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菁儿别怕
    四爷回来了,萧菁菁看着紫嫣,忽然紧张起来,心砰砰砰跳,她不由自主站起身来。

    秋雨看向紫嫣。

    “四爷进院子了。”紫嫣又道。

    萧菁菁平静下来,只是还是很紧张,正要问什么,门外隐隐传来请安的声音。

    “四爷回来了?”“给四爷请安。”

    “……”

    萧菁菁望着门口,让紫嫣到门口。

    纪尧喝了不少酒,虽然有人挡酒,还是喝了不少,难得这样的日子,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按了几下额头,松开手,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迈步。

    视线落在新房,眼中多了笑,小姑娘不知道有没有等急了,到了门口。

    “四爷。”

    紫嫣忙行礼,还有两个穿着黄色绿色短襦裙的丫鬟上前,盈盈拜下,紫嫣看了旁边的两个丫鬟一眼。

    纪尧转动了一下手上的玉板指,对着两人:“准备醒酒汤,备水。”

    “是四爷。”

    两个丫鬟行了一礼,起身,紫嫣知道两个丫鬟是四爷身边服侍的大丫鬟。

    “夫人用过东西没有?”纪尧转向紫嫣,转着玉板指的手一停。

    紫嫣闻言,抬起头,恭敬的开口:“回四爷的话,夫人用过了,之前老夫人让人送了席面过来。”

    “嗯。”

    纪尧说完,推开门,走了进去。

    紫嫣行了一礼,守在门口。

    到了里面,纪尧一眼看到坐在琉璃镜前的小姑娘,不由笑了笑,小姑娘一身大红嫁衣,眉目如画,秀发披散,小脸白皙,巴掌大,衬着大红嫁衣,惹人怜爱。

    萧菁菁听到脚步声,对上四爷的目光,站了起来:“四爷。”

    “在做什么?”

    纪尧走到她的面前,牵住她的手目光落在她的手腕上,血玉的手镯衬着白玉的手,美丽无双,萧菁菁脸红。

    秋雨恭敬行了一礼:“给四爷请安。”

    “起来吧,好好服侍你们夫人。”纪尧扫了眼秋雨,知道是跟着小丫头陪嫁过来的丫鬟,他见过,抬头,再次看着小姑娘。

    “奴婢会的,四爷。”秋雨站起来,低下头,退到一边。

    “累不累?”纪尧没有再说什么,摸了一下小姑娘的脸,白得让他心疼,另一只手牵紧她的手,低声问。

    “不累,四爷呢?”

    萧菁菁望着四爷。

    “菁儿都不累,我怎么会累。”纪尧轻笑着:“菁儿终于是我的妻了。”

    萧菁菁心跳很快。

    “去洗漱吧,我也去洗漱。”纪尧深黑的目光变深,萧菁菁脸很红,点了一下头,由秋雨服侍着去了旁边的净房。

    “郡主。”秋雨发现郡主脸很红,萧菁菁听到秋雨的话,看了她一眼,秋雨低头服侍郡主洗去了脸上厚厚的脂粉还有胭脂,用香脂洗了秀发,服侍郡主沐浴更衣。

    萧菁菁换上了一件淡青色的褙子,白色绣花襦裙,脸上擦了调配出来的香膏,乌黑的秀发披散下来,秋雨为郡主擦干了秀发,用白玉的簪子简单的挽了起来。

    “郡主。”秋雨开口。

    “嗯。”萧菁菁站起身,出了净房,四爷还没有回房,她坐到梳璃镜前,看了看里面的自已。

    “四爷。”秋雨听到脚步声,回头,行礼。

    退了下去。

    “菁儿在看什么?”

    纪尧轻笑着,眼神温和,青色的直裰,走到她的身后。

    “四爷。”

    萧菁菁起身转过身,心中慌张,发现只有她和四爷,秋雨也退了下去,更紧张。

    新房很静,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还有心跳声。

    四爷手放在她的肩上,转过她的身体,看着琉璃镜,萧菁菁脸很红,纪尧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亲一吻。

    萧菁菁感觉到四爷的心跳,还有身上的松香,她猛的转身:“四爷。”

    想要推开。

    “菁姐很怕?”纪尧牵住她的手,往床走去,到了床前。

    “四爷。”

    萧菁菁不是怕,明明不是第一次,前世她已经嫁过四爷,她明明和四爷——

    “要是怕,今晚我不碰你,等你想好再说儿,我不希望你怕我,以前我就说过,不要怕我。”纪尧像是看出她心中的不安,低叹,眼神包容,锁着她的眸,轻声道,拉着她的手,把玩着。

    “四爷,我不怕。”

    萧菁菁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四爷的意思,四爷的意思是她如果怕,他便不碰她,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心慌什么,她不想让四爷再等,她并不是没有准备好,她想和四爷做真正的夫妻。

    “真的不怕吗?”

    纪尧看着她:“怕没有什么,等你准备好再说,陪我对弈?”

    “不,四爷,只要和你一起,我就不怕。”

    萧菁菁点头,昂着头,伸出手她不想让别的人来服侍四爷:“四爷我服侍你宽衣。”

    “好。”

    纪尧仔细的注视了她一会。

    萧菁菁就像前世新婚之时一样,替四爷宽衣解带,纪尧低头注视为他宽衣解带的小丫头,嘴角微扬。

    萧菁菁心里很紧张。

    她已经很久没有替四爷宽衣解带,动作很笨拙,几次弄错了,前世她只有最初为四爷宽衣解带,心里也是不愿的,后来都是让紫嫣服侍四爷。

    四爷像是知道她不愿,也不勉强她,再后来四爷让别的丫鬟替他宽衣。

    萧菁菁脸越来越红,心跳越来越快,僵手僵脚。

    她渐渐拘紧起来,怕四爷会嫌弃,觉得她连这也做不好。

    纪尧忽然按住她的手:“菁儿。”再让这小姑娘解下去,他真的会控制不住把她抱在怀里了。

    “四爷,我。”

    萧菁菁不知道四爷为什么按住她,四爷是不是不耐了?

    她抬头,小心的望了一眼四爷,很紧张。

    “我自己来。”

    纪尧发现小姑娘紧张的看着她,轻轻一笑,小姑娘是怕他不高兴?怎么会:“你再这样下去,我就忍不住了,菁儿。”

    萧菁菁明白了四爷的话,脸红得不行,过了一会,看向四爷,见四爷一个人动手。

    “四爷,要不要让人进来?”

    “不用,我可不想让人看到菁儿此时的样子。”纪尧几下解开了,只着中衣,他看着小姑娘:“过来。”

    萧菁菁走到四爷身前,抬头。

    纪尧把她揽到怀里,低头就吻在她的发上,淡淡的馨香就像怀里的小姑娘一样清新宜人,萧菁菁想推没有推。

    她既然要和四爷做真的夫妻,就不该再矫情。

    “真的不怕了?”

    纪尧抬起小姑娘的头,细细的看着,摸着小姑娘的脸,目光深邃看不到底。

    萧菁菁脸红着点头:“不怕。”昂着头。

    “不怕就好。”纪尧抱着小姑娘。

    “我想和四爷做真正的夫妻。”萧菁菁脸红着开口。

    “真正的夫妻?”纪尧笑出声来,低头亲了亲怀里的小姑娘:“菁儿,你现在就是说怕,也来不及了。”

    低低笑过。

    萧菁菁再次点头,纪尧抱着小姑娘,把小姑娘放到床上,大红的喜帐撒了下来,床上的桂圆,莲子已经被收拾了。

    萧菁菁看着四爷,往里面移了移。

    纪尧看着她,目光温柔,伸出一只手:“到我这里来。”

    萧菁菁刚移动了一下,四爷的手伸了过来,搂住她的腰,她整个人落入四爷的怀里,被四爷抱住,昏光的喜烛下,她能看到四爷深黑的眼。

    “四爷。”

    “夜深了,菁儿。”

    纪尧低下头,靠近她,搂着她,抵着她的额头,低笑。

    萧菁菁应了一声。

    大红的喜帐完全撒下来,她有些不知所措。

    “别怕。”

    纪尧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耳边低语,萧菁菁混身不由自主绷紧,一只大手,解开了她的腰带,解开了她的裙子。

    “四爷。”萧菁菁不安起来。

    “菁儿。”纪尧呼吸变得悠长,萧菁菁觉得自己的呼吸乱了,四爷的另一只手捧起她的脸,四爷温柔的吻住她的嘴。

    “乖,闭眼。”在她的脸颊边细细的吻。

    她乖乖闭上眼,感觉着四爷温柔对待,四爷的手在她的身上动着,她越来越紧张。

    “我会轻一点。”

    纪尧又温柔吻过菁儿的脸,他小丫头承受不了。

    萧菁菁感觉到了痛,她手紧紧抓着被子,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平息下来,她额头上都是汗,四爷身上的汗也滴在她的身上。

    四爷躺到她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把她揽在怀里,大手在她的腰上轻轻揉着,侧过头来。

    “很痛?”

    “痛!”

    萧菁菁眼中都是泪,哽咽。

    “以后就不会了。”

    纪尧抱着她,摸着她额边的乱发:“痛我去拿药来。”

    “不用了四爷,不痛了。”萧菁菁不想让四爷给她上药,她已经不那么痛了。

    纪尧搂着她,:“你还是太小了,本来想再等你长大一点,不想伤了你,没想到还是伤了你……”

    “四爷。”萧菁菁羞得不行。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菁儿怎么还害羞,忘了该叫什么?”纪尧低头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抬起头,摸着她的脸。

    萧菁菁看到四爷眼中的笑意。

    “嗯?”纪尧轻笑。

    “相公。”

    萧菁菁开口。

    “还有呢。”纪尧又问。

    “夫君。”萧菁菁道。

    “夫人。”

    纪尧笑着。

    萧菁菁再次听到四爷叫她夫人。

    “喜欢我叫夫人还是菁儿?”纪尧问。

    萧菁菁看着四爷。

    “好好想一想。”纪尧亲了亲她,笑着松开她,掀开喜帐,披起外衣,走到门口叫了水,门外婆子早就备好了水,很快,门打开,热水送了进来。

    婆子想说什么。

    纪尧:“下去吧。”

    婆子退下后,纪尧走到床前,见小丫头望着他,身上裹着厚厚的喜被,不由失笑,一把抱起小姑娘,抱在怀里:“裹得这么紧做什么,不热?”

    “不。”萧菁菁道。

    看着四爷。

    纪尧笑了起来,小丫头,到了净房,把她放到热水里。

    “四爷,可不可以叫我的陪嫁丫鬟进来。”

    萧菁菁连忙埋到水里,水上洒了花瓣,可怜巴巴的。

    “怕我和你一起洗。”

    纪尧笑着。

    “四爷。”

    萧菁菁恨恨的。

    “好了,我的夫人,在下马上去。”纪尧轻笑着摇了一下头,不再逗她,走了出去,到门口叫了人,看着值夜的丫鬟:“让夫人的丫鬟服侍夫人沐浴。”

    “是。”

    丫鬟看了四爷一眼,行了一礼,退了下去,不一会,紫嫣和秋雨赶来了,她们看到四爷,恭敬的向四爷行了一礼。

    纪尧挥手让她们去净房。

    他也去了另一间净房,叫了人。

    萧菁菁听到脚步声,看过去,看到紫嫣和秋雨,松口气,紫嫣秋雨也看到了郡主,行了一礼“郡主。”不知道四爷欺负郡主没有,她们心中担心。

    “过来服侍我。”萧菁菁道。

    紫嫣秋雨起身走到郡主身边,她们看到了郡主身上的痕迹,知道是四爷留下的,还好不多,她们松口气,服侍起郡主。

    萧菁菁没有再动,她看到了身上四爷留下的痕迹。

    “郡主,四爷没有欺负你吧?”最后,紫嫣服侍郡主起身,换上中衣,小心翼翼问。

    “你在想什么?”

    萧菁菁看她一眼。

    紫嫣秋雨低下头。

    萧菁菁走了出去,四爷已经躺在床上了,手上拿着一册书,在看着,她走上前,看到书上的字。

    “好了?”纪尧听到步子,没有再看手上的书,放下手上的书,看向她。

    “四爷也好了?四爷在看书?”

    萧菁菁也道。

    “嗯。”

    “不知道四爷看的是?”

    “中庸,等你。”纪尧开口。

    萧菁菁心跳快。

    “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纪尧拉住她的手。

    萧菁菁摇头:“不饿,四爷呢。”

    “不饿,休息吧。”

    纪尧往后移了移。

    萧菁菁上了床。

    四爷的手再次揽住她的腰,一把把她揽到怀里,她望向四爷。

    “一起睡。”

    “……”

    萧菁菁闭上眼,纪尧笑了。

    小丫头怕什么?怕他再来,他虽然很想,但他怕又伤了她,只能忍着,他揽紧怀中的小人儿,也闭上眼。

    萧菁菁听着四爷的呼吸,四爷的呼吸很平稳,不知道四爷睡着了没有,她发现自己睡不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动了动,想要从四爷怀里出来。

    “不要动。”

    四爷的声音响起。

    萧菁菁不敢再动。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