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郑氏站了起来:“老爷不是来了,老爷还想着过来,我怎么能不去迎接呢,你说呢,嬷嬷。”她倒想知道老爷来又是为了什么。

    涂嬷嬷上前扶住夫人:“是,夫人,老爷并没有在孙姨娘那里呆太久,也没有要水,就去了老夫人那里——看了茂哥儿就过来了。”

    “那又如何?”郑氏开口。

    涂嬷嬷知道夫人是真的生气了,从老爷又跑去了孙姨娘那里开始。

    “夫人还是想想哥儿。”涂嬷嬷也不想夫人受这些委屈,可是哥儿还小。

    “如果不是为了朝哥儿,我早就自请和离了,朝哥儿应该睡着了。”郑氏又道。

    “朝哥儿一直担心夫人。”涂嬷嬷又说了一句。

    郑氏没有再开口,没有走几步,她看到了老爷,涂嬷嬷也看到了。

    “老爷怎么来了?”

    郑氏开口,看不出什么情绪。

    涂嬷嬷心中有些担心。

    纪三老爷看着郑氏,又看了郑氏身边的涂嬷嬷一眼,他知道郑氏带着人去了孙氏的院子,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闹。

    他不管郑氏这个女人在想什么,娘那里已经同意了,他过来就是和郑氏说一说,虽然他去孙氏那里郑氏没有闹,但想到她什么也不管,让大嫂来管他脸色沉下来,她竟然让大嫂管茂哥儿的事,连茂哥儿她都哄不好,她还能做什么,他怎么可能把茂哥儿给她教养。

    “我有事和你说。”穿过她往里面走。

    “老爷看样子不高兴?”郑氏转过身来,扶着嬷嬷的手。

    涂嬷嬷心中更担心。

    纪三老爷一直走到里面坐了下来。

    守在门口的丫鬟婆子行礼。

    “老爷既然不高兴还来做什么,为什么不去孙姨娘那里,反正老爷也去过了,老爷去找了娘,想必和娘也说了。”郑氏这时也扶着嬷嬷的手走进来。

    丫鬟婆子听到夫人的话,都吓了一跳,知道夫人和老爷又对上了,老爷和夫人经常都会这样,看了看夫人和老爷低下头。

    郑氏没有管丫鬟婆子。

    涂嬷嬷觉得夫人不该如此,可是又觉得夫人会这样都是因为老爷,她看向老爷,老爷不知道会不会生气。

    “阴阳怪气干什么?下去。”纪三老爷直接挥手让丫鬟婆子退下去,看也没有看郑氏。

    丫鬟婆子行了一礼低头退了下去。

    “老爷确实想到哪里就到哪里。”郑氏望着老爷,老爷心里是一点没有她的,她知道。

    等到丫鬟婆子退下去。

    涂嬷嬷很焦急。

    “你也下去,我有事和你们夫人说。”纪三老爷不耐的对涂嬷嬷道,涂嬷嬷想留下来陪着夫人,可是老爷开了口,她不能再留下来了。

    “夫人。”她想和夫人说点什么。

    “嬷嬷你下去吧。”郑氏并不在意,老爷还能吃了她不成。

    纪三老爷没有开口。

    “夫人,你和老爷好好说。”涂嬷嬷想说,没有说出口,她退了下去。

    郑氏等嬷嬷走了,也坐了下来。

    “老爷有什么就说吧,我就说老爷不可能没事来的,老爷心里想的是孙氏吧,想去的地方也是孙氏那里。”

    “郑氏你不用阴阳怪气,先不说孙氏,娘把茂哥儿放到你身边,你就是这样照顾的?茂哥儿在闹,你也不管,让大嫂的人管,你竟然想让大嫂来管!娘把茂哥儿抱到你身边是让你来管的不是大嫂,大嫂不好管找了我,才知道!”

    纪三老爷沉着脸,拍了一下扶手,站起来,越说越生气,紧紧盯着郑氏。

    “老爷来就是为了质问我?这是怪我不管,交给大嫂管?”郑氏站了起来,她可不怕,声音也大了起来:“老爷可是忘了,娘当初虽然把茂哥儿抱到我身边,可是也留下了大嫂的人,不是就是怕我照顾不好,老爷整天过来不就是怕我动手吗,大嫂不是管着家吗,我怕老爷怪我插手,到时候说我苛待了你的美人儿,还有你心爱的儿子。”

    “郑氏!”

    纪三老爷黑了脸。

    “娘让大嫂留了人,我就让大嫂的人来,我错了吗?”郑氏不觉得自己有错:“既然老爷不信我,我为什么要照顾,怕我动手,我让大嫂来管,老爷总该放心了。”

    “你。”

    纪三老爷想说什么。

    “茂哥儿整天想孙姨娘,孙姨娘也临窗而立,又是忧伤又是难过,又是思老爷,又是想儿子的,整个三房都知道,老爷不是不知道,现在才来质问我。”

    郑氏直接开口:“而且老爷就不怕我直接下药,毒死孙姨还有你心爱的茂哥儿?或者用别的方法下手?”

    “郑氏你这个——”纪三老爷脸色很不好。

    郑氏又接着:“毒妇是不是,老爷,老爷都说我是毒妇了,看看我还没管,老爷就这样说,我要是管了,老爷还不休了我,让我怎么管,我也是为了孙姨娘好,我让大嫂来是最好,要不是这样,老爷能有机会去见孙姨娘还,去找娘?老爷又和娘怎么说的呢,回来又去看了茂哥儿,来了我这里。”

    郑氏不想再像前几天一样装模作样,明明知道老爷心不在这里,还做恩爱夫妻,老爷是不可能忘了孙姨娘,她不相信老爷会不知道她带人去了孙姨娘的院子。

    老爷的样子就是来问罪的,她也没必要再那个样子,还想让她好好把孙姨娘供着不成,还有那个小兔崽子。

    前几日不过就是强装恩爱。

    这不孙姨娘一临窗而立,老爷的心就飞到孙姨娘那里去了,哪里还会想到她这个正妻。

    心里都是那个小兔崽子,一点没有她的朝哥儿。

    “郑氏你不用强词夺理,你照顾不好,不愿管,那就让。”纪三老爷冷下声,郑氏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毒妇。

    他不会让这个毒妇害了他的儿子。

    “老爷,我是毒妇,老爷是什么,孙氏又算什么,老爷觉得孙氏就那么美好吗?也对,在老爷的眼中,孙氏做了什么都是情不得已,我只是说了一句,就成了毒妇。”

    郑氏嘲讽不屑。

    在她心里,孙氏连一个丫鬟也不如。

    装得什么一样,还以为自己真是路边的小白花,到底是什么样,她会不知道,老爷却相信得很。

    从前她从来没做过什么,老爷却始终认定她是毒妇,不是孙氏作妖是谁。

    她若不做点毒妇做的事,怎么对得起这个称号。

    “老爷你想让谁管,孙氏?”郑氏冷笑,什么她不管照顾不好,老爷来就是为了孙氏。

    “你笑什么!”

    孙氏不好,郑氏这个女人以为自己就是好的?纪三老爷神色阴沉,他懒得和她一般见识。

    “老爷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说吧。”

    郑氏也不想再说下去,不想再浪费时间。

    “茂哥儿我要带走,娘那里我已经说过了,娘同意了,娘说你不管就让我来管,我会带着茂哥儿,你以后就管好自己还有朝哥儿就好,什么也不用管,孙氏那里,该怎么就怎么。”纪三老爷淡淡的。

    “真的是老爷管,不是孙氏?”

    郑氏不相信,老爷是想骗她,然后把那个小兔崽子送回孙氏身边吧,娘难道真的答应了。

    娘还是疼老爷的,她这个媳妇算什么。

    “孙氏身体不好。”纪三老爷道。

    “所以老爷要把茂哥儿带在身边亲自教养?”郑氏还是不相信,老爷一定在骗她,老爷说来说去还是为了孙氏,说不定和孙氏商量好的。

    而且要是真的,她的朝哥儿都没有被老爷带在身边教导,那个小兔崽子算什么。

    “老爷不会送回孙姨娘身边?”

    “你都不管,问这么多干什么。”

    纪三老爷不打算再说,想要走了,他不想再看到郑氏这个恶毒的女人,先前要不是为了茂哥儿,他不会歇在正房。

    “老爷为了孙姨娘就明说吧。”

    郑氏再次冷笑,看着老爷往外走。

    “我还没有问你带人去孙氏的院子做什么,你倒是在这里质问我,郑氏,你永远就是这个样子!”纪三老爷猛的回头,冷冷的。

    “老爷为什么不质问我?”

    郑氏还是冷笑。

    “我去还不是老爷一回来就去了孙姨娘那里,我又听说大嫂派了人找老爷,还以为孙姨娘有什么事,后来一想,老爷多半是想孙姨娘了,我就不打扰了,就离开了,老爷还要怪我?老爷这样是不是太过不公平,老爷不过是心虚吧!”

    “郑氏!”

    纪三老爷脸色格外难看。

    “老爷觉得我哪一句不对?”郑氏有恃无恐。

    纪三老爷没有说话,良久,他转身就走,一步也不肯留下来,他直接去了茂哥儿那里,让人把茂哥儿带到他住的地方他就不该来见郑氏。

    直接把茂哥儿带走就是。

    想到孙氏的温柔还有小意,楚楚可怜,惹人怜惜。

    郑氏站着,没有动,过了一会,脚步声响起,涂嬷嬷走了进来,回头看了看,走到夫人身边,小声的:“夫人。”

    老爷走了,已经走远,留下夫人,这样的她看得太多。

    她心中叹息,夫人和老爷新婚的时候就没有好过,朝哥儿也是过了很久夫人才怀上的。

    孙姨娘后,老爷更是不怎么多踏入正房。

    她的夫人该怎么办。

    为了朝哥儿还要过下去,不然。

    “涂嬷嬷。”郑氏回过神。

    “夫人,老爷走了,好像去了茂哥儿那里,你和老爷?”涂嬷嬷看着夫人,想说什么又没有,夫人也是受够了,老爷总是这样。

    夫人没错,错的都是老爷。

    “老爷又骂我是毒妇,我要是不做点什么,怎么对得起老爷心中的想法,对得起孙氏?”郑氏淡淡的。

    “夫人。”

    涂嬷嬷很想骂孙氏还有老爷,夫人哪里恶毒了,夫人算是难得的好主母了。

    孝敬长辈,教养嫡子,又不嫉妒,也没对妾室怎么,更没有害死庶子。

    要是换一个人,不知道如何,老爷和孙姨娘一次次逼夫人,把夫人逼到极点,夫人要是下手,就怪就怪孙姨娘自己。

    “老爷是来质问我,觉得我没有用,不该找大嫂。”郑氏漫不经心的。

    “夫人,老爷什么也不知道。”涂嬷嬷开口。

    “老爷要把那个小兔崽子带到身边。”郑氏道:“嬷嬷,我的朝哥儿都没有这样,那个小兔崽子算什么东西,一个贱人生的小贱种而已,凭什么能?”

    就凭老爷宠着孙氏,喜欢茂哥儿,涂嬷嬷心中想着,劝着夫人,安慰着:“贱人自有天收,夫人,老爷带着又如何。”老爷那是爱乌及乌,夫人觉得是贱人,老爷不这么觉得。

    老爷觉得是宝,所以,夫人心的不平,都是没有用的。

    夫人再是觉得朝哥儿好,就是她还有老夫人也觉得朝哥儿好,又是嫡出,茂哥儿只是庶出,妾生的,在别的方面不好说,在老爷那里,一切都要看老爷的。

    谁叫孙姨娘得老爷的心呢,得老爷的宠。

    夫人也不是没有怒力过,新婚时就努力过,不明白老爷为什么不喜欢自己,可是老爷还是依旧。

    更看不上夫人,觉得夫人送上门去,连最后的尊重了没有,夫人委屈,老爷看不见。

    老爷的眼晴从来都没有放在夫人身上过。

    再多的感叹一点用处也没。

    “天要是一直不收呢?”郑氏问:“嬷嬷,我的朝哥儿什么都好,老爷就是看不到,只看得到那个小兔崽子。”

    她恨,她怨,她不甘。

    “老爷看不到夫人的错,是老爷的错,孙姨娘连夫人的手指也比不上!”涂嬷嬷听出夫人不甘心。

    “嬷嬷,老爷看不上我的朝哥儿,还有我,我会让我的朝哥儿什么都有,那个小兔崽子就让他得意几天,还有孙氏。”

    郑氏心冷如石。

    “对,夫人。”

    “我不知道老爷是真的要把那个小兔崽子带在身边教养,或许是要送回孙氏身边,谁知道老爷和孙氏怎么商量,娘那边也答应了,娘是不满我让大嫂管吗,不是娘让大嫂留下人?”

    郑氏心中怀疑。

    “要是送回孙姨娘身边也好,夫人,不管如何,夫人到时候不要再心软。”涂嬷嬷其实很久前就劝过夫人动手。

    向孙姨娘下动,那时候孙姨娘刚有了身子。

    她看出孙姨娘的威胁,知道要是孙姨娘生下一儿半女,老爷心会更偏,夫人觉得孙姨娘没有做什么,她也不好多劝。

    如今呢。

    后悔也没用了。

    孙姨娘不安份,茂哥儿也是祸害,夫人才想下手,迟了不少,而且容易叫人知道,也不安全,不像之前。

    “不会了。”郑氏道,咬牙切齿。

    “夫人还是休息吧,不早了。”涂嬷嬷开口,想让夫人休息,夜深了该歇息了,有什么明日再说就是,老爷走了。

    “我睡不着,嬷嬷,我后悔没有听你的话,你让我不要让孙氏生下儿女,我不信,你让我为老爷多纳几个妾,我没有信,要是那个时候动了手,不会有那个惹人厌的小兔崽子,孙氏也不敢不安份,老爷也不会看不到我的朝哥儿。”

    郑氏看着嬷嬷,她的朝哥儿才是嫡子,才是最该重视的,却看着老爷重视一个贱人生的,她心里会好过才怪。

    一个贱人生的有什么资格爬到她的朝哥儿头上去,她非常后悔,心太软,想着孙氏不过一个妾。

    生了儿子又如何,没有把孙氏放在眼里,后悔莫及。

    “现在也不迟。”

    涂嬷嬷又道。

    “对。”

    郑氏开口:“嬷嬷你让人去看看,老爷是不是把那个小兔崽子带走了,还是没有?”她要知道。

    涂嬷嬷知道夫人现在是睡不着的,让夫人等着,她走了出去,门外守着夫人身边的丫鬟婆子,她让她们好好守着,让其中一个去看看,老爷走了没有。

    丫鬟行了一礼,去了,涂嬷嬷没有等太久,问了几个丫鬟老爷走时的表情,还有别的事情,丫鬟回来了,她问了问,得知老爷抱着茂哥儿走了。

    让丫鬟不准乱说,守好,她进了里面,夫人还等着呢,郑氏听到声音看向门。

    “嬷嬷。”

    “夫人,老爷抱着茂哥儿离开了。”涂嬷嬷脸色也不好,她知道夫人知道不会高兴,果然,郑氏早就知道,冷笑:“我就知道。”

    老爷一开始就和她分开住,摆明了不想看到她,老爷看她一眼都觉得烦。

    “夫人,老爷不会去孙姨娘那里。”关于这一点,她还是有自信的。

    “老爷是恨不得再也不来正房。”

    郑氏恨恨的。

    涂嬷嬷不知道再说什么。

    这一晚,郑氏没有睡,她睡不着,老爷要把那个小兔崽子宠上天,她要把那小兔崽子拉下地。

    *

    纪老夫人答应了老三开始,就不知道自己决定是对是错,叹了好几声气,张嬷嬷知道老夫人在叹什么。

    三老爷找了老夫人,老夫人在三老爷走了后,就叹气,三老爷和三夫人和二夫人二老爷不一样,更别说像四爷和四夫人了,三老爷只知道宠妾,三夫人也不如四夫人。

    老夫人有时也难办,上次处理了,这才多久。

    孙氏倒是没做什么。

    “老夫人半夜了,歇息吧。”

    张嬷嬷站在床边。

    “嗯,我就是想着老三,还有三媳妇,孙氏这次并没有做什么,算了。”纪老夫人也不想再说。

    “老夫人别想那么多。”张嬷嬷开口。

    纪老夫人一听,闭上眼,睡了过去。

    张嬷嬷也退下。

    第二天,一大早纪老夫人就知道老三连夜把茂哥儿带走了。

    不知道和老三媳妇说了什么,见到老三媳妇没有表现出什么,放下心,不再问。

    之后,听说老三找了一个婆子看着茂哥儿,没有送回孙氏身边,也没有去孙氏的院子留宿,孙氏也没有闹。

    老三媳妇还是和往常一样,她彻底不再多想。

    *

    天气越来越热,马上就是八月。

    远离京城,大营里,安郡王萧成同时收到了岳母送来的信,还有菁姐儿的信,不知道信里写了什么。

    前两日他刚收到贺氏和吴氏让柔姐儿送来的信。

    贺氏没有说什么,只提了柔姐儿每隔几日就到府上看吴氏的事,还有见了芸姐儿媛姐儿,想见琳姐儿的事以及还有府里的事,吴氏让柔姐儿送来的信告诉他柔姐儿有了身子,他要当外祖父了。

    贺氏的信让他对柔姐儿行为有些不满,不过吴氏让柔姐儿送来的信,让他心里的气消了些,柔姐儿有了身子。

    他就要当外祖父了,柔姐儿竟这么快就有了身子。

    菁姐儿不知道何时会有。

    昨日才给吴氏和贺氏回了信。

    今日他又收到岳母和菁姐儿的信,他拿着两封信看了看,亲卫站在下面,不敢抬头,萧成先看了岳母的信。

    也许岳母有什么事,菁姐儿——

    打开信,抽出里面的信纸,萧成一眼扫去,信没有提太多,就提了吴氏还有柔姐儿的事,说他和小舅子瞒着她们找到柔姐儿吴氏的事。

    以为小舅子养了外室,菁姐儿说了,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是说找到了当年王妃在时身边侍侯的人。

    一个月后就到京城,让他到时一起问。

    萧成脸色变了变,王妃身边侍侯的人,在王妃病逝后,他觉得她们没有侍侯好王妃,发卖了,一直没有找到人。

    没想到大舅子找到了人,他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能不能问出什么来,会不会是吴氏。

    他打开菁姐儿的信,抽出信纸,菁姐儿信上都是关心他这个父王的话,最后提到和岳母信上提到的。

    “磨墨。”他开口,一个月后他会回京,亲自审问。

    *

    纪府,眼看着采薇成亲的日子到了,萧菁菁放了紫嫣秋雨还有嬷嬷两天假,让她们作为娘家人去采薇的婚礼。

    她为采薇备的嫁妆,早就让人送去了。

    这次是添妆,她准备了一个精致的匣子,让嬷嬷代为添嫁。

    嬷嬷和紫嫣秋雨一大早就出了府,她身边只有香草和梅兰,她也准备出府看看,蓁妹妹送了帖子来,邀她出府一叙,四爷最近都没有空闲。

    黄河沿岸一直下大雨,各地都有急报,黄河随时会决堤,四爷大多时候都是在宫中,天黑的时候才会回府。

    她往婆婆那里请了安,和二嫂三嫂大嫂见了,说了一会话,和婆婆提了出府的事,婆婆没有说什么,让她去。

    “去吧去吧,从嫁进来,就归宁的时候出过府,老四忙,也没有时间陪你出门。”

    纪老夫人笑着,老四媳妇天天在府里陪她这老太婆也闷坏了,出门走走也好,听说是和叶家丫头约好,更没有说什么。

    她是知道叶家丫头和老四媳妇关系好的。

    叶家丫头也快成亲了。

    “娘要不一起?还有大嫂二嫂三嫂。”萧菁菁开口。

    “娘老了,就不折腾着出去了,还是在家里守着,你们年轻人去吧,老二媳妇老大媳妇,老三媳妇,你们可以妯娌一起出门逛一下,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就好。”纪老夫人摇头,看向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老三媳妇。

    “娘,我要管家就不去了,几位弟妹去吧。”崔氏开口。

    纪老夫人笑意淡了淡,看不出有什么:“老二媳妇老三媳妇呢?”

    萧菁菁也看向二嫂三嫂。

    “就怕会打扰四弟妹和叶家姑娘。”柳氏说。

    “不会。”萧菁菁开口。

    “听到了吗,老四媳妇说不会。”纪老夫人还是笑。

    “那我和四弟妹一起出门,去买点东西。”柳氏开口。

    “我也一起,凑个热闹,四弟妹可是赢了我们不少东西,让四弟妹请客。”郑氏也笑。

    “好,你们几个妯娌去吧。”纪老夫人笑容加深:“让你们四弟妹请客。”

    “四弟妹不知道愿不愿意?”柳氏看向四弟妹。

    郑氏也是。

    萧菁菁知道三房发生的事,茂哥儿没有在三嫂身边了,看三嫂的样子,她点头。

    “四弟妹答应了,我们一定好好宰!”柳氏道。

    崔氏看着婆婆还有二弟妹三弟妹萧菁菁合乐融融的样子,很不屑。

    她的事情很多。

    等几位弟妹走后。

    “娘,馨姐儿的亲事,你看?”崔氏开口,看着婆婆。

    纪老夫人脸上没有笑意:“你要是想定就定,馨姐儿你问过吗?”

    “馨姐儿还小,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崔氏道。

    “那就定吧。”

    纪老夫人懒得多说。

    “那媳妇就和老爷说了。”

    崔氏问。

    “去吧。”纪老夫人不想和老大媳妇多说太多,老大媳妇派人找老三,她就不赞同,她老了,也管不了几年了。

    崔氏离开,回了大房,和木嬷嬷说了,等老爷回来,她就准备和老爷说,娘那边同意了。

    “二弟妹三弟妹和萧菁菁出府。”崔氏道:“娘让我们一起,我怎么可能和萧菁菁一起出门。”

    木嬷嬷听说几位夫人要出府,夫人没有参与,她知道老夫人肯定不高兴。

    当着夫人的面,她没有说什么。

    回到竹园,让香草和梅兰服侍着她换了一身外出服,让司琴听书留下来,带着人出了竹园。

    “郡主,二夫人和三夫人上了马车了,在等郡主。”到了花园,香草从远处过来。

    “嗯。”

    萧菁菁让香草去问问二嫂三嫂收拾没有,没想到二嫂三嫂已经到了,在等她了,到了门口,她看到停在外面的马车,二嫂三嫂听到声音,掀开车帘,笑看过来。

    “四弟妹,就差你了。”柳氏笑着说:“没想到四弟妹提起出府,却是最晚的一个。”

    郑氏也点头:“还以为四弟妹不来了。”

    “让二嫂三嫂久等了。”萧菁菁带着人上前,三辆马车并排着。

    “没有,四弟妹上车吧。”柳氏道:“我们可是等着四弟妹请客。”

    萧菁菁带着人上了空着的马车,马车车门关上,马车动起来,香草梅兰看看外面:“郡主马车动了。”

    萧菁菁感觉到了。

    “叶姑娘约郡主在京城最大的酒楼见面,不知道要说什么。”香草和梅兰都不知道叶姑娘约郡主有什么事。

    “到时就知道了。”萧菁菁看着她们。

    *

    京城最大的酒楼,周安拿着酒杯,一个人喝着酒,子恒兄听说写信回来了。

    竟然没有给他写。

    另一间包间里,叶蓁问着身边的丫鬟:“不知道菁姐姐会不会答应一起做生意。”

    叶蓁身边的丫鬟不知道姑娘怎么想到开店做生意。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