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回到京城
    乔嬷嬷看着四爷四夫人离开,四爷和四夫人只在庄子上住了几日,今年老夫人不知道还会不会来庄子上,府里的情形变了很多。

    她在庄子上呆得越久,越是觉得庄子上好。

    庄子上李二被四爷四夫人救了,在庄子上住了几日,李二和他的媳妇,她知道,四夫人心很软。

    马车没有走多远,忽然停了下来。

    萧菁菁窝在四爷的怀里,动了动,看着外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外面似乎有人,正要叫人。

    纪尧拍了她一下:“好好睡吧,不是说困?”

    “都是四爷!”萧菁菁望着四爷,脸红了红,要不是四爷她怎么会。

    “还不是某个小丫头一直搂着我?”纪尧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这小丫头自己缠着他不放,现在怪他?萧菁菁脸红起来,昨晚是她抱着四爷。

    “好好在我怀里休息一下,到了叫你。”

    纪尧又温柔说。

    “外面好像有人。”萧菁菁道,想说什么。

    “我知道。”

    纪尧开口,亲了她一下,拍了拍她,让她休息,叫了人。

    “四爷郡主,是李二嫂还有她相公。”紫嫣的声音从马车外传进来。

    萧菁菁又动了动,起来,纪尧看她一眼,真是小丫头,他掀起马车的布帘看了眼外面,看到马车前跪着的人,萧菁菁也看到了,紫嫣秋雨在马车外面,行了礼:“四爷,郡主。”

    “去看看怎么回事。”

    纪尧道。

    “是,四爷。”紫嫣秋雨看到了郡主,行了一礼,往前面去。

    马车前面,庄子上的佃农看着后面的马车,不敢靠近,站在一边,李二夫妻俩提着篮子,里面装着一些鸡蛋还有肉朝着后面的马车磕了一个头,被侍卫拦了下来,看向马车里:“听说四爷四夫人要离开庄子,回京,忙和当家的赶来给四爷和四夫人再磕一个头,要不是四爷四夫人,当家的命早就没了,这些东西是家里的最好的。”

    紫嫣听到了,秋雨也看了看,看到了篮子里的东西,两人对视一眼,这位李二嫂,她们听说了。

    是跟着家人逃难逃到这里,被李家买了下来,一家人都死了,李家买她下来就是为了给不能说话的小儿子当媳妇,谁知道一直没有生下儿女,公婆想把她卖了,重新买一个听话的,被她的相公拦了下来,李二嫂的相公虽然不会说话,对李二嫂很好。

    李二嫂和她的相公分出来单过,只分到一张破草席,什么也没有,只能找活干,做了庄子上的佃户。

    要是李二嫂的相公没了,李二嫂公婆会把李二嫂卖了,紫嫣秋雨没有说什么,回到后面,把前面的情况和郡主四爷说了。

    “四爷。”萧菁菁看向四爷。

    “菁儿想见他们?”

    “嗯。”萧菁菁点头。

    纪尧看着菁儿:“让他们过来吧。”对着紫嫣和秋雨。

    “是,四爷。”紫嫣和秋雨闻言,知道四爷的意思,看了眼郡主,退了下去,到了前面,走到李二嫂面前。

    “李二嫂,四爷和郡主要见你们,你们跟我们走吧。”

    “是,当家的走。”李二嫂见到四爷四夫人身边的人,知道四爷四夫人要见他们,拉着当家的忙跟着到了马车前,四爷四夫人面前的人都跟仙女一样,她拉着当家跪下来。

    “四爷,郡主。”紫嫣秋雨行了一礼,看向身后的李二嫂和李二。

    萧菁菁让她们起来,也看向她们身后,紫嫣秋雨起身,站到一边,也看着。

    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给四爷四夫人请安。”

    李二嫂也拉了当家的,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李二也跟着磕了一个头,看了眼,低下头,不敢多看四爷和四夫人,四爷四夫人这样的贵人不是他们能看的。

    纪尧没有说话,侧头凝着菁儿。

    “你们起来吧。”

    萧菁菁让她们起来。

    李二嫂一听,忙抬起头来:“谢四爷四夫人,当家的命都是四爷四夫人救的,知道四爷四夫人要走,忙赶过来送四爷和四夫人,这些东西不知道四爷四夫人能不能看上。”捧着手上的篮子。

    李二也点头。

    萧菁菁让紫嫣接了,紫嫣秋雨上前两步,接过篮子,李二嫂还怕四夫人看不上,萧菁菁谢过,让她们起来:“你们不用这样的。”

    “四夫人和四爷救了当家的命。”李二嫂看向当家的,两人又磕了一个头,萧菁菁紫嫣秋雨扶他们起来。

    等到马车布帘放下,马车再次动起来,萧菁菁觉得四爷在看她,她看着四爷。

    “菁儿。”

    纪尧一把抱住她,点了一下她的鼻尖,低语:“不困了?”

    “困。”萧菁菁靠在四爷,望着他。

    “小丫头。”纪尧把她抱在怀里,拍了拍,萧菁菁没有动,闭上了眼,闻着四爷身上的松香气息,听着四爷平稳的心跳。

    庄子里,乔嬷嬷知道李二李二家的在路边向四夫人四爷磕了一个头。

    *

    安郡王府外面,一辆马车停了下来,侍卫上前拍了门,门打开,婆子走到马车前:“夫人,到了。”

    萧柔柔掀开马车布帘,看了看,一个丫鬟蹲在马车前,婆子上前,扶着夫人下了马车,萧柔柔脸上戴上帷帽,扶着婆子的手往里面去。

    她知道父王回京了。

    前几日她就想来看娘,把三公主喜欢大姐夫,大姐夫陪着萧菁菁去庄子上的事告诉娘,二爷病了,她要照顾二爷才没有来,到了门前,她停下步子。

    “三姑娘。”

    门房的人见到三姑娘行了一礼。

    萧柔柔扶着婆子的手让他们起来:“父王在府里吗?”

    “王爷在府里。”

    门房看着三姑娘,开口:“三姑娘来是?王爷!”

    “父王是不是在书房,我先看看父王,再去看娘。”萧柔柔要告诉父王,三公主喜欢大姐夫,带着人往父王的书房走去。

    门房看着三姑娘的背影,商量一下,准备通知一下贺侧妃娘娘,萧柔柔边走边看,走到路上,问了一个丫鬟,知道父王真的在书房,她到了书房门口。

    “三姑娘。”

    一路遇到的丫鬟婆子都知道眼前这位是三姑娘,三姑娘的事还有吴侧妃在家庙的事,已经不是秘密。

    “哼,起来吧。”萧柔柔看着面前跪着的人:“父王在里面是不是?”

    “王爷在里面,三姑娘请稍等。”守在书房门口的管家行了一礼。

    “父王在做什么?”萧菁菁又问。

    “老奴也不清楚。”管家说:“三姑娘靖等一等,老奴马上就进去。”

    “本夫人就等一等。”萧柔柔微昂着头,婆子还有丫鬟站在夫人身后,管家走了进去,没有多久,走出来。

    “三姑娘,王爷让你进去。”

    萧柔柔扶着婆子的手走了进去,一下看到父王,还有一个人,是父王身边的亲卫,她直接无视,看着父王:“父王。”

    “你去办吧。”

    萧成看了一眼柔姐儿,让亲卫下去。

    “是,王爷。”亲卫行了一礼,退下去,萧柔柔见父王不理她,看了亲卫一眼,又上前几步,走到父王面前:“父王。”

    萧成这才收回目光看向她:“你这些日子在做什么,你娘担心你。”

    “父王,父王去看过娘了是不是?”萧柔柔很高兴,父王去看了娘,父王心中还是有娘的,贺氏永远别想比过娘。

    居然有人说父王最宠的是贺氏。

    “嗯。”萧成点头。

    “父王,二爷病了,女儿这几日在照顾二爷才没有来。”萧柔柔道。

    “是该照顾,你现在出了嫁,不是以前。”萧成开口:“不过你既然来了,不去看你娘,来父王书房做什么?”

    “父王,我想父王了,父王这么久才回京,我都不知道父王回京了,还是二爷告诉我才知道,我才知道父王回京了。”萧柔柔望着父王。

    萧成:“你娘说你几日没来,怕你有事,让父王去看看,本来准备去楚王府看看你,去看下你娘,也让你娘放心,你娘很担心你。”

    “女儿一会就去,娘还说了什么?”萧柔柔道。

    “你娘说你没有身子?”萧成想到另一件事问她,看着她。

    “父王,娘和你说了?女儿以为有了身子,可以为二爷生个儿子,告诉娘,告诉父王,想让父王高兴,谁知道那个太医说女儿没有,是气血不足,好在二爷并不在意,安慰女儿,说以后还会有的,让女儿养好身体再要。”

    萧柔柔不知道娘还和父王说了什么。

    “嗯,前几日,在长公主府,长公主举办的花宴上,三公主当众让你大姐姐难堪,你为什么不帮着你大姐姐,父王不管你们平时如何,在外面就该一致对外。”萧成又问,盯着她。

    “父王,我正要和你说,三公主喜欢大姐夫,女儿当时也想站出来帮大姐姐,可是女儿怕,女儿的身份,还做过二爷的妾——”萧柔柔道。

    “去看你娘吧。”萧成道。

    萧柔柔还想说什么;“父王,二爷说想让女儿给他生个儿子,二爷想挣一个爵位,以后留给我和二爷的儿子。”

    “父王帮一下二爷吧。”萧柔柔拉住父王的手:“二爷想入朝。”

    “这要靠他自己,父王最多帮一下。”萧成看着她。

    “这样就够了,父王,父王不和女儿一起去看娘吗。”萧柔柔问。

    “父王还有事。”萧成不想去看吴氏。

    “父王,我们一起去看娘吧。”萧柔柔拉着父王的手不放,摇着,萧成看了她一眼。

    “父王。”萧柔柔又撒娇。

    “你已经不小了,你娘,有些事父王没有和你说,你娘做过不少事,父王现在在查,等查出来,你就知道。”

    “父王在查什么,娘做了什么?”萧柔柔有些不安,娘做了什么让父王怀疑,娘知道吗?父王到时候要怎么对娘?

    “你不是要去看你娘。”萧成站了起来,没有回答柔姐儿的话。

    “父王。”萧柔柔还想问。

    *

    贺氏知道那位三姑娘又回府了,不知道这次三姑娘回府又是为了什么。

    “侧妃娘娘?”婆子看着侧妃娘娘:“是门房传来的消息,三姑娘没有去家庙,去了王爷的书房,见王爷,不知道?”

    “王爷在府里,什么也不必做,看着就行了。”贺氏道。

    “是,侧妃娘娘。”

    三姑娘一会说不定会去家庙,王爷说不定也会去,昨夜王爷就是歇在那个叫墨书的丫鬟那里。

    侧妃娘娘太大度了。

    “王爷说不定会和三姑娘一起去家庙。”

    “王爷要去哪,是我们能管的?昨晚王爷歇在墨书那里,墨书服侍得很好,王爷很满意,以后就是墨姨娘了。”贺氏把王爷交待的话说出来。

    “侧妃娘娘,这位墨姨娘在南院,到时候王爷来还不被勾去。”婆子一听,墨姨娘,这可不是通房的待遇。

    以后这位墨姨娘在南院,还不是分了侧妃娘娘的宠。

    王爷又不常在府。

    这位墨姨娘来路也不简单,她服侍侧妃娘娘,当然希望侧妃娘娘一直得宠,不愿有人来分了侧妃娘娘的宠。

    “怕什么,王爷更多的还是在我这里。”贺氏爽利大方。

    “侧妃娘娘还是要防着一点。”婆子还是担心,劝着。

    “这我知道。”贺氏知道。

    家庙,吴氏念着佛,墨书被留在了南院,由贺氏那个女人安排,王爷昨晚去了墨书的屋子。

    这样就好。

    也能知道外面的消息,在南院,也能分了贺氏的宠爱,她要的不是墨书被王爷宠爱,是让她出去。

    当她的眼晴,帮她看着府里的动静。

    丫鬟婆子站在一边,她们这几日服侍侧妃娘娘,发现侧妃娘娘每日都会礼佛。

    王爷没有来。

    只有墨书来过一次,刚才她们得到消息,三姑娘来了,肯定会过来看侧妃娘娘,王爷也会来,侧妃娘娘不抓紧时间打扮,还在这里礼佛,她们对视一眼:“侧妃娘娘,三姑娘来了。”

    吴氏像没有听到,她知道她们在想什么,也知道三丫头来了。

    “侧妃娘娘。”婆子和丫鬟又道。

    吴氏礼完佛才睁开眼,起身,转过身看着她们。

    “娘。”

    就在这时,萧柔柔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我父王来了。”

    *

    “到了菁儿。”纪尧对着菁儿说。

    ------题外话------

    儿子实在是太皮了,不让我写。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