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已经动手
    父王已经在前院。

    萧菁菁往前院去。

    萧琳琳跟在后面拉了一下萧媛媛,看着前面和平日差不多的大姐姐:“大姐姐怎么还是和平日一样,大姐姐不是要入宫吗?”

    大姐姐可是要入宫的,竟没有特意打扮,要是她肯定不会和平日一样。

    “大姐姐又不是第一次入宫。”

    萧媛媛有些怕大姐姐听到,看了前面的大姐姐一眼。

    两人走在最后面,丫鬟。

    见没有人看她们,才松口气。

    “不过,就算这样大姐姐也还是比我们好看多了,大姐姐也太好看了,不打扮就这样好看。”萧琳琳还是望着前面的大姐姐,心中羡慕嫉妒,忍不住酸酸的,大姐姐长得也太美了,比她们好看多了。

    要是她也像大姐姐一样好看就好了。

    “大姐姐本来就好看。”萧媛媛一听。

    “你说——”萧琳琳想到什么,眼晴一转,拉着萧媛媛快步走到大姐姐身边:“大姐姐,不知道父王会不会放三姐姐出来?”

    话落,所有人都停下步子,看着这位五姑娘,不知道这位五姑娘在想什么,她们看向郡主。

    萧菁菁侧过头,什么也没有说。

    萧琳琳:“大姐姐,我只是——”不知道大家为什么都看着她,还有大姐姐为什么这样看她,她就是问一问。

    萧菁菁:“想知道,可以去问父王。”

    “大姐姐!”

    萧琳琳脸色一变,想说什么。

    萧菁菁转回头。

    很快到了前院。

    “郡主,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小公子,王爷和大公子二公子在里面。”

    守在外面的管家开口。

    萧菁菁点了点头,一行人往里,见到父王。

    “父王,父王。”行完礼。

    萧煜和萧烨也站了起来,向萧菁菁行礼。

    “嗯,来了,走吧。”安郡王萧成见差不多了,开口,忽然想到什么,吴氏还没有来,他早就和她说过的,对着一边的小厮:“侧妃呢怎么还没有来?去看看,怎么回事?”

    萧菁菁神色不变。

    萧琳琳萧媛媛萧芸芸看向大姐姐,萧平萧煜萧烨眼中一闪,看着父王。

    安郡王萧成吩咐完,回头:“父王想了想,蔡嬷嬷姚嬷嬷是太后宫里出来的,让她们也跟着你一起入宫,这样也有个照应。”

    萧菁菁点头。

    她也有这个打算。

    萧成又让人去叫了蔡嬷嬷和姚嬷嬷。

    “平哥儿你们几个的先生也一起叫上,你们几个到时不要惹祸知道吗?”安郡王交待完,又对着萧煜萧烨萧平,还有萧媛媛几个。

    萧媛媛三人低下头,萧平不说话,萧煜萧烨称是。

    萧成没有再说话。

    *

    侧院,吴氏一夜未眠,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憔悴,她怎么可能睡得着,天一亮,王爷便派人带走了柔姐儿,说是去学规矩,柔姐儿不去,被王爷派来的人硬带走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还有没有在闹,看着外面的天色,这个时候王爷正恼着,再担心,她也不敢去求王爷。

    脚步声响起,她看过去。

    “侧妃娘娘,郡主还有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小公子大公子二公子都去前院见王爷了。”一个婆子跪在地上。

    “去前院了吗。”吴氏问。

    “是。”婆子低下头。

    “打听清楚柔姐儿被王爷的人带去哪里了吗?”吴氏只哦了声,萧菁菁那些臭丫头去了就去了,她主要关心的是柔姐儿被王爷带去了哪里。

    是在后院另一处还是?

    “侧妃娘娘,老奴不敢乱打听,王爷的人就守在外面。”婆子头也不敢抬。

    “我只是让你打听,又不没有让你去找!王爷不会阻止。”

    吴氏生气了,极为不悦,连这些婆子也不听话了是吗,她站了起来,走到菱木花窗前,看了一眼外面,看到守在外面的人,眼中冷意一闪,回过身,走到婆子面前,脸色更加难看,王爷是不放心她?

    王爷不信她了是吗。

    “想办法打听,不要让人发现,不要再让我听到什么王爷派人守着不敢打听的事。”柔姐儿这次娘真的帮不了你,你真的是太令娘失望了,娘昨晚的耳光也是为了做给你父王看,你也该学一学了,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都要不动声色,娘太宠你,使得你规矩都忘了。

    不过你放心,要不了多久,娘一定会想出办法来。

    “是,侧妃娘娘。”婆子确实心中不乐意,昨日王爷郡主回府后,关于三姑娘做了事惹了王爷不高兴的事府里私下都在传。

    本来郡主就不再亲近侧妃娘娘,侧妃娘娘什么都好不知道三姑娘怎么如此没脑子,不知道做了什么事又惹得王爷不高兴,王爷的态度大家更是看到了,昨夜直接让人无视侧妃娘娘和三姑娘,谁还敢帮着侧妃娘娘。

    今日一早,三姑娘更是被王爷派人带走了。

    还不知道带去哪了呢。

    说不定送庄子上了。

    侧妃娘娘让她打听,她怎么敢,只是侧妃娘娘也不是好相与的,她怕被王爷知道,又怕侧妃娘娘怪罪,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刚才还以为侧妃娘娘不怕王爷知道,原来侧妃娘娘也怕,那还生什么气,她一个婆子,哪有那么大本事。

    心中抱怨着,她退了出去。

    吴氏冷眼看着,哪会不知道这个婆子的心思,只是这个婆子还有用,她才忍了下来,现在她手上能用的人更少了。

    等到以后,她会再清算,这些攀高踩低的狗东西,心中明白再这样下去,这些人只会越来越不把她这个侧妃放在眼里。

    虽然王爷是生柔姐儿的气,但落在人眼中,却是王爷对她不满,她不怪柔姐儿,那是她唯一的女儿,也是她宠坏的,她只怪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还有吴莲那个贱丫头,不是她们,王爷哪会这样生气,她都安排好了。

    好在府里只有她一个侧妃,王爷心里有她,只要王爷回心转意,一切都不是问题。

    她的地位也不会动摇。

    吴氏想完,坐在琉璃镜前,摸着自己的脸,看着琉璃镜中自己憔悴不再年轻的脸。

    只是一夜没睡,就像老了十岁,心中多了烦躁,这个样子怎么能见人,怎么去见王爷?

    这么多年她再不是曾经吴府的庶女,在外面面前她是雍容华贵的安郡王最宠爱的侧妃,在王爷面前她是娇媚动人女人。

    她知道自己长得和被她气死的嫡姐有些像,所以王爷才会宠着她,隐隐约约好像看到被她气死的嫡姐。

    啪一声。

    “侧妃娘娘。”墨书快步走了进来,似乎有什么事。

    “怎么?”吴氏头也不回,紧盯着琉璃镜。

    “那边传来消息,已经动手了,昨日郡主不在府里,那人找到机会,下了药。”墨书走到吴氏身前,恭敬的行了一礼,小声的把方才得到的消息告诉侧妃娘娘。

    “动手了?”

    吴氏一下子明白,是她安排的人动手了,转过身:“有没有被人发现?是照着我安排的做的吧?”

    “是。”墨书点了一下头。

    “那就好,我知道了。”既然是照着她的安排做的,就不会有什么,就算被发现,也是有人恨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与她无关,有人会认罪,每次动手,她都会安排好,以便万无一失。

    这样的习惯让她多年来,没有失手过,吴氏没有再说什么,先前她只是想教训一下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所以给的药并不是毒药,看我就让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脸上身上长点东西,不注意也不过是破相而已。

    破了相的萧菁菁,应该比不上她的柔姐儿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嫁到高门去。

    以那臭丫头郡主的身份,多半可以。

    因此,下不下并没有什么,又不会让她少块肉,她现在想要的是彻底毁掉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这却需要另外找机会。

    “王爷那边?”

    墨书又小心的道。

    “来人了?”

    吴氏开口,心里一松,王爷没有忘了她,心里果然还是有她的,不然不会又派人来,只是。

    “是,侧妃娘娘,王爷派人来了,问你什么时候过去。”墨书看了侧妃娘娘一眼,回答道:“侧妃娘娘你?”

    在墨书看来,王爷对侧妃娘够好,由于长年服侍侧妃娘娘,她也看得出王爷心中是有侧妃娘娘的。

    并不是像有些人想的那样。

    “不是让我反省吗,我还去做什么?”

    吴氏想到王爷派来带着柔姐的人说的话,都让她反省了,又派来问她做什么,她冷哼一声,站起来。

    “侧妃娘娘你真的?”

    墨书注视侧妃娘娘,难道侧妃娘娘真的不去?她以为侧妃娘娘会去的,必竟侧妃娘娘一直派人打听着。

    而且侧妃娘娘要是不去,王爷肯定会生气,本来三姑娘的事已让王爷生气了,侧妃娘娘要是再这样。

    那!

    “奴婢觉得侧妃娘娘该去,王爷还等着侧妃娘娘。”

    “去,为什么不去?”

    吴氏看了墨书一眼,她当然不会不去,只是生气王爷派来人说的话,才那样说。

    她不可能真的不去,今日入宫,她要是不去岂不是让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毫无顾忌,她要是只呆在府里,宫里发生了什么她岂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只有入宫,她才能知道发生的事。

    今日是花朝节,太后皇上都下了旨,说不定会有什么事,贵人们都会出现,原本她是打算让王爷同意她带柔姐儿一起入宫的。

    说不定柔姐儿有那个造化。

    她在之前想办法打听到太后和皇上很可能会在这次的花朝节上,很可能会为太子殿下还有秦王成年的皇子选妃。

    不管是真是假,能在太后皇上后宫的贵人面前露脸都是好事,皇上太后这些日子下了不少旨意,好些府里都接到旨意,有消息说是为太子秦王定下的王妃人选,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也在其中,若是这样。

    她一定要阻止萧菁菁被太后选中。

    要是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成了王妃,她和柔姐儿以后哪里还有以后,明明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和纪家大公子的流言知道的不少。

    也不知道太后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没有人说,要是如此,她到时直接让太后娘娘知道,萧菁菁那臭丫头别想飞上枝头。

    上次王爷就说过,这次入宫会带她。

    她便一直谋划着。

    希望带上柔姐儿,谁知道柔姐儿如此不争气,在这个关头,出了事,让她如何不气。

    柔姐儿的事改变不了,她能做的就是入宫。

    “那侧妃娘娘——”墨书心头一松,她就知道侧妃娘娘会去,侧妃娘娘不可能放心郡主和王爷入宫。

    “你去告诉王爷派来的人,说我马上就去。”

    吴氏道。

    “是,侧妃娘娘。”墨书不多想,行了一礼,恭敬退了出去。

    “来人。”

    吴氏看着外面。

    “侧妃娘娘,不知道有什么事?”门外守着吴氏身边另两个大丫鬟忙走进来,跪在地上,抬头。

    “服侍我洗漱,本侧妃要入宫,王爷还等着。”

    吴氏转身坐到琉璃镜前,看了她们一眼。

    “是,侧妃娘娘。”两个丫鬟对视一眼,忙起身上前。

    服侍着吴氏洗漱,梳妆。

    半晌,吴氏看着琉璃镜中的自己再次变得雍容华贵,妩媚,柔美动人,这才是她,摸了摸脸,她会永远这样,她站了起来,王爷一共得了两块梳璃镜,一块给了自己,一块在萧菁菁那里。

    换上侧妃的礼服,和正红的接近的礼服让她多了高贵,白皙修长的脖颈衬着红色的礼服,分外娇媚。

    两个丫鬟跪在地上,望着侧妃娘娘。

    “起来吧。”吴氏扫了她们一眼。

    “是,侧妃娘娘。”两个大丫鬟对视一眼,慢慢起身。

    “走吧,王爷还在等着。”吴氏伸出手,两个大丫鬟忙上前扶着,到了外面,墨书从外面走了进来,一下看到侧妃娘娘:“侧妃娘娘。”

    “还有什么事?”吴氏问,走过去。

    “不是,侧妃娘娘,是王爷又派人来了。”说到这停了停,墨书抬起头,欲言又止。

    “到底怎么了?”

    吴氏看出了什么,脸色不好。

    两个大丫鬟也看着墨书。

    “王爷派人来,问侧妃娘娘好了没有,要是不去——”后面墨书没有说,王爷显然是等得不耐烦了。

    从前王爷不会这样。

    这次,也是侧妃娘娘耽搁得太久。

    “不去就不用去了是吗?”吴氏一下就听出王爷是什么意思,她脸色一变,冷冷的,两个大丫鬟跪了下来,墨书也低下头不敢说话。

    王爷不耐了,吴氏手一拂,手边要是有什么东西,早被她拂到地上,摔得粉碎:“还不扶本侧妃去见王爷。”

    “是。”

    墨书还有两个大丫鬟一听,起身。

    吴氏心中又恨又气,王爷这样就不耐烦了,以前从来不会,深吸一口气,她冷静下来,萧菁菁突然的变化,让很多事变得再也无法掌控。

    她不能就这样。

    安郡王府门口,安郡王萧成上了马,眉头皱着,神情不耐:“再去看看,要是还没有来。”他进宫还有事。

    “是王爷。”

    “……”萧芸芸萧琳琳萧媛媛上了马车,萧平坐在萧煜马前,萧烨一个人骑着小马,跟在马车旁,蔡嬷嬷姚嬷嬷一辆车,萧菁菁一辆车,丫鬟婆子分成两边上了后面的马车。

    萧菁菁掀开马车的车帘看了看外面。

    另几辆马车的车帘也被掀开。

    “郡主。”

    紫嫣和秋雨看了看彼此。

    赵嬷嬷和香草还有采薇留在府里。

    萧菁菁看了她们一眼。

    “侧妃娘娘还没有来,不知道会不会来?听说王爷一大早就派人把三姑娘从侧妃娘娘身边带走了,侧妃娘娘会不会?王爷这次好像真的生气,没有放三姑娘出来。”

    紫嫣开口。

    秋雨想的也差不多。

    这是府里知道的人大致的想法,王爷这次似乎真的生气了,和以往都不一样。

    三姑娘不知道现在如何。

    吴侧妃很可能不来,不过吴侧妃要是不来,王爷再生气,那?吴侧妃不可能不知道,吴侧妃到底怎么想,她们不得而知。

    只能猜测,吴侧妃可能觉得在王爷心里有地位。

    “如果奴婢是吴侧妃。”

    “以我对吴氏的了解,她会来。”萧菁菁淡淡打断紫嫣和秋雨的话。

    紫嫣和秋雨不知道郡主为什么这样觉得。

    萧菁菁没有多说,掀开马车的车帘,又往外看了一眼,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她看了看,很快看到吴氏。

    紫嫣和秋雨也看到了:“是吴侧妃来了。”对视后,望着郡主。

    萧菁菁放开手,没有再看。

    紫嫣和秋雨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像说什么也不对,就在这时,外面响起吴侧妃的声音。

    “王爷,妾来了,妾来迟了。”

    接着是王爷的声音,不悦的:“怎么才过来,知道大家都在等你吗。”

    “王爷,妾之前心里难受,现在好多了。”吴侧妃扶着身边墨书的手,笑得苍白:“妾身不该来晚。”

    紫嫣和秋雨想了想,掀开马车车帘,一眼看到。

    两人眼中都有些担心,吴侧妃太厉害了,明明王爷刚刚还生气,简单的一句话,明显王爷松动了。

    回头,郡主却很平静。

    她们知道郡主从来都没有真的把吴侧妃放在眼里,放上心,不再看。

    萧菁菁一点不意外。

    吴氏知道有人在看,她也不在意,那些贱丫头还有野种以为她收拾不了他们?

    她望着王爷,眼中带着伤心。

    “来了就算了,上马车吧。”安郡王萧成知道他把柔姐儿带走,让吴氏不好受,他也不愿见她这样,更不想把柔姐儿看管起来,可是这还能怪谁,还是不她自已,没有教好柔姐儿。

    要是她把柔姐儿教得很好,和菁姐儿一样,哪会发生这样的事。

    想到这些,他就忍不住生气。

    也不想再看到吴氏。

    “王爷,妾身错了,不该宠着柔姐儿,让柔姐儿被宠坏,以后柔姐儿交给王爷,王爷你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吴氏像是看出了什么,忽然目光如水满是信任道。

    “这是你说的。”

    萧成脸色好了起来。

    “妾身相信王爷,王爷是为了柔姐儿好,以后妾身都不问了。”

    吴氏颔首。

    “好。”萧成道。

    “王爷媛姐儿还有平哥儿他们也要入宫吗?这是?妾身还以为就是妾身还有王爷,郡主呢。”

    吴氏目光扫向四周,目光对上萧媛媛三人看过来的目光,她眼中冷光闪过,面上好奇的问萧成。

    接下来又扫过萧平和萧煜萧烨,萧菁菁坐的马车,还真是齐全。

    只有她的柔姐儿不在,不知道被王爷带到哪里了。

    这些贱丫头有什么资格过有比她的柔姐儿好,凭什么在她的柔姐儿被王爷带走学规矩的时候出现在这里。

    她又扫了婆子丫鬟一眼。

    婆子丫鬟低下头,她们还是怕这位侧妃娘娘的。

    萧媛媛三人正看着,见父王生吴氏的气,萧琳琳还高兴,突然对上吴氏的目光,吓了一跳,不敢再看。

    吓成这样,还敢看,不知死活的东西。

    萧平恨恨盯着吴氏,吴氏又欺负阿姐,吴氏想找死吗。

    见小兔崽子瞪着自己,满眼恨意,吴氏格外气恼,该死的小兔崽子,看什么看,那是什么眼神,小心把他的眼晴挖下来,居然敢这样看她,吴氏很想给这个小兔崽子点教训,要不是最近事太多。

    加上王爷看着,王爷还生着气,她早就对这小兔崽子下手了,如今只好等等了,萧煜萧烨有些畏惧吴氏。

    哼,看两个大的倒是识趣,知道该怎么做,她又看了看萧菁菁那臭丫头坐的马车。

    萧菁菁那臭丫头有王爷在。

    这些贱丫头她还对付不了?

    “不,他们一会跟着其他府里不入宫的去京郊。”萧成道。

    “妾身还以为王爷要带平哥儿媛姐儿他们一起入宫呢。”

    吴氏想完。

    “他们不入宫,走吧,上马车。”萧成目光掠过媛姐儿几个,示意吴氏上马。

    “不入宫吗,去郊外踏春吗?”

    吴氏慢慢道。

    别有意味瞄了瞄萧媛媛还有萧平这个小兔崽子,萧媛媛三人脸色一变,萧平小脸平静,萧煜萧烨看向父王。

    萧成没有什么表示。

    吴氏轻笑一声,转身扶着身边的墨书的手还有丫鬟的手,上了旁边的马车。

    上了马车后,她掀开马车车帘,看着外面的王爷还有萧菁菁的马车。

    萧成直接转头对着一边的萧煜萧烨:“你们去吧,别给本王惹事。”

    “是,父王。”萧煜萧烨骑在马上。

    萧平没有开口。

    萧成看了萧平一眼,驾马带着吴氏还有萧菁菁入宫。

    “父王带大姐姐还有吴侧妃入宫了。”

    萧琳琳从马车里远远看着,回过头来,心中又羡又妒,皇上和太后下旨召了大姐姐入宫,她也想进宫,宫里多好,可是父王不带她去,吴侧妃就能去,想到这恨恨的:“吴侧妃太器张了,大姐姐也不说什么。”带着抱怨。

    “不要说了,要是叫人听见,何况大姐姐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

    萧媛媛拉了一下萧琳琳,看了看外面,她也有小心思,但相比萧琳琳,知道感恩。

    说完,看向二姐姐。

    “二姐姐。”

    萧芸芸看着她们:“有些话不要说,大姐姐帮了我们很多了,不可能什么事都让大姐姐出面,吴侧妃是父王宠爱的人,不是我们能多说的,大姐姐和父王入宫是早就定好的。”

    “二姐姐你胆子也太小了,那吴侧妃呢。”

    凭什么吴侧妃能去,她们却只能去京郊。

    萧琳琳还没有进过宫。

    对宫里很好奇。

    听说很大。

    大姐姐经常进宫,哪像她们。

    “我还没有进过宫。”

    “我也没进过。”萧媛媛听着萧琳琳的抱怨:“二姐姐,大姐姐说过宫里是什么样吗?”她也很好奇。

    “没有。”萧芸芸没有问过,她看出两个妹妹对宫里的好奇,她也好奇,不过姨娘和她说过,有些事是不能好奇的。

    不是自己的,就不要去想,也许某一天她得到自己想要的,但没有得到前,不要奢望。

    一旦奢望,就会起贪念,就会失了本心。

    也会失去一切。

    人要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的身份,只能拥有什么。

    所以她才不像两位妹妹一样。

    “吴侧妃是父王宠爱的人,不一样的。”她说,她胆子很小,是生活是姨娘教她的。

    “我们还是父王的女儿呢,都是女儿,萧柔柔就入过宫。”萧柔柔还不是和我们一起,萧琳琳还是不平。

    萧媛媛:“二姐姐不想进宫吗?”

    “这不是想不想的,是能不能,父王没有说带我们入宫,我们就不可能入宫,平哥儿也没有被父王带入宫,所以,有些事就不要想了,三妹妹你们是知道,一向父王也是疼爱的。”她们呢?

    萧芸芸想。

    “我们就不得父王喜欢是吗?你明明可以让平哥儿求父王带他入宫的。”萧琳琳觉得萧芸芸太傻,不满的。

    萧媛媛倒不觉得,觉得这位二姐姐不傻。

    “我不会,父王心中有数,这些都不是我们该关注的。”

    萧芸芸一说,萧琳琳萧媛媛想到了。

    往年,大姐姐亲近侧院,父王根本想不起来她们。

    “父王因为大姐姐已经改变了对我们的态度,往年父王从来不会想起我们。”

    “二姐姐,你说得对。”

    *

    此时往京郊的路上,各府的马车行进着,往宫门去的方向,也有很多马车。

    萧菁菁掀开马车车帘瞄了外面一眼。

    各府要入宫的马车排着队,往宫门的方向移动着。

    “前面是靖康侯府的马车。”

    紫嫣看到前面的马车,马上回头对着郡主道。

    萧菁菁看见了。

    秋雨也看着。

    “后面是纪府的马车,还有顾府的马车,郡主。”过了一会,紫嫣往后面看了一眼,收回视线。

    秋雨也看向后面,萧菁菁也是。

    由于隔得有些远,加上有马车挡着,看不到什么,萧菁菁没有再看。

    “好像是纪府的马车。”紫嫣忽然说。

    萧菁菁再次看向后面,紫嫣忽然想到纪大人,秋雨也想到,她们看着郡主,想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

    郡主和纪大人——

    萧菁菁忽然觉得脖颈处又有些发痒,她微蹙起眉头,摸了摸,还是之前的位置,同样什么也没有摸到,她轻轻抓了一下,紫嫣和秋雨却看到了,脸上多了担心,郡主怎么了:“郡主怎么了?”

    “有些痒。”萧菁菁看着她们。

    “会不会是马车里不透气?”紫嫣秋雨想不到为什么会痒,开口。

    她们上前,看了看郡主的脖颈处。

    “不用看,没有什么。”萧菁菁没有让她们看。

    紫嫣和秋雨觉得不对。

    萧菁菁没有继续抓,紫嫣和秋雨见状才不再担心。

    另一辆马车里,吴氏脸色不好的坐着,墨书和另一个丫鬟跪在对面,在王爷的面前,她不能表现出什么,王爷不在,她不想再隐藏情绪,她看着外面。

    见前面马车掀起车帘,知道萧菁菁也在看。

    再前面她看到了靖康侯府的马车,眼中闪了闪,靖康侯府老太君看不起她,和怀郡王老太妃一样。

    眼晴长在头顶上,和吴老太婆一个鼻孔出气,觉得她是庶女出身又是侧妃,看不上她,不就是两个老太婆吗,听说两个老太婆想要结亲。

    想到之前听到的流言,怀郡王府世子想要掐死靖康侯府二房嫡女,她冷笑不已,

    她握紧双手掀起另一头的马车车帘。

    看向王爷。

    “怎么?”

    萧成骑着马,感觉到身后的动作,他回头,看到吴氏,他微皱眉,看了下四周,骑着马到吴氏面前。

    “前面好像是靖康侯府的马车,后面是纪府还有顾府的马车?”

    吴氏看一眼前面,又看向后面,对安郡王道。

    “嗯,似乎是。”

    萧成跟着看了下,点头。

    “没有看到吴府的马车,王爷没有和母亲约好吗?”吴氏眸轻闪,问,她以为吴府和一起入宫呢。

    她没有提萧菁菁那臭丫头和纪宁的事,还有顾瑶的关系,怕王爷怀疑她的用心,要是往日她会提一提。

    “说好在宫门外会合。”

    萧成皱着眉头,也没有隐瞒,他和岳母说好,到时候在宫门口会合,然后一起入宫,马上就要到宫门口了。

    他扬鞭看向前面。

    “哦,那就好,妾身还担心王爷没用吴府说,郡主一个人,妾身只是侧妃,怕到时说不上话,太后和皇上都下了旨,肯定会召见郡主的。”

    吴氏道,原来是这样,宫门口会合吗,

    “姚嬷嬷和蔡嬷嬷本王让她们跟着菁姐儿,你一会和菁姐儿一起,多听姚嬷嬷和蔡嬷嬷的,她们是宫里的老人,太后宫里出来的,对各宫都熟悉,有什么也有个照应,到时候岳母也会和你们一起,不要自作主张。”

    萧成开口,最后嘱咐了吴氏一句,盯着吴氏。

    吴氏听完,心里哪里会高兴,王爷是让她和萧菁菁一样听两个婆子的话,竟然让姚嬷嬷和蔡嬷嬷两人一起入宫,她先前居然没发现,不过是两个宫里出来的嬷嬷,王爷似乎很看重,王爷还让她和萧菁菁老太婆一起,让她不要自作主张。

    她什么时候自作主张过。

    王爷是在说她吗,萧菁菁那臭丫头同意了?

    不过想到萧菁菁,姚嬷嬷和蔡嬷嬷可是夸了萧菁菁,吴老太婆更是把萧菁菁当成了宝。

    “王爷,妾身何时自作主张过?”

    “反正到时你注意点,也不是第一次入宫,也不用太紧张,本王主要是怕太后问你什么,你不知道怎么回答,本王大多时间不在府里,太后可能会给菁姐儿赐婚,你拒绝就是,要是不知道就推要问本王。”

    萧成直接道。

    对着吴氏交待起吴氏,教吴氏遇到情况怎么做,这些本来该早就和吴氏说,但他回来得急,加上柔姐儿的事,他没有来得及交待吴氏。

    “知道吗?”

    “为什么要拒绝呢,王爷,赐婚不是好事吗?郡主也大了,太后肯定会赐一门好亲事。”吴氏心中是高兴的,面上疑惑不解,王爷竟让她拒绝太后为萧菁菁赐婚,她不知道王爷为什么要拒绝太后为萧菁菁的赐婚。

    看来太后真有可能给萧菁菁赐婚,这是她最不希望的,好在,王爷不知为何居然不想太后赐婚。

    不管是为什么,对她来说都是好事,她会弄清楚为什么王爷要拒绝太后赐婚。

    要是她的柔姐儿被赐婚就好了。

    这么好的事,不知道萧菁菁知道不知道,王爷有没用萧菁菁说。

    吴氏眸光一转,心中有了主意。

    “你不用管,菁姐儿的亲事本王自有主张,你就照着本王做就是,菁姐儿不需嫁高门,只要过得顺心,太后的赐婚还是能推就推。”

    萧成并不多解释,现在是在外面,到处都是人,怕有人听到,声音压得很低。

    “妾明白了。”

    吴氏道。

    同样不多问,王爷的意思她都明白了,不管萧菁菁知道不知道,她都会照着王爷说的做。

    “嗯。”

    萧成看吴氏明白了,目光在吴氏白皙的脖颈停了停,看了看她柔美动人的脸,眼中多了什么,不再说。

    “放下马车帘子,好好等着。”

    又看了下前方,策马往前去,落下一句话。

    “妾身听王爷的。”吴氏微低头,笑着抬头。

    “起来吧。”对于跪在地上的墨书和另一个丫鬟,她淡淡道。

    “是,侧妃娘娘。”墨书和另一个丫鬟起身。

    马车又行了起来。

    靖康侯府知道后面是安郡王府的马车,让到了一边,萧成没有客气,吴氏没有再看外面。

    萧菁菁知道父王去了后面,见父王策马而来,她望向父王,扫了扫父王身下的马。

    “想骑马?”

    萧成骑到马车前,注视面前的菁姐儿。

    “嗯。”

    萧菁菁又看了眼父王身下的马,她也养了一匹马,养在庄子上,从她知道纪宁不喜欢后,她再也没有骑过。

    她突然不想坐在马车里。

    想像父王一样。

    纵马。

    “想骑今日不行,改日再骑吧。”萧成目光掠过周围,看出菁姐儿很想骑,今日不行,人太多,要是平日他会答应。

    萧菁菁从上一世骑马的记忆中回神,知道父王是对的,点头,压下心里想要骑马的想法。

    正要收回目光,突然看到旁边掀起的马车里对她笑着无声张着嘴的叶蓁。

    萧菁菁微微扬唇。

    “好了,要到了。”

    萧成纵马到前面,扫了扫,回来。

    萧菁菁对着叶蓁点了一下头。

    叶蓁也点头。

    两辆马车擦肩而过。

    没有多久,到了宫门口。

    马车停了下来,停在宫门旁边,其他的马车也停了下来,检查过后,换轿进了宫门里。

    萧菁菁坐在马车里。

    很快,靖康侯府的马车到了,叶蓁扶着靖康侯府老太君下了马车,看了安郡王府马车一眼,菁华郡主怎么不进宫?

    接着几个侯府,伯府还有勋贵的马车到了,纪府和顾府的马车过了半晌,才到宫门前。

    纪馨和纪宁下了马车,看到安郡王府的马车,纪馨以为萧菁菁早就进宫了,怎么还在这里:“安郡王府的马车,怎么还在这里。”其他各府只要进了宫,马车就会停到另一边,只会留下几个人看着马车。

    不会像安郡王府一样,一看就还没有进宫,不知道为什么停在这里不换轿进宫。

    难道萧菁菁想等大哥?

    “大哥,会不会等大哥?”看了旁边的人一眼,不敢乱说。

    纪宁皱眉打断:“不要乱说。”

    纪老夫人扶着张嬷嬷的手,老四一大早就进宫了,睥了旁边停着不动的安郡王府的马车,看了身后一眼,带头换轿。

    纪馨看到顾瑶。

    顾府的人也下了马车。

    “是瑶姐姐。”她激动起来,想要过去。

    被人拉住。

    纪宁站在一边,听到妹妹的声音,看过去,一眼看到瑶儿,瑶儿今日犹如九天仙女一样美丽,眼中多了倾慕惊艳。

    顾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看了过来,只是一眼,就低下头,顾瑶的大哥守在一边,对着纪宁点头。

    顾家的人换了轿,便进了宫。

    “大哥,瑶姐姐进宫了。”

    “嗯。”

    顾纪两府的人换轿入宫后。

    吴府的马车到了。

    “老夫人的马车到了。”马车里,紫嫣回过头来。

    两家的马车会合在一起,往宫门驶去,然后一起换上轿子往宫里去。

    今日的皇宫,树枝上挂满了彩线。

    ------题外话------

    之前写安郡王在丰台大营,想了下,太清朝了,改成西山大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