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订下亲事
    就在这时,门从外面打开,一个表情严肃,头发花白的婆子走了进来,看着萧柔柔。

    身后跟着两个丫鬟。

    萧柔柔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她要出去见娘见父王见大姐姐。

    “三姑娘。”婆子出现在萧柔柔面前,两个丫鬟在后面。

    被人拦住,萧柔柔抬起头,看到婆子,脸上一慌,摇着头,后退着,眼中有害怕,似乎很怕这个婆子。

    一张脸白着,神情慌乱:“不,我不要学了。”

    “三姑娘之前不是学得好好的吗,怎么能又不学呢,王爷交待了,要让三姑娘学会规矩,我们怎么能放三姑娘。”婆子像是早就习惯,没有什么表情,淡淡的,盯着萧柔柔,说完示意身后的丫鬟上前。

    两个丫鬟上前,走向萧柔柔。

    “我不要学,我不学了,我要出去。”萧柔柔不停的后退着,往后退,摇着头,神情木然。

    “只有三姑娘学好了,王爷会才会高兴,王爷高兴了,三姑娘也好了,老奴才没有负了王爷所托。”婆子看着这个三姑娘,王爷说得很清楚。

    三姑娘这样只会给安郡王府丢脸,出去只会让王爷难堪,为了安郡王府,三姑娘一定要学会了。

    “三姑娘。”

    两个丫鬟走到萧柔柔面前,婆子不说话,面无表情。

    “不,我不要学了,我要出去,我要见父王,还有大姐姐,娘。”萧柔柔猛的后退,摇着头,往门口冲。

    “拦下三姑娘。”

    婆子冷冷道,三姑娘学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学乖,还想跑,跑得了吗,王爷不发话,谁也不能放三姑娘出去。

    王爷要的是三姑娘变得规矩。

    两个丫鬟一下子拦下三姑娘,她们也是知道王爷要的是什么。

    要是让三姑娘跑出去,王爷怪罪下来——王爷可是回府了。

    “父王回府了,我要去见父王还有大姐。”萧柔柔被拦下来还在说,还在挣扎,只是表情木然。

    “三姑娘也知道王爷回府了,看来是听到了什么,我就说三姑娘明明学得好好的,怎么又不学了。”婆子睥了两个丫鬟一声。

    两个丫鬟低下头去。

    婆子也没有多怪罪:“不管王爷是不是回府,三姑娘该学就要学,王爷没有传话过来,三姑娘就只能在这里,出不去。”

    两个丫鬟松了口气,萧柔柔慌乱无措的:“父王会传话来的。”

    “学了这么久,三姑娘还不知道王爷派人来才能出去吗,看来三姑娘的规矩还是没有学到家,是老奴的错,该和王爷说一声,继续让三姑娘学会。”

    婆子道。

    就要挥手让两个丫鬟反三姑娘带去学规矩,姚嬷嬷和蔡嬷嬷又过来了。

    “父王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还有娘。”萧柔柔用力一挣。

    两个丫鬟有些担心。

    “老奴是为了三姑娘好,一切都是照着王爷的话做的,三姑娘要怪就怪,到时见到王爷也可以告状,就看王爷会不会相信,三姑娘要出去,还是等王爷的命令!带三姑娘去学规矩,学不好少言寡言,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就不要吃点心了,王爷的命令在,侧妃娘娘想必也不能说什么。”

    婆子毫不在意。

    她是王爷的奶嬷嬷,算是照顾王爷长大,知道王爷耳根子软,容易听信身边之人的话。

    不过她的话,王爷还是会听的。

    三姑娘太不像话了。

    王爷没有派人请她回来的时候她还不知道,见到三姑娘才知道王爷担心什么,三姑娘要学的太多,完全是被人宠坏了,没有一点规矩,学了这么久以为有些长进,谁知道。

    倒是郡主她来前听到那些流言,还以为,郡主要和纪太傅订亲,她是极欣慰的,王爷和王妃成亲不久,她就回乡荣养了。

    王妃是个好的,可是去得太早,她一直关注着安郡王府的事,知道王爷偏宠着侧室,虽然没有传出什么事,心里也担心,现在好了。

    “父王不会的!”萧柔柔仍然挣扎。

    两个丫鬟拉紧三姑娘。

    婆子:“老奴还给王爷写信说三姑娘规矩学得不错,不久就会学完,如今再看,哪里是学得不错,老奴不该和王爷说。”

    “你。”萧柔柔脸色一变,她知道这个婆子的身份,父王肯定会听她的话,她害怕起来,父王肯定会让她继续学规矩,不要!她不敢再闹了。

    “带三姑娘运学规矩吧。”

    婆子懒得再说。

    两个丫鬟见三姑娘没有动,忙拉着三姑娘下去,萧柔柔害怕眼前的婆子,加上这段时间一直被逼着学规矩,她不敢像以前一样闹,哪怕还是挣扎。

    “不要和父王说,我会好好学规矩的,不要告诉父王!”

    婆子冷眼旁观,两个丫鬟知道三姑娘怕了。

    “不要说,我只是听到父王回府想念父王,听到大姐姐要订亲了,想看看,想娘,嬷嬷,我会好好学的,不要告诉父王。”

    萧柔柔不走,一直说着,慌得不行。

    两个丫鬟拉都拉不住。

    “是情有可原,可是三姑娘学了这么久规矩,更该知道,规矩是什么,姚嬷嬷和蔡嬷嬷还等着,去吧,三姑娘也不要再说了。”婆子淡淡的。

    两个丫鬟拉紧三姑娘。

    萧柔柔脸色苍白,还想说什么。

    “三姑娘走吧。”

    “嬷嬷,我,只是想知道大姐姐是不是真的要订亲了,和谁订亲。”萧柔柔望着婆子,婆子没有什么表情:“三姑娘想知道?可惜老奴也不知道,三姑娘还是等王爷的话吧。”

    萧菁菁被带了出去。

    婆子也走了出去,王爷不知何时会传话过来。

    也不知道王爷是不是瘦了,府里几个姑娘都该学下规矩,听说王爷就要给郡主订亲,府里也没有女主人。

    刚想着。

    “嬷嬷。”一个小丫鬟跑来:“嬷嬷,嬷嬷。”

    “什么事?”婆子看过去,冷着脸。

    “嬷嬷王爷派人来了,说是要见嬷嬷,问一问三姑娘的事。”

    小丫鬟说。

    “王爷的意思好像是三姑娘要是好了,就让三姑娘出去。”

    “三姑娘的规矩还早得很。”婆子皱眉,不赞同。

    “可是王爷。”小丫鬟想说什么。

    “王爷是不知道,也怪我,我之前派人和王爷说,三姑娘的规矩学得不错,谁知道一出事,才知道三姑娘的规矩还差得远,看着像是学得不错。”婆子道:“去和王爷派来的人说,就说三姑娘规矩还差得远,如果想要三姑娘学好规矩,还要再过一段时间。”

    “王爷会不会是因为郡主要订亲,才会?”小丫鬟想到什么。

    婆子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谁乱嚼舌根,让三姑娘知道,闹起来。”

    小丫鬟不敢说话。

    婆子也没有再说,虽然让三姑娘知道了,不过也好,由此也看出三姑娘缺规矩,规矩没有学好。

    此时整个安郡王府,不少知道了郡主要和纪四爷订亲的事。

    一个个面面相视,都觉得不敢置信。

    萧媛媛三人也听到大姐姐要和纪四爷订亲的事,有些不信,父王派人来,要见她们,她们又害怕又紧张,她们带着人正往正院去。

    路上竟然让她们听到大姐姐要和纪家四爷订亲的事。

    “你们再说一遍?”

    萧琳琳三人看着眼前被她们听到说什么大姐姐要订亲的丫鬟婆子。

    “什么叫大姐姐要和纪家四爷订亲?”萧琳琳又问。

    萧媛媛也看着,跟在她们身后的丫鬟婆子也惊住。

    “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奴婢们也是听说。”跪在地上的婆子还有丫鬟道,她们是负责花园的婆子和丫鬟,也是不久前听人说的,并不知道真假。

    现在被几位姑娘听到,问起,她们哪里敢乱说啊,都低头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这几位姑娘可不是从前了。

    “听说,你们听谁说的?”萧琳琳接着问,萧媛媛不说话,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不知道怎么说。

    “她们也不清楚,问也没用。”萧芸芸说。

    “二姐姐?”萧琳琳和萧媛媛看向二姐姐,她们身边的丫鬟婆子也是,萧芰芸不开口。

    萧琳琳和萧媛媛觉得大姐姐怎么会突然订亲:“大姐姐和纪四爷订亲,怎么会?”

    “纪家四爷不是纪太傅吗?”

    “对,大姐姐怎么会和纪太傅?”萧琳琳和萧媛媛想到纪四爷不就是纪太傅吗,她们只远远看过,大姐姐可是郡主,纪太傅不是个老头子吗,比大姐姐大多了,大姐姐才不会和一个老头子订亲,父王那么宠大姐姐哪会答应,说着,想到二姐姐,她们看向二姐姐:“二姐姐你怎么不说话,你说大姐姐是不是真的要和纪四爷订亲?父王回府就是为大姐姐订亲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到时候就知道了。”萧芸芸开口。

    “二姐姐,你就不好奇,不觉得意外?”萧琳琳望着二姐姐。

    萧媛媛也是。

    她们从西院出来,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听说大姐姐订亲的事。

    萧芸芸摇了一下头。

    萧媛媛和萧琳琳觉得二姐姐就是这样,无趣得很。

    要不是大姐姐对二姐姐另眼相看,她们才不想和二姐姐一起,跟在二姐姐身边。

    “父王还有大姐姐还等着我们,我们还是快点过去吧。”萧芸芸目光在跪着的丫鬟婆子身上扫过,看了她们身边的丫鬟婆子一眼。

    萧琳琳萧媛媛媛还想说什么。

    “走吧。”萧芸芸又道,带着人往正院,萧琳琳和萧媛媛只得看了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一眼,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松口气。

    到了正院,萧芸芸不知道父王有没有召平哥儿,她对着守在外面的婆子:“嬷嬷,我们来见父王和大姐姐。”

    “三位姑娘等一会吧,老奴进去通报。”

    “是。”三人等着,萧琳琳和萧媛媛想马上知道大姐姐是不是真的要纪太傅订亲,也不知道是不是假的。

    正院,萧成派人去了前院,又安排人去了西院。

    给侧院也说了一声。

    又派人去柔姐儿学规矩的院子,要是柔姐儿学好了,就让她出来,菁姐儿这个大姐姐要订亲了,她作为妹妹也该看看,也该知道。

    萧菁菁坐在一边,看着父王,没有说什么,安郡王萧成收回目光,看菁姐儿,他打算在纪家还有岳母过来给菁姐儿订亲前把别的事处理了。

    再沐浴更衣,把菁姐儿的亲事订下来。

    “王爷。郡主。”守在外面的紫嫣走进来。

    “什么?”

    萧菁菁看了紫嫣一眼。

    安郡王也看向紫嫣,紫嫣跪在地上向着郡主还有王爷:“几位姑娘来了。”

    “哦。”萧菁菁转头,望着父王。

    “让她们进来吧。”萧成开口。

    “是,王爷。”紫嫣退了出去,父女俩说了会话,不一会,她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萧琳琳三人,三人进来,小心望了望父王。

    父王真的回来了,她们心中害怕,看向大姐姐。

    萧菁菁没有开口,三人很失望,紫嫣行了礼,退到郡上身后,萧琳琳三人,行起礼来,恭敬小心,睥着父王的表情:“女儿给父王请安,父王——”

    “起来吧,你大姐姐给你们找了几个教授琴棋书画的先生,学得怎么样?这些日子有没有好好跟着你们大姐姐学?”萧成问三人。

    萧琳琳三人小心起身,胆怯的,颤微微的。

    “父王是关心你们。”萧菁菁道:“你们照实说就是。”

    “大姐姐,父王,女儿一直认真跟着大姐姐学习。”萧琳琳三人心头一松,幸好大姐姐早就通知了她们,她们有所准备,只是面对父王还是忍不住紧张,她们小心开口,萧成眉头皱起,学了这么多,还是这样上不得台面。

    萧菁菁也皱眉。

    萧琳琳三人知道父王不高兴,大姐姐失望,她们也不想,只是看着父王她们就胆怯:“父王,女儿也在认真的学琴棋书画。”

    “那就好好学,学好了对你们也有好处,到时候,本王再考校你们。”萧成突然不耐烦再问了。

    “是,父王。”

    萧琳琳三人颔首,心里又松了口气。

    “父王要不是见一见几位先生,问一问?”萧菁菁看在眼里,侧过头,问父王,也许父王会想问一问。

    萧成摇头:“不了,暂时就不问了,空了再说吧,你的事要紧。”

    萧琳琳很失望,父王最关心的还是大姐姐,大姐姐真好,看了看二姐姐还有四姐姐,二姐姐和四姐都没用,见父王不再理会她们,和大姐姐说着话,她的胆子比萧媛媛还有萧芸芸大得多,加这些日子父王不再那么可怕,大姐姐也在,咬着唇,突然看着大姐姐还有父王,神情天真:“父王和大姐姐在说什么,大姐姐要订亲了吗,女儿和二姐姐四姐姐过来的时候听到,说是大姐姐要和纪四爷订亲,是真的吗?大姐姐父王?”

    萧媛媛也看向父王和大姐姐。

    萧芸芸心中担心大姐姐。

    萧菁菁神情淡淡的,紫嫣看着这个五姑娘。

    萧成盯着这个小女儿,虽然不知道她从哪里听到的:“对。”

    “大姐姐真的要和纪四爷,纪太傅订亲了吗?”萧琳琳呆了,是真的,真的是真的,大姐姐要嫁给纪四爷。

    “纪太傅那么老,就是一个老头子。”

    她刚说了一句,这也是萧媛媛心中想的,只是胆子小不敢问,萧芸芸知道父王有多宠大姐姐,看父王的样子还有大姐姐就知道,事情不是她们想的那样。

    纪太傅肯定配得上大姐姐。

    紫嫣没想到这位五姑娘会把纪四爷说成老关子,五姑娘明显没有看到过纪四爷,想到纪四爷的样子,怎么也不可能用上老头子三个字。

    萧菁菁想到四爷说他是老头子,现在这位庶妹也说。

    萧成脸色不好,皱紧眉头,盯紧这个小女儿,也不知道她脑子里都在想什么:“谁告诉你说纪太傅是个老头子。”

    “不是老头子是什么?父王?”

    萧琳琳察觉到父王不高兴,还是鼓起勇道,颤着声音,她不明白自己哪里错了,大姐姐和父王这个样子。

    明明纪太傅可是比大姐姐大得多,怎么会不是老头子,她没见过,但却知道纪家四爷听说是大姐姐喜欢过的纪大公子的四叔。

    不是老头子是什么。

    而且大姐姐不是喜欢纪大公子吗,就算大姐姐不喜欢纪家大公子,也不该和纪大公子的四叔订亲。

    萧琳琳觉得自己没有错。

    “你知道什么,还不住嘴!”萧成眉头皱得更紧,更不高兴。

    萧琳琳脸色一白不明白自己哪里错了。

    萧媛媛不解。

    萧芸芸是早就知道父王疼大姐姐,不可能让大姐姐嫁一个老头子。

    “纪太傅只是比你们大姐姐大一点,位高权重,是两大重臣之一,你们到时就知道,不要再乱说,你们觉得父王会让你大姐姐和老头子定亲?”萧成不悦的。

    “女儿错了。”萧琳琳想说什么。

    不等萧琳琳说什么。

    “王爷,郡主,几位公子过来了。”秋雨走了进来。

    “让他们进来。”萧成道。

    萧菁菁也点头,秋雨行了一礼退出去,片刻带着萧平萧煜萧烨进来,萧平走在后面,小脸一片沉稳,背负着小手,昂首阔步,很有几位小大人的味道,目光落在阿姐身上,萧煜和萧烨不敢说话。

    “给父王请安。”

    “起来吧,这些日子怎么样,学得如何?”

    萧成扫过几个儿子。

    “儿子一直照着父王的吩咐学。”

    “照着我的吩咐?那我来考校一下。”萧成,直接考校起来,萧平小是小,回答得四平八稳,没有出错的地方,反观萧煜和萧烨反而差了许多,好在有所准备算是磕磕碰碰回答完了。

    萧成不算满意,老大老二还是老样子,老大脑了笨,反应不过来,老二胆子太小,只有小儿子让他还算满意。

    萧芸芸替自己阿弟高兴,她看出父王喜欢阿弟。

    “你们大姐姐就要订亲了。”萧成突然对几个儿子说:“以后你们大姐姐出嫁了,要是回来,你们作为兄弟,知道该怎么做吧?”

    萧琳琳三人看着萧煜三人,看向父王,父王?

    萧煜萧平萧烨最大的也才七八岁,**岁,有些不明白父王的话,不过订亲还是知道的,来的时候他们就听说大姐姐要订亲。

    不知道是和谁订亲,有人说是和纪家四爷。

    纪太傅。

    “你们大姐姐要和纪家四爷订亲。”萧成道。

    萧菁菁平静以对,她没有想过靠几个庶弟。

    萧琳琳三人想知道更清楚,萧煜和萧烨大了点:“儿子明白。”

    萧平不说话。

    萧成看了看,也不多说,几个儿子都太小,等他们长大,再说,菁姐儿现在有他护着。

    “王爷,侧妃娘娘派了身边的人来。”

    秋雨从外面进来。

    “让人进来。”

    萧成没有再考校,很快,吴氏身边的墨书来了,行了一礼,望着王爷:“王爷,郡主。”

    “侧妃怎么样?”

    萧菁菁什么也没有说,紫嫣站在郡主身后,萧琳琳三人看着,萧煜几人也是,秋雨退了出去,萧成盯紧跪在地上的墨书。

    “王爷,侧妃娘娘不是很好,侧妃娘娘想念三姑娘,脸上的伤一直没有好,太医为侧妃娘娘检查着脸上的伤口。”

    墨书回道。

    萧菁菁面无表情。

    萧琳琳萧媛媛望向大姐姐,萧成没有看菁姐儿,还是盯着墨书:“不好就让太医看看,该用药就用药,至于柔姐儿,本王自有主张。”

    “侧妃娘娘说那些少的,等好了就找出来给郡主送过来。”

    墨书望向郡主。

    萧菁菁不说话。

    萧成:“知道就好。、”

    萧琳琳三人不知道父王是什么意思。

    墨书低下头,过了一会,忍不住抬头,小心的看了看郡主,方才她好像听到王爷有意给郡主订亲,不知道是真是假。

    “回去照顾侧妃吧,本王空了去找她,还有事要问她。”萧成挥手,想到那个玉器店的事,墨书退出去,她不知道王爷的话是什么意思。

    墨书刚退出去了,秋雨又走了进来,她看了一下秋雨,低下头。

    “王爷,郡主,三姑娘身边的嬷嬷说三姑娘规矩还没有学好。”秋雨把采薇的话告之王爷。

    “不是说学得不错?”萧成眉头皱起来。

    没有人插话。

    “奴婢也不知道。”秋雨说。

    “谁去的,让她进来。”萧成道,所有人都看着,采薇走进来,行完礼,萧成打断她,让她起来直接说。

    采薇抬头知道王府想知道什么:“王爷,奴婢见了三姑娘身边的嬷嬷,三姑娘身边的嬷嬷说之前以为三姑娘学得不错,谁知道王爷回来的消息传来,三姑娘就闹起来,想出来,闹得不行,看来规矩还没有学好。”

    “柔姐儿闹什么?”萧成不悦。

    “三姑娘想见郡主,王爷还有侧妃娘娘,三姑娘身边的嬷嬷说,三姑娘的性子还要磨一磨。”采薇又道。采薇把那位嬷嬷的话说出来。

    她知道那位嬷嬷的身体。

    “那就再磨一磨。”萧成知道奶嬷嬷的意思。

    没有再说什么。

    奶嬷嬷是为了柔姐儿好。

    没有多久,萧成让萧琳琳他们回去,让菁姐儿不要多想,沐浴更衣,用了一些吃食,派人守在门口,等着纪家还有岳母上门。

    侧院。

    吴氏想着她单独留下来的铺子,她是庶女,吴老太婆给她的都是用不上的,她只好想别的办法,王爷再宠她,又如何。

    也要有自己的产业,自己的私房钱,王爷给的都是钱,要么就是田地这些,嫡姐死后,嫁妆到了她的手上,看着上面的东西,她是又嫉又恨,同样是父亲的女儿,嫡姐都是好东西,从小到大都是,怎么不让她眼红,她从里面挑了一些好的留下来,留了一间最好的铺子交给人打理,收益全部送到她这里,明面上一直是亏损。

    怕人捣乱,她直接挂在安郡王的产业下。

    一直以来没有人发现,也没有人知道。

    连王爷也不知道,她自以为天衣无缝,铺子的收入让她的手头宽裕了很多,谁知道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居然发现了。

    还出府,求证,找到了铺子。

    想到下面的人递来的信,现在王爷可是在正院,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肯定会告状,到时候王爷知道,说不定会找她,收回去,她咬牙切齿。

    这么久,王爷也没有来,只派了人来。

    “侧妃娘娘。”墨书回来了。

    “王爷说什么?”吴氏看向门口。

    “王爷让侧妃娘娘该用药就用药。”墨书低下头,吴氏又问了问,问得可以说是一肚子气,气都气饱了。

    又摔坏不少的瓷器。

    墨书不知道要不要反听到的郡主要订亲,王爷要给郡主订事的事告之侧妃娘娘。

    半晌后,安郡王府外,吴府的马车到了,渐渐停了下来,吴大老爷坐的是马车,掀开布帘看了眼,看向旁边的二弟还有三弟。

    吴二老爷和吴三老爷都是骑的马。

    吴礼骑马跟在祖母的马车旁,见祖母掀开布帘看出来,他打马上前:“祖母。”

    “到了?”

    吴老夫人坐在马车里,周嬷嬷在旁边,掀着马车的布帘,看了眼外面,看到安郡王府的大门,吴老夫人点了一下头。

    身下的马车停了。

    “去吧。”吴老夫人道。

    “是,祖母。”吴礼道,表妹要订亲,还是和纪四叔,让他很意外。

    对这位郡主表妹,他并没有多少恶感,当然也没有多少好感,不知道纪四叔怎么会和这位郡主表妹——

    吴大老爷看着母亲,吴二老爷还有吴三老爷派了人上前去敲门。

    吴三老爷是真的心疼菁姐儿这个外甥女的,他没料到他只是一段时间忙别的事,外甥女就要订亲了。

    还是和纪永叔订亲,刚知道的时候,他难以相信。

    直到现在,他才有些信了。

    砰砰砰拍门声响起,门房打开了小门。

    看到门外的马车,脸色一变,等知道是吴府来人,想到王爷的吩咐,吩咐其他人,打开正门,让吴府马车进来。

    “几位舅老爷来了?表公子还有老夫人来了?”下一刻正门大开,另一个门房往里面跑去,通知王爷还有郡主。

    “请老夫人,几位舅老爷还有表公子进来,已经禀给王爷和郡主了。”

    门房出了门,小跑到马车前,行了一礼,恭迎道。

    “好。”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对视一眼。

    没有说什么。

    脚步声远远从门内传来。

    “纪府来了没有?”路过门房的时候,吴老夫人问了一句,门房一听,抬头一看,认出老夫人来,忙恭敬小心的;“回老夫人的话,还没有。”

    “还没有吗?也好。”

    吴老夫人没有再问,纪老太婆还没来也好,可以和女婿说一说,菁姐儿今日订亲的事,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的好。

    放下布帘,马车往安郡王府正门驶去,入了府。

    纪府的马车此刻也在路上,离得不远了,纪老夫人看着面前的老四,老四倒是气定神闲,张嬷嬷知道老夫人想什么。

    四爷连太子派人来也没有理会,老夫人不满。

    “有娘在,你担心什么,太子派人找你,肯定有事,你不去,太子会不会以为你?”纪老夫人最明白伴君如伴虎,太子也是一样。

    太子没有派人来前,她倒是让老四跟着一起,订亲的人可不是她,是老四,但太子既然派了人来,要找老四,老四就该去。

    怎么能还跟着她来,正事不理。

    “难道娘还能让菁华郡主跑了不成?娘都答应你了,你还担心什么。”

    “娘想多了,儿子没有担心,儿子不过是觉得没有必要,太子找儿子是为了私事,我让人去了,我去不去没有什么亲系。”

    纪尧轻笑,把玩着玉板指。

    “随你的便,你自己清楚在做什么,太子是储君,平时还是多注意一点,等太子登上那个位置到时候。”纪老夫人也懒得再说。

    “儿子有数。”纪尧道。

    “娘也不多说,免得你嫌娘烦,太子最近到底怎么了?”纪老夫人发现太子最近总是找老四。

    “太子啊,看上了一个女子,准确说是一个少女。”

    纪尧笑了笑。

    “倒是和太子配得上,只是,看上了一个女子,纳了就是,太子想纳个妾还不容易,对方是什么身份?”纪老夫人不明白太子想什么,张嬷嬷也不解。

    “太子不想让对方知道他的身份。”

    纪尧摇头,并不赞同,掀起布帘看了一眼外面,又看了眼身后。

    “太子太过胡闹,就不怕是?”纪老夫人不由道,太子可是储君,又不是世家公子。

    “那个女子似乎待见太子。”纪尧又转动了玉板指。

    所以太子才会一直念着,是个聪明的。

    “还有这样的,对方是哪个府的?不过你说不知道太子身份,也有可能,等知道太子身份,还不知道如何,老四你可不要!”

    纪老夫人不能不关心。

    老四是太子身边的,整个纪府也是,不关心不行。

    “娘说笑了,儿子是什么你不知道?不是哪个府上的。”纪尧回答,收回目光,还有手,修长用力骨节分明的手轻敲着。

    “不是哪个府上,难道?”纪老夫人在后院多年,一下子想到不好的地方去了,太子可不能随意而为。

    “老四是不是清白的姑娘,要是不是,你可以劝着。”老四在太子身边,要是太子真的看上什么脏的臭的,可不能只看着。

    太子这个年岁最是容易被人引诱的时候。

    “是一个商户女,应该说是一个订了亲,克死了未来相公的少女,平民百姓。”纪尧淡淡的,漫不经心。

    “既然这样,你还放任着太子?还不去劝太子?”纪老夫人一听不悦了。

    老四知道不知道事态严重。

    太子要是和那个少女真怎么样,带回宫,太后圣上一定不会答应,还是一阵风雨。

    她倒是不觉得真的克夫,只是世人都这样认为,事关太子,不能不小心,不能有一点大意。

    “娘觉得劝太子会听吗?”

    纪尧问。

    “那也。”纪老夫人何尝不知道。

    太子要是那么容易听就不是太子了,那该怎么办呢。

    “也没有什么,太子要纳就纳,想玩就玩,太子应该对那个少女是认真的。”纪尧又道。

    “那太子妃?”

    纪老夫人想到太子妃,还是认真的,皇室最怕就是动真情,最怕认真,太子要是真认了真。

    张嬷嬷也是一样,她没想到太子殿下这样任性。

    “放心吧,儿子调过,那个少女没有问题,只是有些天真,还算是良家女,太子要真要纳就纳了,也是好事。”

    纪尧眯起眼,眼中闪过什么。

    “怎么还是好事?”纪老夫人都乱了,不明白这怎么是好事。

    “太子的位置说不稳,也稳,多少人盯着,宜妃,秦王晋王还有后宫的女人,更别说圣上,太子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太子任性也能放松一些人的警惕,让圣上放心,娘以为圣上是不喜太子,圣上是不喜欢太子这个位置,这次的事,只是女色上的,和以前不同,太子任性点也没有什么。”

    纪尧解释。

    纪老夫人也算了解。

    “这些事,你自己看着办,还是劝太子在别的方面不要再任性了。”

    纪尧应了声,他一般是不会说的,张嬷嬷看着老夫人。

    “定了亲,就好。”纪老夫人忽然道。

    这一去是要为老四订下菁华郡主,早先准备的都要带上,不可能什么也不带,应该会有人猜测。

    纪尧笑着不说话,张嬷嬷知道府里都在猜测,这一路,遇到的肯定也都在猜测老夫人的目的

    半刻,马车停下。

    纪尧看向外面。

    纪老夫人派了人上前。

    纪尧下了马车。

    “老四你?”

    纪老夫人见到,张嬷嬷也看着四爷。

    “我去看看。”纪尧走到安郡王府外面,安郡王府门房打开门,知道纪老夫人来了,吩咐身边的人,打开大门,然后看到有人走过来。

    萧成和岳母说着话,又和大舅子几个还有礼哥儿说了话,萧菁菁站在外祖母身边,脸微红。

    “这孩子大了,本王想干脆就在今日订下来,纪永叔大家都是知道的。”

    安郡王萧成道。

    “怕是要委屈了菁姐儿了。”吴老夫人说。

    “本王也知道,只是本王在京城呆不了几天,你们是知道,这次回来主要是为菁姐儿的事,然后就是寒食节和祭祖,之后几日都没有空,只好定在今日。”萧成又说。

    “好吧,既然都如此了。”

    吴老夫人拉着外孙女的手,拍了拍。

    这时,管家走了进来。

    所有人看过去。

    “王爷,郡主,老夫人——纪家来人了。”管家跪在地上,行了一礼,起身后,抬起头,恭敬的道。

    “哦来了?快请,走。”萧成一听,站起来。

    吴大老夫人几人也起身。

    吴老夫人没动,拉着外孙女,萧菁菁心跳得格外的快,脸更红,想到四爷来了,还有前世的婆婆,吴老夫人看了看,又拍了拍她的手。

    “害羞了?”

    “外祖母。”萧菁菁脸红不依。

    吴老夫人没有说什么:“一会就要给你订亲,你不能在这里,下去等一下,等叫你你再出来,嗯,菁丫头。”

    “嗯。”萧菁菁点头。

    带着人下去。

    等到几家人一起,寒暄过后,上好茶,萧成让人下去,直接看向纪尧:“菁姐儿是本王一直捧在手心的女儿,本王可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在下知道。”纪尧温和的道。

    “知道就好,要是你敢——”萧成沉着脸。

    “我会护着她。”纪尧笑,做着保证,眼中坚定。

    “好,本王还是相信纪永叔你的。”萧成没有再说。

    吴老夫人等看着。

    纪老夫人见差不多了:“安郡王放心,菁华郡主是个好的,老身会把她当成女儿一样。”

    “本王的女儿当然是好的,哪里会不好,希望老夫人说话算话!”安郡王萧成看向纪老夫人,接下来就是订下亲事。

    因为时间急,不过该有的都有,提亲,定亲该有的都有,纳名,纳吉,交换八字,还有交换定亲信物。

    “去让菁姐儿过来。”吴老夫人见差不多了。

    ------题外话------

    无语了,本来不到三点半就码好,更上去,过审就更的,谁知道断网了,移动光纤真无语,才装了几天,比起电信差远了,我还是单独用电信算了,老是掉网,打个游戏登不上去,花了四十买加速器,因为刚刚断网只能等它自动更就变成四点二十多了,明天开始早点更,已经没什么事,过几天家里还要忙几天然后就好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