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解释与破局
    不知道他发什么疯。

    她翻遍了记忆都没有找到得罪他的地方,反而是他想要娶她,她并不想和他一起,难道记忆有缺失?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发生过?

    她害了他?不然这个神经病为什么追着她不放,就像她是他的杀父仇人一样,叶蓁心中害怕,眼前的神经病男人是真的想要弄死她,她感觉得到,眼中的杀意更不会有假,前几次也是,真的想杀死她,让她都有了心里阴影,幸好有人及时拦下这个神经病,这一次——

    她没见过这样的神经病,不是说这个神经病好了吗?来之前祖母让她放心,这个神经病好了。

    为什么还是想要杀她,一见到她,她话都还没有说,他就跟疯子一样掐住她的脖子,早知道会遇到这个神经病,她就不来了。

    “哪里得罪了我?”景非翎怒极而笑,居高临下看着眼前这张让他厌恶之极的脸,手一点点收紧,用力。

    阴狠无情,这个女人留着就是祸害,他早该在第一时间了结了她。

    不该放过她,他还是心太软了。

    这个女人害惨了他,他绝不允许这个女人再害他,眼中有一瞬的迟疑和复杂,下一刻变成冷酷。

    “你这样的女人就该死,夺命之恨,算不算?”他咬牙切齿,恨不能掐死她,再把她分开拆吃入腹,看她还怎么去祸害人。

    也算是一大功德。

    “你!神经病,谁害你了,真是好笑,就会自说自话,是不是疯了,你个疯子,放手,放开我,我叫你放开我!”叶蓁感觉到窒息,掐着她脖子的手收紧,这个神经病还真是会说。

    夺命之恨,她哪有本事害他的命,由于挣扎用力,她并没有发现她口的疯子眼中一划而过的情绪,她满心都是害怕。

    她不想死,一点也不想死,没有谁想死的,她已经死过一次,这一回她想好好活着,她喜欢上了这里。

    特别是醒来就纠缠不放的神经病掐死,都还没有弄清是为什么。

    “我这是除害!你敢说你没想害我,那里面那两个女人怎么回哪,你带着人来不是来——”

    景非翎冷冷的,声音阴冷。

    “害你,谁害你了,你哪只眼晴看到,我什么都不知道,除害个鬼,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倒是说我什么时候害了你的命,你不是好好站着吗,疯子,神经病!”

    叶蓁气闷愤恨,气愤难当,想要咬下这个神经病的肉,亏他说得出口,她何时成了害了。

    不停的喘着气,潮红着脸,歇斯底理挣扎着。

    “你不记得了,我还记得,以为不记得了就能跑,别想跑!”

    景非翎沉浸到过去,恶狠狠带着杀意的对叶蓁,手再次用力。

    叶蓁一见,就要大力挣扎,她呼吸不过来。

    她本来就不记得,说什么她想跑。

    “今天你跑不了,乖乖死吧。”景非翎神色越加狰狞。

    “你,才,死!”叶蓁拼命的大喊。

    “景世子,你快松手,你怎么能掐姑娘,姑娘又没有惹你,你放开我们家姑娘,景世子,你疯了,真的疯了,姑娘好好的哪里妨了你了。”

    叶蓁身边的婆子还有丫鬟又急又恨,慌张害怕极了,冲前,什么也顾不了,拉住景非翎,用尽全力往后拉,想要救出自家姑娘。

    “景世子,你松一松,姑娘哪里惹你了。”

    “她哪里都惹到我了!”

    景非翎看也不看,决定不再拖延。

    叶蓁眼晴已经闭上,出不了声。

    “姑娘,姑娘!”拉着景非翎的婆子和丫鬟表情猛然一变,扑上前。

    这让萧菁菁还有吴雲回过神来,方才她们听到了什么?知道不能再让事情这样发展下去,吴雲回过头,看向表姐,两人对视一眼,脸色都不好,其余的先不管,先阻止再说,面前掐住叶蓁的是怀郡王府世子,之前听说他想掐死叶蓁还以为是叶蓁惹了他,现在一看。

    “表,姐,我们——要不要?”

    “嗯。”

    萧菁菁点头。

    紫嫣和秋雨还有吴雲带来的人也回过神,望向自家主子。

    “你们帮一下叶姑娘的人。”吴雲对身边的人道。

    “是。”

    她身边的丫鬟点头,上前帮着叶蓁的人。

    萧菁菁也快速的吩咐了紫嫣和秋雨,让人去叫人,守着外面,要是有人来,马上进来通知,现在情况不明。

    还是早作防范,免得来不及。

    “你去外面,你去哪里。”

    又安排了秋雨进到里面,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形,她没有忘此时的目的,不能因为怀郡王世子的举动就忘了,怀郡王世子方才冲出来的样子,让她心中不妙,加上怀郡王世子的话,要是几个庶妹在里面,那么——

    希望弄错了,几个庶妹并没有在里面。

    萧琳琳和萧媛媛还小,二妹妹已经要及笄,最后她又安排了两个小丫头上前帮叶蓁,等紫嫣秋雨去了后,她自己也上前。

    吴雲见状知道自己忽略了很多,往里看了眼,希望没有发生什么,几位表妹没有什么事,今日可是祖母寿辰,还是表姐想得多,见表姐安排好上前,她也跟着上去:“不会有事吧。”

    “世子,姑娘不行了,景世子,你放手!”叶蓁的嬷嬷直接抓着景非翎,大声的叫喊着,捶打着,撕扯着,用尽全身力气。

    丫鬟也帮着。

    景非翎是男人,他要想做什么,哪是一个婆子几个丫鬟能阻止的。

    吴雲眼中多了担心,祖母的寿辰不能有意外。

    “滚开!”景非翎还是被拦住了手脚,他脸色狰狞可怖,一脚踢向婆子,婆子脸色一变,额头上全是汗,痛得一颤还是不放。

    吴雲脸色一变,就要上前。

    “景世子,你放开我们家姑娘,不然,老身就不放手。”婆子死命抱着景非翎,就是不放手,哪怕被踢了一脚,也死命抱着,丫鬟也拉着另一边,又慌又怕。

    景非翎沉着脸,再也不能像之前。

    叶蓁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惨白的脸上,眼晴睁了睁。

    景非翎倏的回头,恶狠狠盯紧她。

    婆子陡的扑过去:“姑娘!”丫鬟们也是:“姑娘!”“叶姑娘。”

    吴雲心头稍放松,萧菁菁直接走过去。

    “我让你们放手,没有听到?滚开,滚到一边,别挡住本世子,今天——”景非翎又要踢向婆子,这个该死的婆子,居然敢拦她,不想活了,一个下人,也敢如此。

    “景世子。”萧菁菁开口,示意丫鬟和婆子一样拦着景非翎,拉住他,昂头,一个字一个字,直视着他。

    吴雲一听表姐开口,她也道,心跳得很快:“景世子你还是放开叶姑娘吧,你这样——”

    吴莲站在原地,回不了神,脸色惨白,她摇着头,想到什么,一看,二堂姐还有表姐走了过去了,她白着脸,咬紧牙却不敢过去,过了一会,见没有人,她才咬紧牙冲到表姐身边。

    看着狰狞可怕想要掐死人的男人,脸一白,后退几步,站在表姐身后。

    “景世子,请放开叶姑娘。”萧菁菁又道。

    吴莲听着表姐的话,看着表姐,心里格外佩服,也不那么怕了。

    景非翎就像没有听到。

    吴雲正要开口。

    “景世子是什么也不管不顾了是吗?”萧菁菁绕到前面,注视景非翎。

    “谁让你们多管闲事的,你们又是什么东西,凭什么管我的事,再说我——”

    景非翎一开始并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但就是这些人在他想要弄死身下恶毒的女人的时候阻止他,拦下他,让他很是不悦,此时还想让他放过叶蓁这个可恶的女人,怎么可能,他恶狠狠带着杀意狰狞的看向这些人正要说话。

    一下子认出萧菁菁还有吴雲吴莲。

    “是你们,菁华郡主!吴二姑娘,吴三姑娘。”

    景非翎脸上多了嘲讽,尤其是对菁华郡主,菁华郡主倒是胆子大,敢拦下他,那些传言他可知道,还知道更多,这个菁华郡主不比叶蓁好多少,他可不记得菁华郡主和叶蓁认识有什么关系,这个菁华郡主还有闲心来管他的事,她自己的事还没有理清呢,不比叶蓁好多少,心中轻视,也懒得多说。

    吴雲和吴莲对他来说更是什么也不是,他不会再像以前,所以,他一定要。

    “是我。”

    萧菁菁开口:“景世子还是放了叶姑娘吧。”她知道光是说没有用,她慢慢拿出鞭子,轻轻敲击着手心,漫不经心道,目光掠过叶蓁的样子,心中知道叶蓁不行了。

    吴莲张大嘴,表姐?

    “表姐!”吴雲也很惊讶,表姐这是要?随即注意到叶蓁的样子,没有再说。

    丫鬟松了下来,叶蓁的嬷嬷还有丫鬟也松了口气,只是还是担心,姑娘会不会已经?她们不敢想。

    “你想做什么?”景非翎眉头一皱,脸色难看,谁也没看,盯着萧菁菁。

    “放下叶姑娘。”萧菁菁平静的。

    “不可能。”景非翎直接拒绝:“我真不知道你何时和叶蓁这样好了。”

    叶蓁的嬷嬷脸上蓦的一变,全是失望,以为菁华郡主开口,景世子会放开姑娘,如今看来,该怎么办,她可怜的姑娘啊。

    整个人滑倒在地。

    萧菁菁还是看着景非翎:“那本郡主就不客气了。”

    “你敢!”景非翎声音阴沉,这个菁华郡主敢。

    “景世子就看我敢不敢。”萧菁菁还是一片平静。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

    萧菁菁平静的抽出鞭子,甩了出去,朝着景非翎的手去,很久没有用过鞭子,有些不顺手,曾经她鞭子不离身,遇人就抽。

    “啪——”一声响,软鞭直接划破空气,落到景非翎的手背上,又是啪一声,手背一红。

    景非翎满是不敢相信:“你竟然真的?”

    “景世子,还是不信吗?”萧菁菁道,不紧不慢,收回鞭子。

    景非翎现在哪还不信。

    吴雲最喜欢的就是表姐这个样子,吴莲有些怕:“表姐。”萧菁菁没有理会。

    丫鬟望着菁华郡主。

    “救叶姑娘。”萧菁菁道。

    “是。”

    想要救出叶蓁,叶蓁的嬷嬷闻言,也反应过来,她要救她的姑娘,又有了力气,猛的站起身,扑向景非翎。

    “放开姑娘,放开我的姑娘。”叶蓁的丫鬟也扑上前。

    景非翎不知道是因为萧菁菁的鞭子还是别的,他深深看了所有人一眼,突然收回视线,恶意的盯着手下令他厌恶的面容:“叶蓁。”他眼神晦暗,难言,手松了松,没有再掐紧。

    叶蓁脸色很快好了起来,咳了几声,眼见着缓过气,众人放下心。

    景非翎哼了声,里面全是浓浓的恶意,叶蓁这可恶的女人命真大,竟然没有死:“这样恶毒的女人你们居然也救!”他冷笑一声。

    “我们姑娘哪里恶毒了,景世子你太过份了,我们家姑娘又没有得罪你,老奴会禀给老夫人,你简直是血口喷人。”叶蓁的嬷嬷愤怒的道,扑到近前,小心的望着叶蓁:“姑娘,我是嬷嬷。”

    “姑娘。”丫鬟也扑上前。

    叶蓁眼晴动了动。

    “姑娘你醒醒!”

    “……”

    “本世子血口喷人,呵呵,你们不知道不代表她不是,你们家姑娘不恶毒?呵呵。”景非翎冷眼旁观着两人的动作,冷笑出声,眼中阴郁。

    “景世子也许弄错了什么,误会了什么。”萧菁菁这时道。

    “你什么意思?”景非翎像是才想起来旁边的人,盯向萧菁菁,不屑以极:“你知道什么?什么也不知道,凭什么说是误会。”他眼中全是恨,这个菁华郡主知道什么?不知所谓,要不是——

    “就算如此,景世子你也不能掐叶姑娘。”吴雲还是忍不住道。

    “我为什么不能?”景非翎直接反问,恨恨的,神情狰狞。

    吴雲有点怕,她的丫鬟连忙护在前面。

    吴莲不知道二堂姐怎么敢开口,她站在表姐身后,手紧握着。

    “之前我听到了景世子的话,景世子以为什么是叶姑娘做的?”萧菁菁开口,让丫鬟退开,对上景非翎的目光:“就是开始的时候,你一出现,就认定是叶姑娘。”怕景非翎不明白,她扫向打开的厢房里面,看到秋雨,还有几个庶妹,脸色不好。

    “难道不是她?”

    景非翎也看到了,松开的手又忍不住收紧,恶狠狠盯向叶蓁:“竟然用几个女人来算计我。”

    “如果景世子是指这,那你应该是误会了叶姑娘。”萧菁菁平淡的回答,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世子可以说下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知道什么?”景非翎再次回头。

    “叶姑娘是和我们一起过来的,这件事不是叶姑娘,另有其人。”萧菁菁道:“里面的人是我的庶妹。”

    景非翎似乎没有想到,愣了下。

    “对,景世子,你误会了。”吴雲看清萧媛媛几人的样子道,也赶紧道,表妹几人看着还好,不知道:“里面的人是我的表妹。”

    “我误会了。”景非翎还是不信,不过手又放开了些。

    “对。”萧菁菁道。

    吴雲也盯紧景非翎,吴莲也跟着表姐看过去。

    景非翎知道如果是真的,那么——他皱紧眉头,眼中不耐。

    丫鬟也盯着他,景非翎皱了皱眉,觉得都是因为叶蓁,若不是叶蓁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听到叶蓁的丫鬟还在鬼叫,他更不悦,皱紧眉头看了眼。

    “姑娘。”叶蓁的嬷嬷还有丫鬟小心叫着。

    叶蓁眼晴睁了又睁。

    景非翎手不由又松了松,不远处,几个女人看着他,目光转了一圈,没有看到其它人,心中又有些不信,如果不是叶蓁为什么这么巧,不过:他没有像之前一样认定是叶蓁,而是脸色不好的看了看所有人,对着萧菁菁:“本世子在花园,一个丫鬟说有人找本世子,本世子也没有多想,过来后,那个丫鬟说去给本世子叫人,本世子进去,就见到几个衣衫不整的女人,本世子哪会不知道被算计了,马上冲了出来。”

    景非翎说到底还是怀疑:“没想到就碰到你们,还真是巧,让本世子想不多想都难,何况某些人本就恶毒。”他又扣着叶蓁。

    叶蓁脸又一白。

    叶蓁的嬷嬷还有丫鬟神情又是一变。

    “哼。”景非翎心中恨恨的。

    萧菁菁听出了他的怀疑,听完他的话,知道没有发生什么事,不再担心:“世子想太多了,我们过来,也是因为听到了一些事。”说到这,她回身。

    “表,姐。”吴莲话都说不清。

    吴雲也看向吴莲:“景世子,我们过来是三堂妹看到有人想要害表妹她们,才赶过来,没想到碰到景世子你,叶姑娘只是陪着一起过来。”

    “嗯。”萧菁菁颔首。

    “表姐,二姐姐。”吴莲可不敢看景非翎。

    景非翎闻言,锐利的目光落在吴莲身上,吴莲简直快颤抖,这让景非翎皱眉。

    “你和景世子说一下。”萧菁菁看在眼里,轻声和吴莲道。

    吴雲听罢没有开口。

    丫鬟也看向吴莲。

    只有叶蓁的嬷嬷还有丫鬟小心看着叶蓁,叶蓁睁开了眼。

    “嬷嬷,我还好,不要担心。”她喘着气安慰。

    “姑娘没事就好。”

    姑娘没事,她们现在只想景世子彻底放开姑娘,她们望向菁华郡主,希望菁华郡主能帮姑娘,叶蓁也看向菁华郡主。

    景非翎还是盯着吴莲。

    “景,世,子,表,姐,说的是,真的。”吴莲最终,慌张的道,还是不敢多看,低下头。

    景非翎:“是谁?”

    “事情就是这样,景世子放手吧。”萧菁菁说,吴莲头低得更低。

    “对。”吴雲也道。

    景非翎像是意识到什么。

    “一会景世子就会知道,只要景世子想。”萧菁菁看出他的心思。

    景非翎看了萧菁菁一会,说了一个好字,阴沉着脸回头,冷冷看了看叶蓁收回手,然后像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一样,抽出一块白色的手帕,慢慢擦起手来,俊脸带着说不尽的厌恶,看也懒得再看叶其余一眼,表情孤高。

    说起来似乎过了很久,其实并没有多久。

    直到两只手都擦过了,他才停了下来,厌恶的把手上擦过手的手帕丢在地上,抬起头盯着萧菁菁:“要是你骗我——”看得人蹙眉。

    “景世子只要等着。”萧菁菁看了看不再看,让丫鬟帮忙扶住叶蓁。

    丫鬟领了命。

    吴雲和表姐一样。

    吴莲快速抬头又低下。

    景非翎又是一声冷哼。

    萧菁菁没再看他。

    “姑娘你没事吗?”“姑娘!”叶蓁被景非翎突的丢开,胀红着脸,咳嗽了好几声,她捂着脖子,用力咳嗽着,身体颤了颤,整个人一晃。

    她身边的嬷嬷还有丫鬟护着两边,扶着她,满是担心,对景非翎眼中全是愤恨。

    丫鬟们上前,帮忙。

    好一会。

    “谢,谢,我,没事。”叶蓁咳了几声,笑了笑,虚弱的脸上带着苍白的笑,那张宜笑宜嗔的脸让人不由怜惜。

    “叶姑娘还是休息一下。”

    萧菁菁道。

    “好。”

    叶蓁苍白一笑:“谢谢菁华郡主,还有吴二姑娘,吴三姑娘,要不是你们,我今日。”后面的她没有说。

    心有余悸的看了那个神经病一眼,心中又气又恨又怕,今后再不想碰到这个神经病,管它是不是误会,她差点被神经病真的弄死了。

    吴雲不知为何觉得叶蓁也不算讨厌了,吴莲也小心看了看。

    “大姐姐,二表姐。”“表妹。”“三表妹。”

    秋雨这时带着萧媛媛萧芸芸萧琳琳走了过来。

    萧琳琳三人小心的,不敢多看景非翎。

    “没事吧,刚刚听说了。”

    萧菁菁问。

    “没有。”“没有,事,大姐姐,表姐。”她们又小心看了眼叶蓁,她们都看到了,最后看向萧菁菁吴雲还有吴莲,还是不敢看景非翎,这人不知道是谁,吓死她们了,他应该告诉大姐姐了吧,她们先前很怕,心中还是担心,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在一间厢房,要是大姐姐怀疑?

    “没事就好,说说,你们怎么在里面,发生了什么,这位是怀郡王府的世子,这位是靖康侯府的叶姑娘。”

    萧菁菁开口:“你们身边的人呢。”

    “对。”吴雲也点头,吴莲又抬起头来。

    面对着大姐姐的视线,萧媛媛和萧琳琳说不出话来。

    叶蓁没有走开,她让嬷嬷扶着她站定。

    景非翎脸上不耐。

    “大姐姐,叶姑娘,景世子。”萧芸芸开了口,她握着手,鼓起勇气,向着叶蓁还有景非翎。

    “说吧。”

    萧菁菁道。

    “这三位是菁华郡主的妹妹?”叶蓁好了许多。

    萧菁菁应了声。

    景非翎更不耐。

    “大姐姐,我和四妹妹还有五妹妹在赏花,三姐姐还有霏表妹突然出现,我们不想理会,想去找大姐姐,三姐姐撞了过来,我们不小心摔,三姐姐和霏表妹走了后,有丫鬟说可以带我们过来更衣,我们便跟了过来,没想到会遇到景世子,身边的人原本守在外面的,还有的被我们派去找大姐姐了。”萧芸芸说不下去。

    低下头。

    “我知道了。”

    萧菁菁道,望向景非翎。

    “我来的时候就没看到人。”景非翎道。

    看来是早就预谋好,让人去四周看看,有没有人。

    吴芸芸抬头想说什么。

    “表姐。”事情果然是这样,吴雲心中想着。

    叶蓁摸了摸脖子,苦笑,她要是不来?不过来都来了,景非翎那个神经病也是针对她,她恨恨看了眼景非翎。

    景非翎直接盯着萧菁菁:“她说的是谁?”指着吴芸芸。

    “景世子。”萧菁菁正要说。

    “郡主,郡主,人过来了。”

    紫嫣从外面小跑过来,还有一个丫鬟:“郡主,通知了老夫人,老夫人说马上带人过来。”两人的样子还有话,让所有人表面变了变。

    “我知道了。”

    萧菁菁说。

    “郡主,外面有人过来,是三姑娘还有表姑娘,带着一些人。”紫嫣走到萧菁菁身前,行了一礼,轻声说。

    “好。”萧菁菁听到了,所有人都听到了。

    “景世子。”萧菁菁转向景非翎:“景世子最好找个地方躲起来,能看到就好,到时你就知道是谁害你了。”

    “好,我倒要看看。”景非翎其实猜到了,哼了哼。

    “看来菁华郡主身边也不平静,安郡王府——”说着,扬长而去,扫视四周。

    萧菁菁神色不变,吴雲脸色不好,萧媛媛几人更是自责,叶蓁愤恨瞪了眼景非翎这个神经病离开的背影,回过头对着所有人:“你们别听他的,他就是一个神经病。”

    萧媛媛几人觉得这位叶姑娘好大胆。

    话音刚落。

    “我是神经病?你呢,神经病也好过有些恶毒的女人!”景非翎恶狠狠回头,瞪向叶蓁:“有些人看来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叶蓁身边的嬷嬷还有丫鬟紧张起来,挡在叶蓁面前。

    “我好好的在这里,你突然掐住我的脖了,想掐死我,不是神经病是什么,我招你惹你了?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成了恶毒的女人,你才是彻底的神经病!”叶蓁是现代人,要不是打不过景非翎那神经病。

    她早就冲过去了。

    “你不知道?”景非翎冷笑。

    “我只知道有些人跟个神经病一样,整天阴魂不散,抓着人不放,不是疯子是什么?”叶蓁说。

    “叶蓁你好样的!”景非翎脚步停下。

    叶蓁的嬷嬷还有丫鬟严整以待,脸上全是紧张。

    “嬷嬷你们怕什么。”叶蓁也恶狠狠的。

    “再说一次!”景非翎迈了一步。

    “景世子,叶姑娘,马上就有人来,你们想让人看到?”萧菁菁淡淡的,其他人大开了眼界。吴莲白着脸睁着眼。

    吴雲觉得叶蓁还真是厉害。

    萧媛媛几人想到什么,她们看向大姐姐。

    萧菁菁没再说。

    叶蓁哼了声收回视线。

    “哼!”景非翎怨恨的看了叶蓁,再度转身,一会不见。

    叶蓁心中只有莫名其妙,好像她欠了他。

    “姑娘?”见景世子走了,叶蓁的嬷嬷还有丫鬟回过身,担心的。

    “我没事。”

    叶蓁说,说罢,向着萧菁菁等人笑笑:“实在是忍不住了。”

    萧菁菁没说话,萧媛媛三人不由看着叶蓁,叶蓁笑着,吴雲走到她身边:“没关系,很不错。”

    叶蓁身边的嬷嬷还有丫鬟见状松口气,姑娘没事,景世子走了,等回了府,一定要禀给老夫人,要是下次又遇到景世子。

    紫嫣和秋雨也看着眼前的叶姑娘,别的丫鬟也是。

    这时,前面隐隐传来的脚步声,还有嘲杂的说话声,所有人都听到了,面色一变,相视一眼,应该是来了,萧菁菁睥了睥萧媛媛三人:“换好了?”

    “大姐姐,换好了。”

    萧媛媛三人扫了下换好的裙子。

    “嗯。”

    萧媛媛三人紧张起来,其他人虽不紧张,也看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没有让她们等多久,很快,一行人出现在眼帘中。

    顾瑶,纪馨,吴霏,萧柔柔都在,顾瑶和纪馨走在后面,吴霏拉着萧柔柔走在前面,带着身后的人边说边往这里走来,后面还跟了不少人,萧菁菁眼中一冷。

    “就在前面,很快就到。”

    “好。”

    说着说着,一行人,忽然看到了萧菁菁等人,愣住。

    萧柔柔和吴霏脸色双双一变,猜到什么,特别是看到萧琳琳几个好好的,对视一眼,知道她们的谋划失败了,一边担心一边心中不甘。

    顾瑶看出了什么,眸光闪了闪,纪馨很不满,她并没有意识到有不对。

    只以为萧菁菁也来这里,余下的人没想到萧菁菁她们会在这里。

    “菁华郡主,菁华郡主还有叶蓁,吴雲,还有几个——她们怎么在这里?”

    “……”

    “……”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场面安静了下来。

    “大姐姐你怎么在这里?还有二姐姐,四妹妹五妹妹,表姐。”

    直到过了一会,萧柔柔压下心中的不甘,看着萧菁菁,在听到霏表妹想对付西院的那几个贱人后,她更想把萧菁菁也一起算上。

    霏表妹不敢,她只能作罢。

    她一个人对付不了萧菁菁,准备再找机会,到时候再对付萧菁菁,谁知道萧菁菁竟会出现在这里,早知道,早知道,她就一并对付了,也不会失败。

    霏表妹胆子太小了。

    “对,表姐怎么在这里?”吴霏也跟着开口,她不敢对付萧菁菁,只敢私下对付萧媛媛几人,明明算计好了,为什么萧媛媛几人好好站在这里,那个男人呢?哪里去了,她四处看看,没有看到那个男人,她们好不容易才布置好。

    找来了人。

    为什么会失败?萧菁菁为什么在这里,早知道她就答应柔表姐,还有二堂姐。

    “我们来这里更衣,你们又来这里做什么。”萧菁菁平静的。

    其他人没开口。

    吴霏更后悔,更恨,萧柔柔心里不甘极了。

    “我们也是来更衣的。”

    吴霏看向身后的人,再不满再恨,她也不敢表现出来。

    顾瑶大体能看出事情是怎么回事。

    萧柔柔和吴霏想算计萧菁菁,不对,不是萧菁菁,是另几个,失败,她们这些人不过是来见证一些事的。

    “瑶姐姐,萧菁菁为什么在这里?真的是来更衣的吗?我不信,肯定发生了什么,还有我们过来,是被人叫来,会不会?”纪馨恨恨盯着萧菁菁,拉着顾瑶。

    旁边的少女听到看过来。

    顾瑶没在回答。

    *

    王姨娘的院子里,吴氏看着狭小的小佛堂里闭着眼礼佛的姨娘,铜质的香炉里淡淡的檀香燃着,王姨娘跪在蒲团上,手指轻轻拔动着手上的佛珠。

    半晌,王姨娘没有再拔动佛珠,她睁开了眼,从蒲团上起来,她又双手合十,对着上方的菩萨施了礼,才转过身,面向吴氏。

    “姨娘。”吴氏注视着姨娘,姨娘比以前苍老了许多。

    她知道是自己和柔姐和让姨娘担心了,她是姨娘带大的,她上前一步,扶住姨娘的手。

    王姨娘凝着女儿,没有说什么。

    母女俩站在小佛堂里,看向前面。

    “外面的人是老太婆派来的吧。”吴氏问姨娘。

    “嗯。”王姨娘颔首。

    “我过来,也有人跟着,老太婆在怕什么?”吴氏轻笑。

    “你不该来的,该在外面,来这里不好。”

    “姨娘怎么这样说,你是我姨娘,我哪里能不来看你。”吴氏侧过头来:“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姨娘,姨娘老了。”她靠着王姨娘。

    “年纪大了就老了,柔姐儿都要及笄了,你真的不该来,你一来,那些人不知道会怎么想,本来就怀疑了。”王姨娘叹了口气,手攒着佛珠,回身看了眼外面的人。

    “怀疑就怀疑,只要查不到。”吴氏道,也回过身,看着外面。

    “你这孩子就是太心宽了。”王姨娘看着女儿,知道没有人听到,她:“好不容易有今日,绝不能大意了,老夫人不是一般人,还有大老爷二老爷,老三和你好,不用担心,就怕被人知道了。”

    “女儿知道,姨娘就放心吧。”吴氏也不是真的大意。

    “那就好,你心里有数,姨娘也放心。”王姨娘又道。

    见女儿放在心上,也放心了,女儿比她有成算。

    “不要像姨娘一样。”

    “姨娘哪里不好了,放心姨娘。”吴氏也不想姨娘担着心,安慰了一句。

    “王爷那里你多用点心,主要是王爷信你,只要王爷愿意信你,不管别的人说什么都没用。”王姨娘没有太大的见识,只懂一些内宅的事,在她心中,内宅都是差不多的。

    只要抓住男人的心,外人再说也无用。

    “女儿又不傻,王爷心中是信女儿的,哪怕王爷不说。”吴氏分外自信。

    “嗯。”

    王姨娘也信。

    要不然,女儿也不会有今日,王爷心里有没有女儿,只要想一想就知道,没有王爷的支持,女儿哪有这样的风光,有些人只怪女儿,却不怪安郡王,哪里知道男人才是最主要的,老夫人他们要查,不一定查得到。

    她想到菁华郡主。

    女人原来一直把菁华郡主拿在手心,如今菁华郡主变了,女儿要早作打算。

    “菁华郡主和老夫人很亲近,到底怎么回事?以前有菁华郡主在手里,什么事都好办,以后。”

    “姨娘还不信女儿,不过是有人自以为翅膀硬了,可能知道了一点什么,没什么,反正也差不多了,我已经有办法了。”

    吴氏轻笑。

    “好。”王姨娘点头,随后想到柔姐儿,叹声道“柔姐儿大了,你不该再宠着,该让柔姐儿晓事了。”

    “娘,有我在,柔姐儿定会过得好好的。”

    吴氏再次自信道。

    王姨娘也不多提:“随你。”

    “姨娘,府里你有没有人?”吴氏忽然道。

    “怎么?”

    王姨娘看着吴氏,疑惑。

    “姨娘要是有多余的人,给我,我用一下。”吴氏没有回答,直接道:“最好是安插的人,没有人知道的。”

    “你想做什么?今日人很多,别叫人知道了。”王姨娘知道女儿肯定要做什么。

    “菁华郡主太不把我放在眼里,女儿想教训一下,也不怎么,就是让她知道一下尊卑,免得她得意猖狂,今日正好是机会,姨娘要是有合适的人,就给我。”

    “你要是实在要去,小心点。”王姨娘说了几个名字。

    吴氏知道姨娘不可能不安插人,果然。

    “姨娘不必担心,就是教训一下。”

    过了片刻吴氏离了王姨娘的小院子,到了外面,一个丫鬟等着。

    “侧妃娘娘。”

    “你是三哥身边的人,什么事?”

    吴氏认出对方是谁。

    “老爷让我来请侧妃娘娘,让侧妃娘娘得空见个面。”丫鬟小心的开口。

    “本侧妃知道了。”吴氏也有事要问三哥。

    *

    不久之后。

    萧菁菁见到外祖母,也看到了萧琳琳几人的丫鬟,她们被人有意支走了,瞄了眼景非翎藏身的地方,景非翎死盯着吴霏和萧柔柔,他最讨厌有人算计他。

    寿辰开始。

    萧菁菁陪着外祖母见了各府的老夫人还有夫人。

    吴氏也回来了。

    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

    吴氏也没有歇着,带着萧柔柔和几个相熟的夫人说着话。

    吴氏纵是侧妃,也是王府的侧妃,有些人还是会给一个面子,有人不会给。

    吴雯还是跟着宁氏。

    突然,一个丫鬟不小心把手上的汤溅落了一些到萧菁菁裙子上,萧菁菁挥了挥手。

    ------题外话------

    亲们,写着写着发现自己把萧媛媛和萧琳琳写成三妹妹四妹妹了,应该是四妹妹五妹妹,空了喧嚣看下前面有没有写错的修下,亲们发现了请留言提醒下,说清楚在哪一章,拜托亲们。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