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合适人选
    “大姐姐。”

    萧琳琳拉着萧媛媛站在一边,听着大姐姐和父王院子里的婆子说着话。。

    婆子退下,萧菁菁看向她们。

    “大姐姐父王要纳良妾是吗?”萧琳琳和萧媛媛见婆子出去后,小声的问,她们是不久前知道父王要纳妾还是良妾的事。

    父王下次回来就要纳进府,姨娘让她们来问一问,父王是不是真的要纳良妾。

    大姐姐让父王院子里的管事婆子空出一间厢房来。

    “是。”

    萧菁菁点头。

    “父王为什么突然要纳良妾呀,父王不是有人服侍吗。”萧琳琳两人一听,急了,大姐姐也这样说,肯定是真的,那,为什么父王要纳良妾。

    “父王不能纳良妾吗?”萧菁菁问。

    “不是,大姐姐,我们只是没想到父王会——”萧琳琳两人急切想说什么又没有,

    “父王需要有人侍侯。”萧菁菁凝着她们的表情,淡淡的:“父王不可能一个人,身边需要有人服侍。”

    “姨娘也可以——”萧琳琳两人闻言,脱口而出,意识到什么,小心的看着大姐姐:“还有吴侧妃娘娘。”

    “吴侧妃还有三妹妹至今没有找到,谁也不知道在哪里,父王以前有吴侧妃服侍,还有西院的各位姨娘,加上父王常年不在京城,倒没有什么,现在吴侧妃还有三妹妹不在,西院各位姨娘也有事,父王要纳良妾,找个人陪,无可厚非,我们早晚要出嫁,到时候父王难道一个人,你们忍心吗,作为子女就该希望父王有人陪有人伴。”

    萧菁菁漫不经心的,没有在意她们两人话中的意思。

    萧琳琳两人松口气,她们怕大姐姐会不高兴。

    想到大姐姐的话,虽然大姐姐提了西院的姨娘,但她们知道父王并不喜欢姨娘,父王除了喜欢大姐姐的母妃就是吴侧妃,从来没有喜欢过姨娘。

    吴侧妃不在了,父王肯定不愿只有姨娘们,想要纳良妾,很正常。

    两人互相看了看。

    父王要是纳了良妾,更不会看姨娘,姨娘该怎么办,姨娘还等着,她们不知道该怎么和姨娘说,连大姐姐都不反对,她们还以为大姐姐不愿父王纳妾,大姐姐不怕父王有了新妾忘了母妃吗?

    “不知道父王会纳哪家的。”

    萧琳琳和萧媛媛紧接着问。

    “父王请外祖母挑个差不多的,还没有定。”

    萧菁菁平淡的回道。

    “父王请吴老夫人?”

    萧琳琳两人一怔,面面相觑,看向大姐姐,她们知道大姐姐为什么不担心了。

    父王请吴老夫人帮着挑。

    吴老夫人肯定不会挑会让父王忘了母妃的。

    “对,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萧菁菁应了一声。

    “父王下次回来就要纳良妾了是吗。”

    萧琳琳两人再次对视一眼,又看着大姐姐。

    萧菁菁颔首。

    “不知道父王这些天找到吴侧妃娘娘还有三妹妹的消息没有?”萧琳琳两人想了又想,萧琳琳问。

    “这你们要去问父王。”

    萧菁菁并不打算回答,她也不知道父王有没有找到,父王没有告诉她,也许找到了也许没有。

    “大姐姐也不知道吗?”

    萧琳琳萧媛媛看向彼皮,她们不相信。

    “对。”萧菁菁望着她们。

    “大姐姐为什么不问一问父王,父王这些日子好像一直都在外面。”萧琳琳萧媛媛不明白大姐姐为什么不问。

    “父王要是找到消息,不会不说。”萧菁菁语气随意。

    “大姐姐,你说三姐姐还有吴侧妃还能不能找到,父王一直找。”萧琳琳两人并不想父王找到吴侧妃还有三姐姐萧柔柔。

    “我不知道。”

    萧菁菁道。

    “这么久了。”萧琳琳两人一起道。

    “大姐姐。”这时,萧芸芸声音响起,从外面进来,走到近前,行了一礼,看了眼四妹妹还有五妹妹,对着大姐姐:“大姐姐,大厨房的事已经查清了。”

    “怎么回事。”

    萧菁菁看过去,萧琳琳两人知道二姐姐被大姐姐安排去了厨房不知道有什么事。

    “大姐姐,是采买的人出了错。”萧芸芸知道四妹妹和五妹妹找大姐姐是为了什么,四妹妹五妹妹让她一起,她没有,姨娘说不管父王是不是要纳良妾,她都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有她和阿弟两人,只要她们好就好,让她不要管,不要找大姐姐,不要让大姐姐多心,姨娘说父王从来都不喜欢她,就算不纳良妾也不会喜欢,西院的姨娘父王都看不上。

    父王是王爷,不可能没有人服侍,以前有吴侧妃,现在吴侧妃不在,父王肯定要找人服侍的。

    大姐姐也没有反对,四妹妹和五妹妹希望父王能去西院,她却知道姨娘是对的,大姐姐让她去大厨房查一查大厨房的问题,她去了。

    知道大姐姐是教她怎么管事。

    “采买的人?”

    萧菁菁问。

    “大姐姐,原本府里有专门的菜农送菜,负责采买的克扣菜农的银钱,菜农不愿意,负责采买的把送菜的菜农赶走,重新采买另外的菜补上,后来越来越胆大,用死鱼充了活鱼,私下克扣。”萧芸芸接着道。

    “二妹妹怎么处理的?”

    萧菁菁没有说什么,前日有人报上来,大厨房送来的菜还有鱼有问题,她也派人去查了。

    “大姐姐,我让人打了二十仗,把采买的人换了。”

    萧芸芸把自己怎么处理的说了出来,怕大姐姐不满意。

    “你没有做错,只是还是太软了,现在用死鱼换上活鱼,以后说不定会用别的,再查一查,送去官府,府里不需要这样的人。”

    萧菁菁道。

    “是,大姐姐,我马上去。”

    萧芸芸脸有些红,她还是比不上大姐姐。

    萧琳琳萧媛媛听着大姐姐和二姐姐的话,大姐姐连这样的事也交给二姐姐?大姐姐真的在教二姐姐管家?

    她们以为大姐姐不会真的教二姐姐管家,第一次看到二姐姐在大姐姐面前这样,二姐姐在她们心中一直是懦弱的,她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二姐姐,和平时都不一样,有些像大姐姐。

    一直以来不起眼的二姐姐忽然这样,她们心里都很震惊。

    连大厨房负责采买的二姐姐也能处置。

    萧琳琳心中很嫉妒,二姐姐就知道拍大姐姐的马屁,讨好大姐姐,明明她们三人该是一起的,二姐姐总是跟着大姐姐。

    二姐姐以为这样大姐姐就会真的对她,大姐姐不过是利用。

    等有一天二姐姐没用了,大姐姐说不定看也不会看二姐姐一眼,二姐姐和大姐一样,虚伪!她看不起二姐姐,也看不上二姐姐的这个样子。

    萧媛媛则是羡慕二姐姐能被大姐姐安排这样的事。

    大姐姐是真的在教二姐姐如何管家,她有些后悔跟着五妹妹一起,没有好好跟着大姐姐学管家,要是她也和二姐姐一样,大姐姐肯定也会像对二姐姐一样对她。

    说不定会像二姐姐一样管府里的事。

    她以为大姐姐不可能真的教她们管家,五妹妹也说大姐姐怎么可能真教她们,她们还笑话二姐姐,谁知道大姐姐根本不像她和五妹妹想的。

    “查清楚了,不要管他说什么,直接送去官府。”萧菁菁又嘱咐道。

    “大姐姐,我知道。”

    萧芸芸知道大姐姐在教她,她记在心里。

    “嗯。”

    萧菁菁点点头。

    “郡主。”

    这时紫嫣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进来。”萧菁菁看过去,所有人都看着,紫嫣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没有看西院的几位姑娘看向郡主。

    她知道郡主把大厨房的事交给了二姑娘。

    “什么事。”萧菁菁询问。

    “郡主,老夫人派人来问郡主何时有空。”紫嫣回道。

    “外祖母有什么事吗?派的谁?”萧菁菁道。

    “老夫人有事和郡主说,是老夫人身边的婆子。”紫嫣望着郡主。

    “和外祖母说,过两日我会上门。”萧菁菁目光掠过眼前的几位庶位,和紫嫣道,紫嫣行了一礼退下去。

    萧琳琳萧媛媛知道大姐姐经常跟着吴老夫人出门,去各家,连公主都见过,心中羡慕,嫉妒。

    “二妹妹要是有空,到时和我一起去。”萧菁菁看着二妹妹。

    “大姐姐。”萧芸芸感觉到四妹妹五妹妹的目光。

    萧琳琳很快眼巴巴看着大姐姐,心中嫉妒二姐姐,大姐姐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看重二姐姐,就因为二姐姐会讨好吗。

    萧媛媛也想去。

    “四妹妹五妹妹还小,以后会有机会的。”萧菁菁许了一个不是承诺的承诺。

    萧琳琳觉得大姐姐骗她和四姐姐的。

    萧媛媛很高兴,大姐姐不会骗她们的。

    “大姐姐,我和五妹妹想跟着二姐姐去看看可以吗?”萧媛媛忽然在一边插话,她和五妹妹太傻了,二姐姐才是聪明的,她想去看看二姐姐是怎么做的。

    “去吧。”

    萧菁菁没在意。

    “四姐姐你。”萧琳琳没想到四姐姐要去看看,她才不想去看。

    “五妹妹我们一起跟着二姐姐去看看吧。”萧媛媛说。

    萧琳琳心中哼了一声,看就看,她也要看看二姐姐是不是真的帮着大姐姐管家,大姐姐会那么好心,点了一下头。

    萧媛媛见状,看向二姐姐:“二姐姐我和五妹妹想去看看不知道可以吗。”

    “可以。”

    萧芸芸看了看大姐姐点头:“只是四妹妹五妹妹一会不要说话,不是不让四妹妹五妹妹说,四妹妹五妹要说什么可以私下说,或者和我说。”

    “二姐姐我会的,你放心。”

    萧媛媛马上道,二姐姐可是和大姐姐一样。

    萧琳琳觉得二姐姐狐假虎威,心中不屑。

    萧芸芸没有多说,四妹妹五妹妹去没什么,她只要照着大姐姐教的,四妹妹不是惹事的,唯一担心只有五妹妹,她转向大姐姐。

    “大姐姐,我去了。”

    “好。”

    萧菁菁点头。

    “大姐姐,我们和二姐姐去了。”萧媛媛看向大姐姐,萧琳琳低头,扁了扁嘴。

    萧菁菁淡淡扫过,嗯了嗯。

    萧芸芸三人离开。

    “郡主。”过了一会,赵嬷嬷看了看后面,走进来,西院几个姑娘去了大厨房,大厨房那边的事她是听说了。

    “嬷嬷。”萧菁菁回头。

    “郡主,印子钱的事,不管了吗,王爷是怎么个章程”赵嬷嬷担心印子钱的事,这可不是小事,事关整个安郡王府,王爷到底怎么想的,吴氏什么都敢做,死了倒是好,留下烂摊子给郡主还有王爷。

    萧菁菁看出嬷嬷在担心什么:“父王说他会处理。”

    “那王爷是准备怎么处理。”

    赵嬷嬷可是知道吴侧妃放的印子钱害了庄子上一户,有一户更是准备闹上京,王爷去了大营,也不知道会怎么处理:老奴怕王爷在大营不能——”

    “父王既然这样说,就不要管了,父王让我好好待嫁。”萧菁菁看着嬷嬷:“不过嬷嬷可以派人注意一下,看看父王怎么处理的,要是有什么。”话没有说完,意思很明白。

    “老奴知道,会让人注意着。”赵嬷嬷连忙说,明白了郡主的意思。

    “父王已经进宫和圣上说过。”

    萧菁菁又道。

    “王爷怎么和圣上说的?”赵嬷嬷马上问,她前几日就想问。

    “父王应该把事情发现的经过告诉圣上,必竟我和父王都是事后才发现的,吴氏不知道在哪里,父王说圣上让他处理好。”

    萧菁菁想到父王走前和她说过的话。

    “那就好!”赵嬷嬷拍了拍心口,她就担心啊:“老奴还说王爷怎么老出去,王爷也不知道这几日除了去宫里还有找吴侧妃三姑娘还在做什么。”

    萧菁菁没有说话。

    父王到底还去了哪里,她让人查也没有查出来。

    “大厨房的事,郡主准备让二姑娘全管了?那起子东西连死鱼也端上来,也不怕折了寿,幸好发现得早,没有出什么事,不然,老奴绝不放过他,也算是王府的老人,是欺郡主管家不久,看不出来还是怎么,居然糊弄起主子来。”赵嬷嬷又想起什么,很是气愤。

    “嬷嬷不用生气,处置了就是,嬷嬷觉得不妥?”

    萧菁菁反问。

    “郡主肯定有用意,老奴没有什么意见,二姑娘不错,比四姑娘五姑娘好得多,四姑娘也还好,只有五姑娘看郡主的目光让老奴不喜。”

    赵嬷嬷一双利眼,什么发现不了,二姑娘她是满意的,四姑娘五姑娘就算了,郡主出嫁后让二姑娘管家也不错。

    “嬷嬷多看着就是,大厨房那边,嬷嬷也注意一下。”萧菁菁还是不放心:“二妹妹该学着自己管家。”

    赵嬷嬷早就知道郡主是想出嫁后府里的事交给二姑娘,只是二姑娘要是不争气,郡主也没办法。

    好在现在看来二姑娘还算能造就。

    “老奴记得王爷说要给西院几位姑娘亲事定下来。”

    “父王没有提。”

    “郡主,大厨房那边。”秋雨进来:“闹起来了。”

    “嬷嬷去看看。”听了秋雨的话,萧菁菁让嬷嬷去看看。

    “郡主,老奴就去。”赵嬷嬷回道。

    退了下去。

    带着人往大厨房去。

    到了大厨房,远远就听到里面闹了起来,走进去一看,二姑娘脸色很难看,坐在上面,四姑娘带着担心,五姑娘。

    赵嬷嬷觉得该劝一下郡主不要理会五姑娘。

    丫鬟站在一边,大厨房的人都站在周围,一个婆子正闹着,拍着腿大叫着:“二姑娘啊,奴婢对得起天地良心,可不是那起子人,奴婢家那口子,就是被人陷害的,是冤枉的,你可不能冤枉人,二姑娘,奴婢在府里多年,奴婢要见郡主,郡主——”

    赵嬷嬷没有过去,问了一边的丫鬟,知道二姑娘带着四姑娘五姑娘来后就照着郡主说的。

    把犯事的送到官府,又查抄了犯事的家底,抄了不少好东西来,这个婆子就闹了起来,二姑娘做得不错。

    赵嬷嬷点了点头。

    郡主没有挑错人,二姑娘都是照着郡主说的,现在看来就是那个婆子闹事了。

    她看到不少人看热闹,明显是觉得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不可能真把她们怎么,没有威信。

    想到郡主,她的郡主不同。

    这些人敢这样对郡主,早就被拖下去打板子了。

    赵嬷嬷和身边的婆子说了一声,不知道说了什么,婆子走上前。

    “郡主有令。”

    所有人一听,脸色一变,郡主?

    赵嬷嬷看着事情解释,没有和二姑娘几人见面。

    和身边的丫鬟交待了一声,回了正院。

    “郡主。”

    “解决了嬷嬷。”萧菁菁在绣嫁衣,抬头。

    “郡主知道了?”

    赵嬷嬷把大厨房发生的告之郡主。

    “二妹妹不错。”

    萧菁菁开口。

    “二姑娘是不错,五姑娘那里,郡主知道老奴进去时看到什么吗,幸灾乐祸。”赵嬷嬷越来越不喜五姑娘。

    郡主一片好心,带来的是一个白眼狼。

    “嬷嬷不必说,我知道。”萧菁菁怎么可能不知道。

    *

    京郊,一处庄子,一间小院里,吴氏跪在蒲团上,面前放着白玉的观音,她闭着眼礼着佛,手上转动着佛珠。

    吴氏整个人清瘦了许多,脸上留下一道疤痕,戴着半边面纱,穿得很是简朴,浅蓝色的细棉衣裙,少了往日的高贵柔美。

    多了出尘,像是真的看破尘世,出家,白皙的脸很安详。

    墨书站在一边,看着侧妃娘娘。

    过了一会,吴氏睁开了眼,没有再拔弄手上的佛珠,她把佛珠供到白玉观音前,念了几句佛,低头捡起佛豆。

    墨书也上前帮着侧妃娘娘捡。

    没有捡多久,吴氏捡完了佛豆,她闭着眼,念了佛,墨书上前扶住侧妃娘娘:“侧妃娘娘。”

    “嗯。”吴氏应了声,由她扶着,起身。

    “侧妃娘娘,王爷去了大营,侧妃娘娘为什么不跟着王爷回府,这里——也是看在姑娘的份上,侧妃娘娘在这里终不是长久之计,三姑娘虽跟了二爷,可二爷那里,侧妃娘娘也可以跟着王爷去大营。”墨书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

    “为什么要回府?大营是谁都能去的吗?”吴氏淡淡侧头。

    “侧妃娘娘,就是在大营附近也好,三舅爷也劝侧妃娘娘,王爷要纳妾了,要是王爷纳了良妾,到时候。”墨书想到关于王爷的事,侧妃娘娘见了王爷,但并没有跟着王爷回府。

    侧妃娘娘对王爷说,已看破红尘,愿孤老于此,要是王爷再逼她就要真的出家,王爷只好不再逼侧妃娘娘。

    三舅爷也劝侧妃娘娘,娘娘也不听。

    王爷一开始来的时候,质问侧妃娘娘三姑娘在哪。

    王爷似乎不再在意侧妃娘娘,侧妃娘娘说了很多,王爷才留下来,然后质问娘娘怎么敢放印子钱。

    是不是想害郡主,没有害成害了自己。

    还说要不是三姑娘也不见了,不会派人找。

    侧妃娘娘脸当时很白,王爷走时还是生气的。

    是因为这样,侧妃娘娘才不愿意回府吗。

    “要回去也不是现在,要回去也是以后。”吴氏看着她。

    墨书:“奴婢主要是怕。”

    “王爷缺一个交待,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想让王爷纳妾,不就是怕我又回来吗。”吴氏漫不经心的。

    墨书不再说:“三姑娘应该快到了。”她不觉得王爷会给侧妃娘娘一个交代。

    王爷明显还生着侧妃娘娘的气。

    侧妃娘娘也不解释,不过她知道侧妃娘娘是真的放了印子钱的,侧妃娘娘为了给三姑娘置办丰厚的嫁妆。

    有一日超过郡主,侧妃娘娘做了很多。

    很多事都是瞒着人,瞒着王爷的,她没想到王爷会知道,不知道是不是郡主查出来的。

    侧妃娘娘很恨郡主。

    王爷虽然生侧妃娘娘的气,但对三姑娘却不同,知道三姑娘好好的,很高兴,问起那晚的事,听完很沉默,知道三姑娘跟了楚王府的二爷,王爷脸色黑了。

    还是没有怪三姑娘,只说会和楚王说一说。

    王爷应该是想让二爷扶正姑娘,王爷对姑娘还是好的。

    “以后不要叫三姑妨了,要是叫人听到。”吴氏是滴水不漏的人,警告道。

    “奴婢知道了。”

    “柔姐儿委屈了,要不是我这个当娘的没用,要她救,她也不会成了妾,楚王府的二爷再好又如何,再宠柔姐儿,柔姐儿一日没有名份,叫得再好听也是妾,除非楚王府的二爷真的把柔姐儿扶正。”是她这个娘欠了柔姐儿,没用。

    要柔姐儿来救,那晚发生的她终要讨回来的。

    “走吧,回去等柔姐儿。”吴氏没想到有一日自己也像姨娘一样,用礼佛来平复心中的仇恨还有静待。

    “是,侧妃娘娘,有王爷在,三姑娘肯定会被扶正的,王爷不是说了吗,会和楚王殿下说。”墨书安慰侧妃娘娘。

    “希望吧。”吴氏不知道能不能成。

    不过有王爷出面,她的柔姐儿也不会再受没有名份的连累,要不是为了柔姐儿,她真的不想再见王爷。

    庄子外面,一辆华贵的马车停了下来,周围簇拥着不少的侍卫还有丫鬟婆子。

    “夫人到了。”

    一个婆子走到马车旁边。

    马车的车帘从里面掀开,华贵的妇人看了出来,娇矜的微昂着头,看了眼点头。

    “请夫人下马车。”婆子又道。

    一个丫鬟走到马车前,马车车帘完全掀开,丫鬟跪在地上,婆子扶住萧柔柔的手,萧柔柔微昂着头,踩在丫鬟的背上,下了马车,下来后,她头也不回,婆子回了一下头。

    丫鬟不敢起身,过了一会才敢起来。

    萧柔柔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扶着婆子的手走进院子里,知道娘在里面,让身边的婆子丫鬟出去,守在门外,她一个人走了进去,婆子丫鬟停下步子,行了一礼站在门口。

    院子里很安静,没有人,走到门口只看到一个丫鬟。

    “夫人。”

    丫鬟行了一礼。

    “起来吧,娘在里面?”萧柔柔漫不经心的,然后问。

    “夫人,在里面。”

    丫鬟恭敬小心的道,好奇的看了眼眼前的夫人,二爷最宠爱的夫人,二爷那样的。

    “继续守在这里。”萧柔柔微昂起头,威严的落下一句,走进门里。

    “娘。”

    她一眼看到娘,娘和墨书说着话。

    “柔姐儿,娘的柔姐儿快过来。”吴氏刚吩咐了墨书,看到柔姐儿。

    “娘在说什么。”

    萧柔柔走过去。

    “说你父王。”

    吴氏没有隐瞒,如今和以前不同的,以前她只想柔姐儿好好的,凡事有她护着,错不到哪里去。

    她也不用担心太多。

    柔姐儿也算聪明,有她在一日,就护着柔姐儿一日,如今柔姐儿跟了楚王府的二爷,她也离了安郡王府,王爷生着她的气。

    她要想再护着柔姐儿不知道到何时,而且现在在还是柔姐儿护着她。

    柔姐儿经过那一晚也变了,变得不再像从前。

    “父王怎么了?”

    萧柔柔坐了下来,坐在娘旁边。

    “夫人。”

    墨书对着萧柔柔行了一礼。

    萧柔柔看墨书一眼:“起来吧,墨书,你也算是陪着我们母子共甘苦的了,不要叫我夫人,好老,叫姑娘吧,和以前一样。”

    “夫人不要这样说,这是奴婢该做的。”

    墨书不敢居功,低着头,起来后看向侧妃娘娘。

    三姑娘让她叫姑娘,侧妃娘娘让她叫夫人。

    “去倒点茶来,我和三姑娘说说话。”吴氏还像是原来一样,让墨书下去,主要是让墨书守在外面。

    母女俩说话,都是一些私密的。

    “是,侧妃娘娘。”墨书行了一礼,没有再多想,退了下去,到了外面,看了看。

    “柔姐儿,我让墨书以后叫你夫人,免得让人听到不好,尤其是二爷,既然事已至此,就不要再想从前,好好跟着二爷,二爷也不算太差,虽然放在以前娘看不上,可是我们母女也多亏了二爷,二爷也不错,对你也好,要星星不给月亮,除了名份都好,你父王答应娘,会让二爷扶正你,会和楚王殿下说,这也是娘见你你王的原因。”

    吴氏叹了口气,拉着柔姐儿的手。

    萧柔柔:“娘就是因为这见父王?”

    “对。”吴氏点头。

    “娘,我不需要父王找楚王殿下,二爷说了会扶正我,我相信二爷,父王说的话可不一定算数,你要知道还有大姐姐呢。”

    萧柔柔觉得父王最宠的是大姐姐,大姐姐一开口,父王就不会再——

    “这次不同,柔姐儿,男人的话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看你父王的吧,你和二爷如何?”吴氏最关心女儿得宠问题。

    “那些女人都被送走了,二爷从今往后只宠我一人。”

    萧柔柔很得意。

    “不能太得意,记得娘和你说的吗?”吴氏也是作妾,女儿也是妾,她可是有很多经验传给女儿,要抓住一个男人,就要得到那个男人的心。

    柔姐儿现在做得很好,只要再努力一下,就能得到男人的心,到时候,她就不用担心,当男人的心在你身上上,要什么就有什么。

    想要做什么都方便,楚王府也是高门大府。

    “女儿都记住了,娘,娘,二爷似乎喜欢女儿在上面。”萧柔柔脸红了,吴氏一边觉得女儿委屈一边和女儿说男人的喜好。

    “娘你说的真的有用,每次听了娘的,二爷都喜欢。”萧柔柔红着脸听完。

    “娘只有这些能帮你,娘都要靠你,娘的柔姐儿真的能干。”

    吴氏叹气。

    “二爷让娘想怎么住就怎么住。”

    萧柔柔笑着。

    “二爷知道你的身份吗?”吴氏倒不怕女儿身份泄露就怕背后的人在意。

    “怕什么,娘,那个人也知道的,二爷问了女儿,女儿哭着诉了一番苦,二爷很心疼,说大姐姐恶毒,娘父王很生你的气怎么办,说你放印子钱,父王去了大营,不知道何时才会回京,娘该回府的,下一次父王回京就要纳妾了,还是良妾,肯定是一个侧妃的位置跑不了了。”

    萧柔柔担心起娘。

    父王没有怪她,却怪娘想害大姐姐,她有二爷依靠,不怕什么,娘要是不跟着父王怎么办。

    “娘自有打算,你就不要多管,是怕娘一直在这里,二爷不高兴?”

    吴氏睥她一眼。

    “娘,你怎么这样说,女儿最在乎的就是你。”

    萧柔柔拉着娘。

    “嗯。”

    吴氏应了一声:“娘知道,现在娘就算跟你父王回去又如何,你父王也不会在京城,娘说不定会被送到寺里。”

    “娘,父王怎么会?”

    萧柔柔觉得不会。

    “你父王娘还不知道吗,男人有时候不能信的。”吴氏想和女儿说说,可是知道女儿暂时不会听进去。

    女儿跟了二爷后,她是恨不能把所有都告诉柔姐儿,怕柔姐儿再吃亏。

    “娘,父王真狠。”

    “你啊。”

    “娘,二爷似乎有意楚王的位置。”萧柔柔把她看出来的告诉娘,娘肯定有主意,她是希望二爷能成为楚王的,那样,大姐姐算什么,同时她又担心,楚王殿下她是知道的,二爷和楚王殿下是兄弟,要是二爷要楚王的位置,到时候会不会有危险?

    “哦?”吴氏来了兴趣,她一向心思就不小,女儿跟了二爷,她除了想女儿好,也是想让二爷再进一步,只是她知道可能性很小,女儿的话让她又起了心思:“说一说。”

    “娘,二爷有次喝了酒,女儿听到的。”

    萧柔柔也只是猜测。

    “要是真的,那倒是好。”吴氏说。

    “娘的意思?”

    “二爷要是上了位,你也不一样了。”吴氏叹气,她还不是为了她。

    “娘我还见到小袁氏,纪四爷的小姨子。”萧柔柔忘了和娘说小袁氏的事。

    *

    坐在马车上,萧菁菁看着手上的棋谱。

    “郡主,老奴派去盯着王爷的人,告诉老奴,王爷的人直接找了那两户人,问清后,送了不少银子,之前的印子钱也全抹去,召集所有人人,把搜出来的印子钱证据全部当场烧毁了,放出去的也抹掉,不算数,那些人都答应不会说出去。”

    赵嬷嬷坐在一边和郡主说着王爷处理印子钱的事。

    “父王这样做,没有错。”

    萧菁菁听完,开口。

    “嗯,王爷这样,应该不会有人闹出来,也不会被人抓住把柄,安抚得当,加上圣上早就知晓,就算有人无意中得知,奏上去,圣上也不会怪王爷。”

    赵嬷嬷也是一样的想法。

    “就这样吧。”

    父王处理好了,她也不用再做什么。

    “嗯。”

    赵嬷嬷点头。

    路上又说了一会话,到了,萧菁菁下了马车。

    “外祖母。”

    进到祖母的院子,萧菁菁看到了祖母,吴老夫人早就等在这里了,见到她的菁姐儿,笑了起来,上前一步,拉住菁姐儿的手。

    进了里面,祖孙俩坐了下来,丫鬟婆子退了下去,吴老夫人让张嬷嬷送点点心过来,拉着菁姐儿。

    “外祖母,几位表妹呢。”几位舅母送她到门口就离开了,几位舅舅不在家,表哥也不在她望着外祖母。

    她带了不少东西给表嫂还有几位表妹表哥,舅舅舅母,还有外祖母。

    已经让人送去了。

    外祖母的她让人交给张嬷嬷。

    “你几位表妹在学东西,你雲表妹太跳脱了,外祖母让她磨一下性子,你雯表妹也定了亲,要成亲,该绣嫁衣。”

    吴老夫人说:“你这丫头嫁衣绣得如何。”

    “已经快绣好了。”萧菁菁道。

    “这么快?”

    吴老夫人有些意外。

    “外祖母不信?”

    “信,外祖母有话要和你说,你父王竟让外祖母挑人,外祖母哪有什么合适的人选,不过想到你这丫头,还是答应了,挑了挑,本来想在你父王去大营前挑出来,谁知道。”

    吴老夫人笑了笑。

    “外祖母挑好了吗?”萧菁菁听出外祖母的意思。

    “嗯。”吴老夫人应道:“有三个人选,一个是族里旁支的嫡女,被家里人耽搁了,年岁有些大,倒是大方沉稳,还有一位薜氏是怀郡王老太妃那边的,父兄两人都是举人,得病去了,弟弟太小,和老娘相依为命,是个会过日子的,也算是读书人家的女儿,性子柔顺,长相出众,还有一户是你大舅舅下面一家的女儿贺氏,也是过了岁数也没有定亲,长相不算太出众,免强算过得去,但很能干。”

    吴老夫人道,一一说给外孙女听。

    萧菁菁:“孙女觉得薜氏不错。”

    “外祖母也觉得,倒是不谋而合了。”

    吴老夫人笑了,没想到菁姐儿和她一样,合了一下掌。

    “那就薜氏。”

    “我想见一见,到时候父王肯定也要见的。”

    萧菁菁道。

    “外祖母也是这个意思,见一见。”

    吴老夫人只是太高兴了。

    又说了不少话,外祖母准备安排,萧菁菁带着人去找表妹,走到花园,面前突然出现两个人。

    “文表哥,武表哥,不知道有什么事。”

    赵嬷嬷站在一边,萧菁菁问。

    “表妹定亲了?”

    “是。”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