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灵异社团
    ,!

    告诉你们一件很可怕的事儿…这是…防…盗…章…节…哦!(*/w

    然而…

    身旁睡相极差的小妻子突然缠过的身躯让他有些无奈。

    这么多年过去了, 现在的斑睡眠质量极差, 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都能醒了, 更何况是身边还躺着个人。

    娇软的身躯就这样缠绕着斑的身体…斑望着头顶,心里却没有一丝谷欠望。

    已经活了快百年的斑, 对于情情爱爱什么的是真的已经看淡了, 而且他都快百岁了, 对于一个当他孙女都不够年龄的小女孩他能有什么反应?

    年轻的时候他对这些事就不怎么感兴趣,现在更是,他的心里此刻只想着看泉奈结婚生子, 其他的都是次要的了。

    身旁的秋奈还在抱着他。

    “妈妈…”

    秋奈紧紧地抓着斑的衣角,额头开始泛起惫。

    秋奈做噩梦了。

    她梦到自己正缩在昏暗的小巷子里, 而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衣衫褴褛的男人。

    秋奈向后缩了缩,她不知道自己明明上一刻还和妈妈一起过生日的, 怎么现在就在这儿了。

    “妈妈…”

    妈妈你在哪儿, 我害怕…我再也不调皮惹你生气了, 你出来好不好。

    “哈哈, 你看她还叫妈妈呢?听听这声音可真软真好听。”

    “看这细皮嫩肉的,卖了估计能换不少钱…”

    “钱钱钱,就知道钱,难得抓到这么好看的, 还不自己留着?以后可找不到这么好的货色了。”

    “是是, 老大说的是。”

    面前的男人们神情越发的丑陋不堪, 秋奈害怕的后退…然后却又摔倒。

    挣扎着起身, 狼狈地逃跑…身后的那群人像猫捉老鼠一样逗弄着她。

    好看的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残破肮脏, 膝盖和脸上到处都是摔倒时碰撞到的伤口。

    秋奈想叫人救她,然而这似乎很偏僻,难得有路过的一两个人也都是很快的跑开。

    秋奈很害怕然而却又没办法。

    终于,在她又一次摔倒后,她被抓住了。

    她看着那脏兮兮的手拎起她的脚,秋奈捂着眼睛大叫了一声,“不要!”

    一瞬间…诡异的寂静。

    秋奈悄悄睁开眼睛…

    “呕…”遍地的碎尸与血腥味看着秋奈直干呕。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

    双眼被人蒙住。

    “别害怕,我在。”

    秋奈听到耳旁有人用着清冷却令人安心的声音说出这句话,然后缓缓抱起了她。

    蜷缩在来人怀中的秋奈只看到一缕漆黑如墨的发丝…将那缕发丝紧紧地握在手中,就像握住那棵救命稻草一样。

    “妈妈…我要妈妈…”秋奈呢喃道。

    秋奈话音刚落,眼神的场景便变了。

    双眼再次被人蒙住,秋奈拼命挣扎着。

    “放开,我要妈妈。”

    心慌的秋奈并没有反应过来鼻间的铁锈味是她闻过的,她只知道自己想要扑进妈妈的怀里,她好害怕。

    然而,抱着她的那个少年依旧执着的用力的捂着她的眼睛,不让她看到丝毫。

    “我会讨厌你的!放开!”任性的说出这样的话之后,秋奈察觉到少年松开了手。

    满眼惊喜地想要扑倒自己妈妈的怀里,然而她看到了什么?

    遍地的…令人觉得刺目的鲜血…

    有管家爷爷的,有她最喜欢的厨师叔叔的…也有她的母亲的。

    在她最爱的玫瑰花园里,那个美丽优雅的女人像她小时候丢弃的破娃娃的一样,躺在冰冷的地上。

    而且看模样已经死了有几天了…

    “妈妈…”

    秋奈歪了歪头,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眼神看到的。

    “我就说守在这儿肯定会等到的吧?”谁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切,不还是等了好多天才来,这小姑娘也算狠心的,这么久才回来。”

    “你这人真过分,这种时候还说风凉话,真是的…”

    好吵…

    怎么这么吵…

    好想杀了他们啊。

    秋奈瞪着通红的眼睛,顺着声源处望去。

    然而却只看到了两具尸体。

    面无表情地盯着看了那两具尸体一眼,秋奈转过身呆呆的跌坐地上,豆大的泪珠就这样悄然滑落。

    “别哭…我在。”秋奈听到耳边有人这样低声说了一句,与那个少年清冷的声音并不相同…

    斑看着一直在哭的秋奈,像是哄女儿一样抱着她,笨拙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那句话其实并非斑自己想说的,而是身体很自然的出现了心疼的情绪,然后话就这样的脱口而出了。

    好歹也是自己的妻子,既然身体都替他做出反应了,斑自然也就顺着安慰下去了。

    将秋奈的眼泪擦拭去,斑想了想还是将她抱在了怀里…

    刚抱住,便被人猛地推开。

    斑看着不知何时睁开眼睛的秋奈半抬起身,用一双开了双勾玉的写轮眼正瞪着他。

    大概是被对方的突然开眼给惊住了,斑就这样被秋奈狠狠压在了身下。

    不等他反抗,秋奈便对着他的唇狠狠地吻了下去。

    不见丝毫温柔,而是那种粗鲁的唇齿间含着血丝的那种。

    那种气势,哪怕是斑也被压了下去,竟然没起一丁点的反抗之心。

    下唇被人咬破,这种疼痛对于斑来说并不过,随着疼痛甚至还带来了一丝酥酥麻麻的感觉。

    斑的眼睛依旧和秋奈的写轮眼对视着,那种并不如平时的温顺,而是像小兽一样的神情竟然让斑有些兴奋起来。

    斑想要翻身,然而却又被狠狠压制了下去…并非力量上的,而是气势上斑就弱了秋奈一截。

    “乖乖给我躺好。”秋奈的唇从斑的唇上移开,凑到斑的耳旁低声道。

    低低地有些沙哑的女声…令斑很可耻的硬了。

    秋奈的唇落在斑的眉眼,鼻尖然后往下…并没有这些事的记忆的斑显然落了下风。

    秋奈很明显的知道哪些地方能让斑兴奋…无关年龄,此刻的斑哪怕多了几十年的年龄,其实也只是个“雏儿”而已。

    好几次反抗都被压制了下去,而对方的动作又显然很让自己舒服,斑最终也只好“被迫”地任由着秋奈肆意着。

    然而…

    在秋奈的手已经摸上斑的裤子的时候,秋奈眼睛一翻,就这样趴在斑的身上昏睡了过去。

    斑:“…”

    感受着自家小妻子娇娇软软的身躯,斑的心情有点复杂…

    …

    第二天清晨天刚微亮,斑便醒了,动作轻柔地将紧紧抱着自己的秋奈扒开,然后替她盖好被子,斑起身准备洗漱。

    “…”

    唇上微微的刺痛感令斑心下一沉。

    因为秋奈昨天咬的实在太狠了,哪怕斑的自愈能力不差…还是留下了痕迹。

    而这样的痕迹一直到他和那群长老一起讨论族里的事情的时候,都没有消下去。

    静立在虚空中的秋奈望着脚下的那个坐在椅子上,瘦弱的老者,眼神复杂。

    她心中的那个骄傲的宇智波斑竟然在她死后…经历了那些她看着就忍不住鼻酸的事。

    宇智波斑在秋奈的心里是什么样子的呢?

    在外面骄傲的、意气风发的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在家里则是体贴的好丈夫,温柔的好哥哥。

    按秋奈所想的,斑记忆里印象最深的该是什么?

    首先大概是她的死,虽然以后他可能会忘了自己,但是秋奈从没觉得自己死的那一刻他会毫无波动。

    所以对于自己最初见到的,秋奈觉得应该是自己死去的那一刻。

    可是并没有…

    秋奈最先看到的是泉奈,那个温柔的少年。

    双眼只剩下两个血窟窿的躺在斑的怀中,而斑则一脸死灰地看着前方。

    那种浓浓的绝望感令秋奈有些不可置信。

    怎么会这样…?

    秋奈想要靠近,然而她却只能飘在半空中被迫地望着这一切。

    双眼合不上,只能眼睁睁地在几个小时里看着她放在心里的斑,一点点的被现实逼疯…

    为什么要相信千手柱间…为什么要和他一起建立什么忍村,为什么…失去一切的是你,而不是他?

    为什么…她心中的那个男人被人欺负成这样。

    明明斑也不是坏人,凭什么都要这样对他?

    凭什么…那个骄傲的人只能蜷缩在这儿?孤独一人的缩在这个昏暗的山洞里?!

    没有心情再去思索为什么斑的记忆里没有自己,这些对秋奈来说都不重要了。

    她只觉得很心疼…

    那种鼻子泛酸,眼圈刺痛的心疼。

    凭什么啊?!

    明明斑是真心拿千手柱间当作朋友的,怎么可以这样…

    明明两人在创建木叶的那会儿那么的默契合拍,甚至到她都有些吃醋的想寄刀片的程度,结果他竟然这样对她家的斑?

    秋奈不懂千手柱间的那些想法,也不想去细想自己夫君做的对不对,她只知道自家的笨蛋夫君被人欺负了。

    被那个他当作朋友的人欺负了。

    那个用花言巧语将她家的斑给哄骗去了,然后又一脚踹开的死!渣!男!

    还有那群族人也是,一个个都是白眼狼,到最后竟然就二爷爷一个人是真心对斑的…

    可是哪怕心里再气,她也只能飘在空中看着。

    看着那个男人穿着她见过的脏兮兮的袍子,坐在那儿不知道想些什么。

    努力平复下心情秋奈盘腿坐下,注视着斑。

    明明最初就该发现的啊…

    这种也不知道是哪里随便找的一件衣服哪里是族长会穿的?

    先不说这个布料了,就这看起来就像很多年没洗过的模样哪里是族长该有的待遇?

    就算她死了,而斑又没有娶妻,也该有人会照料他的衣食住行的啊。

    哪怕斑老了不做族长了,也不该会是这样的啊…

    以前秋奈没嫁过去的时候其实斑的家里是有花钱找人照料的,但是秋奈嫁过去之后就都由她来了。

    也不是故意压榨,是秋奈自己不喜欢家里还有外人的气息而已,就这样有她有斑有弟弟后来再多了个儿子就挺好了。

    对比入梦前,再看看现在的斑,秋奈很可耻的又鼻酸了。

    想起最初看见的那一幕,秋奈也不难理解他这么在意泉奈了。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这梦还要多久啊。

    秋奈看着斑特别想过去抱抱他,可是却不能,而且斑坐在椅子上的这一幕似乎格外的长…

    前面都是很快就过去了,唯独这一段一直都是这样,似乎画面都被静止了一般。

    就好像…这样的静坐占据了他生命的绝大部分时光。

    这么一想,真是有够糟心的啊。

    …

    “呼哧、呼哧…”

    在将斑一生中印象最深的都目睹了之后,秋奈便醒了。

    醒来的秋奈猛地坐直了身体,看着还很昏暗的房间,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

    秋奈没想过,最可怕的不是泉奈死的那一刻,也不是斑离开木叶的,而是斑坐在椅子上孤独的模样。

    最初秋奈还有心情想东想西,可是之后呢…

    那种浓浓的孤独感就这样袭上秋奈的心头,那种情绪并不是她的,或者可以说是斑的。

    明明算起来只有几个小时她却仿佛在那一幕里待了几十年,就这样一个人静坐着。

    没有亲人没有同伴,没有一个人会在意他。

    到最后秋奈觉得自己都有点疯了,她不知道斑是怎么受得了这么多年都待在那个山洞里的,她知道自己一个人受不了。

    想到这儿,秋奈转身看着身旁同样坐起的斑,猛地将他抱住。

    梦里所看到的一切都在脑海中浮现,秋奈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她只知道自己就想抱抱他。

    秋奈拥着斑的双臂微微颤抖着。

    不…不够…这样抱着还远远不够…

    这样想着的秋奈直接跨坐在斑的身上,就这样紧紧地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他的怀抱里。

    “做噩梦了?”想到上次秋奈做噩梦的情形的斑,有些笨拙地拍了拍秋奈的后背。

    “我爱你。”秋奈将脑袋枕在斑的肩头,小声地道。

    “我爱你。”

    没有得到回应的秋奈也不恼,只一遍遍地说着。

    “我最爱你了。”

    “我的夫君大人是世界上最帅气最厉害的男人,秋奈最爱你了。”

    秋奈用有些幼稚的语气,说着令人心动的话。

    这样的秋奈是斑没有见过的。

    感受着怀中娇小柔弱的身躯,斑的心中却没有一丝绮旎的念头。

    将怀中还在颤抖着的秋奈拥紧了些,斑安抚道:“别害怕,我在。”

    “我一直都会在…”

    斑的身体突然僵住。

    然后下一秒他又强装作镇定的模样安抚着的怀中的小妻子。

    身上的秋奈咬了咬唇,跪坐在斑身上的身体又是故意地动了动,那种满是诱惑的摩擦。

    然而斑依旧装作镇定。

    继续动…

    继续镇定…

    直到秋奈感觉有什么顶着她了,才一把将安慰着她的斑按在身下,有些不满而又带着些羞意,“喂…这种事你难道每次都要让我主动吗…?”

    明明都有反应了,还这样冷淡很过分唉!

    说着,秋奈弯下身吻在斑的唇上。

    最初是轻柔地,如蜻蜓点水般的,然而在察觉到斑并没有回应之后,顿时粗鲁了许多。

    许是被梦中的情绪影响了,又或者起有些吃味斑和柱间的之间的感情,秋奈此刻表现的完全不像她平常的模样。

    然而斑就喜欢这样…

    大概是年龄大了就喜欢些刺激的,对于秋奈此刻将他压在身下的模样,斑竟然隐隐有些兴奋。

    然而…前几次并不顺利的“求欢”令斑有些迟疑。

    在面对秋奈的时候,斑总是习惯性的有点…怂。

    害怕被被拒绝的他就这样任由着秋奈欺负着自己。

    唇被咬破出了血,喉结上落满了吻痕…

    这会儿斑心里想的竟然是…

    明天又不能出门了。

    感觉自己像是在强死鱼的秋奈,抬起头,无奈地望着斑。

    将唇角的鲜血舔舐去,秋奈瞥了眼斑,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毕竟年龄大了…那方面不怎么行了她也是能理解的。

    这样想着的秋奈默默地从斑的身上下来。

    爱护自家夫君的方式有很多种,没必要一定用睡他的,嗯…以后好好照顾他就好了。

    这样想着的秋奈准备自己解决一下,然后睡觉。

    耳听着身旁渐渐响起的细碎的呻.吟声,斑觉得自己被嘲讽了。

    一个翻身,将秋奈压在身下,看着她惊讶的目光,斑眼神暗了暗,声音有些暗哑,“我帮你…”

    “唉…?”

    温柔的吻落在秋奈的唇上,斑微闭上眼细细品尝着自己想了很久的美味。

    虽说喜欢刺激的…但是显然自己的小妻子软软地躺下自己身下的模样更令他心动。

    察觉到斑的手开始有些放肆的秋奈笑得眉眼弯弯,“呐…夫君我爱你。”

    “嗯…”斑低低地应了声。

    秋奈将手臂搭在斑的脖子上,感受着他渐渐向下的吻,有些羞涩地道:“呐…夫君大人我们要个孩子怎么样?”

    等回去了再努力努力,我想要个孩子了。

    斑停下动作。

    他刚刚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段片段,斑怔怔地望着秋奈的眼睛,那里面有些令人炫目的烟花。

    “就她吧。”

    坐在床边的秋奈仿佛还能听到当时斑用略不满地声音说出的话。

    确实啊。

    明明已经身为族长,明明实力那么强大却总还是被那群倚老卖老的长辈们烦着,也难怪他心情会不好。

    其实秋奈知道,那群人想让他娶的是二爷爷家的孙女,可是他却选了她。

    不想让他们顺心也好,或者是其他,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了,她只知道…自己以后就是斑的妻子了,那个她从小就爱慕着的男人的妻子。

    只是…

    没有半点爱情的婚姻,能幸福吗?他会不会也因为这件事而厌恶自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