有”1号声纳员好奇地问道。

    要知道,假如附近有敌方潜艇的话,启动主动声纳可能会暴露自己的位置,连操作失误都无法被原谅,更何况是主动如此。

    “你说呢”值班长官没好气地回答,“我们是军人,军纪如山,在战斗值勤中更不能玩忽职守,为自己的一己私欲而肆意妄为,那可能会给整艘潜艇带来灭顶之灾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如果我真那么做了,早已被送上军事法庭,今天也不会站在这里跟你们讲话了”

    1号声纳员向2号扮了个鬼脸,两人暗暗偷笑,这才是符合他们年龄的表情。

    “那后来呢”1号声纳员又问道。

    “没有后来了。”值班军官说道,“我就遇到它那么一次,之后再也没遇到它。听说,其他人也没有再听到它的声音一开始有人说它是为了寻找同类而游到其他海域了,也有人说它死了,遇到虎鲸群,或者遇到捕鲸船一晃很多年过去,人们渐渐把它淡忘了”

    他突然一拍脑门,“说到这个我才想起来,我当年还跟人打过赌,我赌它没死,另外有个贱人硬说它死了他奶奶的,这次回基地之后我得去索要当年的赌注,还要算上通货膨胀和利息才行”

    两位声纳员哑然失笑。

    “长官,当时您没那么做,之后后悔了吗”1号声纳员止住笑容突然问道。

    “有时候想起来也挺后悔。”值班军官坦然承认道,“人生难得有几次热血和冲动。”

    “那您想弥补遗憾吗”1号声纳员追问。

    2号声纳员的笑容在脸上僵住了。

    三人的视线同时落在艏部主动声纳的按钮上。

    他们在附近并没有发现敌方潜艇的踪迹,周边国家也没有近期举行军事演习的计划,因此周围有敌方潜艇的可能性非常之低。

    但是

    耳机里仍然回荡着那迥异于其他鲸的鲸歌,声纳室显得更静。

    1号声纳员知道自己问错话了,额头微微冒汗如果长官真的想弥补遗憾,那他们三人的前途就全断送在这里了。

    “呵呵你小子胡思乱想什么呢”

    值班长官啪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道“我遗憾的事情多了去了,哪还都能弥补再说人生不留下一些遗憾,那还是人生吗”

    两位声纳员心里的石头这才算落地,汗水已经浸透了后背的军装。

    2号声纳员狠狠瞪了一眼同伴,意思是看回去以后我怎么收拾你小子

    他们二人的互动被值班军官尽收眼底,他眼角的皱纹更深了,因为当年和他打赌的那个人,也曾经像这样在声纳室与他打闹过,也像这样和他一起听过52赫兹的声音

    时间一晃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啊,曾经在声纳室并肩而坐的两个毛头小子如今都已经成家立业,分别服务于两艘不同的潜艇,只有当年打的那个赌依然留存于记忆中。

    他释然地笑了笑,果然是老了。

    “别玩了,好好值勤。”他拍拍两人的肩膀说道,“遇到52赫兹的这件事,等回基地以后再向别人吹牛吧。”

    两位声纳员立刻收敛笑容,正襟危坐。

    “对了,长官,52赫兹是什么鲸鱼长什么样”1号声纳员忍不住提出最后一个问题。

    值班军官摇头,“不知道,据我所知,没人见过它虽然那次我离它很近,但毕竟潜艇又没窗户。”

    1号声纳员有些遗憾,不过也没有办法。

    两位声纳员将思绪从久远的故事中抽离出来,准备重新进入工作状态,既然所谓可疑的声音确实是来自一头鲸鱼而不是敌方潜艇,那就没必要向上报告了。

    值班军官正要摘下备用耳机,返回自己的岗位,动作却突然停住了。

    三人的脸上同时闪过诧异的神色

    又一道

    又一道异常的声音

    同样还是来自45至50频段

    两位声纳员不待长官指示就迅速行动起来,通过拖曳式声纳列阵与艏部声纳共同确认,这两道声音的声源并不相同,总是一个停止另一个才响起,像是在一唱一和。

    他们以目光征询长官的指示。

    这次连值班军官也懵逼了。

    怎么回事

    “长官,会不会这是另一艘潜艇在回应它就像您当年想做但没做的那样”1号声纳员窥视着长官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

    值班军官“”

    哪个国家的潜艇声纳员这么疯狂真想被送进军事法庭不成

    这次值班军官的脑门也冒出了冷汗,潜艇兵都受过严格的训练,绝对是百分百服从军纪,不论哪个国家的潜艇兵都是如此,不会因为心头掠过的一丝浪漫情怀而令潜艇和战友陷入危险境地。

    三人谁也没有说话,默默地听着这两道一唱一和的独特声音。

    “不是声纳。”不知是谁先说了一句,立刻得到另外两人的默认。

    回应的声音婉转多变,与52赫兹的声音并不雷同,证明并非是将52赫兹的声音录下来再播放回去,主动声纳是做不到这点的,根本就不是这么设计的。

    不是声纳,那是

    值班军官的心头突然一动。

    “我明白了。”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无比舒坦地笑起来,而十几年前留下的遗憾也在笑声中烟消云散。

    两位声纳员翘首以待他的解释。

    “它终于找到同伴了,能跟它唱响同一曲声调的同伴。”值班军官笑道,“只有这个能解释得通,孤独地寻觅了这么多年,它终于不再孤独了。”

    两位声纳员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52赫兹已经不需要他们冒着触犯军纪的危险来回应了,因为它已经找到了能回应它的同伴,获得了内心的安宁。

    “长官,回去之后要不要把这件事报告上去”1号声纳员提议道,“以免其他声纳员也被此事所困扰。”

    值班军官摘下耳机,微笑道“是你们第一个听到的,还是你们决定吧。不过,我觉得这个消息很快就能传开了,毕竟看似平静的大洋之下并不只有我们这一艘潜艇在游弋。”

    说完,他迈着刚健有力的步伐离开声纳室,肩头的重担仿佛已经部分卸给了年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