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她的嫁衣
    站了起来。

    “娘娘。”宫人想说什么。

    “走,迎接陛下。”

    宜妃开口,还没有出殿,下一刻一声皇上驾到,圣上带着人走了进来,宫人着急看了娘娘一眼,宜妃没有理会,迎上前,看着圣上,盈盈一笑行了一礼:“臣妾给圣上请安,圣上怎么有空到妾这里来。”

    宫人们看了看皇上,跪在地上。

    “安吗,朕也想安。”熙和帝没有叫起,居高临下俯视着宜妃,淡淡的道:“宜妃,在做什么?”熙和帝抬头看了眼,看不出情绪,跟在后面的总管公公还有宫人也都看向宜妃娘娘。

    宜妃仰头,看出皇上的态度,她还是一笑,知道圣上恼了,要是以往她还没有行礼圣上就会亲自扶她起来,她早有心理准备,像平时一样:“臣妾正和身边的宫人说着,不知道皇上何时会来。”

    “哦?”

    熙和帝睥了跪着的宫人一眼:“宜妃希望朕来?”

    宫人们低着头,动也不敢动,心中很担心,娘娘不怕吗。

    “臣妾当然希望陛下来,陛下可是好几日没有来了。”

    宜妃还是笑,笑得爽朗明快。

    “朕还以为宜妃不希望朕来,宜妃看来知道朕为何而来。”熙和帝还是盯着宜妃,又上前一步,伸出手抬起宜妃的下颌处,仔细的看。

    “臣妾知道。”宜妃没有否认,笑着望着陛下,不动的任由陛下抬起下颌,一张脸娇艳明丽。

    “既然知道!”熙和帝还是看不出喜怒,又看了宜妃一眼,松开手,背负着双手走到里面,坐了下来:“还不进来。”

    “是,陛下,臣妾马上进来。”宜妃起身爽利的道,旁边跪在地上的宫人们也站起身,心头一松,忙扶住娘娘。

    宜妃没有让她们扶,挥手让她们下去准备茶水:“陛下来了,还不去准备陛下喜欢的茶。”

    “是,娘娘。”

    宫人们听了娘娘的话,知道娘娘不用她们服侍,明白娘娘的意思,行了一礼,退下去。

    宜妃一个人走到里面:“陛下。”她又盈盈一拜。

    “你们下去。”

    熙和帝对着身边的总管公公还有宫人。

    总管公公还有宫人忙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宜妃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爽利的笑着。

    熙和帝目光落在宜妃身上,漫不经心的:“是不是在想怎么糊弄住朕?”

    “臣妾不敢!”宜妃马上道,哪里敢承认。

    “不敢吗?”熙和帝又站了起来,几步迈到宜妃面前,盯着宜妃,高高在上俯视,像是要看出她在想什么一样。

    “陛下,臣妾从来没有想过欺瞒皇上!”宜妃知道该怎么做,她仰着头。

    “从来没有想过欺瞒朕?在朕看来,宜妃你的胆子很大,朕还以为你什么都敢,原来你也有不敢的,嗯?宜妃!”

    熙和帝不置可否,围着宜妃踱了一圈,又盯着她。

    宜妃行了一礼,依然仰着头:“陛下,臣妾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欺瞒陛下。”

    “那这次的事呢,是不是以为朕不会知道?朕有时在想,宜妃你到底有多大胆子,到底瞒了朕多少?啊?听说浩哥儿和男人同吃同住,同进同出?”要不是看在宜妃服侍他多年,还算得他的心,为了秦王的脸面,秦王大了,熙和帝早就把宜妃打入冷宫了,他冷冷的。

    “臣妾从来没有这样想过,陛下。”宜妃对上圣上的目光,跪在地上:“请陛下恕罪,浩哥儿也是不懂事。”

    “不懂事?说吧。”

    熙和帝转身坐下,冷淡的道。

    宜妃知道皇上等着她说,她抬起头:“陛下,臣妾并没有想欺瞒陛下,浩哥儿的事,臣妾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告诉陛下,臣妾几次想要告之陛下,都难以启齿,臣妾很怕陛下一气之下连臣妾还有琰儿也厌恶了,陛下。”

    熙和帝没有说话,看着宜妃,面无表情。

    “陛下,浩哥儿喜欢男人这样的事,臣妾都接受不了,一个男人喜欢的竟然是男人,不是女人,别说陛下。”

    宜妃望着陛下:“臣妾也是听大嫂说的,大嫂是在一次无意中发现,不敢告诉其他人,怕对浩哥儿不利,又怕浩哥儿以后不成亲,很是焦急,找上臣妾,臣妾听了后,事关浩哥儿,这样的事怎么能让人知道,还不是误了浩哥儿,事情不关浩哥儿,也事关琰儿还有琰儿,臣妾唯一想的就是瞒住,不要让人知道,为了大哥大嫂,更是不能让人知道,臣妾想的是,等日子久了,也许浩哥儿就想清楚了,想要告诉陛下,怕陛下看不上臣妾,污了陛下的耳,臣妾怕再见不到陛下。”

    宜妃眼中都是爱慕。

    熙和帝威严的站起来:“所以你让朕给你侄儿赐婚,这是结亲?这是结仇,不是害了菁姐儿是什么?宜妃,你说朕该怎么对你!”

    “大嫂怕浩哥儿不成亲,求臣妾给浩哥儿挑个好的,能管住浩哥儿的,不想浩哥儿再继续和男人混在一起,浩哥儿算是臣妾看着长大的,浩哥儿成了这样,臣妾怎么忍心不管,就答应了大嫂,给浩哥儿挑个好的,管得住浩哥儿,只要浩哥儿成亲,浩哥儿说不定就懂事了,回归正途,不再和男人厮混,臣妾也能放心了,臣妾也是听了菁华郡主的事,觉得合适,才求的皇上,皇上,臣妾,没有想过欺瞒你!臣妾想着,以菁华郡主的能耐,还有陛下赐婚,再和浩哥儿说一说,浩哥儿会明白,也许就变好,臣妾找了这么久,菁华郡主是最合适的,臣妾也是急病乱投医,瞒着陛下,臣妾也不好受,很怕陛下知道。”

    宜妃又道。

    “哼。”熙和帝冷哼一声。

    “臣妾有错!”宜妃低下头:“不该为了大嫂的话为了浩哥儿求陛下赐婚,臣妾错了,不该瞒着陛下,不该怕陛下拂手而去,瞒着陛下,该早点告之陛下,更不该为了一已之私,害菁华郡主,不该因为侄儿,不顾菁华郡主的幸福,幸好陛下没有赐婚,臣妾这些日子才好受了许多。”

    熙和帝没有说话又哼了一声:“哼,这样的事你也敢欺瞒!”

    宜妃不再开口。

    这是她唯一想到的解释,能让圣上不再怪罪的说辞,熙和帝围着宜妃又走了一圈,背负着双手,踱着步:“我看你是觉得菁姐儿名声不好,所以!”

    “臣妾没有。”

    宜妃当然不会承认。

    她怎么敢承认,虽然事实是这样,在她眼中菁华郡主连浩哥儿一根头发也比不上,只是她利用的对象:“就算陛下赐了婚,臣妾也会求陛下收回成命,臣妾心里也不好受。”

    “是吗?朕倒是看不出来,你可知道,要是朕真的赐婚,现在是什么情形吗?”熙和帝冷声开口。

    “是臣妾的错。”

    宜妃道。

    “安郡王说不定已经写信给朕了,吴家还有其他人又会怎么看朕!”熙和帝冷声继续说:“你可知道那些人会怎么说,那些人是怎么说你的你可知道?〉”

    宜妃不觉得这有什么,只要浩哥儿喜欢男人的事没有人知道,那个人她一定要找出来,只是听到陛下的话,脸色也变了下,忍住咬牙切齿:“陛下,安郡王也不敢说什么。”

    “是不敢说什么,但是,朕是昏君吗?”熙和帝不悦注视宜妃,宜妃是什么意思。

    宜妃知道自己的挑拔让陛下不满:“臣妾只是想,皇恩就是天恩,圣上的旨意都该领受。”意思就是安郡王若不满,就是对圣上不满。

    这是宜妃的一点小心思。

    熙和帝不知道想到什么,威严的脸上闪过什么:“要是都像你说的——”

    宜妃知道她的话让陛下息了怒,松了口气,没有等陛下开口,说出自己的错误:“臣妾没想到会有人知道,传了出来,臣妾让人去查了。”

    她知道陛下来质问她,肯定已经派人查过,什么都查清楚。

    她若是再隐瞒,只会惹怒圣上。

    在圣上身边多看,她知道圣上多疑。

    “宜妃你是太自信了,以为不会有人知道,也就不怕。”熙和帝像是看到了宜妃的心思。

    宜妃干脆的承认了错误:“陛下,我以为不会有人知道。”

    “纸包不住火,你以为瞒就能瞒得住?”

    熙和帝冷下声音。

    “臣妾知错。”宜妃再次认错。

    宫人端着茶水过来:“陛下,娘娘。”

    熙和帝挥了挥手,宫人小心端上来,熙和帝看了眼,宜妃接过茶水,奉上,熙和帝接过喝了一口,宜妃让宫人下去。

    宫人退下。

    熙和帝放下手上的茶水。

    “朕不知道还有多少瞒着朕,以后朕不想再听到这样的事。”熙和帝不打算再追究下去,宜妃的话还有认错的态度让他心中的怒气稍减。

    “臣妾不敢,从来不敢瞒着陛下。”

    宜妃连忙爽利的开口,面色坦然。

    “浩哥儿的事处理好,朕不想再听到,若是不想琰儿受到影响,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宜妃你是聪明人,不要叫朕再失望!”

    熙和帝怒气又消了几分,不过重重的,盯着宜妃。

    “臣妾知道。”

    宜妃明白陛下想让她把浩哥儿的事处理好,陛下根本不管是谁传的,只要她把事情掩下去,处理好。

    陛下是想让她放弃浩哥儿了,陛下的意思她很清楚,可她却不能说放弃就放弃。

    只是想到浩哥儿的事,已经影响到她和琰儿了,事关琰儿,她不能再任由这样下去,为了琰儿,她只能——

    “妾身不会让陛下失望。”想到这里,宜妃抬头,浩哥儿很重要,但琰儿更重要,事关琰儿,她只能舍弃了,要是浩哥儿还是不懂事,那么。

    熙和帝知道宜妃是聪明人,宜妃要是蠢人不可能留在他身边多年,虽然他不打算再追究宜妃,但事情既然出了,如果就这样饶了宜妃,岂不是便宜了宜妃,以后宜妃还不是想欺瞒他就欺瞒:“这次的事,虽然情有可愿,但不能不罚,宜妃你胆敢欺瞒朕,禁足半年,宫中的事务——”

    宜妃心一紧,陛下要收回她手上的权利吗?宫中的事务一直由她掌管,她望着陛下。

    熙和帝:“暂由太后管,中宫大印交给朕。”

    宜妃听到陛下把宫中的事务交给太后,心头一松,陛下还是顾及她的,不然不会把宫中的事务交给太后,太后老了不可能管多长时间,陛下也说了是暂管:“是陛下。”叫了宫人把中宫大印取出来。

    中宫的大印虽然陛下收回,但只要陛下愿意,大印还会回到她的手中,因此她并不在乎。

    后宫那些女人,没有谁能比得上她。

    宫人很快取来装着中宫大印的紫檀木雕花精致匣子,捧在手上,跪在地上。

    宜妃接过放着中宫大印的紫檀木雕花匣子:“陛下,印在这里。”

    熙和帝接过,看了一眼,盯着宜妃:“宜妃,你好自为之。”

    “臣妾不会再瞒陛下。”宜妃道。

    熙和帝叫了人,转身就走。

    “臣妾恭送陛下。”宜妃和身边的宫人跪在地上。

    半晌,脚步声远去,看不到陛下,宜妃抬头:“扶本宫起来。”

    宫人忙扶起宜妃,宜妃知道自己手上的权利被皇上收走的事肯定会传遍后宫,那些女人不知道会怎么笑话。

    她扶着宫人的手站了起来。

    “娘娘?”宫人小心开口。

    “让大嫂进宫,本宫要见一见大嫂。”宜妃看向宫人,冷冷道。

    “娘娘,陛下那里?”宫人是听到陛下的话的,陛下显然不想让娘娘再做什么,娘娘难道不听陛下的话吗?

    虽然不知道陛下到底和娘娘说了什么,但陛下定怪罪娘娘了,陛下都收回了娘娘手上的权利,中宫的大印陛下也收回了,这是娘娘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后宫那些人还不知道会怎么说,娘娘不在意吗,陛下是真的生了气,刚让娘娘禁足,娘娘就让她出宫,陛下要是知道了,定会更生气。

    娘娘为了大夫人做了那么多,已经够了。

    明明元浩公子就喜欢男人,娘娘还想要给元浩公子娶菁华郡主,娘娘就不顾及秦王殿下吗。

    “不用担心,这是陛下的意思,本宫被禁足,出不了宫门,只能让大嫂进宫一趟。”宜妃知道宫人在想什么。

    “是,奴婢马上就去。”宫人闻言,马上道。

    “就说本宫有话要说,浩哥儿要是在,也让浩哥儿进宫一趟。”宜妃又道,她也有话和浩哥儿说,更想从浩哥儿口中问出到底他做了什么,让人知道,传了出来。

    看能不能从中知道那个和她作对的人是谁,浩哥儿太不谨慎了,喜欢男人没有什么大不了,但如此不谨慎,让人知道他和男人出进同出的事,就是大事。

    还阂开了,浩哥儿看来是什么也不想要了。

    “是。”宫人颔首。

    “琰儿也不知道怎么样。”

    宜妃想到她的皇儿,琰儿好些日子没有入宫了,陛下那里她也不敢求。

    “殿下禁中日子满了,就会入宫,娘娘,殿下应该也在想娘娘。”

    宫人道。

    “嗯。”宜妃没有再说什么,让宫人立马去。

    熙和帝去了宜妃的宫中,不知道说了什么,宜妃被禁足宫中半年,掌管的宫务还有中宫大印被收回的消息不久之后在后宫的女人都知道了。

    一个个不敢相信,那可是宜妃,竟也被陛下厌恶了吗,掌管的中宫大印也被陛下收回了。

    之前她们就听到一些传闻,宜妃做了什么,但她们并不觉得皇上会怪宜妃,从她们入宫,宜妃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她们的头上,宜妃不旦得宠,还生了秦王,就算有再多的新人,也影响不了宜妃的地位,那些新人再得宠,在皇上心中宜妃也是不一样的。

    连当年皇后娘娘还在的时候,都不如宜妃得宠,在她们以为宜妃会一直如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她们头顶上的时候。

    突然之间,宜妃失宠了。

    宜妃以前虽然不是皇后,但论得宠的程度,在陛下心中的地位,还掌管着宫务,手上握着中宫大印,几乎和皇后一样。

    再得宠的新人都不敢在宜妃的面前放肆,也就太后娘娘能得罪宜妃了,每次进新人,再是得圣宠,要不了多久就会失宠,皇上似乎离不开宜妃。

    她们都猜测皇上不立继后是不是就是为了宜妃。

    宜妃已经荣宠多年,从来没有像宜妃这样长宠不衰的妃子,宜妃在后宫不少嫔妃的眼中和皇后差不多。

    一个个确定宜妃真的失去了中宫大印又被禁足掌管的宫务也被皇上收回,觉得宜妃是真的失宠了。

    以前她们不敢得罪宜妃,但并不表示她们不嫉妒,不恨宜妃。

    女人之间最容易就是嫉妒,何况宜妃得宠,就意味着她们失宠,她们恨不得宜妃彻底失宠,让宜妃也尝一尝宫中失宠的妃子过的日子,一些吃过宜妃的苦头,更是幸灾乐祸。

    以前不敢想,看宜妃还得意,看不起她们。

    秦王不知道为什么被圣上禁中在王府里,之前陛下可是最宠秦王,太子殿下都不如秦王得宠,让她们都以为陛下要立秦王为太子。

    到时候宜妃就是太后,她们后辈子仍然要在宜妃手上讨生活。

    如今宜妃这座大山倒了。

    秦王也说不定失了圣宠。

    各宫都盯着宜妃宫中,宜妃失宠,说不定她们能得宠。

    不知道陛下会把宫务交给谁,一个个都期待着,掌管后宫的权利,后宫的女人没有不想要的。

    太后宫中,太后先是听说了宜妃娘家侄儿喜欢男人,和男人同进同出的事,觉得宜妃太不地道了。

    自己侄儿是什么样子她不信宜妃不知道,宜妃她还不知道,自己侄儿喜欢男人宜妃还想要让皇帝赐婚,好在皇帝还没有被宜妃迷昏了头。

    她也劝住了,若不然皇帝真的一个昏头赐了婚,现在还不知道如何收场。

    这才是真正的结仇。

    谁会乐意?

    菁姐儿再不得她喜欢,也是宗室之女,哪里容得宜妃那样的人糟蹋,就算宜妃不知道她侄儿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也该问清楚再让皇帝赐婚,男人喜欢男人,她不是没听过。

    前朝最喜养男宠。

    就是这样,才亡国,太祖时扫灭了这股风气,现在谁家要是养男宠,只会被人鄙视。

    太后最见不得这样逆了伦常的,一想到要是什么也不知道嫁过去,菁姐儿完全就是被糟蹋,说不定宜妃还要弄点什么出来,宜妃肯定是知道的,以她对宜妃的了解,应该还有后手,让菁姐儿想说也说不出来,简直是岂有此理。

    就算不是菁姐儿,是别的,也是一样,到时候别说她,就是安郡王也不会乐意。

    宜妃这是什么也不顾了。

    不知道是谁发现,传了出来,不然宜妃还不知道要瞒多久,指不定哪一天就哄得皇帝,赐了婚,到时候——

    宜妃就不怕她那侄儿影响了琰儿?

    太后很不高兴。

    听说皇帝去了宜妃宫中,她知道定是皇帝也知道了,去质问宜妃了,宜妃做出这样的事,也难怪了。

    要是宜妃娘家侄儿喜欢男人的事没有传出来还没有什么,现在人尽皆知,皇帝知道了,怎么可能不去质问。

    不知道宜妃会怎么说,事情会怎么收场,宜妃就是想掩住也不行了,事关琰儿,太后希望皇帝不会被宜妃一点话给哄住。

    “去看看,皇帝。”太后正要吩咐人去看看皇帝离开宜妃宫中没有,一个宫人走了进来:“太后娘娘。”

    “什么事?”太后看过去。

    “太后娘娘,陛下收了宜妃娘娘手上的中宫大印,收回了宜妃娘娘手上的权利,宜妃娘娘被禁足宫中。”宫人道。

    “这还差不多。”太后一听,皇帝这次倒是没有护着宜妃。

    “太后娘娘,陛下来了。”又一个宫人进来。

    “哦?陛下来了?”太后有些意外,挥手,看向殿外,宫人起来,不一会,熙和帝带着总管公公走了进来。

    宫人跪在地上。

    太后没有动,只看着,熙和帝带着总管公公走到母后面前:“母后在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听说宜妃的侄儿喜欢男人?”太后没有客气,不满的说,皇帝要是敢再为宜妃,看她不好好说他。

    熙和没有说什么,坐了下来,侧过头:“母后知道了?”

    总管公公看着太后娘娘,宫人退到一边。

    “哀家还能不知道吗?好在没有赐婚,要是赐了婚还不知道怎么——”太后白了皇帝一眼。

    “母后,是朕错了,不该偏听偏信,宠着宜妃,主要是宜妃性子爽利,朕不免就多宠了些,谁知道宜妃恃宠而娇,这次朕不会再护着,宜妃做出这样的事也该受到惩罚。”

    熙和帝开口。

    “皇上知道就好,哀家说了多少次,陛下总是不听。”太后摇头。

    “母后,朕以后不会了,母后既然知道了,朕也不多说了。”熙和帝道。

    “皇帝来哀家这里做什么。”太后也懒得再多说,直接问,熙和帝:“母后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皇上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太后问。

    “母后要是有时间,暂时帮朕管一下后宫可否,宜妃那里,朕禁了她半年的足,暂时不打算让宜妃再管宫务,中宫的大印朕也收回来了,母后要是没空——”

    熙和帝道。

    “哀家当然有空,不过哀家年纪大了,不可能一直管着,皇上有什么打算没有,是打算等半年过后,交回给宜妃还是?”太后怕到时候皇帝又让宜妃掌管宫务。

    在她看来,宜妃还是好好休息一下。

    换个人来。

    她对宜妃印象越发不好,所以才会这样说。

    “到时候再看,后宫的人没有能掌管宫务的,母后先管着。”熙和帝心中还有有宜妃,他确实打算半年后要是宜妃听话,让他满意,再让宜妃掌管宫务。

    “皇上是还想让宜妃掌管吧。”太后一眼看出皇帝心思。

    熙和帝不免有些心虚和尴尬。

    “哀家觉得皇上最好是换个人,要是没有合适的人,就选个合适的进宫,宜妃这次可不是小事,皇帝好好想想。”太后苦口婆心。

    “朕会想一想。”

    熙和帝道。

    “后宫那些人虽然都没有掌管过宫务,也可以培养一下,哀家可以教一教,宜妃掌管宫务多年,是时候休息一下,好好反省一下,皇上可不能太宠着了。”太后又说。

    “朕会考虑。”熙和帝也有了想法。

    太后看出皇帝,心思有了变化,不再多说。

    怕说多了皇帝会反感。

    “先劳母后费心了。”熙和帝有了新的打算,看着母后。

    “哀家费心一点没有什么。”

    太后回道。

    东宫,太子玩味笑了起来,看着眼前跪着的太监:“父皇收回了宜妃手上的权利,还有中宫大印?禁足半年?”

    “是,太子殿下。”太监恭敬的开口。

    “父皇怎么舍得,李元浩那小子竟然喜欢男人,孤居然不知道,要是知道,早该送份大礼给他,看来父皇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太子笑容加深。

    要是他知道,早就送十几个男人给李元浩那小子了。

    “是,太子殿下。”太监道。

    太子靠在榻上漫不经心的,嘴角带着一抹笑:“父皇竟舍得收了宜妃手上的权利,禁宜妃的足,连中宫大印也收了。”宜妃不是一直以副后自居吗。

    母后的中宫大印被父皇给了宜妃,宜妃除了不是皇后,和皇后无异,在很多的眼里,宜妃和秦王比他这个太子还要尊贵。

    呵呵。

    宜妃不是自恃甚高,觉得自己位比皇后,不把后宫放在眼里,连她这个太子也不放在眼里。

    荣宠十多年。

    此时看来就是一场笑话,父皇的宠爱啊,就是水中月,雾中花。

    没有了宜妃,秦王算什么。

    只希望父皇不要太快原谅宜妃,被宜妃哄回去。

    “宜妃这次做得也太过了,李元浩那小子喜欢男人,不说出来,宜妃竟想让菁妹妹嫁给李元浩那小子,难怪父皇大怒,父皇可是差点就答应了的,这是不是叫自作孽呢,宜妃也会犯这样的错误,孤还真是意外,宜妃到底把菁妹妹当成什么,也不看看安郡王叔有多得父皇的重用,秦王说不定也喜欢男人?”

    太子笑得摇头。

    太监不敢开口。

    “父皇准备把宫务交给谁?”太子想到什么,挑了一下眉。

    “太子殿下,陛下交给了太后娘娘。”太监道。

    “皇祖母?”看来父皇还是想着宜妃,太子冷笑一声。

    父皇还真是宠爱宜妃,到了这个时候还念着。

    母后你看到了吗?

    这就是父皇啊,把你的中宫大印给了一个贱人,孤真想毁掉一切,毁掉一切的一切,不知道父皇会不会心痛。

    太子眼中闪过戾气和狠辣。

    “中宫大印呢?”

    “陛下收了起来。”太监开口回答。

    “父皇啊父皇。”太子把玩了一下手上的玉佩,父皇想把中宫大印留给宜妃?父皇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孤记得父皇后宫有不少女人,让人挑动一下,谁要是能得到父皇的宠爱,本太子送她一场造化,就算这些女人不行,外面还有那么多女人,宜妃算什么东西,一条狗而已。”太子又道,把玩玉佩的手一停。

    “老奴马上去。”太监道。

    太子摆了摆手。

    “孤还真有些怀疑是太傅——”不然怎么这么凑巧李元浩那小子喜欢男人的事就暴出来了呢。

    太子玩味的笑着。

    太子和太后的某些想法不谋而合了,宜妃娘家,消息传到李府,李府的人知道自家的大公子喜欢的是男人,知道自家大公子身边的小厮和大公子是那样的关系,一个个都呆了。

    想到大公子经常和那个小厮共处一室,怪不得大公子——

    李府的主子脸色都变得难看之极。

    “冤孽呀,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冤孽?”李家的老夫人锤头顿足,李家的名声完了。

    都是那个冤孽。

    其实李老夫人早就有所察觉,只是想着浩哥儿大点就好了,必竟浩哥儿得女儿看中,只要给浩哥儿娶个妻。

    李老太爷也黑了脸,拄着拐杖,宜妃只有一个大哥,所以最亲近的侄子只有一个。

    宜妃的大嫂脸都白了,宜妃的大哥直接找了一根棍子,就要找那个不要脸,枉顾人伦的孽障:“孽障,那个孽障在哪里,老子要找死他!”

    直接往外走。

    整个府的脸都被丢尽了,连宫中的宜妃娘娘也不定也会被连累,秦王殿下说不定也会被连累。

    陛下要是知道——

    之前宜妃娘娘可是让陛下赐婚。

    “老爷!”宜妃的大嫂见自家老爷的样子,白着脸冲上前,她就一个儿子,要是儿子有什么,她怎么办,到时候老爷哪里还看得上她,她不知道为什么浩哥儿喜欢男人的事会弄得人尽皆知。

    她心中埋怨起小姑子,小姑子明明答应她,会瞒着所有人,为什么会被人知道了。

    她那么相信小姑子,没有告诉老爷的事也告诉小姑子,小姑子就是这样向她保证的?

    小姑子明明那么厉害。

    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一定是小姑子告诉了谁,她恨死小姑子了。

    浩哥儿喜欢男人的事被人知道,老爷也知道,她都不怎么办了。

    早知道她不找小姑子了。

    随便给浩哥儿找个女人也好,好过现在这样,人尽皆知,她的浩哥儿以后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婆婆老爷公公都生了气。

    宜妃的大嫂拉住自家老爷:“老爷我们就这一个儿子。”

    “那不是我的儿子,老子没有喜欢男人的儿子,老子要打死他,让他给家里招灾。”宜妃的大哥满脸被拉住,想到什么回过头:“都是你这个败家娘们,要不是你,儿子哪里会变成这样,你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是不是和宜妃娘娘说了什么?”

    宜妃的大哥逼上前。

    “老爷,我。”

    “那个孽障整天在书房,还以为在读书!”

    一处书房里,俊美阴沉的李家大公子李元浩抱着怀里秀气的小厮,温柔的安抚着,眼神阴沉:“不要怕,有本公子在。”

    “浩我怕。”小厮望着李元浩。

    “怕什么,有我护着你。”

    “浩,老爷不会容下我的,放我走吧,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了,都知道你喜欢男人。”

    少年拉着李元浩的手。

    “本公子会护着你,没有听到?”

    “以前只是夫人知道,老爷不知道,老夫人老太爷也不知道,我们还能在一起,可是现在,浩,宜妃娘娘和秦王殿下也会被连累,老爷不会定型下我。”

    “如果不是姑母要给我赐婚,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都怪母亲。”李元浩已经知道姑母要为他赐婚的事。

    菁华郡主他知道,一个只知道耍狠的女人。

    别说他不喜欢女人,就是喜欢,也看不上,他喜欢的是怀里的少年,是怀里的人。

    “浩,你该答应和菁华郡主成亲的,我不在意的,只要让我留在你身边,看着我就满足了,我不会和菁华郡主抢你,我会把菁华郡主当成主母,不会和菁华郡主争,浩你要是和菁华郡主成了亲,也不会有人敢——”

    “菁华郡主哪里比得上你,我喜欢的是你,不要说这些了,菁华郡主是什么东西,哪里比得上你。”

    “浩。”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砰一声从外面砸开。

    “孽子,出来。”

    “父亲我喜欢的是男人,没有错,我不会娶菁华郡主,也不会娶任何一人!”

    吴府,吴老夫人只觉得庆幸,庆幸进宫一趟。

    没有让菁姐儿和宜妃的侄儿定亲。

    不然,她会后悔死。

    她的菁姐儿那么好,只有永叔那样的才配得上,要是真的定给了宜妃的侄儿,都不知道会如何。

    想想都后怕,她当时她只是觉得宜妃的侄儿谁知道好不好,也不想和宜妃有什么牵扯,才会入宫,求了太后,求了皇上。

    没想到宜妃的侄儿喜欢的是男人,根本不喜欢女人,晚一步进宫,皇上说不定就赐婚。

    就来不及了。

    到时候菁姐儿只能嫁给宜妃的侄儿,一个喜欢男人的。

    菁姐儿会如何,她一想就知道。

    “宜妃简直是欺人太甚!”

    宜妃不可能不知道她侄儿喜欢男人,但宜妃还是让皇上赐婚。

    宜妃是想做什么。

    吴老夫人什么只庆幸,没有让菁姐儿被糟蹋了。

    “老夫人,宜妃不是被皇上禁足了吗?”周嬷嬷也知道就差一点。

    “宜妃这是当皇上好糊弄呢。”

    吴老夫人不知道是谁发现,传了出来,不然还不知道宜妃打的主意。

    不少知道消息的都觉得菁华郡主幸运,怪不得菁华郡主那么快和纪太傅定亲,说不定菁华郡主早就知道。

    得知宜妃被禁足,手上的权利也没有了。

    不会秦王殿下也喜欢男人吧。

    顾瑶不信秦王喜欢男人。

    心里却不免担心。

    秦王府。

    “王爷,要不要?”

    太监道。

    秦王萧琰没有说什么,母妃做的他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表哥喜欢男人,他知道现在去见父皇也没有用。

    “王爷,外面说你也喜欢男人。”

    太监开口,迟疑的。

    秦王猛的回头。

    安郡王府。

    萧菁菁绣着嫁衣,目光落在嫁衣上,摸了摸,这是她的嫁衣。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