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为什么姑娘不愿定亲?”婆子看着姑娘,姑娘为什么不愿定亲?

    “我有喜欢的人,嬷嬷。”

    纪馨没有瞒着嬷嬷,嬷嬷早晚会知道的。

    “姑娘!”婆子脸色马上变了,看了看四周,怕有人听到,没有看到人才松口气,姑娘有喜欢的人,她都不知道,她每日都在姑娘身边,竟没有发现。

    “嬷嬷,不会有人听到的!”纪馨不觉得有什么,四叔喜欢萧菁菁,大哥喜欢瑶姐姐,她不想这样定亲。

    “姑娘要是老夫人知道。”婆子看出姑娘的想法,这不是小事,要是叫人知道了——

    “嬷嬷,我不想定亲,至少现在不要定亲。”纪馨又道,上前几步,拉住嬷嬷。

    “可是姑娘。”

    婆子想说什么,这哪里是姑娘说不定亲就不定亲的。

    “嬷嬷,我要嫁就要嫁给喜欢的人”纪馨道,想到秦王殿下,她眼中有爱慕还有痴迷。

    “姑娘喜欢的人是?”婆子看在眼里,更担心,想知道姑娘到底喜欢上谁,要是不好,她一定要劝劝姑娘,就算姑娘不高兴她也要告诉夫人还有老夫人。

    纪馨脸红了起来:“嬷嬷,是秦王殿下。”景世子虽然也好看,长得帅,但是她讨厌叶蓁那个女人,景世子和叶蓁那个女人定了亲。

    “秦王殿下?姑娘!”

    婆子愣住了,她没有想到姑娘喜欢的是秦王殿下,秦王殿下不是已经定了王妃了吗,顾姑娘就是未来的王妃。

    姑娘这是。

    顾姑娘和大公子的事还没有弄清楚,现在姑娘又。

    “我知道不该喜欢秦王殿下,瑶姐姐才是秦王妃,可是瑶姐姐不是和大哥吗,我喜欢秦王殿下。”

    纪馨觉得瑶姐姐是大哥的。

    “姑娘不可能的,你还是不要想了,秦王殿下三个多月就要和顾姑娘大婚了。”婆子劝说起来,顾姑娘和大公子也不可能,大公子去了书院,姑娘不可能去作妾,老夫人夫人老爷都不会同意。

    “姑娘,顾姑娘和秦王殿下是皇上赐婚。”

    “只要瑶姐姐和大哥一起。”纪馨开口。

    “姑娘。”婆子还要再劝。

    “我要去见娘。”纪馨不等嬷嬷说完,往外走,她要去见娘,她不要嫁人,她不要定亲,婆子忙跟上。

    “姑娘。”

    “……”

    宜园,纪老夫人得知馨姐儿去了大房找崔氏,没有说什么,馨姐儿大了,之前怕结亲不成结仇,加上没有合适的,才没有给她定亲。

    既然有合适的人选,也该定下来了,定了,还有不少时间,再让人好好教她一下规矩。

    “让她去吧。”

    “是,老夫人,大夫人应该会说。”

    张嬷嬷道,纪老夫人点了一下头。

    大房,吩咐了各院的管事,管事婆子退了下去,崔氏准备给宁哥儿写封回信,要是可以再送点东西过去,她怕宁哥儿吃苦,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凉,头隐隐作疼,按了按额头两边,婆子有些担心,小心上前:“夫人,要不要叫太医来看看?”

    “不用。”崔氏摇头,只是有些着凉而已,她想到馨姐儿的亲事。

    老爷说要打听好,她打算和馨姐儿说一声,宁哥儿提的,她是相信的,昨日馨姐儿过来,由于宁哥儿来信,也没有和她多说。

    不知道馨姐儿会不会多想,必竟现在馨姐儿不在身边,在婆婆身边,想像以前一样不可能。

    就怕馨姐儿多想了。

    “夫人,你?”婆子看出夫人在想什么,崔氏:“你说昨天馨姐儿有没有多想,当时顾着宁哥儿来信高兴,没有顾上她。”

    “夫人,姑娘哪里会,大公子离得那么远,难得来信,姑娘就在近前,夫人高兴姑娘会理解的,再说后来夫人后来不是为了姑娘吗?”

    婆子宽着夫人的心。

    “对。”崔氏重重点头,她是为了馨姐儿。

    “夫人不必多想,姑娘哪有不相信亲娘的。”婆子又说,难道还听信外人的话?崔氏觉得对。

    “幸好有你,木嬷嬷,不然。”崔氏很信任眼前的木嬷嬷。

    “夫人,也是关心而乱。”木嬷嬷开口。

    “嗯,我怕馨姐儿不在我身边,不再亲近我,以前馨姐儿在身边,我也不用担心,馨姐儿最亲近的就是我,现在。”崔氏担心馨姐儿会亲近婆婆,这也是她一直不愿意让馨姐儿到婆婆身边的原因。

    馨姐儿一生下来都是她亲自养着,当年,宁哥儿就被抱到婆婆身边,只亲近婆婆,她病了一场,生下馨姐儿,宁哥儿没在身边,身边只有馨姐儿,她难免多疼了几分,就算后来宁哥儿回到她身边,她也习惯疼着馨姐儿,她哪里会害馨姐儿。

    馨姐儿是她唯一的女儿。

    老爷说她害了馨姐儿,把馨姐儿宠得没有规矩,不像话,不同意馨姐儿留在她身边,要把馨姐儿送到婆婆那里。

    不管她怎么闹也没有用,也不来她这里了,就算她病了,老爷也只是来看了她一眼,老爷不来就不来。

    她有馨姐儿宁哥儿就够了,老爷怎么会知道她的心,婆婆多厉害她是知道的,她生的儿女当然要亲近她。

    她不会让婆婆抢走,老爷以为她不知道,她知道早初老爷是要把宁哥儿交给公公,馨姐儿给婆婆教养的。

    老爷怪她,如果不是婆婆抢走宁哥儿,她怎么一心疼着馨姐儿,要怪就怪婆婆。

    “怎么可能,姑娘这么大哪里会不知道谁亲谁疏?夫人,大公子最亲近的也是夫人,没有人不亲近亲娘,老夫人也是——。”木嬷嬷安慰道。

    “嗯,不止是我,二弟妹三弟妹也没有把朝哥儿锦姐儿送到婆婆那里。”崔氏觉得郑氏柳氏和她一样。

    “等姑娘来,夫人和姑娘好好说说,姑娘就会明白。”木嬷嬷又道。

    “对。”崔氏点头。

    “姑娘。”

    就在这时,门外有声音响起,崔氏看向门口,按着头。

    “夫人,老奴去看看,好像是姑娘来了,夫人刚说到姑娘,姑娘就过来,这才是母女连心,谁也比不了。”婆子和夫人说了一声,崔氏点了一下头,婆子走了出去,一眼看到姑娘,笑着行了一礼:“果然是姑娘来了?夫人正念着姑娘。”

    “娘在里面是不是,我找娘有事。”纪馨要进去。

    “夫人刚忙完,有些不舒服,念着姑娘,正让老奴去找姑娘,姑娘进来吧,夫人看到姑娘肯定高兴。”婆子让开。

    “娘怎么了?”纪馨问。

    “夫人有些着凉了。”婆子道。

    纪馨走了进去,看到了娘,几步走过去:“娘。”

    崔氏伸出手让她过来:“到娘这里来,怎么过来了,下了一夜雨,到处都是水,都是湿的,怎么穿这么点,别凉到了,娘就凉到了,给姑娘取件披风来。”

    “是,夫人。”婆子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我不冷娘。”

    纪馨拉着娘:“娘病了吗?”

    “有些着凉了,不用担心,没有大碍,休息一下就好了,你过来找娘是?”崔氏拉着馨姐儿问,目光扫过馨姐儿身后跟着的人。

    “夫人。”跟在纪馨身后的婆子还有丫鬟行礼。

    “起来吧,你们把馨姐儿照顾得很好,下去吧。”崔氏道:“我和你们姑娘有话说。”

    “是,夫人。”、

    婆子和丫鬟行了一礼,为首的婆子想要说什么,看了看姑娘,发现姑娘没有看她,只能担心的退了下去。

    纪馨看着娘。

    “昨天宁哥儿来信,娘没有顾得上你,你大哥在外面,娘难免多顾几分。”崔氏开口:“不要怪娘,娘也是疼你的,你来找娘到底?”

    纪馨知道娘最疼的永远都是大哥,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但她现在不是为了这,她是为了别的:“娘,祖母说我该定亲了。”

    “定亲?”

    崔氏有些意外,婆婆已经和馨姐儿说了?

    她本来还想和馨姐儿说,她才是馨姐儿的娘,要说也是该她和馨姐儿说。

    “是,娘,祖母说我大了,该定亲了,让我好好学规矩,学好了,以后出嫁也不会吃亏,也不会结亲不成结仇。”

    纪馨点头,又急又不高兴拉着娘。

    “你祖母说得对,你大了,该定亲了,娘的馨姐儿也是时候定下亲事。”崔氏虽然不高兴婆婆先和馨姐儿说了,还是点头。

    “娘。”

    纪馨来找娘可不是定下亲事的。

    “怎么害羞了?馨姐儿。”崔氏笑着问,以为馨姐儿是害羞的。

    “娘,我不是害羞,我不要定亲,不要定亲。”纪馨拉着娘,她不要定亲,跺了一下脚。

    “为什么不定亲?”

    崔氏很意外,没想到馨姐儿不想定亲,馨姐儿为什么不想定定,她记得以前问过馨姐儿,馨姐儿都是红着脸,愿意的,为什么?

    “娘,反正我不要定亲。”

    纪馨还是道。

    “告诉娘为什么?你——”崔氏看着她,想要知道她为什么不想定亲:“你大哥写了信回来,要,遇到一位同窗,觉得不错,让娘和你爹说一说,要是可以,可以定下来,不过你祖母再打听一下,还没有定。”

    “娘,原来是是大哥写信回来要给我定亲?”

    纪馨没想到是大哥写信回来,抱怨着,很不高兴,大哥可以喜欢瑶姐姐,她为什么不能有自己喜欢的,大哥管她的亲事做什么。

    怪不得大哥的信昨天到,今天祖母就提起,要不是大哥提起,祖母哪里会想给她定亲。

    “你大哥也是为了你好,还记着你这个妹妹。”崔氏说着,觉得馨姐儿有此不知好歹。

    “大哥管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娘,我不要定亲,不要和大哥的同窗定亲。”纪馨不愿意,娘只帮大哥说话,不想和娘再多说。

    “馨姐儿,你说的是什么话,你大哥为了你——”崔氏皱眉,不是很高兴,想说什么,馨姐儿怎么这样说话。

    宁哥儿不是为她这个妹妹,哪里会专门写信回来,宁哥儿也是觉得好,才会如此,馨姐儿不领情就罢了。

    “娘,我还说祖母怎么突然这样说,娘反正我不要定亲。”

    纪馨还是道,摇着崔氏。

    “你为什么不愿定亲?”

    崔氏想知道馨姐儿为什么不定亲,她要弄清楚,听她说,无缘无故的馨姐儿为什么不愿定亲。

    “娘,我有想嫁的人。”

    纪馨儿知道不说娘会让她定亲,她不满的开口:“大哥不是在书院读书吗,我不要和大哥的同窗定亲。”

    “馨姐儿你想嫁的人是谁?”崔氏抓着馨姐儿,她为什么不知道,纪馨嘟囔着:“娘,反正我有想嫁的人。”

    “是谁?”崔氏紧紧盯着馨姐儿。

    纪馨知道娘不会罢休:“是秦王殿下。”

    “秦王殿下?”

    崔氏怔了怔,馨姐儿竟然喜欢上了秦王殿下。

    “娘,我要嫁给秦王殿下,不要定亲。”纪馨看着娘的表情,崔氏简直难以置信:“你不定亲,难道去作侧室?”

    “娘,你不用管,娘,侧室就侧室,我只想嫁给秦王殿下。”

    纪馨最后道。

    “你想嫁就能嫁吗?”崔氏回过神来。

    “大哥和瑶姐姐才是一对,娘,大哥和瑶姐儿才该在一起,我喜欢秦王殿下,想嫁的人只有秦王殿下。”纪馨的心思很简单,她只想嫁给秦王殿下,不想嫁给任何人。

    “那又如何,你大哥不在京城。”崔氏没有说话,如果没有顾瑶,馨姐儿嫁给秦王殿下,宁哥儿也可以靠向秦王殿下,不用再靠府里,太子身体不好,又没有子嗣,圣上一直想要废太子,秦王殿下也有可能,她的宁哥儿不用靠府里的人,也能——说不定有一天府里的人也要求宁哥儿。

    可是有顾瑶和宁哥儿的事秦王殿下也是知道的。

    如果秦王殿下也喜欢馨姐儿——如果馨姐儿嫁给秦王殿下,如果没有顾瑶。

    “娘。”

    纪馨等了一会见娘没有开口,不知道娘在想什么,拉着娘。

    “馨姐儿。”崔氏回神。

    “娘的不要定亲,不要。”纪馨不停的说。

    “娘要想一想。”崔氏打算和木嬷嬷说一说,问问再说。

    “夫人,姑娘。”木嬷嬷的声音响起。

    “进来。”崔氏对着外面道。

    木嬷嬷取了披风过来,崔氏取过披风给馨姐儿披上,让木嬷嬷下去。

    “娘,大哥的同窗爱和谁定亲就和谁定亲,我是不会定亲的。”

    纪馨一见,再次道。

    “娘知道了,不要让人知道,馨姐儿。”崔氏开口:“让娘想一想。”

    送走馨姐儿,她叫了木嬷嬷进来。

    “夫人,怎么了?”

    木嬷嬷看到姑娘走的时候不高兴,不知道夫人和姑娘说了什么,她走到夫人面前。

    “馨姐儿。”崔氏叹了口气。

    “怎么了夫人?”

    木嬷嬷走到夫人身后,替夫人按起来,一边按一边问。

    “你是不知道,馨姐儿说不定亲。”

    崔氏又叹了口气,把馨姐儿的话说了出来,说给木嬷嬷听,木嬷嬷也没有想到姑娘会喜欢秦王殿下。

    不愿意定亲,崔氏心中早就不满,她是希望宁哥儿不靠府里的。

    “夫人,老奴觉得还是早点给姑娘定亲为好。”

    木嬷嬷开口。

    “你觉得?”崔氏听出木嬷嬷的不赞同。

    “夫人,老夫人老爷不会让姑娘作侧室的,而且还有顾姑娘,大公子和顾姑娘的事秦王殿下是知道的。”木嬷嬷虽然平时都是顺着夫人心思说,夫人想听什么她就说什么,但这样的事,她可不敢乱说。

    要是出了什么事,十条命都不够。

    “你说得对。”

    崔氏有时候虽然糊涂,但还是听得进木嬷嬷的话,知道自己想的不可能,馨姐儿最好是早点嫁出去。

    “夫人不要多想了。”木嬷嬷劝着。

    “如果宁哥儿没有和顾瑶一起,秦王殿下也知道了,馨姐儿倒是可以嫁给秦王殿下。”崔氏又想到什么。

    “老夫人那里首先不会答应。”夫人竟然还在想,木嬷嬷道。

    “侧妃,虽然比不上正妃,也是入了册的,要是秦王殿下也喜欢馨姐儿,娘也阻止不了。”

    崔氏还在说。

    “关键是大公子和顾姑娘的事,秦王殿下知道多少。”

    木嬷嬷道,这才是最关键的。

    崔氏也知道。

    “夫人不是要给大公写信,可以问一下。”

    *

    萧菁菁看了看书,抬起头,菱木花窗支开,外面的阳光照进来,地面上的水不见了,雨后的花园,一朵朵花开放着。

    白色的栀子一片,淡淡的花香飘过来,混合着新鲜的气息,太阳又出来了,她想要午歇。

    “郡主。”随着脚步声从外面进来,紫嫣的声音响起,走了进来,萧菁菁收回目光,转头看向紫嫣。

    “郡主,赵嬷嬷回来了。”

    紫嫣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着郡主。

    “嬷嬷回来了?在哪里?”萧菁菁问。

    “赵嬷嬷马上就过来。”

    紫嫣道,萧菁菁没有再问,没有多久,赵嬷嬷换了一身干净的深色褙子走了进来。

    紫嫣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嬷嬷起来吧。”萧菁菁道。

    “郡主,老奴去的时候正好见到了王爷。”赵嬷嬷起身,走到郡主面前:“王爷等雨小了后才带着人离京的。”

    又说了说王爷走时的事。

    “王爷走后,二姑娘还有四姑娘都问老奴郡主好不好。”

    萧菁菁没有开口。

    “老奴回来的时候,碰到那个叫陈正清的书生,信已经送进顾府。”赵嬷嬷又道:“郡主府那边,老奴回来的时候也去看了,王爷送来的人都过去了,封地那边,郡主看看什么时候让他们上路。”

    “过几日让他们上路吧。”

    萧菁菁道。

    “好,老奴一会和他们说去。”

    赵嬷嬷点头:“几户陪房都去了庄子上,等着郡主安排,老奴找机会见了王妃娘娘留下的几户陪房还有安置在庄子上的人,她们都想为郡主办事。”

    “等到有需要的时候再让她们去办。”

    萧菁菁开口。

    “老奴也是这么和她们说的。”赵嬷嬷道。

    萧菁菁又看了一会书,站起身来,看着外面,看了看,回过身,让紫嫣取过笔墨纸砚,铺好后,画起起画来,她画得并不好,只能说勉强能看出是什么。

    紫嫣秋雨在一边替郡主打着扇,磨着墨,她们看到郡主画出的画,对视一眼,墨色在白色的宣纸上渲染开。

    看不出郡主在画什么,郡主又画起来,渐渐她们看清郡主画的是什么,是外面的花,萧菁菁画了画,发现还是没有画好。

    她没有再画,丢开,让紫嫣打水来,净了手。

    “郡主,画?”秋雨收拾着郡主没有画完的画,萧菁菁让她扔了。

    “去宜园。”

    她准备去给婆婆请安,四房并没有多少事,四爷走后,她很快处理好了,下面的人都很规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四爷的话。

    出了竹园,她走得很慢,慢慢的看着四周,前世她大多的时间都是在四房的正院,偶尔会出面,也是见纪宁,远远的她看到四房的正院。

    不久,她带着人走到了四房正院前,前世她在里面住了好几年,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

    她带着人走了进去。

    “夫人。”

    正院也有不少丫鬟婆子,看到过来的夫人,忙行礼,她们没想到夫人会到正院来,还以为夫人不会来。

    四爷搬到竹园后,很少踏足正院。

    她们这些正院的丫鬟婆子只能守着空着的院子。

    原本以为新夫人进门后,会住在正院,没想到新夫人和四爷一起住到了竹园,先前的夫人在的时候,是住在正院。

    她们这些人常年见不到主子,还是新夫人进门的时候她们见过,她们很羡慕在竹园侍侯的,可是竹园不是那么好进的。

    只能守在正院。

    正院除了她们还有就是先夫人留下的人,也一起在这里。

    萧菁菁让她们起来后,带着人往她前世住的地方走去,不一会,她看到了她前世的住处。

    紫嫣秋雨不知道郡主来正院做什么。

    听书和司琴也抬头,不明白夫人来?

    “夫人,不知道你要?”正院的丫鬟婆子见夫人还在往里面走,同样不知道夫人要去哪里,不由开口。

    萧菁菁没有回答。

    “你们是谁?”

    突然一个婆子从拐角处出现,看着萧菁菁一行人,婆子很老,驼着背,头发花白,很黑很瘦,手上提着一个篮子,里面装着什么。

    “水嬷嬷,这是夫人,还不快给夫人请安。”

    正院的一个婆子见状,忙上前,对着这个突然出现的水嬷嬷道。

    “新夫人?”水嬷嬷看向萧菁菁,眯着眼。

    “夫人,这位水嬷嬷是先夫人身边的婆子,一直在正院,眼晴有些不好。”正院的婆子忙向新夫人道。

    紫嫣等人都看着这位出现的水嬷嬷。

    萧菁菁也看着,她已经认出对方是谁,前世她住在正院,袁氏的陪嫁还有陪房也在正院,眼前这个婆子也在。

    “这位就是新夫人,水嬷嬷。”正院的婆子见水嬷嬷站着,再次道。

    “老奴给夫人请安。”

    水嬷嬷还是知道这位夫人有多得四爷喜欢,行了一礼,不知道这位新夫人来这里做什么。

    紫嫣几人看向郡主。

    萧菁菁看了一会,没有说什么,淡淡的开口:“起来吧。”

    看向四周,她已经发现正院和前世有些不同,她住的地方也和上一世不一样,不知道是她记错了还是四爷在前世改过,没有多看,她转身:“走吧。”

    紫嫣几人跟上郡主,听书和司琴也跟上夫人。

    正院的婆子还有丫鬟见夫人说走就走,不知道夫人是不是生气了,看了眼水嬷嬷跟上夫人,水嬷嬷老眼闪过一抹什么,提着篮子,往要去的地方去。

    新夫人啊,她的夫人已经去了多年,府里还有多少人记得?都知道这位新夫人,说的也是这位新夫人。

    出了正院。

    “郡主?”紫嫣秋雨看着郡主。

    萧菁菁让正院的人回去。

    到了宜园,她陪着婆婆说话,直到天快黑,她见到了三房的朝哥儿,还有三嫂,三嫂带着朝哥儿过来。

    “娘,四弟妹也在啊?”郑氏笑着。

    “三嫂。”萧菁菁开口。

    “快叫四婶婶。”郑氏又让朝哥儿叫人,朝哥儿小小的年纪,很有礼貌,跟个小大人一样,和平哥儿很像,一身小小的文士衫。

    一张小脸又白又嫩,很是清秀,拱着手作了一个揖:“朝哥儿见过四婶婶。”

    “朝哥儿有必多礼。”

    萧菁菁道。

    “四婶婶也来陪祖母吗?”朝哥儿接着又问。

    “是,朝哥儿也是吗。”萧菁菁开口。

    “是的,朝哥儿来陪祖母。”朝哥儿看向祖母。

    “你这孩子。”纪老夫人笑了,拉过他的手:“刚下学吧,来,告诉祖母今日都学了什么,”郑氏也笑,看着朝哥儿。

    “祖母,朝哥儿今日学了百家姓。”

    朝哥儿昂着小脑袋,望着祖母。

    “哦,会背吗?”

    纪老夫人笑着看了郑氏一眼问着眼前的朝哥儿,郑氏含笑。

    “祖母孙儿还不会,刚学会,过几日孙儿就会背了,到时候背给祖母听。”朝哥儿对着祖母。

    “好,那祖母就等着。”

    纪老夫人笑容加深。

    郑氏也很高兴。

    萧菁菁看着,郑氏转过头,张嬷嬷站在另一边知道老夫人很高兴。

    “前日你在祖母这里背千字文,一个字也没有错,祖母说要奖励你还没有。”纪老夫人说着让张嬷嬷去把之前准备的点心端来,朝哥儿最喜欢吃甜的点,尤其喜欢蜜三刀。

    张嬷嬷退了下去。

    “祖母今日奖励你。”纪老夫人又道。

    “谢谢祖母。”朝哥儿有些欢喜。

    “你祖母奖励你,也不能多吃。”郑氏在旁道,朝哥儿马上望着娘:“娘,我不会多吃的,只吃一点。”

    “拘得这么紧干什么,难道吃一次,朝哥儿又不是那种不听话的。”纪老夫人看不得,开口。

    郑氏:“娘你是不知道朝哥儿吃起来——”

    “那有什么,一点吃食。”纪老夫人看了郑氏一眼,拍了拍朝哥儿的手。

    “祖母,甜的吃多了不好。”倒是朝哥儿道。

    “好吧,你这小机灵鬼,祖母不说了,你护着你娘吧。”纪老夫人笑出了声。

    “四弟妹,怎么不来找我?”郑氏对着旁边的四弟妹。

    萧菁菁闻言:“明日有空找三嫂。”

    “好。”

    郑氏笑:“到时空了我们一起玩牌。”

    “你们两个又在说什么?”纪老夫人抬头看到老三媳妇和老四媳妇说着话,笑着道。

    “说明日找娘玩牌。”

    郑氏笑。

    “那就玩牌。”纪老夫人笑。

    “四弟妹听到没有,娘同意了,明日我们一起来找娘打牌,娘好东西多着呢。”郑氏拉着四弟妹。

    “娘好东西多得很,你们要是能赢,就赢去。”

    纪老夫人摇头。

    “你哥哥呢?”说着拉着朝哥儿。

    “哥哥在后面。”朝哥儿开口,不一会,柳氏也来了。

    出了宜园,萧菁菁听到三嫂的声音,回头,看到三嫂走过来:“朝哥儿和他堂哥一起,四弟妹要回去?”

    “嗯。”

    萧菁菁点头:“三嫂要回去?”

    “对,四弟不是还没有回来吗?”郑氏也要回去。

    两人一起走。

    “四爷。”

    前面有丫鬟婆子请安的声音。

    萧菁菁看过去,看到四爷。

    四爷走过来。

    “刚说四弟没回府,四弟就回来了,看来是来接四弟妹的。”郑氏也看到了,笑了起来,看着过来的四弟道。

    纪尧走了过来:“三嫂。”

    ------题外话------

    不说了越来越少,卡文,明天我早点起来,先写一万字,写了再写四千,不然会越来越少,望天。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