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早做准备
    “郡主。”

    赵嬷嬷还有紫嫣秋雨有些担心的望着郡主,想说什么又没有。

    “怎么?”

    萧菁菁悬腕提着笔慢慢的写着字,不急不徐,很平静,见她们站着不说话,淡淡开口。

    “郡主,要不要做点什么?外面肯定传开了,顾瑶不知道多得意。”赵嬷嬷过了一会,看了眼郡主写的字,不知道郡主为什么不着急,她上前一步,小声的。

    “要不要什么?”

    萧菁菁手不动。

    “郡主,顾瑶果然和秦王早就认识,果然是不要脸,不然也不会让圣上赐婚,顾瑶也不可能成为秦王正妃,圣上肯定是不知道顾瑶和纪宁的事才会选顾瑶,秦王说不定也不知道顾瑶和纪宁的事!”

    赵嬷嬷气愤难当的说。

    紫嫣和秋雨看着想的和赵嬷嬷差不多。

    “嬷嬷的意思,圣上要是知道就不会赐婚,要是告诉秦王,秦王就不会——”后面的话萧菁菁没有说,她提着笔,写完最后一笔,一个大大的忍字出现在宣纸上面。

    她看着纸上的忍字。

    她需要忍耐。

    不能急,不能慌,不能心乱,不能因为听到顾瑶又被赐婚为秦王妃就着急,心乱,嬷嬷意思她明白。

    “对,郡主。。”

    赵嬷嬷确实是这样认为的。

    现在那个不要脸的顾瑶成了秦王正妃,不知道多得意,想到她对郡主做的,明明自己水性扬花,不知廉耻却推到郡主身上,简直是不要脸到极点,怎么能让她得意。

    该揭穿才是,最好是让秦王知道,还有圣上知道,目光落在郡主写好的宣纸上,看到那个忍字,赵嬷嬷心中发酸,一阵心疼,她的小郡主还想要忍。

    “郡主不能忍,你可不能再忍,那个顾瑶可是成了秦王妃了。”

    紫嫣和秋雨也看到了,也跟着担心。

    “我知道,我写忍只是让自己不要急,不要慌。”

    萧菁菁当然不可能忍,抬起头,见嬷嬷和紫嫣秋雨都担心的望着她,轻轻一笑,她要忍的是别的,比如父王对吴氏的情份,比如忍着不要冲动,

    比如她想冲到顾瑶面前想要冲到纪宁面前让报仇。

    赵嬷嬷几人听到郡主的话才知道自己急了。

    心头不再着急。

    “嬷嬷你的意思我懂,圣上那里先不管,秦王那里可以想一想办法,盯着的人没有传回什么消息?”

    “还没有。”赵嬷嬷一说起这就生气,派去的人,一点用都没有。

    都说了让他们盯紧,有消息就传回来。

    偏一点消息也没有。

    “嬷嬷也不必急,最近纪宁和顾瑶应该会见面,就算顾瑶不愿意,纪宁也会找顾瑶,顾瑶很可能会见纪宁。”还有纪馨多半也会去找顾瑶。

    顾瑶被赐婚给秦王,纪宁还有纪馨不可能没有反应,萧菁菁开口,唯一有些担心的就是她在外祖母的寿辰上的那些话不知会不会对顾瑶有影响。

    她有些后悔不该在那个时候说那些话,让顾瑶警觉,不过以她对顾瑶的了解,顾瑶会见纪宁,但可能会很隐秘。

    前一世就是如此。

    顾瑶成了秦王妃后还一直和纪宁见面,只是没有人怀疑罢了,只要让盯着的人注意,就会发现,要是有机会让秦王发现更好。

    就算顾瑶不见纪宁,纪宁对顾瑶的心思,要是让秦王知道,秦王不知道不可能还是毫无介蒂。

    她早就想过。

    在宫里那日她就隐隐猜到顾瑶会成为秦王妃,本来她是想阻止顾瑶成为秦王妃的。

    她曾经以为顾瑶会成为秦王妃主要是在花朝节上献给宜妃那株珍品的绿牡丹,其实不是,是顾瑶的身份,最为合适。

    最符合宜妃的要求,加上秦王和顾瑶认识,圣上同是觉得顾瑶配得上秦王。

    “郡主你想说?”

    赵嬷嬷想到什么。

    紫嫣和秋雨也想到了。

    萧菁菁看着她们的目光:“只要顾瑶和纪宁见面,通知秦王一声,秦王也该看一看她的王妃是什么样的。”

    顾瑶在秦王面前是什么样子,她一清二楚。

    上一世秦王是真的宠顾瑶,这一世她不知道秦王是不是已经像上一世一样。

    “那郡主要不要现在就通知秦王?”

    赵嬷嬷觉得这样好。

    她刚刚还想说要不要传出流言出去。

    “可以提前给秦王送封信,提一提,在信上写上若不信,可以等等,找个人送过去,小心一点,不要让人查到,等顾瑶和纪宁见面,再派人通知秦王。”

    萧菁菁说。

    “郡主的主意好。”赵嬷嬷赞同道。

    就该这样,让秦王知道,顾瑶别以为被赐婚给了秦王一次有得意。

    紫嫣和秋雨也觉得郡主方法好。

    “最重要的是不要让人查到。”萧菁菁又道。

    “这郡主放心,老奴去办,一定办得妥妥帖帖,不让人查到。”至于怀疑,怀疑又如何,赵嬷嬷心中想:“到时候让所有人看看顾瑶有多不要脸,郡主的名声都是被她坏的,她才是真的不知羞耻。”

    紫嫣和秋雨一起点头。

    萧菁菁知道嬷嬷会办好:“顾瑶被赐婚给秦王,也许更好,秦王的正妃竟和别的男子见面,想必会很精彩。”

    要是上一世她能早点知道,醒悟过来,让所有人知道顾瑶这个秦王妃的真面目,一定比现在更精彩。

    世人眼中宛如仙女的秦王妃,内里是个不守妇道的妇人,肯定格外精彩,不知道上一世是真的没有人发现还是被纪宁和顾瑶封了口?

    上一世顾瑶和纪宁把她当成傻子一样耍得团团转,别的人却不是傻子。

    “郡主说得对,到时候让人看看秦王妃多不知廉耻!”赵嬷嬷发现郡主说的很对,到时候看顾瑶还能不能成为真的秦王妃,还能不能这样得意:”“郡主,老奴先去找人。”

    “嬷嬷也不必太急。”萧菁菁道。

    “老奴知道,郡主放心。”

    赵嬷嬷退出了书房。

    萧菁菁看着嬷嬷的身影,眼中闪过什么,就算顾瑶不和纪宁见面,她也有办法,只要写信给纪宁,再写封给顾瑶,相信他们会见面。

    对别人她不愿学顾瑶,但是对顾瑶和纪宁,对这两个毁掉她的一切,亲手扼杀了她的人,只要能毁掉他们,她可以不择手段,她收回目光。

    她看着自己写好的字。

    紫嫣和秋雨站在一边。

    “郡主。”

    采薇的声音在书房门口响起。

    “进来。”萧菁菁看着门口。

    很快,采薇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抬了抬头,恭敬的:“郡主。”

    “说吧。”

    萧菁菁没有多说,紫嫣和秋雨也都看着采薇。

    “郡主,嘉和郡主被赐婚给顾府的大公子,听说嘉和郡主差点被赐婚给纪公子。”采薇说着顿了一下,紫嫣和秋雨都看着郡主。

    萧菁菁毫不意外,这些都和上一世一样,没有说什么:“继续。”

    采薇再次开口:“静安县主赐婚给楚王殿下,表姑娘,昌平伯府嫡长女,忠勇伯府嫡女,王尚书的嫡长孙女,镇国侯府三房嫡长女被赐给——”

    雯表妹被赐婚给了景王世子,太子的表妹没有如上一世一样进了东宫,而是入了秦王的后院,成了秦王侧妃,萧菁菁没想到自己的计划真的成功了。

    应该是四爷和太子说了。

    太子做了什么,才会变成这个结果。

    上一世秦王只娶了顾瑶,并没有纳侧妃,身边也只有一些服侍多年的老人。

    在赐婚后,秦王就处理了些,顾瑶嫁进去后,秦王更是直接专宠,只有顾瑶一人。

    顾瑶让所有人羡慕。

    这一世,被赐给秦王不止顾瑶一人,还有一个侧妃,还是太子的表妹,和上一世完全不相同,秦王还会如上一世一样专宠顾瑶?

    顾瑶还能像上一世一样得意吗?他们两人还能眼中只有彼此?

    哪怕顾瑶不在意,秦王也不喜欢,两人中间始终隔了一人,侧妃不是通房妾,身为太子的表妹,入了秦王府,秦王就是想打发也不是想打发就能打发的。

    碰到秦王的时候,她就注意到太子表妹看着秦王的表情。

    在和四爷分开的时候,便随口提了一句。

    她记得太子表妹上一世就爱慕秦王,她何不成全了她,上一世太子的表妹前世入了东宫,并不得宠,在太子喜欢的人出现后。

    因嫉妒针对太子喜欢的人,做了不少事,被太子冷落,死于东宫女人间的争斗,听说死前叫着秦王的名字,这一世她帮她如愿以偿。

    只希望不要后悔。

    镇国侯府三房嫡长女和前世一般入了东宫,成了太子侧妃,是唯一给太子生下女儿的人。

    “还有吗?”

    萧菁菁想完。

    紫嫣和秋雨也注视着采薇。

    “郡主,奴婢刚刚听说,怀郡王府和靖康侯府早就有意结亲了,这次趁着宫里赐婚,叶姑娘和怀郡王府世子景世子订了亲。”采薇想到什么。

    紫嫣和秋雨想起景世子对叶姑娘做过的事,不禁面面相窥,怀郡王府的景世子恨不得掐死叶姑娘,景世子可不是做着玩,是真的想掐死叶姑娘。

    景世子和叶姑娘居然订亲了,不由自主看向郡主。

    萧菁菁没有觉得有什么,两家本就有意结亲,只是景非翎的改变让事情推迟,上一世两家也结了亲。

    这一世景非翎变了,应该有什么原因让两家又结了亲。

    或许上面有意赐婚。

    两家不想,才急急结亲。

    叶蓁也和前世不同,景非翎也变了,两人都和前世不同,外祖母寿辰那日发生的事她还记得。

    怀郡王府老太妃和靖康侯府老太君也是知道的。

    也许两家有别的考量。

    景非翎和叶蓁应该都是不愿意的,想到这里:“还有没有?”

    “没有了,郡主。”采薇抬头。

    “嗯。”萧菁菁应了一声。

    “郡主。”一个婆子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萧菁菁回神,让紫嫣出去看看,紫嫣恭敬行了礼,退了出去。

    到了外面,紫嫣看着站在外面的婆子,认出眼前的婆子:“办好了?”

    “紫嫣姑娘,是你啊,郡主在里面吧。”婆子笑。

    紫嫣没有理会:“郡主很忙,还是说正事。”

    “好的,好的,那个背主自尽的丫鬟老奴已经处理好了。”婆子道:“老奴检查过了,确实是咬舌自尽,老奴照着郡主吩咐,这个背主的丫鬟没有和其他人的联系,已经派人通知她的家里人了。”

    “你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声。”紫嫣开口。

    还是要通知郡主一声。

    事情是郡主安排的。

    那个想要害郡主叫小玉的丫鬟被关起来,没有多久,咬舌自尽,赵嬷嬷很是懊恼,觉得是自己没有看住,王爷知道只是问了一声,说算了,就没有再管,郡主让人检查。

    “好的,紫嫣姑娘去吧。”婆子笑笑。

    紫嫣看了婆子一眼,这个婆子是赵嬷嬷找的,没有再想,回到书房,她上前。

    “郡主。”

    “什么事?”萧菁菁看着进来的紫嫣。

    “郡主,是赵嬷嬷安排的那个婆子,说是已经照郡主你的意思办好了,检查后确实是咬舌自尽。”紫嫣开口。

    “处理好了?”

    萧菁菁问,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是,郡主,人就在外面,你要不要见一面,问一下。”紫嫣询问。

    萧菁菁摇头:“不必了。”人已经死了,不管是怎么说,都死了,吴氏应该一早就安排好。

    “那奴婢出去回一声。”紫嫣道,恭敬的。

    “去吧。”萧菁菁挥手,紫嫣退了出去,到了外面,婆子正等着,一见紫嫣出来,马上笑着上前。

    “紫嫣姑娘,不知道郡主怎么说?”

    “郡主让你照着她的吩咐。”紫嫣说,婆子一听就知道郡主不打算见她,心中有些失望,脸上还是笑着。

    她也不是太过失望,郡主是什么人,哪里是想见就能见的。

    “老奴知道,你和郡主说,老奴一有消息就马上禀报。”婆子道。

    “好。”紫嫣点头,婆子不久离开。

    婆子离开后,紫嫣刚要回去。

    “紫嫣姑娘。”又一个声音叫住了她,她回过头,发现是二门的婆子,不知道有什么事。

    “有什么事?”紫嫣道。

    “紫嫣姑娘。”婆子开口。

    “刚才门房来人,说是纪太傅派了人来。”

    婆子小心的道,看了眼紫嫣,纪太傅已经不是第一次派人来了,她可是听说了。

    “纪太傅?”紫嫣脸色变了变,想到郡主和纪大人的关系,看了眼婆子,想说什么又没有。

    “是,紫嫣姑娘,你看?”

    婆子看着紫嫣。

    “你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外面看看。”紫嫣想了想,还是暂不报给郡主,决定先去看看,再报给郡主,免得。

    “好。”

    婆子来就是为了这,虽然没有见到郡主,但郡主面前的大丫鬟也不错。

    紫嫣回去说了一声,跟着婆子到了二门,又到了大门。

    门房早就等着,见到来的人是郡主身边的人,知道该怎么做。

    “紫嫣姑娘,人就在那里。”

    “好,知道该怎么做吗?”

    “放心,紫嫣姑娘。”

    “好,我会和郡主说。”

    紫嫣很快见到了纪太傅派来的人,是一位中年管家模样的人。

    双方见了礼。

    “这位姑娘,这是四爷给郡主的。”

    中年管家模样的人取出一个精致厘子:“请交给郡主。”

    “你,纪大人有没有说什么。”紫嫣忍不住,她没有接。

    “四爷听说郡主不舒服,脸上过敏。”对方开口,意思很明白,纪大人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郡主的事,派人送来这个精致厘子。

    不知这个精致厘子装的是什么。

    对方说完,就要告辞,紫嫣不敢做主,想让对方留一会,她去禀给郡主,还是要让郡主知道,对方并不多留,离开了。

    留下紫嫣一个人,没有办法,她只能一个人去见郡主,是自己自作主张才会弄成这样,她不该自作主张的。

    回到书房,郡主在看帐本。

    “郡主。”

    “怎么这么久?”

    ’萧菁菁抬头,看到进来的紫嫣。

    “郡主,奴婢去了一下大门处,纪太傅派人来了,这是纪太傅派来的人送来的,要奴婢给郡主,纪太傅不知道从哪知道郡主不舒服,脸过敏。”紫嫣捧着精致的厘子,恭敬的上前,举到郡主面前。

    萧菁菁怔了下,四爷派了人送来的?她没想到紫嫣是去了大门,见四爷派来的人,四爷送来的东西是什么,四爷知道她不舒服脸上长了红点?她看着紫嫣捧着的精致厘子。

    紫嫣见郡主不出声,微抬头。

    秋雨和采薇也关注着紫嫣手上的东西,她们听到了紫嫣的话,看了看郡主,又看向紫嫣手上的东西,纪太傅?

    萧菁菁拿过紫嫣手上精致的厘子,拿在手中,慢慢打开,紫嫣抬起头,把经过说了一遍。

    “奴婢不该自作主张,该禀报郡主,奴婢——请郡主治罪。”紫嫣说完,跪在地上。

    秋雨和采薇觉得紫嫣该禀报给郡主。

    “起来吧,我都没有怪你。”

    萧菁菁没有怪紫嫣,紫嫣也是想先看看是什么事,再禀给她,她已经看清了厘子里的东西。

    是一瓶清香的药膏,白如雪,散发着淡淡的草药香。

    “郡主。”紫嫣慢慢起身。

    萧菁菁没有说话,精致的药瓶下面压着一张纸。

    她拿起来,展开,纸条上写了一个方子还有药膏的用处,是四爷的字,笔走游龙,力透纸背,还有四爷的话,送棋谱的时候得知她请了太医,人不舒服,打听下才知道怎么回事。

    药膏是专门配的,要她自己看着用,方子是解毒的。

    紫嫣和秋雨还有采薇都看到了郡主手上的纸,她们看到郡主从厘子里拿出来的,应该是纪大人留的。

    不知道?

    她们有些担心,看了彼此一眼,不敢打扰郡主。

    过了不久,萧菁菁放下手上的纸条,把药瓶放回厘子里,合上厘子。

    紫嫣三人都望着。

    萧菁菁关上厘子把厘子放到了一边,她的脸已经好了很多,吴氏的脸,她不希望她好起来,她对着紫嫣还有秋雨:“侧院,我不希望吴氏的脸好起来。”

    “郡主,奴婢知道。”紫嫣三人知道郡主的意思,她们也不想吴氏的脸完好如初:“郡主放心吧。”

    “嗯。”萧菁菁点头。

    吴氏对她动手,就注定再也好不了。

    当时她朝呈氏脸上甩鞭子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吴氏脸会好。。

    太医也私底下和父王说过,吴氏的脸很可能会破相,她也在,听到了,当着吴氏的脸,太医怕吴氏接受不了,所以没有说清楚。

    但只是这样还不够。

    她要的是在吴氏的脸再也好不起来,留下疤痕。

    她要紫嫣她们做的就是,盯着侧院,在吴氏的吃食里加一些东西,让吴氏只能好了后脸也是这个样子。

    坐在梳璃镜前,萧菁菁打开四爷送来的那个精致的厘子,拿出那道方子,重新抄了一遍,交给采薇,让她下去熬药。

    然后手指轻轻挑出一点带着清香雪白的药膏,低头看了看,对着琉璃镜,一点点擦在脸上,还有脖颈处。

    她已经让人去问过太医,太医说适合她的脸,那个方子也是,正适合她。

    “郡主,让奴婢来擦吧。”

    秋雨在一边道。

    “嗯。”萧菁菁擦了一点,发现有的地方擦不到,她点头,让秋雨给她擦,她放下手,用手帕擦了擦手。

    秋雨忙上前,拈起药膏给郡主脸上擦起药来,纪大人对郡主真的很好。

    一会。

    “郡主,擦好了。”秋雨开口。

    萧菁菁轻应一声,对着琉璃镜照了照,把药瓶重新放回厘子里,让秋雨放起来,秋雨照着郡主说的做。

    萧菁菁走到外面,拿出父王新送的鞭子,把玩着,父王已经回了西山大营,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再回府。

    临走时让她不用管吴氏,要是有什么给他写信,父王走前去过侧院和西院,见过平哥儿的先生,问了平哥儿的功课,似乎很满意。

    这根父王新送的鞭子更好,但她发现她还是喜欢来原来那一根。

    把玩了一下,她又拿起四爷送的棋谱。

    看了一下,准备打棋谱,刚摆好棋盘,棋盘新得的,喝了一口水。

    “郡主。”

    赵嬷嬷掀开帘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萧菁菁抬头,看着进来的嬷嬷,秋雨站在一边。

    “郡主,老奴都已经办好了。”赵嬷嬷走到郡主的身边,小声的说,萧菁菁颔首,秋雨看着赵嬷嬷。

    “都照着郡主的意思。”

    赵嬷嬷又说。

    “嬷嬷辛苦了。”萧菁菁道。

    “老奴不辛苦,一点也不辛苦,哪里会辛苦。”赵嬷嬷哪里会觉得辛苦,她是恨不得马上揭开顾瑶的真面目,让世人都看看顾瑶有多不要脸,还秦王妃,呸呸呸,哪里有资格!

    “什么都让嬷嬷去做,嬷嬷怎么会不辛苦。”前世这一世她都是靠的嬷嬷,上一世要不是嬷嬷陪着她,她可能早就活不下去。

    嬷嬷劳心劳力,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直到她死都是嬷嬷陪着她,想到上一世死前的嬷嬷,头发花白,脸色腊黄,佝偻着背。

    老得何止二十岁。

    因为放不下她,不愿回乡养老,服侍着她,这一世也是,重新活到现在,嬷嬷也守在她的身边。

    “嬷嬷过几日,空了,找个时候,你休息几日,回去好好陪陪大青哥。”嬷嬷为了陪她,连亲生的儿女也不顾,家也不顾,萧菁菁发现自己只顾着自己,开口道。

    “休息什么,没必要,老奴还是陪着郡主。”赵嬷嬷可不想离开她的小郡主。

    反一她的小郡主有什么事,她不就帮不上忙,也不知道,就怕自己一离开,这些小丫头服侍不好她的小郡主。

    青哥儿几个都大了,也不需要她这个娘。

    家里有当家的拿着。

    她很放心,反正隔几日她就会回去,要是有什么事当家的会来找她,她回去做什么,还是留在郡主的身边,更安心些。

    “嬷嬷。”萧菁菁知道嬷嬷是放心不下她,前世也是这样,才会一直不养老,陪着她,上一世不知道她死后,嬷嬷怎么样。

    “嬷嬷心里有数。”赵嬷嬷还是道。

    “嬷嬷只是休息几日,我这里不会有事的,有事再找嬷嬷,嬷嬷整天守着我,大青哥他们也会想嬷嬷的。”萧菁菁看着嬷嬷。

    赵嬷嬷还想再说,看着郡主的目光,知道郡主的性子。

    “好吧,好吧,郡主开口,嬷嬷就歇两日。”赵嬷嬷摇头,说不过郡主,还是答应了。

    “嬷嬷到时我让人准备点东西。”萧菁菁笑起来。

    “哪需要带什么,郡主。”

    赵嬷嬷不赞同,郡主何必呢。

    “是本郡主的心意,给大青哥他们的,嬷嬷就不要再说了。”萧菁菁不想再说,到时她再准备就是。

    大青哥也是她信任的人。

    “他们哪里需要啊,罢了,郡主要送就送吧,老奴就不说了。”赵嬷嬷知道郡主的下了决定不是她能改变了,也不多说了。

    到时让青哥儿几个记在心上就是。

    “嗯。”萧菁菁轻轻笑。

    “老奴刚才进来的时候,姚嬷嬷蔡嬷嬷还有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小公子来了,大公子还有二公子也派了人来。”

    赵嬷嬷想起什么。

    这两日事多,加上郡主脸上没好,吴氏那边又,王爷是早上直接回大营的,郡主一直没有见几位姑娘。

    几位姑娘花朝节当日做了什么,还没有问。

    “让她们进来吧。”

    萧菁菁道,她的脸几乎好了,也不能一直不见,她看向嬷嬷。

    “那好,老奴出去和她们说一声,让她们进来,姚嬷嬷和蔡嬷嬷应该是有事和郡主说。”赵嬷嬷道。

    “嗯。”萧菁菁应声。

    萧菁菁知道姚嬷嬷和蔡嬷嬷要说的很可能和宫中有关,花朝节入宫后,一开始姚嬷嬷和蔡嬷嬷是跟在她身边的。

    后来,姚嬷嬷和蔡嬷嬷各自回了呆了多年的地方,找关系不错的旧人说话去了。

    她也想知道姚嬷嬷和蔡嬷嬷打听到什么。

    “对了,郡主。”

    赵嬷嬷忽然又想起什么,很是不高兴。

    萧菁菁看向赵嬷嬷,不知道还有什么事。

    “那个香草。”说到这,赵嬷嬷眉头皱起来,带着不悦:“郡主打算怎么处置?在老奴看来,直接发卖了事,何必还留着,还要担心,不如干脆发卖,了了一件事。”

    不管那个香草是不是个好的,既然和想害郡主的丫鬟是同乡,还是姐妹,一起吃住那么久,就不可饶恕。

    那日她的就想让郡主直接发卖了,处置了,只是当时王爷在,郡主没有发话,她也不好发话。

    现在王爷去了大营,府里只有郡主作主。

    香草那个丫鬟也该处理了。

    她也是才想起来,本来是打算王爷一走就和郡主说的,事情一多就忘了,听说香草那丫鬟一直病着。

    病得不轻,不知道是吓到还是怎么,反正不是个吉利的,就算不发卖,也该挪出去,今日一定要让郡主把香草那丫鬟处置了。

    “听说那个香草病得不轻,可不能留在这里,万一传给郡主怎么办,郡主要不先挪出去,再发卖了?”

    赵嬷嬷劝着郡主。

    “算了。”萧菁菁摇头,香草的情况她已经听秋雨说了,也有了决定:“嬷嬷,香草应该没有问题,你派两个人盯着就好,既然病了,她也做不了什么,找大夫看看,好了后再说吧。”

    虽然香草没有问题,但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再留在身边。

    “郡主!”

    赵嬷嬷不赞成,一个小丫鬟,郡主何必在意,发卖了就是。

    “嬷嬷去吧。”

    萧菁菁不想再说,秋雨听到这里,心里是松口气的,香草那个丫头有些可怜。

    只是经过这件事,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留在郡主身边。

    要怪就怪她自己,她能做的就只有这些。

    “好吧,郡主,老奴不说了。”赵嬷嬷打定主意,等香草那个丫鬟病好再让郡主把她发卖了。

    赵嬷嬷走了出去。

    没有多久,萧菁菁见到了姚嬷嬷还有蔡嬷嬷。

    还有几个庶妹。

    庶弟派来问候的人。

    “本郡主没有事,告诉煜哥儿还有烨哥儿,让他们好好跟着先生学习。”萧菁菁对两个庶弟派来请安问候的人。

    “是,郡主。”

    跪在下面的人听了郡主的话,不敢多说,也不敢抬头,退了出去。

    “大姐姐。”萧媛媛萧琳琳上前开口。

    萧芸芸牵着萧平的手,萧平望着面前的大姐姐:“大姐姐。”

    “嗯。”萧菁菁应了一声,目光落在姚嬷嬷还有蔡嬷嬷的身上:“不知道两位嬷嬷有什么事?”

    “郡主,那日我们两人在宫里找了几位旧识,今日有旧识传了消息出来,宜妃娘娘召见了娘家人,提起郡主你,说你未有婚配,要和皇上提一提。”

    姚嬷嬷和蔡嬷嬷那日只是和旧日的相识叙叙旧。

    看能不能打听出什么。

    并没有打听到有用的,都是一些各宫的事。

    于她们现在没有多少用处。

    大家知道她们在安郡王府,服侍菁华郡主,都问了起来,知道菁华郡主不像言那样,都有些羡慕她们。

    她们这些老婆子都是在宫里呆了多年,呆够的。

    都想着老的时候能回乡荣养,就算不能回乡,出宫也好。

    其中有一个旧识如今在宜妃的宫里服侍,听到了一些消息,派人递了消息出来,那个婆子也是无意中听到的。

    她们都是警醒的,在宫中多年什么事不知道,一得到消息,知道宜妃起了什么心思,便赶了过来,现在她们算是安郡王府的人,郡主要是有什么,她们也落不得好。

    “宜妃想做什么?”萧菁菁问。

    秋雨和赵嬷嬷听到也担心起来。

    萧媛媛几人还不知道有这样的事,都看向大姐姐,然后看向姚嬷嬷和蔡嬷嬷。

    “宜妃娘娘很可能孙插手郡主你的亲事,郡主最好有心理准备,提前做点什么。”

    姚嬷嬷和蔡嬷嬷道,这是她们猜想的。

    “我知道了。”

    萧菁菁心中也猜到。

    “郡主最好是早做准备。”

    姚嬷嬷和蔡嬷嬷又道。

    她们的意思是,郡主最好是进宫和圣上说一说,或者想想办法,宜妃很得圣宠,只要宜妃开了口。

    圣上多半会答应,宜妃又是一个滴水不漏的人,肯定不会留下什么把柄,到时候不知道宜妃的算计。

    郡主只能落到宜妃手上。

    一边有心算计,一边什么也不清楚,哪里能斗得过,只能被算计得精光,宜妃能爬到今日的位置。

    哪里是好相与的,郡主要做什么最好是早点。

    赵嬷嬷没想到宜妃会算计郡主的亲事,很是着急,宜妃是秦王的母妃,哪里会为了郡主好,现在王爷又不在府里。

    就是想办法也想不到,秋雨也担心,萧媛媛几人也差不多。

    她们是知道大姐姐和她们不同的。

    听说宜妃想要插手大姐姐的亲事,她们也不知道该为大姐姐担心还是。

    “嬷嬷。”

    萧菁菁转向嬷嬷。

    “郡主你说。”

    赵嬷嬷正担心,一听,难道郡主有主意了?

    “你去见外祖母,把事情告诉外祖母。”萧菁菁吩咐嬷嬷,父王不在,先要弄清楚,宜妃是不是真的想插手她的亲事。

    “老奴这就去。”赵嬷嬷闻言,对,王爷不在,还有老夫人,老夫人知道了肯定会有办法,老夫人不可能不管郡主,只要告诉老夫人就好,她马上就道,心里松了口气。

    恨不得马上就见到老夫人。

    “那好,嬷嬷去吧,一路小心。”萧菁菁没有再说什么。

    “郡主放心,你等着,老奴很快就回来,老夫人肯定有主意。”赵嬷嬷说。

    “嗯。”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赵嬷嬷出去了。

    秋雨心里也是一松,老夫人一定会有办法的,姚嬷嬷和蔡嬷嬷见郡主这么快就想到办法,吴府的老夫人她们是知道的,心里放下,不再打扰郡主,告退。

    萧媛媛几人也想到吴老夫人,吴老夫人在她们眼中,是真正的老夫人,肯定能帮大姐姐,她们不再替大姐姐担心。

    “大姐姐,老夫人定会有主意。”

    “嗯,你们不必日日过来的。”

    萧菁菁听了她们的话,看着她们,她们这两日日日都过来,她脸上脖颈处的红点没有消,也不想见她们,便没有见。

    “大姐姐哪里不舒服吗?”

    萧媛媛几人小心问。

    “嗯。”萧菁青道。

    “大姐姐现在好点了吗?不知道哪里不舒服?”萧媛媛几人又问,不止是大姐姐,吴侧妃也找了太医。

    那日父王过来了,吴侧妃也来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姐姐明显不想告诉她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大姐姐这样瞒着她们。

    让她们只能猜测。

    就算猜测,也因为她们什么也不知道,根本不准。

    “吹了凉风,得了风寒,已经好了。”萧菁菁不准备再继续说。

    萧媛媛几人虽然很想知道,可大姐姐不说,她们也没有办法。

    萧媛媛有些不满。

    大姐姐为什么要瞒着她们。

    萧琳琳也想知道。

    萧芸芸知道大姐姐不说,一定是有不能说的道理,侧头看了眼阿弟,萧平知道阿姐担心他。

    “你们那日如何。”

    萧菁菁问。

    “那日。”萧琳琳萧媛媛再不高兴,也不敢在大姐姐面前表现出来,知道大姐姐是问花朝节那日她们做了什么。

    “二姐姐还有我还有五妹妹,写了不少花诗,各府的一起赏花,踏春,做了花诗,写了花词,还比试簪花。”

    萧菁菁听着。

    顾府。

    “恭喜姑娘。”“恭喜姑娘。”

    顾府一片喜气洋洋,从圣旨到,顾瑶被赐婚给秦王的旨意宣完,已经有不少人上门道喜,顾瑶嘴角含笑,扶着黛眉的手。

    等到人一走。

    顾瑶脸上却没有多少笑。

    因为不止她被赐婚给秦王,太子的表妹也被赐给秦王为侧妃。

    她要的不是和人分享。

    吴府。

    纪馨从得到消息就忍不住,瑶姐姐怎么能嫁给秦王,大哥怎么办,她不停拉着大哥:“大哥,瑶姐姐怎么会被赐婚给秦王,大哥你就不做点什么吗?”

    纪宁脸色很阴沉。

    “大哥。”

    纪馨不明白大哥为什么不动。

    “不要再说了。”

    纪宁阴沉着脸打断了纪馨的话。

    “大哥,你凶我。”纪馨没想到大哥会隐她。

    宫中。

    宜妃问着身边的宫人。

    “去看看皇上来了没有。”她准备和皇上说菁华郡主的事。

    ------题外话------

    今天起来迟了,迟了一点,要去外婆家,外婆生日,望天。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