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楚楚动人
    “是,四爷。”

    侍卫行了一礼,走向三公主。

    “太傅你果然和太子哥哥一起,本公主就知道,找到太子哥哥就能找到你,一直不知道你和太子哥哥在哪里,还是让本公主找到了,你晃不是在躲本公主?”

    三公主跺了一下脚,推开拦着她的人,冲上前。

    纪尧根本不理会。

    三公主被侍卫拦了下来:“三公主请留步。”

    三公主看也不看,只望着想见的人,想要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太傅你为什么躲着本公主。”

    侍卫再次拦住三公主。

    纪尧看了三公主一眼,手转动着玉板指,迈步离开。

    “太傅你是不是怕喜欢上本公主,所以!太傅你要去哪里,你等一等本公主,本公主和你一起,不许走。”

    三公主娇蛮道,很委屈,很委屈,她好不容易才见到太傅,太傅这么不想见到她。

    一看到她就躲。

    “三公主,四爷让属下送你去见陛下。”侍卫没有让开,亲卫也过来,行了一礼:“三公主,陛下让你回去。”

    “本公主才不回去,你们是什么东西,竟敢拦着本公主,让开,听到没有,让开,本公主让你们让开。”

    三公主看着太傅带着人越走越远,恨恨的又跺了跺脚,红色的蹴鞠张扬任性,想要冲过去。

    “三公主请跟属下走。”“三公主。”上前的亲卫想说什么。

    “都你,要不是你拦着本公主,本公主早就找到太傅,早就见到太傅,和太傅说话了,也不会这样,都怪你。”

    三公主再次被拦了下来,生起气来,手上的鞭子扬了起来。

    甩了出去,一下子打在亲卫身上。

    “都怪你,父皇让你来,本公主说了一会过去、”

    亲卫没有说话,承受着。

    侍卫皱眉,他没想到三公主说打就打,虽然早听过三公主娇蛮的名声:“三公主,四爷。”

    “你也是,太傅让你拦着本公主,你就拦着本公主。”三公主发了火。

    一边打一边看着前方的太傅,希望太傅能回头。

    纪尧听到了身后三公主的声音,他心中都是那个飞扬的人儿。

    李元浩今日没有来,不然。

    和身边的人说了一声,脚步不停。

    “太傅不管你们,本公主恨死你们了!”

    三公主见太傅一点反应也没有,根本没停,更气了,恨恨的又甩了几鞭,见太傅已经走远,丢开手上的鞭子,就要追上去。

    “让开!。”

    “请三公主跟属下去见皇上。”亲卫上前一步,还是道,侍卫也是一样。

    气得三公主咬牙。

    三公主恨恨的瞪着眼前的两个人:“本公主再问一遍,让不让开。”

    “请恕属下无理。”

    侍卫面无表情,亲卫也是。

    三公主知道他们不会让开,心中恨得不行,知道追不上太傅了,她好不容易找到太傅,都是他们,下一次再想找到太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滚!”

    太子看了一眼场中,手指轻轻敲击着,漫不经心又肆意,过了一会,场中越来越激烈,鼓声又高昂起来。

    又进了一球,太子笑了,笑容加深。

    旁边站着一个太监笑了起来,恭敬的对着太子:“太子殿下,咱们赢了,咱们已经进了二个球了,晋王殿下还是一个球,很快就会输了。”

    太子笑着:“你倒是知道。”

    “老奴这点还是看得出来的,太子殿下咱们的人可是专门训练过的,不是一般人,晋王殿下的人哪里比得上。”

    太监又笑着道。

    太子不置可否,轻笑着。

    “谁都不知道太子殿下的人才是最厉害的,都以为是秦王,连陛下也以为,晋王殿下更不会知道,晋王殿下的人,之前失利也是一种手段。”太监又道。

    “本太子的想法你倒是知道。”太子又瞄了眼声中,觉得没有什么好看的了,想到三皇妹,一看还在。

    竟然没有拦下纪太傅。

    “走吧,孤累了,去给父皇请安,请了回东宫去。”太子站了起来,身边的宫人忙扶住太子殿下。

    太子没有让人扶,挥了挥手,宫人行了一礼退到一边。

    “孤还没有到让人扶的地步。”太子说完朝外面走去,太监宫人侍卫连忙跟上。

    到了外面。

    太子笑了起来,三皇妹还真是一心痴心。

    他带着人上前,见三皇妹用鞭子抽着人,侍卫跪在地上:“三皇妹。”

    “太子哥哥!”

    三公主听到太子的声音,转头一看,提着鞭子,高兴起来,盯着侍卫和亲卫:“看你们还敢拦着我,我要去找太子哥哥。”

    说着冲向太子哥哥。

    侍卫和亲卫抬头,朝着太子殿下行了一礼,没有再拦三公主。

    “三皇妹怎么在这里?怎么一个人?”

    太子轻笑着带着人走近。

    “本公主不喜欢有人跟着,让她们不许跟着,我来找太子哥哥。”三公主道。

    太子是不相信的,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人。

    “太子哥哥。”三公主一下扑到太子身前,太子身边的太监宫人有些紧张的看着三公主,怕三公主真扑过来,太子殿下的身体可受不了三公主一扑。

    要是太子殿下有什么事,他们万辞其咎!

    他们拦在三公主面前。

    三公主皱着鼻子,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太子哥哥身边的人什么意思,不想她靠近太子哥哥还是怎么?

    她不满的:“太子哥哥你看你身边的人。”

    “孤身边的人怎么?”

    太子笑着问:“你真的是来找孤的。”

    “当然,太子哥哥,你怎么才来,我。”三公主想说什么。

    “什么?”太子漫不经心的。

    “太子哥哥帮我一个忙。”三公主走到太子哥哥身边摇了一下太子的手,宫人和太监紧张看着。

    “本公主还能害了太子哥哥不成。”三公主看到宫人太监的表情,又哼了声。

    “什么忙?”太子笑着问,已经猜到了。

    “太子哥哥,我要见纪太傅,你帮我见到太傅好不好,太傅好像在躲我,太子哥哥知道吗,太子哥哥肯定知道,我喜欢太傅。”

    三公主拉着太子。

    “三皇妹竟然喜欢太傅,孤竟然不知道,三皇妹什么时候喜欢的,就这么喜欢。”太子轻声问。

    “是,太子哥哥,你帮皇妹一下。”三公主撒着娇。

    “孤也想帮你,可是,父皇那里。”太子摇头,三公主急了:“太子哥哥,父皇不会说的,太子哥哥。”

    “刚才纪太傅不是出来了?”

    “太傅在躲本公主,太子哥哥帮帮我。”三公主又气又恨,咬牙切齿,瞪了一眼一边的侍卫和亲卫,跺脚。

    太子也扫了眼向他行礼的侍卫和亲卫,认出侍卫,让他们起来。

    侍卫和亲卫起来,身上都有鞭伤。

    “带两位下去把伤口处理,不要让人知道了,三皇妹孤会带到父皇那里去,放心去吧,这样去见父皇,有碍圣颜。”太子对身边的人,又看向侍卫和亲卫。

    侍卫和亲卫一听,行了一礼。

    跟着太子殿下的人退了下去,去处理伤口。

    他们知道太子殿下是为了他们,有太子殿下的话,三公主太子会带到皇上面前,他们不用担心。

    “太子哥哥对他们那么好干什么,本公主不去父皇那里。”三公主不满了,她要找太傅,太子哥哥也不帮她吗,跺脚又瞪着侍卫和亲卫:“连本公主的话都不听,没有打死算他们命好。”

    “三皇妹,他们是纪太傅还有父皇派来的,三皇妹确定真要这样做?”

    太子殿下问。

    三公主恨恨想要说什么没有,看着侍卫亲卫离开。

    “三皇妹还是和孤一起去见父皇吧,见了父皇再说。”

    太子转回头。

    “太子哥哥,你骗我!”

    三公主不乐意了,不高兴了,望着太子:“太子哥哥我要见太傅!我要去找太傅,太子哥哥你帮我。”

    “孤恐怕帮不了你。”

    太子摇头。

    “太子哥哥,你——”三公主想说什么,太子哥哥骗她,她就知道太子哥哥不好,太子哥哥难怪不得宠,不讨父皇喜欢,太子哥哥以为带她去见父皇,父皇就会高兴,就会喜欢他吗,才不会。

    “带三公主走。”太子吩咐人。

    宫人上前,拦住三公主,带着三公主。

    “太子哥哥你要做什么!”

    三公主想跑,被宫人拦下。

    “带皇妹去见父皇。”

    太子咳了一声,旁边的太监连忙取出手帕递上,太子接过手帕,咳了两声,擦了擦,丢开笑起来。

    这两日热,拿起扇起打起扇来。

    “太子哥哥你骗我!我不要见父皇。”

    三公主还想闹,恨得不行。

    宫人直接抓住三公主,三公主再想做什么不能,宫人有太子殿下的示意,不像之前侍卫亲卫那么客气。

    “孤是为了你好。”太子懒得再多说。

    “走。”

    “……”

    前面不是很远,纪尧停下步子,看着前面出现在的秦王殿下,挥手让身后的人不要动,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

    “纪太傅准备就这样走了?”

    秦王牵着眼中好奇的锦绣,淡漠开口,身边跟着一个太监,手上捧着一柄剑,赫然是秦王平时的佩剑。

    秦王的禁足已经解,就像太子晋王的禁足一样。

    “不知秦王殿下有什么事?”

    纪尧并没有回答秦王的话,漫不经心的道。

    “三皇妹喜欢纪太傅,纪太傅就这样走?”秦王继续开口,走了过来。

    纪尧转动玉板指的手一停:“秦王殿下想说什么。

    “纪太傅就一点也不喜欢三皇妹?”秦王停下步子,隔着几步远的距离问。

    “三公主的厚爱,在下无以回报,在下早已定亲,心中只有未过门的妻子一人,请恕在下无能为力,秦王殿下若是没有别的事,恕在下无礼,先行告退。”

    纪尧淡淡的。

    就在此时,一个公公小跑了过来,带着几个宫人。

    秦王看过去,认出是父皇身边总管太监手下的小太监,眸中一闪,想到什么。

    “走回去。”

    他拉着宫人。

    走之前:“纪太傅就不担心父皇会下旨赐婚?”

    说完带着人走了。

    纪尧手慢慢转动着玉板指,脸上看不出什么。

    侍卫过了一会,小心上前:“四爷。”

    “走吧。”

    纪尧没有说什么,淡淡的,往前去。

    走过围场,他往另一边去,他知道母亲在哪里,打算去看看母亲,再去见小丫头,心中想着事,没有注意,走了几步,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在身后。

    “四爷。”侍卫听到了。

    纪尧步子停下来,他转过身。

    一个人走了出来,白皙的小脸,一身白色的绣花褙子配湖色襦裙,绣着水纹,没有像今日很多闺阁女子一样穿着张扬的胡服。

    纤纤弱质,莲步轻移,一点一点走了出来,走过来,小脸带着惊喜还有紧张,手紧紧握着手帕,身边只跟着一丫鬟,没有其他人。

    一张脸有些熟悉,长得很好,乌发轻挽,紧张的走到近前。

    纪尧一把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板,他想不起来哪里熟悉,虽然想不起来,他也没有过多的去看。

    “姐夫。”

    少女楚楚动人的走到纪尧面前,羞红了脸,小心的抬头,娇羞可爱。

    很惹人怜爱。

    侍卫听到这里,意识到了什么,望向四爷。

    纪尧没有理会,只是注视着少女:“你是语姐儿?”他已经知道眼前的少女是谁,会叫他姐夫的只有一个人。

    他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姐夫,没想到会看到姐夫。”小袁氏袁冰语小脸更红,目光如水,很美很纯。

    纪尧:“你在这里做什么,找我有事?”

    “姐夫,我以为姐夫不记得我了,没想到姐夫还记得我。”袁冰语羞得不行,姐夫还记得她,并没有忘了她。

    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姐夫了。

    姐夫没有忘了她,真好,她心中像是开了一朵花,砰一声,眼前都是五彩的光,姐夫还是那么高大。

    让她只能仰望。

    心中的欢喜她不敢完全表现出来,怕姐夫不喜欢。

    “你和小时候差不多。”纪尧并不想多说。

    “姐夫还好吗?”

    “很好,你来是?”

    “姐夫,我想问你,你忘了姐姐了吗?”袁冰语心砰砰跳着,小声的问。

    “你姐姐?”

    纪尧淡没有多少情绪。

    “是,姐夫。”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