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洞房花烛
    就算是二爷扶正她,父王也只是给了她几张银票,才五千两银子,算得了什么,比起大姐姐的,什么也不是,父王把最好的都给了大姐姐。

    娘的东西都不在身边。

    父王只会敷衍她和娘,说会给她一处庄子,以为她会稀罕?二爷什么没有,名下的庄子都是她的,私库的东西也是她的。

    大姐姐有的,她都有。

    “娘,你看大姐姐多风光呀。”

    萧柔柔微昂着头,回头,忍不住酸溜溜的,对着旁边的娘说,吴氏也看到了,一百二十抬嫁妆,十里红妆,她和柔姐儿呢,连像样的迎亲礼都没有。

    是她对不起柔姐儿,如果不是萧菁菁这个臭丫头,柔姐儿再怎么也不会至于此。

    当年她的嫡姐嫁给王爷的时候也是这样,陪嫁了半个吴府,在所有姐妹羡慕嫉妒的目光中风光出嫁。

    她们这些庶出,连一半也没有,嫁的也不过是一些举人,永远也别想比得上嫡姐,就是那时开始,她想要和嫡姐一样。

    在嫡姐身体不好后,她勾引了王爷,抢走了嫡姐的一切,她以为她赢了,嫡姐的都是她的。

    她会让她的柔姐儿会风光大嫁。

    让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以最落魄的样子出嫁。

    就在这时候,萧菁菁这个臭丫头突然像是知道了什么,她无法再控制,她的柔姐儿也成了一个妾,就算被扶正,也不能风光大嫁,什么也没有。

    萧菁菁这个臭丫头却能风光大嫁,拥有一切,不过当年她能抢了嫡姐的一切,萧菁菁这个臭丫头也会和她娘一样。

    “风光又如何,柔姐儿,现在看着风光,以后不一定,过得好才是最重要的,谁知道有多少人嫉妒,女人的心是最容易嫉妒的,纪四爷位高权重,不知道多少爱慕的人,加上萧菁菁不知廉耻和纪宁的事还有别的一些事,看着没有什么,以后呢,没有人不在意的,那些事可不是假的,能过得好才怪,你只要和二爷好好过,肯定比萧菁菁好,说不定有一天萧菁菁的一切都变成别的女人的,你不是说有个小袁氏,纪太傅不可能只一个女人,到时候萧菁菁还不知道什么样子。”

    吴氏安慰起女儿。

    “对,娘。”

    萧柔柔也笑了,笑得嘲讽。

    “出嫁时十里红妆风光的过得好的没有几个。”吴氏又道,只有得宠的女人,失宠的女人出嫁时再风光,又如何。

    “娘你说纪太傅会和大姐姐圆房吗?肯定不会,谁知道大姐姐心中想的是谁,我不信纪四爷一点不在意,还有纪馨,纪馨一向喜欢顾瑶,不喜欢大姐姐。”萧柔柔又笑着道:“也许不久纪四爷就会纳妾。”

    “嗯男人哪个不纳几个妾的你大姐姐不守妇道,哪会有好的。”

    吴氏点头:“不用羡慕,她有的你都会有,娘会和你父王说,把娘存下的都给你当嫁妆。”

    “娘,那些东西你留着,我不要。”萧柔柔不会要娘的。

    “到时候你父王还会少了你?”

    吴氏白了她一下。

    “娘,你真好。”

    萧柔柔笑容满面靠着娘,吴氏也笑了笑,站在外面的婆子听到什么,看了眼马车里面,里面的夫人已经是真的夫人了。

    二爷真的把这位夫人扶了正,夫人的身份,她们这些近身服侍的都已经知道了。

    看了看远去的大红花轿还有十里红妆。

    果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姐妹又如何,嫡出的十里红妆,风光大嫁,嫁的是纪太傅,以后就是阁老夫人,庶出的沦为妾,才扶正,啧啧。

    她还怕夫人会闹,同人不同命,谁也不甘心。

    没想到夫人竟没有闹,她也不用担心了。

    一处酒楼上。

    周安手上拿着扇子,阴沉的看着楼下路过的花轿。

    “萧菁菁。”周安摇了摇手上的扇子,阴沉的开口,萧菁菁嫁到了纪家。

    “公子。”

    不一会,脚步声响起,一个小厮小跑上前,气喘吁吁的,额头上都是汗,也顾不得抹,喘息着行了一礼,着急道。

    周安收回目光。

    “公子,侯爷已经去了纪府。”小厮不停的喘息,过了一会抬头道:“问起公子在哪里,侯爷在找公子。”

    周安阴冷睥他一眼,摇着折扇。

    “公子。”

    小厮还想说什么。

    “去纪府。”周安阴冷的道,小厮松了一口气,连忙跟上,喘着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

    *

    喜轿里,萧菁菁手上捧着一个苹果,眼前是大红的盖头,她不知道到了哪里,还有多久到,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

    不知多久后,轿子停了下来。

    她心砰砰砰跳起来,花轿的门打开:“郡主,到了。”

    萧菁菁心更紧张,这时,有人过来:“郡主。”是宁郡王妃的声音还有赵嬷嬷的声音,她被她们扶着起来,鞭炮声响起,还有唱礼,她下了喜轿,跨过火盆。

    听到了锣鼓还有宾客的喧哗声,不一会她的手上被塞进红色的绸缎,顺着红绸她看向另一边。

    一双红色的喜靴,她知道是四爷。

    四爷。

    她的心跳得很快。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夫妻对拜——”

    “……”

    “菁姐儿,对拜了。”耳边是宁郡王妃的声音,带着笑,她转过身来,望着四爷的喜靴,和四爷对拜,萧菁菁脸红来。

    “礼成,送入洞房。”

    喧闹声中,手上的红绸一紧,她感觉到四爷的注视,四爷走了过来,越来越近,走到她的面前,她听到四爷低笑声:“菁儿,不要紧张。”

    她的脸更加的红。

    “菁儿,跟着我。”四爷的声音再次响起,萧菁菁心不再那么紧张。

    “好了,知道新郎官心疼新娘子!”宁郡王妃带笑抑揄的声音让萧菁菁脸更红,还有喧哗声和哄笑声。

    “新郎官怕吓到新娘子了。”“洞房花烛,新郎官这是等不及了!”

    萧菁菁脸很烫很烫,她不知道四爷是不是也一样。

    就在这时。

    “圣旨到!”宫中来人,带来圣上旨意。

    萧菁菁被扶着,跪着接了旨,她知道四爷在身边。

    “皇上有旨,请纪太傅还有菁华郡主接旨,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总管公公很快宣了旨,圣上主要是赏赐,然后就是赐了一块封地给菁华郡主。

    接了旨,谢恩,宾客都没想到圣上会赐封地给菁华郡主。

    不等他们多想,太后娘娘的懿旨也到了,赏赐了不少东西。

    “太子殿下到!”。

    太子也来了,带着轻笑的声音传进来。

    “孤就是来看看,孤的太傅大人成亲,娶的还是菁妹妹,孤怎么能不来看看。”

    “纪太傅,孤的菁妹妹。”太子走过来,低低的笑。

    萧菁菁听到了太子殿下的声音,行了一礼,四爷不知道说了什么,她被送入新房,听到脚步声还有说话声,她坐在床上,等着四爷掀起盖头。

    “好了,菁姐儿,等着掀盖头。”宁郡王妃指挥着撒帐,不久之后,宁郡王妃带笑的声音再次响起。

    “新娘官可以掀盖头了。

    ”……“

    萧菁菁手握紧,脸红心跳,握紧手中的苹果,她看到四爷走了过来,站定在她的身前。

    *

    顾瑶知道今日是萧菁菁成亲的日子,她没有去看热闹,听到外面隐隐传进来的锣鼓声。

    ”听说菁华郡主的嫁妆有整整一百二十抬呢,满得都放不下了,一条街全是。“

    ”那岂不是十里红妆!“

    ”这还用说,菁华郡主可是安郡王最疼爱的女儿,菁华郡主又是郡主,怎么没有一百二十抬,大家都在议论,要不是规格不能越过太多,说不定一百五十抬都有。“

    ”记得纪太傅下聘也是满抬一百二十抬,满满当当的,纪家是真的想娶菁华郡主,菁华郡主母妃当年好像也是十里红妆。“

    ”你听谁说的?“

    ”听人说的,皇上太后说不定会下旨,太子殿下不知道会不会去,还有秦王——“

    两个丫鬟说着,小心睥了睥四周,小声的道。

    ”姑娘和菁华郡主以前要好,现在。“

    ”姑娘以后是秦王妃娘娘,不比菁华郡主差,外面都在说姑娘和菁华郡主有恩怨。“

    顾瑶都听到了,她坐在菱木花窗边,看着远处。

    ”你们在说什么?“

    脚步声响起,黛眉从远处过来,看到两个丫鬟不知道在说什么,皱眉不悦打断,看了眼里面,不知道姑娘如何,她出府了一趟。

    ”黛眉姐姐。“

    两个丫头听到黛眉的声音,一转身,吓了一跳,她们只是小丫头,听到外面的热闹,随便说一说,她们怕黛眉姐姐听到。

    黛眉姐姐是姑娘身边的红人,万一听到,告诉姑娘,她们,她们。

    ”慌什么慌?“

    黛眉看了她们一眼,不知道她们在慌什么,还是说她们说了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

    ”黛眉姐姐。“两个丫鬟还是很慌。

    ”刚才在说什么?“黛眉盯着她们。

    ”我们没有说什么,只是在说菁华郡主成亲的事。“两个丫鬟不敢说话,白着一张脸,吞吞吐吐的。

    黛眉看了她们一眼,她还有事要和姑娘说,没有再和她们说声。

    ”好好守着,不要让人进来。“又吩咐了她们一声,她走了进去,看到了坐在窗边的姑娘,姑娘想来听到了了。

    ”姑娘。“黛眉走过去。

    顾瑶回头看向她。

    ”姑娘,外面也没有什么。“黛眉的姑娘不高兴。

    ”是不是很热闹,一百二十抬满嫁?“顾瑶问,手上把玩着荷包,荷包是男子的,里面什么也没有,绣了一只虎。

    ”姑娘,是热闹,但也没什么。“黛眉道。

    ”聘礼一百二十抬,嫁妆一百二十抬。“

    顾瑶注视着她:”不知道多少人羡慕,想要这么多嫁妆也得不到。“

    黛眉:”等姑娘出嫁的时候也不会差,姑娘是亲王妃。“

    ”不会差?“

    顾瑶不知道在想什么:”亲王妃?一百二十抬已经是满抬了。“

    黛眉知道姑娘心高气傲,不愿输与人,尤其是菁华郡主,姑娘两次输给菁华郡主,对姑娘的打击很大。

    姑娘消沉了好几天。

    外面也有不好的传言传开。

    顾瑶拿起手上的荷包,黛眉看到:”姑娘?“

    *

    宫中,余贵嫔让宫人拦下女儿。

    ”母嫔,你让我出宫,我要出宫,我要出宫!“三公主想要出宫,她知道纪太傅就要娶菁化郡主,她要出宫。

    胡搅蛮缠着。

    余贵嫔脸色很不好,又对着宫人还有婆子:”把公主拦下来。“

    ”你们让开,你们是什么东西,敢拦本公主,本公主要告诉父皇!“

    三公主一身大红的宫装,高昂着头,直接对着拦住她的人,她一定要出宫,提着鞭子。

    ”三公主,皇上不让你出宫。“

    婆子和宫人拦住三公主,不让三公主离开。

    ”谁说的,父皇那么疼我,一定会让我出宫的,你们让开,让不让开,本公主不客气了!“三公主生起气,就要甩鞭子。

    ”昭宁,听母嫔的话,你父皇不会让你出宫的,你父皇的话你还不知道吗、你父皇交待过让你好好呆在宫里。“

    余贵嫔让宫人抓住女儿。

    ”父皇不会的。“三公主不愿承认父皇不疼她了,不让她出宫。

    以前她想出宫就能出宫,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父皇都会给她。

    ”你们不许碰到本公主,再碰到,本公主打死你们。“

    ”三公主,得罪了。“

    宫人得了贵嫔娘娘的示意,加上想到陛下的旨意,她们上前一步。

    ”让开,让开!“

    三公主甩起手上的鞭子。

    宫人和婆子都挨了不少鞭子,三公主发了狠:”本公主要出宫,你们也敢拦下本公主,以为有母嫔在,本公主就不敢打你们?“

    ”三公主殿下请留步,皇上有旨——“

    ”住嘴!本公主打死你们。“

    ”昭宁,你父皇说了,会给你选个更好的驸马,纪太傅你不要想了,你想要什么样的也可以和你父王说,到时候你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余贵嫔拦了下来。

    三公主看着母嫔,收起鞭子,没有再抽,但是恨恨的。

    ”母嫔,我不要,我要嫁的人只有纪太傅,父皇不同意我就一直闹,我不信父皇一直不同意,母嫔你明明说会帮我,父皇一定会答应我的。“

    ”你父皇不会答应,纪太傅已经成亲了,和菁华郡主!“

    余贵嫔道。

    ”就算纪太傅成了亲,也可以休妻再娶,菁华郡主根本配不上纪太傅,只有本公主才配得上,本公主愿意等纪太傅休妻再娶。“三公主哼了声。

    ”这是不可能的!“余贵嫔打断她的话。

    ”为什么不可能,也可以把菁表姐贬为妾。“三公主不相信,为什么不行。

    ”昭宁,听母嫔的话!“

    ”不要,我要出宫,我要出宫!“三公主不听,还是闹着想出宫。

    熙和帝刚问了问菁姐儿和纪永叔成亲的情况,就得知三丫头闹着想要出宫,脸色沉了下来。

    ”三丫头又在闹什么?“

    ”回陛下的话,三公主想要出宫,想要找纪太傅,余贵嫔娘娘没有让,让宫人拦着。“

    ”想要出宫?简直是胡闹!“

    熙和帝站了起来。

    慈宁宫,嘉和郡主神色恍惚,针几次扎到手,吸了吸手指,她看着绣了一大半的嫁衣,觉得刺眼,纪太傅和菁华郡主应该已经成亲。

    ”郡主。“宫人不知道怎么办,静安县主带着宫人过来。

    ”静安县主。“守在门口的宫人看到静安县主松口气。

    ”你们郡主呢,我来找你们郡主说说话。“

    静安县主道。

    ”郡主在绣嫁衣。“宫人看了眼里面,很担心:”奴婢马上通报。“”

    静安县主点头,宫人很快出来,静安郡主走了进去,她来也是担心,今天是菁华郡主和纪太傅成亲的日子,她怕嘉和还没有完全放下。

    “静安你怎么来了?”嘉和郡主知道静安为什么来,应该是担心她。

    静安县主走到嘉和郡主面前。

    “静安怎么了?不用担心,我没事。”嘉和郡主道,笑了笑,笑过,敛起笑容:“你说菁华郡主为什么这么好运?”

    “不是好运,姻缘天注定,嘉和。”

    静安郡主开口,对上嘉和的目光。

    “静安来看看我的嫁衣,你的嫁衣绣了多少?”过了一会,嘉和郡主笑着拉着静安县主让她看她的嫁衣。

    “嘉和不要再想了。”静安县主侧过头。

    “好。”嘉和郡主道。

    *

    萧菁菁脸红着,低头,注视四爷的喜靴。

    “新郎官快挑开盖头,新娘子等不急了。”宁郡王妃带笑的声音再次道。

    萧菁菁心砰砰砰快速的跳动着,手上被她攥出汗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紧张,前世她恨不得一切快点结束。

    纪尧神色温和,带着笑,在众人注视下起哄下,拿起一边的喜秤,上前一步,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抓着,挑起小姑娘头上的盖头。

    他很快看到了心心念念的小姑娘。

    小姑娘低着头娇羞的坐着,眉目如画,在灯光下,美得惊人,手上捧着一个大红的苹果,小脸通红。

    纪尧眼中笑意加深。

    还有惊艳。

    “新郎官笑了。”“看来很满意!”宁郡王妃一看,知道新郎官很满意。

    众人也看着新娘子,新娘子果然美貌。

    萧菁菁在被四爷挑起盖头的时候,心跳得更快,像是要跳出来,她听着心跳声,眼前一亮,她不敢抬头,感觉到四爷的目光,周围的目光,她脸羞得通红。

    “不要怕。”

    纪尧看出小姑娘的紧张羞涩,低低一笑,放下喜秤。

    “新郎官真是体贴是不是?”宁郡王妃又笑,众人也一起起哄,萧菁菁猛的抬起头来,看到了四爷。

    四爷一身喜袍,高大英俊,成熟儒雅,眉目温柔,眼中含着宠溺,正凝着她,她脸一下子爆红。

    纪尧眼中的笑意更深,他的小姑娘害羞。

    “四爷。

    萧菁菁低声。

    纪尧很想把眼前的小姑娘抱在怀里,萧菁菁听到外面传来的喧闹声,入眼是一片大红。

    周围站着的除了宁郡王妃,都是纪家还有和纪家有亲的人,她曾经的大嫂二嫂三嫂,还有和纪家交好的人。

    以及叶蓁,纪馨。

    ”菁姐姐。“叶蓁带着笑,纪馨面无表情,纪大夫人皱着眉。

    宁郡王妃边笑边撒帐,桂园,红枣,莲子洒了一床,从她和四爷的身上洒下,两人身上都落了几颗。

    ”新郎官和新郎子坐到一起。“宁郡王妃含笑注视两人。

    萧菁菁望着四爷,脸羞着。

    纪尧温和的坐了下来,嘴角微扬,宁郡王妃从身后的人手中接过酒,递给两人:”该喝合卺酒了,喝了合卺酒,恩恩爱家,长长久久。“

    萧菁菁放下手上的苹果接过酒,看着四爷,纪尧也拿在手中,笑凝着面前的小姑娘。

    伸出手,萧菁菁也红着脸伸出手。

    两人手交过,眼中只有彼此,萧菁菁脸红如霞,纪尧轻笑。

    ”好了,好了,喝过合卺酒,以后定恩爱到白头。“

    宁郡王妃笑着,过了一会,一个丫鬟端了喜饺上来,她接过,递到菁姐儿的面前,该吃喜饺了。

    ”菁姐儿吃一口。“

    萧菁菁接过,看了丫鬟还有四爷宁郡王妃一眼,夹起一个咬了一口,脸一下子又红起来:”生的!“

    说完意识到什么。

    前世她只咬了一口,就让四爷端了下去,这一世,她竟然忘了,她看向四爷,发现四爷正笑她,心中又气又恼。

    ”就是要生才好!“宁郡王妃笑得不行,旁边的人也是。

    ”再吃几个,生得越多越好,多子多福。“宁郡王妃起哄。

    ”好了,不要吃了。“

    纪尧取过她手上的碗,交给一边的丫鬟,笑着道:”生一个就好。“

    萧菁菁脸一下子红得不行。

    ”一个太少了,那可不行,最少三个,你们说是不是?“宁郡王妃也在一边说,众人也道,萧菁菁气恼不行。

    纪尧舍不得走了:”那就生三个。“

    ”四爷。、“

    萧菁菁不知道四爷为什么——

    宁郡王妃没有呆太久,必竟是世家大族,不可能真的闹得不可开交,大家差不多就离开了新房,纪尧看着灯光下的小妻子,萧菁菁心跳得快要失序,四目相对,大红的喜烛燃烧着。

    ”等我回来,菁儿。“纪尧摸了一下小姑娘的脸,爱不释手,还是站了起来。

    ”好。“

    萧菁菁抬头,望着四爷。

    纪尧笑了笑走了出去,萧菁菁整个人放松下来,有心打量四周,身下是一片大红,周围也是红艳艳的,和前世不同,更大,布置和她的闺房一样。

    没有区别,正对面大红的喜烛正点燃着,她站了起来,她知道这一切一定出自四爷的手。

    窗上贴着大红的喜字,还有鸳鸯戏水床幔。

    ”郡主。“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萧菁菁听出是紫嫣的声音:”进来。“她坐了回去。

    ”郡主。“紫嫣和秋雨走了进来:”累了吗。“

    ”嗯。“

    萧菁菁点头。

    ”奴婢给你按一按?“紫嫣道。

    萧菁菁点头,紫嫣给郡主按起来,秋雨把大家过来的事告诉郡主,萧菁菁闭上眼,听着。

    ”郡主,香草和梅兰在看着,赵嬷嬷去厨房了,几房都安排了,四爷房里只有两个大丫鬟——“

    这时,外面又有脚步声,萧菁菁睁开眼,让紫嫣停下,紫嫣站在一边,一个婆子带着几个丫鬟进来行了一礼:”四夫人,席面准备好了,老夫人让老奴过来问一问四夫人,老夫人怕四夫人没有吃多少东西。

    紫嫣和秋雨看向郡主。

    “摆上吧。”萧菁菁确实饿了,她没想到她的婆婆会让人给她送席面过来。

    “是。”婆子带着小丫鬟摆起来。

    萧菁菁看着,紫嫣和秋雨站在一边,婆子指挥着小丫鬟很快摆好了席面:“四夫人请用,用了叫一声,老奴在外面。”

    萧菁菁轻轻点了一下头。

    “劳烦嬷嬷了,不知道嬷嬷姓?”紫嫣看了眼郡主上前一步。

    “老奴姓贾,是小厨房的。”婆子行了一礼,她知道面前这个丫鬟应该是新夫人的陪嫁丫鬟。

    可不能贻慢了。

    “多谢贾嬷嬷,我送你出去。”紫嫣又道。

    贾嬷嬷小心看了看新夫人,低下头,小丫鬟也好奇的望了望新夫人,才退了下去。

    “郡主,奴婢服侍你。”秋雨等人都下去后,走到郡主身边。

    “好。”萧菁菁颔首。

    坐到摆好的席面前,秋雨服侍着郡主,紫嫣一会也回来,和郡主说了打听到的,和秋雨一起服侍郡主。

    萧菁菁没有用太多,差不多半饱就停了下来。

    让她们也吃一点,知道她们应该也没有吃多少。

    “郡主,奴婢们之前已经用过。”紫嫣和秋雨之前已经吃过:“大厨房专门派人送了席面给奴婢们。”

    “那就好。”萧菁菁让人撒下去。

    紫嫣起身走了出去。

    秋雨扶着郡主起来,很快,之前退出去的贾婆子带着小丫鬟进来,行了一礼,带着丫鬟把席面撒下去,婆子退下不久。

    “菁姐姐。”门口出现一个人笑着,带着身后的人走了进来。

    “蓁妹妹。”

    萧菁菁开口,微微笑,紫嫣和秋雨也看着进来的叶姑娘,之前叶姑娘没有替郡主送嫁,没想到叶姑娘在纪家这边。

    叶蓁走到萧菁菁面前,转了几圈,又看了眼四周:“不错,不错,纪四叔布置得很好,菁姐姐真美,纪四叔可是看呆了。”

    萧菁菁看着她,微红着脸:“蓁妹妹。”

    “我可没有说错,菁姐姐害羞了,菁姐姐没有想到我在这边吧,我想去为你送嫁,祖母让我跟着在纪家等菁姐姐你。”叶蓁抱怨着。

    祖母说直接来纪府。

    萧菁菁之前就猜到了。

    紫嫣秋雨才知道叶姑娘为什么没有为郡主送嫁。

    “不过也好,我可以在这里陪菁姐姐,直到纪四叔过来。”叶蓁笑着:“原本要给菁姐姐添妆的,我为菁姐姐准备了一份新婚礼物,祝菁姐姐和纪四叔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大大咧咧说完,伸出手,让身后的丫鬟把她准备好给菁姐姐的新婚礼物还有添妆礼给她。

    一个丫鬟上前,捧着两个匣子,叶蓁取过来,塞到菁姐姐手里:“菁姐姐看看喜不喜欢。”丫鬟退到后面。

    紫嫣秋雨好奇看着,叶姑娘总是有奇思妙想。

    “你们不许看,这不是你们能看了,等成了亲才能看,只能菁姐姐一个人看。”

    见状叶蓁对紫嫣秋雨道。

    紫嫣秋雨面面相视,不知道叶姑娘送的到底是什么。

    萧菁菁打开了匣子,看了眼叶蓁,叶蓁笑着:“菁姐姐快看。”

    萧菁菁低头看着,匣子里是一幅画册,她打开只看了一眼,脸红了起来,竟然是合欢册,里面都是画得栩栩如生的——

    她没想到蓁妹妹会送这样的东西给她,刚才她就该猜到,难怪蓁妹妹不让紫嫣和秋雨看,只有成了亲才能看。

    她没想到蓁妹妹胆子这么大,居然连这样的册子也送得出手,不知道从哪里找的。

    “喜不喜欢,菁姐姐,这可是很有用的,利于夫妻恩爱。”

    叶蓁还是笑,她没有说都是她亲手画的。

    萧菁菁无言以对。

    “菁姐姐空了的时候,好好看。”叶蓁还在道。

    紫嫣和秋雨听得一头蒙水,她们发现了郡主脸红了,只是还是猜不到叶姑娘送的是什么,到底叶姑娘送了什么?

    萧菁菁什么也没有说,合上了匣子。

    叶蓁知道菁姐姐受到的冲击不小,她想到现代的时候,每次好友过生日,她们都是搞怪互送内衣,还有套套药的。

    古代不可能,她想送点有创意的,干脆亲自画了春宫图送给菁姐姐。

    夫妻和谐才是硬道理不是?

    “菁姐姐不喜欢?”见菁姐姐还是不说话,叶蓁问。

    “蓁妹妹你从哪里找的——”萧菁菁以为自己足够大胆,蓁妹妹比她还要大胆,连春宫图都弄了出来,还送给她,作为新婚礼物。

    要是让人知道,发现,肯定会说蓁妹妹不守妇道,不知羞耻,不要脸,蓁妹妹就不怕?

    “蓁妹妹就不怕?”

    “菁姐姐不会告诉别人的不是吗。”叶蓁笑嘻嘻的,很自信,现代的闺密还有朋友已经见不到了,菁姐姐是她新承认的朋友,她相信菁姐姐不会告诉人。

    “蓁妹妹以后不要再。”

    萧菁菁想说什么,她不会说,要是别的人呢。

    “我知道,菁姐姐,只有菁姐姐我会这样,菁姐姐快看,还有一个匣子,看看。”叶蓁是分人对待的。

    她是穿越的,看过那么多书哪里会不知道,不过她知道菁姐姐是为了她好。

    紫嫣和秋雨再次盯着郡主手上的盒子。

    她们不懂郡主和叶姑娘的话。

    萧菁菁放下手上的匣子,拿起另一个匣子打开来,里面是两片粉色的布还有几根带子,布上绣着精致的暗花,带子也很精致,她松了口气,她怕蓁妹妹又——

    好在不是,不过她没人认出是什么,她拿了起来,看了看,比划了一下,抬头。

    紫嫣和秋雨没有听到叶姑娘的阻止,她们看向郡主手上的匣子,同样没有认出是什么,不由看向叶姑娘。

    叶蓁知道菁姐姐还有紫嫣秋雨没有认出来,也不可能认得出来。

    她笑着:“这是肚兜,菁姐姐。”

    取过内衣,在身上比划了一下,这可是现代的内衣,她画了花样,让绣娘照着她画的做的,她在一边盯着,一共做了几个,自己留下四个,送了菁姐姐三个。

    现代的时候买就是,到了古代想买也买不到,不戴不习惯,在现代的时候习惯了,她不知道古代人怎么习惯的,光是肚兜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作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见不得人,干脆自己做,做起来也不容易,光是里面的海绵就不是那么容易找的。

    最后只能做无绵内衣,以前都是随便做了先凑合着穿,这次,她要送给菁姐姐,不可能随便做。

    做了好多天,才做好,准备再做一些出来送给祖母,再送给母亲还有其他人,再开个内衣店,小说里说女主穿到古代可是开内衣店狂赚的。

    她的银子啊。

    菁姐姐要是穿得好了,喜欢,到时候可以让菁姐姐和她一起合作。

    她还有好多点子,全是从现代带来的,像是开时装店,开化妆品店,开蛋糕店什么的,到时候多找几个一起开。

    大家一起赚钱。

    紫嫣和秋雨看着叶姑娘的比划,终于明白了,脸也红了,叶姑娘怎么送这样的东西给郡主。

    就两片布加几根带子。

    想到肚兜也是一样,她们对视一眼,看向郡主。

    萧菁菁也弄清了手上的两片布还有带子是什么,比紫嫣和秋雨想得更多的,她发现这种肚兜的好处。

    听着蓁妹妹的讲叙,她了解更多。

    肚兜只是围在里面,而这种肚兜能提起——

    她不知道蓁妹妹又从哪里学会的。

    “菁姐姐,穿在身上效果很好,你看我就穿了,是不是比平时挺了不少,还能防止下垂。”叶蓁又道。

    紫嫣和秋雨看向叶姑娘的胸,脸红起来。

    “菁姐姐到时候试一试就知道,这可是好东西,我也是好不容易做出来的,到时候菁姐姐可以穿着给纪四叔看下,可是比肚兜性感百倍。”

    叶蓁又小声的。

    萧菁菁:“蓁妹妹好了。”

    紫嫣和秋雨也觉得叶姑娘过了。

    “反正我送给菁姐姐了,菁姐姐空了试试,到时候菁姐姐说不定还会找我要,要是菁姐姐觉得好,我们一起开个店。”

    叶蓁道。

    紫嫣和秋雨觉得叶姑娘异想天开。

    萧菁菁又看了看手上的新肚兜,倒是没有像紫嫣秋雨一样想,她知道蓁妹妹懂的很多不可凭空想像。

    “你们要是想要,可以自己做。”叶蓁看向紫嫣和秋雨:“不过肯定没有我做得好,也可以等我的人学会了做几个送给你们穿着试一下。”

    紫嫣和秋雨知道自己肯定穿不习惯。

    不知道郡主。

    萧菁菁望着叶蓁:“不知道蓁妹妹怎么?我会试试的。”

    “菁姐姐试过后,保证你会喜欢。”叶蓁打着包票。

    萧菁菁让紫嫣和秋雨收起来。

    “菁姐姐一会洗漱了试试。”叶蓁道。

    萧菁菁没有说话,紫嫣秋雨听到,她们怕四爷会吓到。

    叶蓁正说着话。

    纪馨忽然出在门口。

    叶蓁感觉到,看出去,不屑:“有人来了,不敢进来。”

    紫嫣秋雨看向纪馨,萧菁菁神色平淡。

    纪馨走了进来,走到萧菁菁面前:“我不喜欢你,菁华郡主,你配不上四爷。”

    “喜不喜欢又如何,菁姐姐又没嫁给你,什么配不上配得上的,四叔喜欢就好,你有什么资格。”叶蓁不屑以顾,纪馨脸色更难看。

    萧菁菁:“我不需要你喜欢。”

    纪馨脸色难看离开。

    “菁姐姐,不用理她,今晚可是你和纪四叔的洞房夜。”

    “……”

    叶蓁没有多久也离开了。

    夜一点点深了。

    外面安静了下来。

    萧菁菁让紫嫣去外面看看,让秋雨服侍她洗漱,紫嫣跑了进来高兴的:“郡主,四爷来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