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幽怨的目光
    “三公主怎么在这里。”纪尧皱眉。

    “太傅大人吓到本公主了。”

    三公主走到纪太傅面前,仰着头,背着手,嘟着嘴,眼中带着爱慕。

    纪尧看到三公主的目光,眉头皱得更紧:“在下不知道三公主在这里,要是知道三公主在这里,在下不会打扰,不过三公主不该乱跑,要是三公主没事,在下走了。”,微微行了一礼,转身就要走。

    三公主忙小跑到前面,伸出手,拦住:“不许走!”

    纪尧停下步子:“三公主有什么事?”

    “本公主出来散步,没想到碰到太傅大人,本公主有事和太傅大人说。”三公主又仰着头,又上前一步。

    “不知道三公主想说什么?”

    纪尧神色平静,注视着三公主。

    这让三公主不高兴:“太傅大人不想见到本公主是不是。”胡搅蛮缠起来。

    “三公主说笑了,在下不敢。”

    纪尧后退一步,不打算和三公主在这里纠缠。

    “你还说不是,太傅就是不想见到本公主,就那么不想见到本公主,见到本公主就走!本公主就那么讨人厌吗?”三公主更不满了,又上前一步。

    纪尧脸上多了无奈,没有再动:“请三公主自重,三公主贵为公主,该端庄娴雅。”

    “你才自重!我才不要,你要是喜欢我端庄一点,我就!”

    三公主本来好起来一点的心情又不好了,太傅大人为什么不看她,就这么不想见她,她哪里不好让他这么这么不待见她,连看她一眼也不,菁华郡主有什么好的,他却喜欢,以前她以为他对谁都是这样。

    不在意,以为他知道她喜欢他,现在才知道不是,听说他对菁华郡主不是这样,她那么喜欢他,想要嫁给他。

    就算父皇不同意,她还是想要嫁给他,只要能嫁给他,无论怎么样她都愿意,她不在意他身边有没有女人,只要和她一起,没有就好了。

    只要他不再喜欢菁华郡主,喜欢她。

    “三公主还是自重一点,既然三公主让在下自重,那在下就离得远一点。”纪尧转动了一下手上的玉板指,打断三公主的话,目光扫了扫远处,看到悄悄看过来的宫人,眸光一闪。

    “不许走,也不许说别的。”

    三公主一见,连忙拦住,盯着太傅:“你不许走!”

    公主的娇横表露无疑。

    “三公主为难在下了,在下还有事。”纪尧淡淡的。

    “本公主哪里为难你!”三公主又逼近一步,她恨不能抱住喜欢的人,她是公主,父皇最得宠的公主,她想要的不可能得不到。

    一定能得到,只要她想,纪太傅也是样,她喜欢他,想要嫁给他,她就要嫁给他,他也只能喜欢她。

    谁也不能和她抢。

    菁华郡主是表姐又如何,她才是最尊贵的,表姐该把太傅让给她。

    最好是和太傅取消亲事,她会让父皇给菁华郡主赐门好的亲事,不然。

    “三公主现在就是为难在下。”

    纪尧平淡无波。

    三公主越看越气,越听越气:“我说了有话和太傅说,太傅竟说本公主为难你,本公好久没有见到太傅了。”

    “三公主有什么就说吧,三公主出来这么久,会有人找的,要是陛下知道!”

    纪尧并不在意。

    “太傅是父皇吓我。”三公主真生气了,太傅用父皇来吓她。

    “在下只是在想要是陛下知道三公主拦下在下,会如何。”纪尧随意的道。

    “本公主不怕。”三公主才不怕,父皇不可能把她怎么样,就算父皇生气,她也能把父皇哄好。

    “是吗?”纪尧不置可否。

    “太傅,本公主才不怕!听说你和菁华郡主定亲了是不是?都说太傅喜欢菁华郡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三公主虽然很生气,觉得太傅小看她,不过她一点也不想听到太傅说喜欢菁华郡主。

    “是,三公主也知道了,我确实心悦菁华郡主,三公主还有要问的吗?”

    纪尧直接道。

    “菁华郡主哪里好,让太傅喜欢?”

    三公主酸了,冒着酸水心里又嫉又恨,太傅真的承认了。

    “心悦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纪尧不准备解释。

    为什么太傅喜欢的不是她,三公主愤愤不平:“太傅喜欢菁华郡主,还会喜欢别的人吗?”太傅竟说心悦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菁华郡主哪里能让太傅这样喜欢,她也想太傅喜欢她。

    “在下只有一个妻。”

    纪尧看出了什么,认真的说。

    “要是别人喜欢你?”

    三公主觉得不公平。

    “也是一样,三公主还是回去吧,在下还要去东宫,太子找在下有事。”纪尧看到一个宫人走了过来。

    “本公主不回去,太傅想让本公主走,本公主就不走!太子哥哥有什么事。”为什么就只有一个妻,本公主要当你的妻,只有本公主才有资格当你的妻,菁华郡主没有资格,到时候你也喜欢我好不好,三公主愤愤的。

    “这不是三公主该关心的。”

    纪尧转动玉板指,不觉得这是三公主能关心的,他已经不耐。

    “本公主也去找太子哥哥。”三公主想要一起。

    “三公主自重。”

    纪尧再次说。

    “本公主为什么要自重,本公主的心思太傅明明知道,为什么装不知道。”三公主不明白她哪里不好,质问道。

    “三公主再这样说——”

    纪尧沉下脸。

    “我也喜欢太傅,太傅你也喜欢我好不好?”三公主又上前,望着太傅,委屈极了,表白心思:“太傅,本公主也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行不行。”

    “送三公主回宫。”

    纪尧对着小心过来的宫人。

    “太傅大人,三公主。”两个宫人砰一声跪在地上,看看太傅又看向三公主,不敢开口。

    “本公主不走,不许过来,太傅,菁表姐有什么,我那么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我找父皇为我们赐婚,你和菁表姐退亲好不好?”

    三公主恨恨瞪了宫人一眼,望过去。

    “三公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纪尧脸彻底沉下来。

    “我就是喜欢你,谁也不喜欢,谁也不想嫁,就想嫁给你,菁表姐有的我也有,父皇会答应的。”

    三公主还在说。

    “三公主把皇上当什么,在下只知道婚姻大事,都是媒妁之言,三公主太小,不懂。”纪尧就要对宫人说什么。

    “父皇赐婚也是一样的,我不小了,本公主要不了多久就——本公主听说菁表姐并不喜欢太傅,听说菁表姐喜欢的是纪宁,不要脸,不守妇道,不知廉耻,勾引太傅,和太傅定亲是有目的的,菁表姐都那样了,太傅还喜欢表姐还要娶菁表姐吗,菁表姐明明配不上太傅,还听说菁表姐名声不好,这样的菁姐儿哪里值得太傅喜欢!”

    三公主不甘心。

    “够了,三公主!”

    纪尧不想再听,让宫人拦住三公主:“我不想听你诋毁在下未过门的妻子,送三公主去皇上那里。”

    “三公主。”

    两个宫人听到纪太傅的话,看向三公主,她们没想到三公主会在这里拦下纪太傅,想到宫里的传言。

    “本公主哪里说错了!”三公主很不甘心。

    *

    御书房,总管公公听了小太监的话,转身回到里面,熙和帝批着奏折,沉吟着。

    “陛下。”

    总管公公小心上前,轻声道,目光落在陛下面前的秦折上。

    熙和帝放下手上的秦折,看了他一眼,让他说,总管公公忙:“陛下,太傅大人被三公主殿下拦了下来,三公主似乎想。”

    “三丫头?”

    熙和帝眉头皱了起来。

    “陛下,三公主似乎是想和太傅表白。”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总管公公小心的看了陛下一眼,不敢说。

    “三丫头知道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熙和帝眉头皱紧,脸色沉了沉。

    “陛下,三公主应该是想拦下太傅大人,三公主对太傅大人的心思——”总管公公慢慢的道。

    “三丫头这是连我这父皇的话也不听了!马上把三丫头给朕带过来,不要让她再给朕丢脸,简直是!”

    熙和帝脸色彻底沉下来,威严的道。

    “是,老奴这就让人去。”

    总管公公开口。

    “不要闹到人前,有没有人看到?”熙和帝又道。

    “陛下,三公主拦下太傅大人的地方很偏,只有几个宫人。”总管公公知道陛下担心的是什么。

    “嗯,让纪家老四该去哪里就去哪里。”熙和帝嗯了声,没有再说,挥了手。

    “是,陛下。”总管公公退下去。

    带着人往三公主还有太傅那里去,很快到了,远远他看到三公主正闹着,没有看到太傅大人,不知道去了哪里,他示意了身边的人,连忙上前。

    走近后就听到三公主在闹,要去找太傅,让宫人不准拉着她。

    “陛下有旨,三公主殿下,陛下让老奴三公主殿下过去。”

    “父皇!”三公主一停。

    “对,三公主,陛下要见你。”总管公公看着三公主恨恨的转过头,恭敬行了一礼,让人上前。

    “本公主要——”三公主还想说什么,被总管公公带人拦住。

    熙和帝又批了一会奏折,三丫头是越来越无法无天,简直是胡涂到底,胡闹也要有分寸,放下手上的朱笔,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圈,回过头看着外面。

    过了一会坐下来,又拿起朱笔批起奏折,没多久,脚步声响起。

    “陛下,三公主带来了。”总管公公小跑进来。

    “让给朕进来!”熙和帝抬头。

    “老奴马上带三公主进来。”总管公公行了一礼。

    “守在外面,不要让人来”熙和帝把秦折都放到一边,总管公公恭敬应了一声退下去,带着三公主进来。

    “本公主也是你们能碰的?”三公主的声音很响,传来:“放开本公主。”

    熙和帝什么也没有做。

    “三公主,陛下在等你!”总管公公走进来:“三公主还是不要再闹了。”

    三公主也走进来,看到熙和帝,马上飞奔过去:“父皇,父皇!”

    “拦下三公主!”

    熙和帝皱着眉头。

    总管公公忙带着人把三公主拦下来,三公主不知道父皇为什么要让人拦下她,她很委屈:“父皇你不疼女儿了!”

    “朕有话要问你。”熙和帝脸色还是不好,威严问,没有像往常一样。

    “父皇,你要问什么?”三公主没有再闹,她知道父皇不高兴。

    “你想干什么?”熙和帝冷着脸。

    “父皇,女儿不知道你指什么。”三公主嘟着嘴,仰着头对总管公公还有其他人:“不要拦着本公主,本公主又不会做什么。”

    总管公公看了眼陛下,见陛下点头,才退下去。

    三公主一见忙往父皇走去,拉住熙和帝的手臂,摇着:“父皇。”

    “你拦下太傅做什么?”熙和帝没有让她逃避,直接问,直视着她,三公主知道父皇知道了,肯定是有人告诉父皇,她睥了总管公公几人一眼,是谁?

    “女儿喜欢纪太傅。”三公主道,再次嘟着嘴:“女儿告诉过父皇,父皇不同意。”

    “既然知道朕不同意,为什么还要拦下太傅,简直是胡闹!”熙和帝完全沉下脸:“朕宠着你,就把你宠成这样?朕的公主——”

    三公主有点怕,父皇要做什么:“父皇!”

    “知道怕了?不许再做什么,要是让朕知道!”熙和帝警告道。

    “父皇,女儿就是喜欢纪太傅,想嫁给纪太傅,不嫁给纪太傅,女儿会死的,父皇,你疼疼女儿。”

    三公主拉住熙和帝,可怜巴巴的。

    熙和帝没有说话。

    *

    汞宫,纪尧走进去,守在外面的侍卫,行了礼。

    “太傅大人终于来了,太子殿下一直等着太傅大人,太子殿下在花园里,太傅大人请。”一个太监走了出来,行了一礼,尖着声音道。

    纪尧没有说什么,应了声,往里。

    太子让人扶着在花园里走着,脸色好了许多,虽然还是瘦弱,精神好了不少,也能下地走了,没有再咳,掏出手帕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走了一会出了汗,天气正好,阳光明媚,花园里的花开得正艳,小宫人们站在不远处嬉戏着。

    扑着蝶,偶尔看一眼太子殿下,很是有趣,太子看着心情好了很多,嘴角带着漫不经心的笑,眯眼望了一眼头顶的太阳,伸出手遮了一下。

    走了过去。

    “殿下。”扑着蝶的小宫人慌忙行礼。

    “起来吧,孤看看。”小宫人都是专门挑出来的,还带着青涩,太子看着。

    小宫人脸羞涩的红起来,都不敢动。

    太子也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小宫人脸越发红,她们很少见到殿下,没想到日殿下让她拉嬉戏玩耍,她们还见到了太子殿下。

    扶着太子的宫人看了眼,皱眉注视着跪在地上的小宫人:“殿下。”

    “走吧,扶孤坐吧。”太子坐到棋桌前,摆放起棋子来,五子棋,有趣,还真没有想到,菁妹妹的朋友能想这样有趣的棋弈之道,摆放了一会,太子笑了。

    想到不久前侍卫报上来的事,嘴角的笑容加深,听到脚步声,含笑看过去,一眼看到过来的纪太傅,笑容加深。

    纪尧也看到了太子,太子的手边桌案上摆放着一幅棋桌,他走过去,太监小跑到太子殿下身边。

    “孤没事。”太子挥了下手。

    “殿下。”纪尧开口。

    “听说太傅遇到三皇妹了。”太子边擦着嘴边笑着问,仰着头,坐在木质的椅子上,宫人站在两边,太监站在一边。

    太子说完轻笑了一声,微微咳了下,脸色潮红了一下。

    宫人还有太监忙上前。

    “不用,孤很好,孤只是觉得有趣。”太子一下子挥手,不让他们上来,还是望着纪太傅,太监宫人不敢动。

    “太子想问什么。”

    纪尧平静的。

    “孤很闲,只能在宫里,哪里也不能去,躺了这么久,骨头都躺快坏了,听到一个消息,怎么能不问一问。”太子又道。

    接着又笑了起来,微咳了下,用帕子擦过:“不知道菁妹妹知道会如何?菁妹妹不知道在哪里。”

    纪尧没有说话。

    “咱们的太傅大人魅力真大,三皇妹拦下你,向你表白,据说不让你走。”太子让身边的宫人太监退开,退了下去,笑着说。

    纪尧坐到对面:“太子。”

    “三皇妹还真是痴心不改,一心爱慕咱们的太傅大人。”

    太子又笑。

    纪尧像是没有听到,转动着玉板指,看了一边的棋桌一眼。

    “可惜咱们的太傅大人不喜欢,心中只有菁妹妹,三皇妹这是痴心错付了,孤只知道三皇妹喜欢你,还不知道三皇妹用情这样深,之前孤就听说三皇妹闹着想嫁给你,看来是知道你和菁妹妹定亲后受到了刺激,父皇没有同意,父皇不答应,三皇妹这是当面拦下你,对你表白。”

    太子可惜的摇头。

    “殿下,要是想可以找几个宫人陪都会,就不会闲了。”纪尧转过头来,平静的说。

    “那就算了,孤还是一个人。”太子笑,他喜欢的女人可是很泼辣,不知道想没想他。

    太子竟说自己是一个人,太子妃算什么,还有东宫的那些良人:“太子妃娘娘要是听到殿下的话。”

    “提她做什么,她哪有心思管孤。”太子脸色不好,他和太子妃一向各过各的,谁也不影响谁,也不理会。

    “太子殿下,太子妃并没有哪里不好,你还是想想。”

    纪尧沉下声音。

    “孤知道。”太子知道太傅的意思,他再是不喜欢太子妃,再是喜欢别的女人,也不可能休了太子妃。

    太子妃对他有用。

    “殿下知道就该知道怎么做,太子妃娘家可以帮到殿下,而且皇上太后也乐意看到殿下和太子妃娘娘恩爱,最好是生下小太孙。”纪尧并不说别的,皇上虽然还没有老,但该站位都站了,太子如果能和太子妃生下太孙,对太子是极有利的,就算不是太子妃,只要有小皇孙,太子也不会被废掉。

    “去和太子妃说声,就说孤一会过去。”太子出生皇家,天生的皇家人,他知道自己暂时不会被废掉,但父皇不会绝了废掉他的心的。

    太子妃那个女人哼。

    “是,殿下。”太监小跑过来,听到太子殿下的话,心中一惊,太子殿下和娘娘一向不合,不知道?不敢多想,行了一礼,忙道,见太子殿下没有要说的,退了下去。

    不管殿下怎么想的,是不是太傅大人提议,他要做的就是通知太子妃娘娘。

    “孤知道怎么做,虽然那个女人!”太子回头。

    “太子殿下知道就好。”

    纪尧说。

    “菁妹妹早晚会知道的,三皇妹闹下去,你也要早做准备。”太子想到什么,手指牛起一颗棋子:“孤和太傅下一局?”

    “好。”

    纪尧点头,示意太子先来。

    “太傅先来吧,菁妹妹要是知道了。”太子又道。

    “我知道。”

    纪尧取的是黑子,落下一子。

    太子笑了也取过白子落下,边下边:“还有一点,三皇妹很得父皇的宠,就怕三皇妹求得父皇心软,不得不防,别到时候伤了菁妹妹就不好,太傅不是喜欢菁妹妹吗,孤不想看到!”

    “谢太子提醒。”

    纪尧开口,落下一子。

    “孤主是为了菁妹妹,菁妹妹不错,又给孤带来这么好玩又新鲜的五子棋,看在这几点份上,也不能让菁妹妹伤心。”

    太子笑得不以为意,接着又顿了下,拈着一颗棋子把玩:“父皇先前没同意,以后不一定,太傅最好做什么,三皇妹不是想嫁人吗,三皇妹也到了选附马的时候,宜妃不是想让李元浩成亲吗,三皇妹喜欢你的事,要是传出去,菁妹妹不知道会受到多少目光,而且三皇妹必竟是公主,要是找机会针对菁妹妹,是很容易的,三皇妹的性子孤还是知道”

    太子并不喜欢这位三皇妹。

    “三皇妹也不知道是怎么长大的,余贵嫔不知是怎么教的,父皇说不定正生气,可生气后呢,三皇妹是父皇的女儿。”

    “皇上不会答应的。”纪尧觉得太子想太多了。

    “要是三皇妹硬要嫁呢?惹得父皇大怒。”太子笑了起来。

    “不会。”

    纪尧不觉得三公主会这样傻。

    “三皇妹不是喜欢你,为了你为什么不愿意,你一会去哪里,是出宫还是?”太子笑着说完,没有继续。

    纪尧眼中多了什么:“出宫,去怀郡王府接母亲。”

    “哦?孤还想让你陪孤去一个地方。”

    太子倒不知道,看着太傅。

    “殿下要去哪里,不是要去太子妃那里?”纪尧盯着太子。

    “太子妃那里晚上再去也没有什么,孤想去看看那个女人。”太子在宫中呆了很多天,可以下榻了。

    “太子还是过两天再去吧。”纪尧不赞成。

    *

    怀郡王府,萧菁菁坐下陪外祖母看戏不久,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戏是花木兰从军。

    “花木兰真勇敢是不是菁华郡主。”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萧菁菁转头,看到身边的嘉和郡主还有静安县主,她点了一下头。

    “菁华郡主觉不觉得花木兰勇敢,女扮男装上战场。”

    嘉和郡主意有所指的道。

    萧菁菁皱眉。

    静安县主是知道嘉和喜欢纪太傅的,闻言,看了嘉和一眼,嘉和拉着她过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嘉和想做什么。

    她有些担心,希望嘉和能有分寸。

    “菁华郡主难道不觉得吗,世人都没有那样的勇敢,都被规矩束缚着,什么也不敢,然后失去自己想要的,恭喜菁华郡主。”

    嘉和郡主复杂的注视着菁华郡主:“听说菁华郡主和纪太傅定亲了。”

    “也恭喜嘉和郡主。”萧菁菁虽然不知道这位嘉和郡主是什么意思,还是平静的。

    “恭喜菁华郡主。”静安县主也道。

    “同样恭喜静安县主。”萧菁菁转过头。

    “菁华郡主一定很高兴吧,和纪太傅定亲,我还以为菁华郡主会被赐婚,没想到。”后面的嘉和郡主没有说,有些阴阳怪气的,像是要看出什么一样。

    “嘉和一直说没想到菁华郡主会和纪太傅定亲。”

    静安感觉出什么,忙道。

    萧菁菁不知道嘉和郡主为什么要针对她,听了静安县主的话,她看了看两人没有多说。

    “菁华郡主一定很高兴,纪太傅应该那么好。”

    嘉和郡主像是没有发现,又道。

    “嘉和!”

    静安县主知道嘉和心里不好受,但也不该这样。

    “嘉和郡主是什么意思?”萧菁菁没有在意静安县主,淡淡的问嘉和郡主。

    嘉和郡主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她深吸一口气,还是觉得嫉妒:“对不起,菁华郡主,我只是觉得你会高兴。”

    “我高兴与否与郡主有关吗?”

    萧菁菁看着她。

    “是我多嘴。”

    嘉和郡主强压下心中的嫉妒不甘,能在宫中生存那么久,还得宠,她自觉自己很聪明,只有纪太傅能让她失态。

    “我们出去。”嘉和郡主拉着静安县主。

    “好。”静安县主点头,又望向菁华郡主,点了一下头。

    萧菁菁看着两人离开,她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个身影,看了之前那个位置一眼,什么了没有看到,香草担心凝着郡主,萧菁菁对着她还有嬷嬷采薇,让她们去看看。

    问一问那边是哪个府里的人。

    “老奴让人去问问。”赵嬷嬷不知道郡主看到了谁,不过郡主想让人去看看,她便派人去。

    “嗯。”萧菁菁点头。

    “嘉和郡主,郡主小心点,嬷嬷觉得她。”赵嬷嬷又道。

    “我知道,嬷嬷。”

    萧菁菁心中有数。

    戏台上,花木兰从军已经到后面,花木兰被人发现了女儿家的身份了,叶蓁走过来,拍了萧菁菁一下。

    “菁姐姐。”

    “叶姑娘。”

    萧菁菁回头,看到叶蓁。

    “不要叫我叶姑娘,叫我名字,我叫郡主菁姐姐可以吗?”叶蓁开口,笑着。

    “可以。”

    萧菁菁颔首。

    “菁姐姐在看戏?”叶蓁问:“好无聊,我们出去?”

    萧菁菁还没有说话,几个表妹走了过来。

    “菁姐儿,你们几个要是坐不住就出去玩吧,一会再过来。”吴老夫人忽然转过头来,看着几个丫头凑到一起,知道小丫头坐不住,索性让她们出去。

    “不要乱跑。”

    接着又嘱咐道。

    “祖母,我们知道。”吴雲道。

    “去吧,去吧,别打扰我们这些老家伙看戏。”吴老夫人和几个夫人老夫人说了话,笑着摇头,让小姑娘都出去。

    萧菁菁一行离开看戏的地方,往花园的方向走去。

    忽然前面一阵喧哗声还有落水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行人对视一眼,都意识到了什么,一边的丫鬟婆子脸色一变。

    “有人落水了!”

    不久之后,从落水的地方传出一声尖叫,一行人往出事的地方赶去。、

    萧菁菁几人没有动。

    “表姐,你说发生了什么,这里可是怀郡王府。”吴雲拉着表姐。

    吴雯几人也看着表姐。

    萧菁菁没有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叶蓁想到景非翎那个变态。

    “要去看看吗?”萧菁菁问几人,叶蓁想去看看,点头,吴雲最喜欢凑热闹也要去,吴莲还有吴雯没有说话。

    “去看看。”萧菁菁开口,带着人往落水的地方去,离落水的地方近了,一个身影映入眼帘。

    正往这边走,叶蓁脸色一变。

    景非翎那个变态。

    萧菁菁几人也看到了,景非瓴迈步走过来,停下步子,显然是看到了这边的人。

    “景世子。”萧菁菁几人避到一边,叶蓁的奶嬷嬷很担心,拉着自家姑娘,叶蓁倒是不怕。

    景非翎看了几人一眼,走过来,萧菁菁几人并不开口,叶蓁昂着头,被奶嬷嬷拉着。

    “蠢!”景非翎走过叶蓁面前的时候,冷冷。

    叶蓁就要跳起来,被奶嬷嬷压下。

    景非瓴没有再看叶蓁而是扫过几人:“你们要去前面?”

    “是,景世子。”萧菁菁淡淡。

    “有人想算计某些人,某些人还什么也不知道,不是蠢是什么!”景非翎又盯向叶蓁,说发脾气,扬长而去。

    “神精病。”叶蓁看不得景非仿那个神精病器张,她身边的奶嬷嬷拉着她。

    萧菁菁没有什么表情,吴雯松口气,吴雲发现景非翎挺不错的,吴莲脸有些白。

    “我倒要去看看!”叶蓁道。

    所有人再次迈步,婆子和丫鬟面面相窥,主子们要去,好们也要跟着,走了没有多远,脚步声响起,忽然一个丫鬟急冲冲冲过来。

    “是四妹妹身边的丫头。”吴雲指着丫鬟,一下子认出来了。

    萧菁菁也看到了。

    吴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吴莲有些担心。

    叶蓁看着。

    “你跑什么?”吴雲想到什么上前,拦下丫鬟,丫鬟正小跑着,忽然被拦住,姑娘掉到了湖中,她,她,她猛的抬头,正要说什么,忽然看到菁华郡主还有大姑娘二姑娘三姑娘。

    她脸色一变,惨白的趴在地上。

    “大姑娘,二姑娘三姑娘,菁华郡主。”

    丫鬟想要说什么说不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这个样子是要去哪里,怎么没有服侍四妹妹。”吴雲又问。

    虽然她不喜欢四妹妹,也不待见四妹妹,但是在外面,还是一致外的。

    四妹妹不是跟着四婶吗。

    “二姑娘。”

    丫鬟磕起头来,不停的磕起头。

    “本姑娘问你出了什么事!”吴雲沉下脸,萧菁菁几人看着,丫鬟又磕了几个头,抬起头,慌乱:“大姑娘,二姑娘,姑娘掉到水里了。”

    “什么?”

    吴雲脸色变了,紧接着:“你说四妹妹掉到水里,是怎么掉到水里的?旁边没有人?你是想去后面叫人?”

    萧菁菁看着二表妹的样子,很意外。

    “二姑娘,姑娘真的掉到水里,就在刚才,是船漏水,还有纪姑娘几位,奴婢——”

    吴雲没有再问,回头看向表姐,四妹妹掉水里了,一下子想到什么,难道之前的落水声是?

    萧菁菁几人也想到了。

    “二姑娘,奴婢正要去叫人,你快救救姑娘。”丫鬟又磕起头来,她是四妹妹身边的,要是四妹妹有什么,她活不了。

    一声一声敲在众人心里。

    “表姐我们马上过去。”

    吴雲道。

    “好。”萧菁菁点头,她盯着还在磕着头的丫鬟:“还不起来带路。”

    “是,奴……”丫鬟快速站起来。

    萧菁菁让采薇回去和外祖母说一声,吴雲见表姐吩咐人通知祖母了没有再说,一行人跟着丫鬟到了湖边。

    怀郡王府很大,花园更大,一路上遇到不少人,湖边,围了很多人,湖水中有小船,不少少女还有船上。

    离岸边不远的水中,一个身影挣扎着,旁边停着一只小船,船上站纪馨还有另几个少女。

    都看着湖中。

    没有人下去救。

    萧菁菁一行的到来让所有人看过来,吴雲就要开口,看向表姐,萧菁菁知道表妹的意思,马上吩咐下去救人。

    纪馨也看了过来。

    等人下去后,吴霏已挣扎动作越来越无力。

    萧菁菁这时感觉到一道目光在看她,她看了看霏表妹,看过去,看到一个不远处一个少女。

    少女眼中带着幽怨。

    萧菁菁确信自己并没有见过这个少女,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样看着她。

    “那就是菁华郡主。”

    不远处,有少女注视着萧菁菁。

    “菁华郡主和纪太傅定了亲!”

    “还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

    “对啊,不是说菁华郡主喜欢纪家大公子吗,怎么和纪太傅定了亲,你们说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谁知道呢,反正我不喜欢菁华郡主。”“我也不喜欢。”

    “有人说纪太傅喜欢菁华郡主。”

    “反正我不信!”

    “姐夫才不会喜欢菁华郡主,姐夫喜欢的是我姐姐。”看着萧菁菁的少女,突然道。

    “你是?”有人不认识少女。

    旁边知道少女的提醒了一声,说说少女的身份:“她是袁府……”

    有人想到纪太傅原配夫人就是袁家的。

    “你姐姐不是纪太傅的原配夫人吗,只是你姐姐去得太早,不然哪里轮得上菁华郡主,以前我可是听人说纪太傅为了原配夫人守身,一直不愿意继娶,最爱的是原配夫人。”

    一个少女说。

    也有少女觉得这位袁家的姑娘穿得也太不讲究了吧。

    小袁氏很不高兴。

    再次幽怨瞪着菁华郡主,要不是菁华郡主,姐夫心里只会有姐姐,姐夫是姐姐的。

    萧菁菁在发现并不认识少女后,就要收回目光,她蓦的怔住,她认出少女是谁了,少女是小袁氏,前世她见过,她再次看过去。

    “表姐,四妹妹救上来了。”吴雲这时道。

    萧菁菁才不再看。

    吴霏被救上了岸,她们走过去。

    吴霏并没有昏过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