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泪眼朦胧
    热泉里的水渐渐停止,月亮又从云里钻了出来,热泉池边,纪尧抱着菁儿,两人都没有说话。

    静静的依偎着。

    “菁儿是不是累到了?”

    纪尧低头注视着身边的菁儿,摸着她的脸,拍了拍她的背,小丫头肯定是累坏了,想到刚才小丫头主动的抱着他,他眼中多了笑意。

    萧菁菁抬头看向四爷,脸红气恼:“我都说了不行了,四爷还——”她差点死了。

    “还怎么?”纪尧轻笑。

    “四爷!”四爷为什么变得这样坏,萧菁菁咬牙。

    “菁儿说不行了,我以为是说的反话,我以为菁儿说的是还要,我就没有停,想着一定要让菁儿高兴,原来我想错了。”纪尧开口,低低的笑:“对不起,菁儿,我错了。”

    “四爷!我明明的。”

    萧菁菁想要起身,又气又恨。

    “是我没有弄清楚。”纪尧按住她,把她抱在怀里,眼中带着笑:“是为夫错了,菁儿不要生气,原谅为夫好不好?”

    “四爷你明明知道,明明就是——”萧菁菁才不信,她觉得四爷是故意的。

    “菁儿觉得我是故意的?”

    纪尧把她想说的说了出来,萧菁菁:“对,四爷明明知道还——”

    “菁儿错了,我真的以为菁儿还想要。”

    纪尧道。

    “哼。”

    萧菁菁别开头,她不相信,也不想和四爷说话。

    “菁儿又不理我了,好了,是我不对,下次我会注意,不会再这样了,好不好?菁儿,一定听菁儿的。”纪尧亲了亲她,把她揽在怀里:“菁儿说怎么就怎么,嗯?”

    “四爷说的?”萧菁菁转回头,睥了四爷一眼。

    “嗯。”纪尧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办到,不过不妨他这个时候哄一下菁儿。

    “四爷要是还这样,我再不理四爷了。”

    萧菁菁不知道四爷会不会是哄她的。

    “好。”纪尧点头。

    萧菁菁才靠到四爷怀里,纪尧摸了一下小丫头的背,小丫头还真是:“想不想喝什么,菁儿,让人送过来。”

    “嗯。”萧菁菁点头,纪尧放开她,叫了人。

    紫嫣秋雨走了进来,不敢抬头,行了一礼。

    “取点茶水还有果酒还有瓜果来。”纪尧直接吩咐,紫嫣秋雨忙应了是,退下去。

    纪尧低头:“菁儿还想不想再泡,要泡就换一个池子。”

    萧菁菁点头。

    “那就去里面的池子。”纪尧拉了她起来,拉着她的手,出了池子,萧菁菁拿过一边的外衣披在身上,跟着四爷,到了之前泡过温度最适宜的池子,下了水,水温不像刚才的那么汤,整个人放松下来,紫嫣秋雨走了进来。

    “端进来吧。”纪尧坐在菁儿身边。

    萧菁菁也看着。

    紫嫣秋雨端着茶水还有洗净切成块的瓜果,走了进来,行了一礼。

    “放在这里。”纪尧又道。

    紫嫣秋雨抬头看了四爷和郡主,把手上的瓜还有茶水放下。

    纪尧让她们退下去。

    “菁儿想喝水还是瓜果。”他转过头问。

    “瓜果吧。”萧菁菁道,纪尧取了一块瓜放到她的嘴边:“咬,菁儿。”

    萧菁菁咬了一口。

    红色的瓜汗留了一点在她的唇角,她不由舔了舔,纪尧眼晴一暗,放下手上的瓜,突然低头吻了她的唇,萧菁菁不知道四爷又怎么了,脸红了。

    她感觉到四爷亲了她的唇角,她推了推四爷:“四爷。”

    “很甜,菁儿。”纪尧抬起头来,黑眸锁着她。

    “四爷。”萧菁菁脸红,想要擦一擦,纪尧阻止了她,伸出手帮她又擦了擦她的嘴角,舔了舔:“果然很甜。”

    萧菁菁脸更红,四爷怎么能——

    “菁儿还要吃吗?”纪尧又笑问,取了另一块。

    “我自己来,四爷自己吃,四爷让开,不要挡着我。”萧菁菁不想再让四爷喂,她自己有手,可以自己吃,四爷一会又,她转过身,自己拿起切好的瓜,她口很干,瓜浸过水,口齿生津。

    “好,菁儿自己吃。”纪尧也没有勉强。

    小丫头警惕倒是强。

    也拿了一块,他更喜欢看菁儿吃,小丫头像只小动物一样,一点一点吃着,他也吃了几口。

    见小丫头吃了几块了,拦下她。

    “好了,瓜性凉寒,菁儿不能多吃。”

    萧菁菁知道自己不能吃太多,可是她还想吃:“四爷,我再吃一片。”

    “不行,菁儿。”纪尧笑着点了一下她的鼻子,一下子又抱住她,揽着,猛的亲住她的唇,在她的唇上细细研磨,有瓜的清甜,萧菁菁推了四爷一下。

    四爷说过不再亲她的。

    “我尝尝菁儿唇上是什么味道。”

    “四爷。”都尝完了,萧菁菁望着四爷,很委屈。

    纪尧笑着放开她,笑容加深,小丫头,抱着她,喝了茶水,喂了她喝了,依偎在一起,又亲了亲。

    喝了茶水吃了瓜果,萧菁菁又有了精神,她想报复四爷动不动就亲她。

    她从四爷的怀里钻出来,逃到一边,用手拂起水往四爷脸上去:“四爷你太坏了,我要报仇,报仇。”

    纪尧一脸一头又被小丫头泼了水,小丫头才一会,就无法无天了是不是?忘了刚才?他也用手拂起水往小丫头泼去。

    “四爷,说了几次不许随便亲我,不许再——”

    萧菁菁一边躲一边回击,恨恨的。

    “谁让菁儿如此惹人疼,让我忍不住想要亲,想要抱在怀里,想要融到身体里,想要!”纪尧笑开口。

    “哼,四爷!”

    “小丫头哼什么?”

    玩得累了,萧菁菁才又躺到四爷的怀里,纪尧抱着怀里的宝贝,就亲了下去,在水中好好享受了一番。

    萧菁菁看着四爷,泪眼朦胧,四爷就是哄她的。

    最后,她是被四爷抱着回去的。

    四爷把她放到床榻上,拍了拍她,她睁开眼,四爷低头又亲了亲她,上了床,抱住她,她睡了过去。

    天亮起来,想到昨夜的一切,下定决心一天不和四爷说话。

    她要一个人去玩。

    “什么时候辰了,四爷去了哪里?”没有看到四爷,她问紫嫣秋雨。

    “四爷去了书房看书,让奴婢不要吵到郡主。”紫嫣秋雨开口。

    “服侍我起来。”

    萧菁菁道。

    紫嫣秋雨上前,服侍了郡主起床,洗漱,萧菁菁觉得身体有些发软,不知道是不是泡过热泉,收掇好,用了早膳,萧菁菁走了出去,紫嫣秋雨不知道郡主要去哪里。

    “郡主你要?要不要告诉四爷一声。”

    “我要一个人走走,不许告诉四爷。”萧菁菁道。

    紫嫣秋雨对视一眼,跟上郡主。

    走出院子,她问了紫嫣秋雨知道书房在哪里,她没有去。

    “四夫人起来了?”乔嬷嬷带着丫鬟从那边走过来,一边走一边说着什么,抬头,一下看到四夫人,她看了四夫人身后的丫鬟一眼:“四夫人这是要去?”

    “我到处走走,不知道庄子上有没有好的去处。”

    萧菁菁道。

    乔嬷嬷笑着:“要看四夫人想做什么,老奴派个人给四夫人吧,四爷没有和四夫人一起吗?”

    “四爷在书房。”萧菁菁开口。

    “你服侍四夫人吧。”

    乔嬷嬷没有再问,让身后一个丫鬟给四夫人带路。

    萧菁菁点了头。

    书房里,纪尧看了一会书,放下书册,叫了人,难道小丫头还没有醒:“四夫人还没有醒?去看看。”

    “是,四爷。”

    小厮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纪尧不知道小丫头有没有生气,他准备等小丫头起来,问下她想去哪里,带她去,小丫头不让他亲她,也不想想她有多诱人。

    放下书册,他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过了一会,小厮小跑进来。

    “说。”

    纪尧回过身来,转着手上的玉板指,没有多说,小厮行了一礼,抬起头来:“四爷,夫人已经起来一会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只是什么?”纪尧挑眉。

    “四夫人不让人告诉四爷,用了早膳,带着人出去了。”小厮看着四爷。

    “哦?”纪尧倒是没有意外,小丫头这是真的生气,不理他了,他挑起唇角。

    “打听到夫人去了哪里没有?”

    “夫人好像出了庄子。”

    小厮回答。

    “走吧,去看看你们夫人去了吧里。”纪尧打算去找小丫头,走了出去,小厮连忙跟上四爷。

    一路问了问,纪尧出了庄子。

    没有走多远,就看到小丫头站在田边。

    萧菁菁看着田里的农户忙活着,紫嫣秋雨站在后面,为郡主打着扇,另一个丫鬟:“夫人,这里热要不要?”

    紫嫣秋雨也看向郡主。

    萧菁菁摇头,这时有一个忙活着的农户,不知道是不是热得昏了过去,倒在了田里。

    “李二昏倒了。”“快。”旁边有农户上前。

    想要倒水,可是壶中似乎没有水了。

    萧菁菁看在眼里,让紫嫣秋雨去找点水来,紫嫣秋雨也看到了,她们行了一礼,就要退下去找水。

    旁边的丫鬟:“夫人,奴婢去吧。”

    “好。”萧菁菁道,丫鬟是庄子里的,更熟悉,她知道比紫嫣秋雨去更好,点了头。

    丫鬟退了下去,看到四爷,纪尧没有让她出声,直接让她下去,他走向菁儿。

    “这是热的。”“没有水了,要不然灌下去也能有点作用。”“当家的,你醒醒,你怎么就这样倒下,当家的,你要是有个三长二短,我该怎么办。”“李嫂子,还是去请大夫吧。”

    “郡主。”

    紫嫣秋雨看着。

    萧菁菁也想帮忙,庄子上没有大夫,她不知道庄子上的人病了是去哪里找的大夫,让紫嫣去问一问。

    紫嫣行了礼退下,转过身来,就看到四爷,忙再次行礼,纪尧知道小丫头想救人,他叫了起,让紫嫣下去。

    紫嫣退下去,看了郡主一眼。

    “菁儿。”纪尧走到菁儿身边。

    “四爷。”萧菁菁也看到四爷了,她顾不上生气:“四爷。”秋雨行了一礼。

    “我知道菁儿。”纪尧让她起来,拉住菁儿的手,吩咐身后的小厮叫人把人抬到庄子里。

    小厮行礼退下,叫了人来,准备把昏过去的人抬了起来。

    “这位大嫂让一让,我们来救人。”小厮开了口,让人抬起昏倒的人,四爷四夫人看着,可不能人没救回来。

    “你们是谁,要把当家的抬到哪里去,你们?”“当家的,你醒醒啊,”“李嫂子,这可是贵人派来的,要救李二哥呢。”“贵人?”趴在昏倒的汉子身上的农妇,衣衫破旧,抬头,一下子看到不远处的贵人,磕起头来。

    小厮看向四爷四夫人行了一礼:“夫人看和爷让小的带人来救人,看样子热症,这位婶子还是起来吧,跟着我们就是,我们要把人抬到庄子上,爷已经派人请大夫了。”

    “是,是,多谢贵人。”农妇又道,又磕起了头来。

    “起来吧,要谢就谢爷和夫人。”小厮见人抬起来了,挥了挥手:“这位婶婶跟着我们吧。”

    旁边的人松了口气,他们是知道庄子里的贵人的,他们是庄子里的佃农,知道庄子的主人是谁。

    昨日他们就听说庄子里有主子来,不久前他们也看到贵人走出来,看着他们干活,也不知道有什么看的,贵人的想法不是他们能理解,不过有贵人在,李二应该能救回来,能得贵人相救,也是福气。

    “我让人去请大夫了,放心吧。”

    纪尧又看着菁儿。

    萧菁菁点头。

    纪尧让人和那些农户说一声,又笑起来:“菁儿又愿意理我了?我真高兴,你说我是不是该感谢那个农户。”

    “四爷。”

    萧菁菁不由道。

    农妇跟了过来,不知道说了什么,冲了过来,跪在地上:“谢贵人相救我家当家,要不是贵人,我家当家还不知道——”

    接着用力磕起头来。

    一个又一个,很是实诚。

    萧菁菁:“不用,起来吧。”

    纪尧看着。

    “贵人就像仙女一样,妇人没有什么谢贵人的。”农妇还要说什么。

    “不必,不过是举手之劳。”

    萧菁菁让秋雨把农妇扶起来。

    *

    京城。

    安郡王萧成回了京,先去了宫中。

    安郡王府,亲卫拍响了大门,贺氏知道王爷回了京,让人准备热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