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七月初八
    聘礼至,烧香鸣炮,奉告祖宗神明。

    一抬抬扎着大红花的聘礼摆在眼前,浩浩荡荡,眼前的箱子里,全是各种名贵的皮毛。

    绫罗绸缎、珠玉金银头面、奇珍异宝。

    礼贴,婚书,聘金,大饼,冰糖冬瓜,桔饼,柿裸,福丸,猪脚,面线,糖果,阉鸡两只,礼服,手环,金戒子等。

    婚书成通、启书成封、聘金双封、盒仪成封、训仪成封、锦麟成楹、寿帕双福、色仙成端、金猪成首、喜羊成只、糖屏八拾、福丸满百、梦糖成盒、龙烛双辉。

    一共一百二十抬,足聘。

    “是很多,聘礼是足了的,菁姐儿。”吴老夫人对着菁姐儿道,到时候菁姐儿也带一百二十抬嫁妆就是了。

    她的菁姐儿就该嫁得风风光光的,让所有人看到。

    还有那些说嘴的人看到。

    “纪四叔肯定喜欢表姐。”吴雲在一边道:“一百二十抬的聘礼。”表姐嫁过去的时候也要一百二十抬吧。

    吴雯也觉得纪四叔是喜欢表姐的,吴莲眼中带着羡慕,如果她出嫁的时候能有二十抬她就满足了,萧芸芸希望大姐姐幸福,萧琳琳萧媛媛两人也眼带羡慕。

    她们知道她们出嫁的时候不可能像大姐姐一样,能有一半就够了,大姐姐和她们不同,嫁的又是太傅大人。

    萧琳琳忍不住嫉妒,大姐姐命真好。

    嫁给太傅大人,大姐姐嫁妆不知道有多少,要是大姐姐不在,那晚大姐姐摔下马,这些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珠玉头面,说不定就是她的了,她嫉妒又难受。

    “你这鬼丫头,倒是知道?”吴老夫人看不过去,雲丫头什么都敢说:“菁姐儿。”

    “祖母。”萧菁菁看向雲表妹,祖母。

    “回礼准备好了吗?”吴老夫人问。

    “准备好了,外祖母。”

    萧菁菁点头,外祖母提前和她说过,她也问过姚嬷嬷和蔡嬷嬷。

    “外祖母就知道。”吴老夫人笑了:“一会记得回礼。”

    “嗯。”

    萧菁菁点头,吩咐一边的赵嬷嬷:“嬷嬷你去看看。”

    “老奴这就去,郡主。”赵嬷嬷知道郡主老夫人让她准备好回纪家的礼,回礼是郡主为纪四爷作的衣帽鞋袜还有礼服,钟绣。

    萧菁菁颔首。

    萧琳琳等都望向大姐姐。

    送了回礼就算是文定了。

    “去看看宴席摆好没有。”吴老夫人吩咐身边的周嬷嬷,周嬷嬷行了一礼也退了下去。

    吴老夫人看着纪家送聘的人,差不多了,该请纪家送聘的人入席了,今日不止是纳征还有请期,成亲的日子在定亲后就商定了,只是还没有最后确定,今天请期和送聘一起。

    六礼,提亲,定亲,文定,请期,送聘后才是请期,只是女婿安郡王在大营,安郡王府没有女主人,才一起,而一般是在在定下婚期前二个月送聘。

    她看向老阁老夫人。

    因为菁姐儿和永叔定亲的媒人是李阁老夫人,今日的送聘李阁老夫人也来了:“李老夫人。”

    李阁老夫人听到声音,笑着转过头来看着吴老夫人还有菁华郡主几位姑娘:“吴老夫人,郡主还有几位姑娘,纪家很重视这门亲事。”

    “两个孩子的事劳烦李老夫人了。”吴老夫人道。

    “没有。”李阁老夫人看了菁华郡主一眼,又看了看几位姑娘,心中点头,安郡王府几个姑娘都不错,吴家几位姑娘也很好。

    “李老夫人。”萧菁菁几人开口。

    “郡主,几位姑娘不必多礼。”李阁老夫人笑了。

    “老夫人,四爷来了。”一个婆子走了过来。

    “哦?”吴老夫人挑了一下眉头看向李阁老夫人,李阁老夫人也有些意外,想到什么看过去:“来了?”

    吴老夫人没有看,回头看着琳姐儿三人雲姐儿萧姐儿,示意她们:“你们几个小丫头回避吧。”

    吴雯正要开口。

    “祖母。”吴雲拉着祖母,看了一下表姐,纪四叔肯定是来看表姐,表姐也要回避吗、表姐和纪四叔定亲了,纪四叔又不是没有见过。

    有什么回避的,祖母真是。

    “都是大姑娘了。”吴老夫人又道,摇了一下头,她哪里会不知道雲丫头想什么,雲丫头该磨一磨性子,她注视几人。

    吴雲知道祖母是因为李阁老夫人在。

    吴雯萧芸芸也感觉出来。

    “去吧,几个小丫头。”吴老夫人多看了看菁姐儿,让她们回避:“菁姐儿也一起。”

    “是,外祖母。”

    萧菁菁没有多说什么。

    “还是菁姐儿听外祖母的话。”吴老夫人轻轻的道,萧菁菁带着几位庶妹还有表妹回避,刚走了几步。

    脚步声响起。

    纪尧走了进来,一眼看到小丫头,小丫头这是做什么,眼中不由多了笑意。

    要躲起来?不要他看?

    他来就是为了她。

    萧菁菁感觉到什么,回头,对上四爷的目光,心渐渐跳快,纪尧转动着玉板指,眼神温和包容,嘴角带着轻笑。

    “菁儿。”

    萧菁菁脸一下子红起来,收回目光。

    纪尧笑容加深。

    萧菁菁心漏跳了一拍,绊到裙摆,被吴雲扶住:“表姐怎么了?”

    “没有。”萧菁菁平复呼吸,回过身。

    吴雲意识到什么,往后一看,是纪四叔,她眼中多了促狭,打趣,凑到表姐耳边,挽着表姐:“表姐是不是和纪四叔?”

    “表妹。”萧菁菁心慌。

    “表姐。”吴雲抱住表姐,看不到小丫头,纪尧和吴老夫人和李阁老夫人打过招呼,让人把系着大红丝绸的箱子放到地上。

    吴老夫人李阁老夫人对视一眼,她们是老了,也不至于什么也没看到。

    “表姐,我看到了。”

    另一边,吴雲小声的在表姐耳边说。

    萧菁菁看着雲表妹。

    “表哥,你和纪四叔真是。”吴雲不知道说什么。

    她们没有离开太远,远远看着,等差不多,纪四叔离开后,她们又回到祖母身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吴老夫人问起李阁老夫人。

    “差不多了。”李阁老夫人道。

    吴老夫人见菁姐儿几人又过来,伸出手招了一下手:“怎么过来了。”

    “祖母。”“老夫人。”“外祖母。”

    萧菁菁几人上前,然后又对着李阁老夫人:“老夫人。”

    李阁老夫人想到纪四爷,看来菁华郡主和纪四爷两人是有情的,取出一份婚书交给吴老夫人:“这是郡主和纪家四爷的婚书。正要交给老夫人。”

    吴老夫人接过婚书,看了看,把婚书给菁姐儿:“菁姐儿看看,这是你和永叔的婚书。”。

    萧菁菁接过她和四爷的婚书,前世她和四爷的婚书,她没有见过,不知道是不是一样的。

    前世不是李阁老夫人来提亲和送聘,是张嬷嬷,聘礼按着规格,张嬷嬷送完聘礼就走了,她知道是因为她不愿意嫁给四爷,纪家也不满意她。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吴雲很想看看表姐和纪四叔的婚书,可是祖母不给她看,她看向表姐,李阁老夫人在,她念起来。

    吴雯吴莲也好奇,萧琳琳三人也想看,看了眼李阁老夫人。

    “祖母。”萧菁菁看完,抬头看着外祖母。

    “收好,不要弄丢了,菁姐儿。”吴老夫人道,瞄了眼雲姐儿。

    “嗯,外祖母。”

    萧菁菁点头,收了起来,交给一边的紫嫣,紫嫣恭敬的行了一礼,上前接过郡主的婚书,退下去。

    纪家送聘的人已经放好聘礼。

    “大家都累了,李老夫人,席宴早就已经准备好,大家还是入席吧。”吴老夫人看了眼纪家送聘的人,永叔去了前面,对着李阁老夫人道。

    “好。”李阁老夫人笑点头。

    萧菁菁让秋雨去前院,前院也摆了宴,四爷还有大舅舅二舅舅三舅舅在前院,秋雨得了郡主的命令,行了一礼恭敬退下去。

    李阁老夫人看在眼中。

    “郡主,老夫人。”一个小丫鬟走过来,恭敬行礼,是花厅的丫鬟,萧菁菁看向外祖母。

    吴老夫人点头,萧菁菁吩咐了丫鬟。

    宴席开在花厅,还有前院,一行人往花厅去,男席在前院,女席在花厅,入座后,宴席开始。

    半晌,席宴结束。

    回到偏厅,李阁老夫人拿出用红笺书写男女生庚,请期礼书递给吴老夫人,吴老夫人接到手里,请期又叫送日头,提日。

    都是由媒人携往女家,和女家主人商量迎娶的日期,经女家复书同意,男家并以礼书、礼烛、礼炮等送女家,女家即以礼饼分赠亲朋,告诉于归日……

    吴老夫人打开,吴雲几人很想看,吴雲发现表姐好像一点也不好奇。

    李阁老夫人脸上带着笑等待着,过了一会注视着吴老夫人和菁华郡主:“纪老夫人的意思有两个日子比较好。”

    “六月初七。”吴老夫人睥了下菁姐儿,看向李阁老夫人,把请期礼书放好,问道。

    “是,吴老夫人,纪老夫人觉得六月初七,七月初八都不错,这两个日子都好,再往后就只有十月还有十二月,有些晚,再早太急。”李阁老夫人笑着道。

    吴老夫人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两个日子都是两家商议后定下来的。

    永叔不小,菁姐儿也及笄,两边都想快点。

    再晚就是明年。

    在她看来明年也不错,只是永叔年纪在那里,她也不好说什么,各家定亲后都是隔一年再出嫁,很多更是舍不得早早把女儿嫁出去,想多养几年。

    她也想多养菁姐儿几年,等养几年再把菁姐儿嫁出去人,但是女婿觉得早点嫁也好,菁姐儿嫁过去就能当家作主,也受不了委屈,她只好作罢。

    嫁人了就是别人家的人。

    六月初七已经够早,再早一点,来不急,世家定亲,从来没有定亲不久就成亲的,需要准备有很多,要过六礼,要打家具,准备嫁妆。

    不是一二个月能准备好的,很多世家都是从女儿出生就从小开始准备,有好的就放起来,到了出嫁的时候,再添点妆,放点压箱子的银子,不说十里红妆,二十四抬是随便有的。

    菁姐儿没有人为她从小准备,她这个外祖母不是那么方便。

    好在女儿留下的嫁妆都回来了。

    再添点妆,放点压箱银子,一百二十抬是有的,当年女儿出嫁的时候,女儿是嫁到郡王府为郡王妃,为了女儿,她足足凑了一百二十抬。

    陪嫁了半个府,府里没有人敢说什么,可以说是十里红妆,当年在京城传了很久,这些东西本来就应该留给菁姐儿,她可怜的女儿只留下菁姐儿一个女儿,菁姐儿也是她的外孙女,那些东西只能是菁姐儿,谁也不会说什么,有这些嫁妆,菁姐儿的嫁妆就不算少,一百二十抬的嫁妆,在京城也是少有的,她再添点东西,装满一百二十抬。

    超出一百二十抬,只有亲王妃,太子妃能用这样规格,不然她真想弄个一百六十抬。

    她侧头看着菁姐儿。

    萧菁菁对上外祖母的目光。

    吴老夫人拍了拍菁姐儿的手,她没有告诉菁姐儿她给她准备的嫁妆,回过头:“六月初七有些急。”很多东西来不及。

    她写信问过女婿安郡王。

    “那就七月初八?纪老夫人也觉得六月初七有些急,七月初八更好一些,不知道你们这边是怎么想的,所以让我来问问。”李阁老夫人笑着。

    “好。”

    吴老夫人没有问菁姐儿,这些不必再问菁姐儿,有她在,只需要和女婿安郡王通声气就可以了。

    “那我就回纪老夫人了。”李阁老夫人站起来。

    “好的,劳烦李老夫人。”吴老夫人也站起来,让周嬷嬷把之前准备好的复书递给李阁老夫人。

    李阁老夫人收过复书,放好,点头。

    接下来就是回礼,吴老夫人示意菁姐儿,所有人都看过来,萧菁菁让赵嬷嬷送上回礼。

    “郡主果真是心灵手巧,难怪纪老夫人想为纪太傅定下菁华郡主。”李阁老夫人看了看回礼,笑着道。

    让人接过。

    之后就是男方礼书、礼烛、礼炮等送女家,女家即以礼饼分赠亲朋,告诉于归日期。

    萧菁菁让人去前院看看。

    前院宴席也结束了。

    纪尧站起来,小姑娘不知道在做什么。

    “永叔,再喝。”吴二老爷高兴,喝了不少,吴大老爷看着二弟,二弟简直是有辱斯文,他看向永叔。

    很想问问永叔,怎么想娶菁姐儿,置礼教之不顾,永叔到底在想什么,想到娘的话还有妹夫,他不再看。

    已经下聘,不可能让菁姐儿退婚,他端起酒喝了一口。

    吴二老爷是真的高兴:“永叔,菁姐儿就交给你了。”

    “好。”纪尧回过头来,温和的笑笑,目光掠过,吴二老爷大声说了一个好字,吴大老爷敬了一杯酒,吴三老爷有些心不在焉,看着老大老二还有纪永叔,三妹妹还有柔姐儿不见了,没有人关心,都关心菁姐儿,老大老二明明知道,却像不知道一样。

    他知道老大老二不知道三妹妹还有柔姐儿,不像他,他又喝了一杯酒,自酌自饮,喝完又倒了一杯。

    菁姐儿已经定了亲了,嫁给纪永叔,不像三妹妹还有柔姐儿,不知道在哪里,是不是还活着,听说妹夫派人在找,一直没有找到。

    也许三妹妹和柔姐儿已经不在了,三妹妹再不好柔姐儿也是他的外甥女,还没有定亲,不管三妹妹做了什么,柔姐儿都是无辜。

    他想找人问问,当晚菁姐儿和三妹妹柔姐儿一起,菁姐儿没事,三妹妹柔姐儿不见了。

    他不知道菁姐儿知道不知道什么。

    想问菁姐儿,今日是菁姐儿的好日子。

    后院他进去不了。

    他找了一个婆子问,婆子只说不知道,说当日妹夫回来问过菁姐儿,不知道菁姐儿说了什么,妹夫带着人出去找。

    他几次想找菁姐儿,菁姐儿如今什么都有了,吴三老爷也不是怪菁姐儿,也不是觉得是菁姐儿害了三妹妹还有柔姐儿。

    他知道菁姐儿也不容易,他也是疼菁姐儿,但。

    又看了一眼纪永叔,他又喝了一杯酒。

    他决定写封信给妹夫,问清楚,改日再问问菁姐儿,今天母亲在,纪尧眸中闪了闪,多看了吴三老爷一眼。

    纪家送聘的人离开安郡王府。“圣旨到,太后娘娘懿旨到。”总管公公带着旨意到了安郡王府。

    总管公公很快把陛下的口谕传达,陛下听说了菁华郡主和纪太傅定亲,赏下东西。

    旁边的宫人是太后娘娘身边的宫人,宣完太后娘娘的旨意,身后宫人手上捧着太后娘娘赏赐下来的东西。

    “菁华郡主接旨。”

    “谢太后娘娘,陛下。”萧菁菁很平静,让赵嬷嬷紫嫣几人接过太后娘娘陛下赏的东西。

    “陛下知道菁华郡主和纪太傅定亲,很高兴。”总管公公开口。

    “太后娘娘也是。”太后派来的宫人道。

    “带公公还有姑姑下去喝茶。”萧菁菁吩咐秋雨。

    秋雨上前。

    萧琳琳几人看向大姐姐,大姐姐和纪太傅定亲,连陛下还有太后娘娘都赐了东西下来,萧琳琳更是嫉妒,大姐姐不过是定亲,皇上太后都赐了东西,她要是定亲,皇上和太后娘娘理都不会理。

    是因为大姐姐和纪太傅定亲皇上和太后娘娘才赐下东西是不是,她也想像大姐姐一样。

    吴雲替表姐高兴,看那些人还敢提表姐和纪宁的事,表姐和纪四叔定亲,可是连皇上太后娘娘都赏了东西。

    吴雯也为表姐高兴,吴莲眼中羡慕,表姐有太后娘娘后直赏赐的东西。

    吴大老爷不明白陛下还有太后娘娘在想什么。

    吴二老爷点头,脸上高兴。

    吴三老爷看着菁姐儿,菁姐儿这一下是真的什么都有了。

    吴老夫人也高兴,有了皇上还有太后娘娘的旨意,菁姐儿和永叔的事也不有人再乱说,连皇上太后娘娘都下了旨,她对着总管公公还有太后娘娘身边的宫人,两人她都认识:“劳烦公公还有这位姑姑了,两位喝了茶再回宫吧。”

    “好。”

    总管公公公和太后身边的宫人对视一眼,点头,他们带着陛下和太后娘娘的旨意出宫,现在已经完成了,时间还早。

    他们跟着秋雨去了偏厅。

    “菁姐儿,外祖母不用再担心你了。”吴老夫人拉住菁姐的手:“外祖母没有想到太后娘娘皇上会下旨。”

    萧菁菁也没想到太后娘娘皇上会下旨。

    纪府也接到了宫中的旨意。

    纪老夫人终于松口气,这一下,没有人再敢说老四和菁华郡主的不是,宁哥儿那里也不用再)——

    她看向身边的张嬷嬷。

    张嬷嬷看出老夫人放下心:“老夫人,老奴就知道四爷和菁华郡主是天作之合,太后娘娘皇上想必也觉得。”

    “嗯,现在没有话说了吧?”纪老夫人应了一声,看向几房,纪家几房都面面相窥,四叔和菁华郡主定亲的事他们一直不赞成,只是娘和四叔不愿改变主意,他们只好答应,皇上和太后娘娘得知四叔和菁华郡主定亲竟赏下来不少的东西。

    看样子皇上和太后娘娘是赞同的。

    想来不会有人再说什么,纪家大房夫人脸色不好,她想到自己儿子,宁哥儿成了那个样子,四叔和菁华郡主倒是要成亲了。

    纪二夫人纪三夫人看到了大嫂的样子,纪馨摇着头,眼底是不相信,萧菁菁爱的是大哥,却嫁给四叔,萧菁菁肯定是为了大哥,才会嫁给四叔,可是没有人信她。

    连太后娘娘皇上也被萧菁菁骗了。

    “不!”

    她看着祖母。

    纪老夫人看了馨姐儿一眼,纪馨说不出话,祖母也不信她。

    底下的丫鬟婆子也看了看对方,她们还觉得菁华郡主配不上四爷,想着等菁华郡主嫁过来,她们——

    她们一直觉得四爷不可能喜欢菁华郡主。

    太后娘娘和皇上?

    上次她们听说四爷当着姑奶奶的面说喜欢菁华郡主,她们还不信,难道四爷是真的喜欢菁华郡主?

    有人觉得一定是菁华郡主入了宫,做了什么,太后娘娘皇上才赐下东西,有些丫鬟觉得四爷是喜欢菁华郡主的。

    四房服侍四爷的丫鬟脸色变了。

    祠堂,纪宁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是四叔回府?他以后就要叫萧菁菁四婶。

    瑶儿。

    瑶儿,他的瑶儿,你想我吗,我想你。

    纪尧走到半路知道宫中下了旨。

    “四爷,宫中下了旨。”

    “哦?”纪尧看着侍卫。

    “太后娘娘皇上下旨,太子殿下还有秦王殿下大婚的日子都定下来了。”

    纪尧没有说什么,把玩着手上的玉板指。

    而在之前宫中的旨意就到了另几家,被圣上赐婚的成亲的日子都定了下来。

    秦王殿下大婚将在半年后,太子殿下的表妹二个月后入秦王府。

    太子殿下将在月底纳侧室。

    各家一直等着皇上定下日子。

    没想到会是今日。

    几家之后也得知皇上太后娘娘传到安郡王府还有纪府的旨意,皇上太后娘娘这是?

    吴老夫人回府,就知道大丫头成亲的日子定了下来。

    定在来年的正月。

    离大丫头成亲还有差不多一年,不用急,雲姐儿几个她也该好好物色,虽然还早,但大丫头的嫁妆也要准备好。

    “来人,让老大过来。”

    其他人也渐渐知道太后娘娘皇上下到安郡王府纪府的旨意。

    知道太后娘娘皇上并不反对。

    顾家也接到了宫中的旨意,半年后,瑶姐儿就要嫁到秦王府,顾瑶的祖母松口气,脸色不是很好,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和老大以为秦王殿下不愿意再娶瑶姐儿,还想让二丫头接近秦王殿下。

    她更是和瑶姐儿说了不少不该说的话,她有些后悔,要是早知道,她不会说那些话。

    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和瑶姐儿说。

    她让身边的婆子去找老大。

    还是和老大商量一下。

    “去看看瑶姐儿在做什么。”她又对着身边的人婆子道。

    “是,老夫人。”

    婆子行礼。

    顾府各房没想到事情变得这样快,丫鬟婆子也没想到,顾瑶的祖母想着该如何和瑶姐儿说。

    秦王府。

    秦王萧琰听到半年后,就是他大婚的日子,脸色看不出表情。这是他向父皇求来的。

    而他娶顾瑶不过是——

    “殿下。”

    管家走了过来,小心的看着殿下:“宜妃娘娘派了人来。”

    萧琰抬头。

    旁边的太监也看向管家。

    “殿下。”管家还是看着殿下,开口。

    萧琰还是没有说话。

    “殿下,宜妃娘娘派人送了四个宫人来,说是服侍殿下的。”管家小心的道。

    “带进来。”萧琰道。

    “是,殿下,老奴马上去。”

    管家忙退了下去。

    秦王萧琰坐在案前。

    “殿下,宜妃娘娘应该是怕皇上太事娘娘信了那些传言。”太监道。

    萧琰看他。

    不一会,管家带着四个宫女进来,四个宫女羞涩的望了一眼秦王殿下,低下头,宜妃娘娘让她们来服侍秦王殿下。

    她们不知道秦王殿下会不会留下她们。

    应该会吧。

    “奴婢给殿下请安。”四个宫人一起开口。

    管家站在一边:“殿下。”

    秦王萧琰没有开口。

    太监打量了下几个宫人,收回目光。

    “带下去,安排到梅园。”萧琰道。

    “是,殿下。”管家连忙道,转向四个宫人,四个宫人有些失望,秦王殿下根本没有多看她们,不过殿下留下了她们。

    她们一定会有机会的。

    四个宫人失望的退下去,跟着管家。

    “殿下。”

    太监觉得殿下不该再像以前一样。

    “晚上去梅园。”萧琰说。

    太监松口气。

    ------题外话------

    本来想写一万的,这一章查资料,卡文,加上从外婆家回来耽搁了时间,只写了七千多,明天努力两万更吧。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