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心思活络
    第一百四十九章

    “娘娘皇上心里还是有娘娘的。”

    “有吗。”如果不是浩哥儿,事情哪会成这样。

    随着噼里啪啦响,地上落了一地的瓷片,满地狼藉,茶水流了一地,整个殿里静得落针可闻,殿门口的宫人都跪了下来,动也不敢动,不敢收拾。

    “滚下去!”宜妃对着跪在殿门的宫人。

    “是,娘娘。”宫人们退了下去,等人走下去了。

    “娘娘,陛下肯定是因为太后娘娘才——”宫人小心的安慰娘娘,这样的话她已经说过很多次,太后娘娘不喜欢娘娘,陛下显然是真的不打算再让娘娘掌管宫务了。

    宜妃来来回回走了几圈。

    “贵妃,竟然是贵妃,还没有入宫就已经是贵妃,以后呢?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就爬到本宫的头上,本宫在宫中多年又是生下琰儿又是讨好太后,用尽心思,才走到这一步,这个乳臭未干的丫头呢,就因为本宫出身好,被太后皇上看中,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有什么资格站在本宫头上,凭什么,皇上这是不打算让我再掌宫务了,太后这是打压本宫,不想让本宫再起来了?”

    宜妃一想到不久之后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就会以贵妃高位入宫,成为后宫之主,真正的女主人,爬在她的头上,她还要向这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行礼问安,低一等,看臭丫头的脸色,连曾经掌管的宫务还有中官的大印也会成了这个臭丫头的囊中之物,被人笑话,她就恨,咬牙切齿。

    太后是想把她彻底打压下去是不是?

    “娘娘,就算这样,你在陛下心中也是不一样的,新人再如何也比不上娘娘,娘娘只要得回陛下的宠,贵妃也没有什么,当初皇后娘娘还不是——”

    宫人再次小声道,望着娘娘。

    她虽然也担心,怕皇上真的忘了娘娘,想不起来,这位新的贵妃娘娘入宫,贵为贵妃,宫务不可能再让娘娘掌管,但是这位新的贵妃娘娘能不能得到皇上的宠爱还不知道,后宫也不是那么好掌管的,听说这位贵妃娘娘是兵部尚书嫡幼女,不知道能不能管好后宫。

    娘娘何必这么早就担心,曾经皇后娘娘不厉害吗,娘娘也斗过了。

    “对。”

    宜妃听到宫人的话,回过头来,连皇后那个女人都不是她的对手,还有谁能斗过她。

    “娘娘,不要再多想了,只要娘娘像以前一样。”宫人见娘娘看着她,她慢慢的。

    “你说得对。”

    没等宫人说完,宜妃道,坐了下来,她能把皇后斗下去,也能把这个乳臭未干的丫头也斗下去:“打听清楚咱们这位被皇上太后看重,喜欢出自兵部尚书府的贵妃娘娘被分在哪个宫吗?”

    “娘娘,奴婢打听过了,是承乾宫。”

    宫人抬头,她知道娘娘不会高兴,承乾宫一直没有住人,都是空置着,和中宫一样。

    娘娘曾经想过住承乾宫。

    承乾宫属于东六宫,离乾清宫最近。

    果然。

    宜妃冷笑着站了起来。

    “承乾宫,咱们这位未入宫的贵妃娘娘不愧是得太后皇上看重!又得皇上喜欢,一进宫就是贵妃之位,位于后宫所有人之上,就差一点就是皇后了,要不是皇上当年说过不立后,说不定就是皇后。

    好一个承乾宫,历来都是宠妃所住,每一位都是皇上喜欢的,比她这宫可是好多了,离皇上又近,皇上只要想只需要走几步就到了。

    不知道是太后还是陛下安排。

    如果是陛下安排,陛下年来很喜欢这位贵妃,要是太后娘娘,还真是煞费苦心,这是让皇上记着。

    只要想,就能临幸,太后难不成还想让这位贵妃生下皇子?

    贵妃身份贵重,生下皇子,只比太子差。

    “娘娘,奴婢觉得是太后娘娘。”

    宫人就算觉得是皇上,她也不敢说,说的话,娘娘说不定会生气。

    “不管是太后还是皇上,咱们这位贵妃都比我们这些老人受欢迎,谁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皇上不管是为了什么,看在太后的面子上,也不可能冷落了这位贵妃,离得近,几步就到,甚至可能会盛宠,如今皇上身边受宠的宫人还有余贵嫔,到时候什么也不是。

    “余贵嫔应该知道,她不是想得宠,看不上本宫,想挤掉本宫上位,还有皇上身边的两个得宠的宫人,一个是太后送的一个。”

    “娘娘,余贵嫔还有陛下身边的两位宫人应该也知道了。”

    宫人道。

    “你说她们会甘心吗?”

    宜妃冷冷的。

    “余贵妃还有两位宫人肯定不会甘心的。”宫人一想就知道余贵嫔还有皇上身边最近得宠的两位新宠不会甘心。

    皇上这些日子最宠的就是她们,要是新贵妃娘娘进宫,有太后娘娘在,她们多半会失宠,皇上暂时也不会想起她们。

    “这不就是吗,不甘心,就会想做点什么,抢回皇上的注意,得宠,那两个宫人天天服侍陛下,就没有一个有了身子的?本宫记得皇上大多都是招她们侍寝,连余贵嫔都差了不少。”

    宜妃漫不经心盯着宫人。

    “没有,娘娘。”

    宫人忙回答:“余贵嫔想罚两个宫人,被皇上知道,皇上赐了不少东西给两个宫人。”

    “皇上算是厌了余贵嫔,三公主也不是个有心机的,早晚会惹得皇上生厌,这样的两个宫人可以说是极为受宠了,都没有身子,还真是可惜,也是命不好,没有福气,要是有了,也不一样了,说不定会被太后皇上看重。”

    宜妃再次漫不经心开口。

    “虽然只是最下等的宫人,比不上新进宫的贵妃,也可以争一争了。”

    “她们哪里及得上娘娘,不过可以让贵妃娘娘看清谁才是阻碍。”

    宫人马上道。

    “你家娘娘我现在可是被皇上太后厌了,皇上就没有想过给两个宫人一个名份?贵妃可是都要入宫了,皇上一给就是高位,两个身边的宫人呢?”宜妃笑了。

    “奴婢听闻皇上有意封她们为美人。”

    宫人打听过了。

    “就一个小小的美人?”

    宜妃挑了一下眉头。

    “娘娘,不过是两个宫人。”能得太后看上,送给陛下,能被陛下宠幸放在身边,已经是邀天之幸了。

    “余贵嫔没有升位?”宜妃又问。

    “余贵嫔因为三公主的事,还有之前的事,皇上很——”后面的宫人没有说,意思很明白,余贵嫔惹了皇上不高兴。

    “争来争去,不过是便宜了两个宫人。”宜妃淡淡的:“以后本宫就看着两位新进的美人和贵妃如何得宠。”

    “娘娘只需静观其变就是,皇上早晚会想起娘娘,太后娘娘说不定也会发现娘娘的好,没有人比得过娘娘,只有娘娘才是最合适的。”

    宫人知道娘娘喜欢听什么,她就说什么。

    “你这张嘴,倒是会说。”

    宜妃笑着摇了一下头。

    想到什么“你之前说浩哥儿定亲,定的是哪一家?”

    “娘娘,是大夫人娘家的侄女。”

    宫人开口。

    “大嫂也就这点能耐了,不过定了亲也好,要是早点定亲,琰儿也不会被连累。”

    “要不是元浩公子,娘娘也不用这样忍辱负重。”

    宫人也替娘娘不值。

    “算了,不说了,成亲的日子在什么时候?娘和大哥怎么说,是大嫂的意思还是?浩哥儿呢,那个人处理了没有?”

    宜妃不想再多说。

    “在一个月后娘娘。”

    宫人道:“是老夫人定下的日子,派人递进来的消息,老夫人拍板定下来的,老夫人觉得元浩公子娶个外地的比较好,大夫人觉得知根知底的较好,舅爷觉得只要娶了就好,最后老夫人定了一个月后,还有大夫人娘家的侄女,只要大夫人不在意,大夫人想必是想着让娘家的侄女让元浩公子改过来,元浩公子答应娘娘会娶妻,想把那个男宠养在庄子上娘娘。”

    “不怕皇上太后发现,只管养,只要没有让人发现,影响不到本宫还有琰儿,本宫懒得管。”宜妃懒得再管。

    “娘娘要不要和老夫人说一声,老夫人还等着娘娘的消息。”宫人小心翼翼。

    “递吧。”宜妃道,想到娘。

    “是,娘娘,奴婢马上去。”

    宫人行了一礼,正要退下去,想到什么,抬起头来:“娘娘,半个月后,安郡王会回京,到时候应该就会纳良妾。”

    “半个月后?”

    宜妃盯着她,看不出任何情绪。

    “是,娘娘。”宫人知道娘娘本来想安排一个人嫁给安郡王,但是没有想到,吴家已经递出消息,安郡王要纳良妾的消息已经传开,让娘娘的打算落了空,显然安郡王知道什么,提前做了打算,不止是娘娘,她知道连圣上太后娘娘都有意为安郡王赐婚。

    要不了多久安郡王就要回京纳妾,娘娘定不会高兴。

    可是不告诉娘娘,娘娘到时知道,更会怪她。

    “本宫知道了,安郡王让吴府挑人,就不担心吴府有自己的目的?挑的是哪一府的,问到了没有?”宜妃意味不明的。

    “娘娘,吴老夫人见了三位姑娘。”宫人开口。

    “都是破落户的女儿,这是怕进了门心变大?”宜妃很不屑,嗤笑一声。

    “娘娘。”

    忽然外面急冲冲进来一个宫人,行了一礼,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上前一步,拦下宫人,问了问。

    “什么事,娘娘——”

    “皇上来了。”

    “说吧!”宜妃盯着她们,没有等她们多说,直接问。

    “娘娘,皇上来了。”刚来的宫人一下子跪了下来,望着娘娘,有点着急的:“马上就要到。奴婢过来的时候。”

    “娘娘。”之前的宫人也看向宜妃娘娘,皇上来了,不知道?

    “皇上来了就来了,急什么。”宜妃很快平静下来,虽然皇上很多日子没有来了,但是这么多年,她迎接皇上的日子还少了。

    有什么、

    皇上要来就来。

    只是不知道皇上来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想到她的好了。

    皇上不是刚定下贵妃,又有新宠?还以为皇上暂时都不会来她的宫,太后可是一直盯着。

    “以前是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皇上又不是没有来过。”

    “奴婢错了。”宫人低下头。

    先前的宫人也觉得自己太过紧张担心,她走到娘娘身边:“娘娘。”

    “皇上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宜妃又问。

    “娘娘,陛下是一个人来的。”低着头的宫人开口。

    “嗯。”

    宜妃知道没有其他女人就够了,她不想被那些女人当面笑话,也不想当着陛下的面,争风吃醋,更不想陛下来找她还带着别的女人。

    “陛下最近最宠的两个宫人呢?”

    “没有。”宫人又道。

    “好。”宜妃点了头,先前的宫人也松口气。

    “扶本宫去迎接陛下。”

    宜妃开口,扶着宫人的手,不管皇上是为了什么来,一会就知道了,宫人也渐渐冷静下来,跪在地上的宫人看着娘娘。

    “皇上驾到!”宜妃刚扶着宫人的手走到殿门口,就听到了总管公公的声音,看到龙行虎步的陛下。

    也看清陛下身后的人,她微低头,上前一步,行礼笑得爽利大方:“臣妾给陛下请安。”

    熙和帝一步走过来,带着人,一眼看到宜妃。看了一会:“起吧,宜妃。”

    “谢陛下。”

    宜妃站了起来,抬起头,还是笑着。

    熙和帝眉目淡淡,不像曾经一样爱妃长爱妃短,也不像上一次来的时候冷漠,审视,神情难得平和。

    “宜妃看样子不错。”

    挥手让身后的人退下,只留下总管公公。

    宜妃也让宫人下去,只留刚才进来的宫人,让之前的宫人退下去,她微微笑望着陛下:“臣妾也就是没事找乐了,陛下怎么有空过来,臣妾还以为陛下暂时不会过来看臣妾,臣妾记不清陛下多久没来了。”

    宫人退下去,殿内安静不少。

    “陛下请到殿里。”

    “宜妃倒是洒脱。”熙和帝多看了宜妃几眼,往里面走去,宜妃不知道陛下是什么意思,她也跟上,到了里面,熙和帝坐了下来,宜妃当然不可能坐,而是吩咐宫人上茶。

    然后才笑看向陛下:“臣妾哪里是洒脱,哪里不错,陛下就不要笑话臣妾了,臣妾就是不知道做什么,陛下不来,臣妾也没有办法,盼是盼不来的,听说陛下又新定下了贵妃娘娘,更不敢打扰了。”

    “怎么不给朕送汤了?”熙和帝威严的问。

    “陛下要喝吗?臣妾以为陛下不喜欢。”宜妃笑容满面。

    “宜妃这是嫌朕没有来是不是?”

    熙和帝紧紧盯着宜妃。

    “臣妾没有,陛下来是臣妾的福气,不来,臣妾更不该不高兴,陛下日理万机,臣妾就是想着陛下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又有贵妃娘娘要入宫,陛下哪里有空闲想得到臣妾,臣妾也不到陛下面前碍眼,加上天热,汤太燥人,就没有给陛下送,没想到陛下还记着。”

    宜妃哀怨的道。

    “宜妃一向能说会道。”熙和帝平静的,面无表情。

    “陛下,臣妾只是想陛下想的,陛下不来,臣妾也不敢找陛下,太后娘娘不喜欢妾,皇上身边也有人服侍。”

    宜妃接着道。

    “朕的事你倒是一清二楚。”熙和帝看不出喜怒。

    “陛下。”

    宜妃想说什么。

    “知道朕定下了贵妃,身边有新人,宜妃还知道什么?”熙和帝淡淡的,没有等宜妃开口,他继续:“既然知道了,以后该怎么做,宜妃知道了吗?”

    “臣妾不会再让陛下失望。”

    宜妃看着陛下,行了一礼。

    “看来宜妃是知道自己哪里错的,知错就好,希望像宜妃说,不会再让朕失望!”熙和帝意味深长的注视着她。

    “陛下,臣妾知道陛下要的是什么,臣妾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等贵妃娘娘入宫,臣妾一切以贵妃娘娘为重,听说陛下封了两位美人,臣妾恭喜皇上,皇上身边该多点美人,太后娘娘那里,臣妾会好好孝顺。”

    宜妃贤良又大度,笑吟吟。

    “宜妃果真明白了,贤慧又大度。”

    熙和帝起身一下子扣住了宜妃的下颌,他该高兴的,宜妃懂事了,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是心中却并不高兴。

    “陛下?”

    宜妃感觉到陛下的不悦。

    熙和帝松开手,坐了回去,沉着声音:“宜妃,你也坐吧。”宜妃微微一笑,爽利:“谢陛下。”坐了下来。

    宫人送了茶上来。

    “元浩那个小子定亲没有?”

    熙和帝问。

    “陛下问得巧,臣妾刚得知浩哥儿定了亲,定的是嫂子的娘家侄女。”宜妃不知道陛下想问什么,接过茶水递到陛下手上,轻笑着。

    “那就好,元浩那小子也该懂事了,朕准备赐婚。”

    熙和帝端起手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陛下要给谁赐婚?”宜妃很惊讶。熙和帝看着宜妃的表情,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真的惊讶:“朕打算给三丫头赐婚。”

    “三公主?”宜妃是真的惊讶了,让宫人退下去,陛下想?难道陛下要成全三公主?

    “陛下是想把三公主赐婚给?”

    “不是你想的那样,当朕是昏君吗,朕不是昏君、”熙和帝又喝了一口茶,没有马上说,又看了宜妃一眼,才:“你觉得威远侯府周安那小子如何?”

    “威远侯府二公子?”宜妃想到是谁,陛下打算把三公主下嫁给威远侯府二公子?

    “对。”熙和帝还是看着宜妃。

    “陛下一向疼三公主,三公主也娇俏可人,相信陛下心中有数,威远侯府二公子,臣妾不是很了解,只是听琰儿提起过,好像和纪家大公子比较好,皇上要是有意,可以派人去查一查,臣妾不知道陛下为什么。”

    宜妃虽然不喜欢三公主,不过也没有多说。

    “三丫头想嫁人,朕也不想再留着她整天和朕闹,闹得不可开交,不如给她挑个驸马,大丫头二丫头也一并挑了,有人向朕提起威远侯府二公子。”熙和帝说。

    宜妃不知道是谁提的,但她隐隐感觉到什么。

    陛下既然提起,应该就是有了决定了。

    “臣妾听说威远侯府二公子身边没有什么通房丫头,还算干净。”

    “宜妃觉得好?”熙和帝眼中带着审视。

    宜妃坦然的:“臣妾只是实话实说。”

    “朕就是想问问,不用这个样子,起来吧。”熙和帝开口,拉她起来,宜妃站了起来。

    *

    余贵嫔也在问着身边的宫人:“皇上去了哪里?”

    “贵嫔娘娘,皇上去了宜妃娘娘宫里。”宫人轻声回答。

    “宜妃?”

    余贵嫔脸色一变,站了起来,陛下怎么又去了宜妃那个女人那里?

    “是,贵嫔娘娘。”宫人跪在地上,余贵嫔不明白皇上为什么会去了宜妃的宫中,皇上不是厌恶了宜妃,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再去过?

    上一次别院的蹴鞠皇上也没有点名宜妃坐身边,虽然让宜妃伴了驾,但一看就知道皇上还没有原谅宜妃。

    当时随行的人可是不少讽刺宜妃的,陛下知道也没有说什么,宜妃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她们都觉得宜妃翻不了身上,若不是有秦王宜妃可能连她们都不如,跟打入冷宫一样。

    皇上会让宜妃伴驾也是因为秦王。

    加上皇上身边那两个得宠的贱人都没有再把宜妃放在眼里。

    觉得宜妃不再是威胁。

    一个失宠又老的女人,没有宠爱,皇上记不住,她们哪还会费心。

    谁知道,皇上又去了。

    皇上不是定下了一位贵妃娘娘吗,皇上不是最宠的是身边的两个贱人看重的是新定的贵妃,太后可是极为看重这位贵位,皇上不怕太后娘娘知道?

    她有点弄不明白陛下是什么意思,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些日子她虽然也得了宠,可连那两个贱人也比不上。

    她正担心皇上太后定下的贵妃还有那两个贱人,以为皇上之后会宠着贵妃,谁知道。

    “皇上去了多久了?”余贵嫔想到这里。

    “陛下去了一会了。”

    宫人道。

    “陛下还没有离开?你说皇上会不会又宠起宜妃?”余贵嫔担心的是这,怕宜妃又复宠,不能让宜妃复宠,要是宜妃复了宠,肯定会报复她们这些落井下石的。

    “应该不会。”

    宫人摇头。

    “什么叫应该不会,不是说皇上还有太后娘娘看重的是定下的贵妃娘娘吗,贵妃娘娘入宫后位比副后,宜妃也要屈居之下,一定会得圣上的宠。”不久前余贵妃娘娘听到皇上的圣旨,知道皇上和太后定了兵部尚书家的嫡女为贵妃,不日就要入主承乾宫。

    她还恨,不知道哪里跑来的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爬到她们这些后妃头上,让她们这些宫妃情何以堪,到时候什么都要听这个乳臭未干的丫头的话,她为皇上生下昭宁,后宫哪一位没有功劳,皇上为什么要在宫外封一位贵妃。

    她们这些后宫的嫔妃最不愿接受的就是皇上在宫外选妃,封高位嫔妃,一入宫就比所有人位份高,一大把年纪还要向小丫头请安,知道皇上去了宜妃那里,她又担心起来。

    她宁可皇上宠爱这位新的贵妃娘娘,也不希望是宜妃,宜妃要是翻了身,谁也得不了好。

    她本来想趁此机会,让太后陛下看重,像宜妃曾经一样,都是那两个贱人,处处和她作对,那两个贱人。

    等新的贵妃娘娘入宫别想好过,有太后皇上看重,那两个贱人到时候也会被陛下抛到脑后,不过是出身低贱的东西,还敢告状,到时候她一定好好收拾她们。

    “那两个贱人呢?”

    余贵嫔想到两个贱人又问。

    “贵嫔娘娘,皇上封了两位宫人为美人。”宫人小心的道,抬起头。

    “什么!”

    余贵嫔再次拍了一下矮几。

    皇上竟封了那两个贱人位份:“什么时候的事,本贵嫔怎么不知道?”到时候她还怎么教训那两个贱人。

    “贵嫔娘娘,不久之前,在陛下下了旨意后,两位美人赐住承乾宫偏殿,等贵妃娘娘入宫之后。”

    宫人好不容易才打听到的,她知道贵妃娘娘讨厌陛下身边的两位宫人。

    “那两个贱人何德何能,让陛下赐住承乾,给她们这么多宠爱。”她也想入住承乾宫,陛下这里还要宠?

    后宫没有人不想入住承乾宫,就算是偏殿也是一样。

    贵妃入宫得宠,她们不是也跟着得罪?陛下为什么不给她升位份?

    “贵嫔娘娘。”宫人看贵嫔娘娘像是接受不了,不由。

    “陛下为什么?”余贵妃不明白,陛下为什么那么宠那两个贱人,在贵妃入宫前还封了两个美人,她呢?

    现在陛下又去了宜妃的宫中。

    “贵嫔娘娘。”

    一个宫人走了进来,行了一礼。

    余贵嫔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盯着来人,认出是女儿身边的宫人。

    “贵妃娘娘,三公主殿下不吃不喝,要见贵妃娘娘,还有陛下。”宫人抬起头来。

    “陛下的话,她没有听到吗?”吴贵嫔不知道女儿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三公主说不见到贵妃娘娘还有陛下,什么也不吃不喝。”

    “皇上说了会给她挑一个更好!”

    *

    “太后娘娘,陛下封了两个宫人为美人,派了宫人去承乾宫。”一个婆子走到太后身边道。

    婆子是太后身边提起来不久的婆子。

    “嗯。”

    太后点了一下头:“美人已经不错了。”对于那两个宫人来说,有个名份就是开始,只要以后服侍好皇上,还会更好。

    “陛下很重视贵妃娘娘。”婆子看了太后娘娘眼。

    “希望不要辜负了哀家还有皇上的期望吧。”太后没有多说。

    “太后娘娘,皇上去了宜妃娘娘那里。”

    婆子又道。

    “宜妃?”

    太后有些没想到,不过想想也不意外,皇帝本来就喜欢宜妃,很多事也是她在后面,不然——

    只要皇帝一日心中有宜妃,皇帝就不可能真的冷落宜妃。

    这些日子也够了。

    皇帝能忍住这么久去找宜妃也算不错,皇帝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喜好,再是雨露均沾,不许有喜欢的东西。

    之前在她盯着,皇帝忍着,现在贵妃也定下来了。

    好在贵妃是皇帝自己挑的,应该也算喜欢,以后宜妃也最多做个宠妃,还有新人相争,她也放心了。

    该安排的都安排了。

    “随他去,宜妃也不可能再做什么了,皇上也不会允许,贵妃还有半个月就入宫。”

    “以后贵妃娘娘入了宫,有贵妃娘娘在,还有两位美人孝顺你,还有皇上,太后娘娘也可以放心了。”

    婆子道,一边的宫人也开口。

    “嗯。”太后也觉得可以轻松一下,唯一还让他忧着心就是太子,太子一直没有子嗣,好在她挑的好生养的,入了东宫就好了。

    “太子身体这两天怎么样?太子妃和太子?”

    太后问。

    “太后娘娘,太子妃这几日和太子同住,太子殿下的身体很好。”宫人回道。

    “那就好!”

    太后高兴起来,太子妃身体是没有问题,太子的身体也是检查过的,虽说体弱,但也没有说有什么问题。

    以前没有子嗣就是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要是天天在一起早就有了。

    “哀家记得有一尊上好的送子观音,给太子还有太子妃送去。”

    太后这时道。

    太子妃好是好,就是性子倔,女人啊还是要温柔一点,平时看着还好,也不知道和太子怎么就合不来,原来她觉得太子妃和太子刚好配得起,哪里知道两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婚不久就和太子闹起了别扭,太子就是性子倔的,这一倔遇上一倔,哪里能好,谁劝也没有用。

    太子有行我素,太子妃也是,两人倒是相安无事,弄得前朝后宫都受了影响。

    太子身边女人再多,哪比得上太子妃身份,女人就该温柔点,男人就该哄着哄着的,太子还不转了回来。

    生个儿子,给她生个皇孙,地位也稳了。

    太子妃就跟听不懂一样,她都说过太子妃和太子两人不知道想什么。

    前一阵子,也不知道怎么,两人好了起来。

    听说是太子先去找太子妃的,终于让她放心,太子明白过来就好,不管是谁主动,夫妻才是一体,再多的女人,也生不嫡孙,太子妃才是妻,

    “是太后娘娘。”婆子忙道。

    太后又吩咐起别的来。

    一听到太子身体好,和太子妃好好的,她就高兴。

    *

    太子听到父皇又是封美人,又是封贵妃,他只有一个想法,父皇看来是喜新厌旧,想生个太子出来。

    不然怎么会封贵妃,不管父皇封贵妃还是什么他都不在意,只要宜妃那个女人翻不了身就可以了。

    母后你看到了吗。

    不过父皇还真是老当益壮,知道安郡王叔半个月后回京,也要纳妾:“安郡王叔和父皇一样,也是老当益壮。”

    听到李元浩那小子定了亲,他笑了,他还想让三皇妹嫁给李元浩那小子,看来是不可能了。

    在他想来,三皇妹嫁给李元浩那个小子正合适。

    大婚了,李元浩小子喜欢男人,三皇妹喜欢的是纪太傅,正好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各不相干,多有趣。

    也没有人说什么。

    三皇妹还可以出来找纪太傅,养几个面首。

    李元浩那小子肯定也乐意,在外面养着男人。

    “孤的太傅,你就不觉得可惜吗?”太子让身边的人去看看,太傅在哪里。

    “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过来了。”

    “她又来做什么?”太子觉得没精神。

    秦王府。

    “殿下,宜妃娘娘派了人来?”

    太监带着一个人走到书房外面,让人等着,走了进去,见王爷在写着什么,他上前一步,尖声道。

    秦王萧琰停下手上的动作,放下毛笔,转回身来:“母妃派了人来?”太监连忙叫了人进来。

    秦王盯着来人,是母妃身边的宫人。

    “给秦王殿下请安,殿下。”宫人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秦王看着来人:“母妃让你来做什么?”

    “娘娘让奴婢来是。”

    宫人开口。

    “殿下应该听说了皇上封了兵部尚书的嫡女为贵妃的消息,半个月后入主承乾宫,娘娘怕殿下会多想,让奴婢告诉殿下一声,不必担心,娘娘心中忆经有想法了,殿下只需要王府里就行了。”

    “不知道母妃有什么打算?”秦王淡淡的问。

    太监看到门外又有人,走了出去。

    秦王没有动,还是盯着宫人,宫人抬起头,望着殿下:“娘娘说贵妃进了宫,皇上身边新封了两位美人,还有余贵嫔在前面,贵妃的目光只会盯着两个美人还有余贵嫔身上,她这个过去的宠妃不会多在意,娘娘只需要看着就好,殿下,奴婢出宫的时候,陛下还在娘娘那里。”

    所以陛下不必担心。

    “本王知道了。”

    秦王知道母妃的自信从何而来。

    “娘娘让殿下不要再管元浩公子的事,元浩公子那边已经定了亲,还有让殿下有时间派人打听一下安郡王新纳的哪一家的。”

    “本王会让人去打听。”

    秦王开口。

    “娘娘让奴婢一会再去李府。”宫人接着又说。

    秦王知道母妃的意思。

    “殿下,派去查的人,查到菁华郡主从前很喜欢纪大公子,和顾姑娘关系要好,威远侯府二公子和纪大公子关系好,送信的人很可能是菁华郡主。”

    太监从外面进来。

    秦王仍然没有全信顾瑶的话。

    *

    宫中封贵妃的旨意各家都知道了,后宫是彻底变了,都没有想到圣上会来这一出,圣上这是?之前觉得圣上有宜妃,后宫嫔妃不少,太子也立了,秦王晋王都大了,就算再送人到圣上身边出来不及了,不少想要钻营都熄了想法,往太子殿下秦王殿下晋王后院钻,可惜太子妃已经有了,秦王妃也定下,晋王不算太得宠,有人不愿冒险。

    没想到圣上——

    想要钻营的人心思一下活络了起来,兵部尚书的那个嫡女被封为贵妃的他们有些是见过的,并不见得多出众。

    竟然被太后娘娘皇上看上,这是新的副后,后宫以前位份最高是宜妃,大家从中得到一点讯息。

    秦王晋王太子不行,还有皇上啊。

    没有必要死盯着太子后辽还有秦王后院,一想到皇上似乎还不老,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说不准生下一个皇子,到时候扶立幼子。

    前朝又不是没有。

    这些心思活络起来,想要投机取巧的,开始想着怎么让皇上看上自己族里的侄女女儿。

    在知道连两上宫人都封了美人,皇上身边没有真的宠妃的,时候,更是心思活起来。

    京城一处偏僻的小院子里。

    李元浩搂着怀里的人儿。

    “浩你真的要成亲了,以后我,我们。”

    “还是和现在一样,想什么。”李元浩想着一件事。

    “浩,大夫人不会答应的。”少年没摇头。

    “我前两日接到一封信,里面提到,如果我娶了三公主,就能想和你一起就在一起了,说三公主有喜欢的人。”

    李元浩道,盯着怀里的人儿。

    “三公主?真的吗?”少年眼晴一亮。

    “我会想办法弄清。”

    李元浩说。

    半个月过去,兵部尚书嫡女入主承乾宫,成为禧贵妃,安郡王萧成回了京。

    安郡王府。

    萧成听了女儿说的人,没有说什么。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