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宫里来人
    “好!”

    长公主高兴起来,这才是该高兴的事。

    宫人不敢动。

    “宫里已经怀疑了,也对,太子妃为什么会见红,差点滑胎,菁丫头就算没有动手的理由,但谁让她接触过太子妃呢,太子妃召见过,说不定有人借她的手,是不是?”长公主笑着。

    “是,长公主殿下。”宫人看着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想到世子已经动手截杀萧成,菁诳那边,也让人怀疑上了,她的两个目的,一起达成了。

    她看向一边的驸马。

    “驸马你也听到了,世子派回府的人说了,说不定已经成功,菁丫头这边也。”长公主是真的高兴。

    “臣觉得还是再等一下,等烨哥儿派人送信回府。”

    驸马手上的折扇合在一起。

    “又是等,好吧,相信要不了多久。”

    长公主开口,驸马的意思她懂,她相信世子会做到,很期待:“烨哥儿带了不少人,萧成不可能是对手。”

    驸马没有说话,事情没定谁也说不准,他也希望烨哥儿能成功,不然会连累府里。

    宫人看看长公主殿下看看驸马爷,低下头。

    “下去吧,再有什么报上来。”长公主目光落在宫人的身上,宫人忙行了一礼,不敢再多说,退了下去。

    *

    蒙面黑衣人挥手,让身边的黑衣人射箭,杀死萧成,就算有人来,又如何,还有时间,黑衣人都快速的拉起弓箭。

    嘶一声,弓箭几尽拉断,箭朝着萧成还有挡在前面的两个受了伤的亲卫射去,亲卫用刀削断,有些没有来得及射中身体,他们就像没有知觉一样。

    “王爷,快走,趁现在!”

    虽然看对面黑衣人的样子,来的人不像是他们一起的,王爷不能有事!

    “本王倒要看看是谁来了。”

    萧成同样发现黑衣人的样子,想知道来人是谁,零星穿过来的箭被他挡下,他没有走,也走不掉了。

    “王爷!”

    亲卫开口,回过身来。

    “退过来,有人来,本王怕什么。”萧成隐隐看到了来人,让亲卫过来,亲卫得了命令,边挡着边退到王爷身前。

    蒙面黑衣人又挥了一下手,怕萧成跑了,黑衣人围成一圈,往里,他看向身后,一片尘风扬起,来了十几骑,他没有再看,转回头:“继续。”让一个黑衣人上前看看来的人的身份。

    他从一边的黑衣人手上抢了一张弓箭,人就要到了,他必须在之前解决,离开不让人追上。

    他拉开了弓,直直的对准萧成。

    如雨的箭飞射而下,两个亲卫都中了好几箭,萧成腿上也中了一箭,他没有动。

    嘶——蒙面黑衣人手中的箭射向萧成。

    “王爷!”两个亲卫大惊,一个亲卫胸口中了一前,倒了下来,还有一个想要抓住箭,虽然抓住射向他的箭。

    蒙着面的黑衣人一直没有射,只是对准萧成,萧成用刀劈下了箭,紧接着黑衣人一箭又一箭,直往萧成身上射,亲卫跪了下去,萧成手上的刀不停的格挡。

    啪啪啪啪,蒙面黑衣人见只有萧成了,十几个黑衣人盯紧萧成。

    太多的前射过来,萧成也格挡不住了。

    跪在地上唯一还幸存的亲卫想站起来做不到。

    蒙面黑衣人让黑衣人射箭,他嘶一声,手上的箭射了出去,对着萧成,这一箭在萧成格挡着别的箭的时候直直射向他的胸口。

    亲卫身上也插了箭,回身也来不及。

    萧成只劈开其它的箭这一箭就要落在他的胸口,其余的黑衣人又是几箭把亲卫杀死,所有人都围困住萧成。

    萧成知道自己活不了了,这一箭也挡不掉,只要射中,蒙面黑衣人让黑衣人不要再动,调了几个往后面去,自己几人围着萧成。

    萧成手拄着刀,站得笔直,就算到了绝境,临死也没有弯一下腰,死有何惧?就在千均一发的时候。

    忽然从别的地方射来一支箭,一下子截住了射到萧成脸前的这一支箭。

    两支箭碰撞在一起,没有射中萧成的胸口,撞得飞到一边。

    萧成松了口气,他虽不惧死,能不死还是不想死的想看一眼箭射过来的地方,被面前的人挡着。

    蒙面黑衣人知道不好,来的人就算不是救萧成的,既然出了手,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回头,他派去的黑衣人被几人抓住了,好在都死了,为首的人手上是一张弓,刚才的箭应该就是他射的。

    来的人像是哪个府里的侍卫。

    黑衣人都围着萧成,也都看向来的人,还有几个黑衣人带伤,显然是刚才和对方厮杀的时候受的伤,跑了过来。

    蒙面黑衣人松口气,是哪个府的,这么巧遇到,还是说有人泄露了消息?

    一时之间无法弄清楚,他知道不能再多留了,属下死了不少都没有截杀住萧成,他很生气,但事已至此。

    再留下去就会被人知道身份。

    这次没有截杀成功,还有下一次,他不信杀不了。

    对面的侍卫越来越近了,他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撒退,下次再来,黑衣人看到了。

    蒙面黑衣人看了看对方的样子,把样子记在心里,转回身又看了萧成一眼。

    萧成手提着刀,身上都是厮杀后的痕迹,地上血腥味被风吹开。

    “撒!”

    蒙面黑衣人发现侍卫还有一小段,对方的箭对着他们,他要是轻举妄动,对方就会马上射箭。

    他留下两人拦着侍卫,伺机杀萧成,死战。

    他则带着人撒了下去,侍卫围得更紧了,箭都搭上了,一支支箭,就像之前他们围困萧成一样。

    好在对方像是要救萧成,才没有射出来。

    蒙面黑衣人不愿拿自己的命冒险,侍卫的身手比萧成的人还要厉害。

    他带着人撒走。

    留下的黑衣人挡住身后的人,萧成见状,提刀就劈,留下的黑衣人没想到!

    刀剑交击声响起。

    侍卫骑马而来,看着蒙面黑衣人,手上的箭对着,听到动静,一看,为首的侍卫首领可不敢让王爷有什么事,马上分出几个侍卫追上黑衣人,杀死,要是能活捉更好,几个侍卫拉弓箭支援王爷。

    他骑马上前,翻身下马:“王爷可好?”

    两个黑衣人被侍卫的箭缠住一时没有办法再对萧成造成什么,萧成的提着刀,有了空闲,看着侍卫首领,皱着眉头,沉着脸:“你是谁,本王很好。”

    他隐隐看出了什么,还不能确定。

    “四爷让属下追上王爷,怕王爷一路有事。”侍卫首领没有再上前,停下来,行了一礼。

    “永叔?”

    永叔怎么会知道,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到时候一问就知道了,也许是永叔猜到了什么,发觉了什么,萧成皱紧眉头看了侍卫首领,看向那些黑衣人:“追上去,抓住那些黑衣人,本王要看看是谁敢杀本王,本王身边的亲卫全部被杀,本王要为他们报仇。”

    “是。”侍卫首领得了四爷的命令,马上道,刚才已经看到地上的死尸,浓浓的血腥味都是厮杀后死的。

    王爷身边的亲他们也看到,让一个侍卫收敛。

    “给王爷牵一匹马来。”侍卫首领发现王爷的样子,吩咐人。

    “是。”有侍卫行了一礼,很快牵了一匹马来。

    “王爷身上受了伤,属下让人给王爷包扎好伤口,王爷厮杀这么久,属下带着人先追上去了,王爷休息一会再来。”

    侍卫首领看着牵过来的马,又道。

    “好。”

    萧成也知道自己跟上去,说不定会拖慢队伍,抓不到那些黑衣人,他也确实累了,想要休息一会了,点了头。

    侍卫首领示意侍卫为王爷包扎伤口,把马牵到一边,留下人,扶王爷休息带着人追上去看看怎么样了。

    萧成坐着休息了一会,身上的伤口都包扎好了,中箭的地方也拔出来,上了药,整个人好了许多。

    气息也稳了下,侍卫身上带着各种各样的伤药,等到觉得差不多了,没有再休息,他已经恢复了,派了一个侍卫带上他的信物去大营。

    带人过来,接着翻身上了马,追上去,余下的侍卫忙跟上。

    “驾!”

    几匹马往后冲去。

    *

    “菁儿还在担心?”纪尧发现小丫头还是心不在焉,知道小丫头还在担心,他摸了她的头,看着她的脸。

    “四爷,你说父王现在。”萧菁菁不由又问,她一直在想,父王!

    “我不是派了人去了吗?”纪尧开口,安慰她,小丫头,萧菁菁担心的是四爷派去的坐不会迟了,父王已经出了事。

    “四爷,会不会晚了?”

    “不会的,不要多想。”纪尧也不能完全肯定来不来得及,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

    他只希望小丫头多想了,没有事。

    不然小丫头不知会多伤心,萧菁菁还是怕。

    “菁儿,别怕。”纪尧又安慰她。

    “四爷,我还是怕,我怕来不及,我心很不安,很慌,四爷。”萧菁菁拉着四爷的手。

    “我让人尽快赶去,路上不要耽搁,算时间这个时候该赶到了,说不定已经派人传消息回府了,在回京的路上,有人对岳父下手,岳父身边有不少亲卫,不可能那么容易就,等到我的人赶去,一切就好了。”

    纪尧分析着。

    “四爷。”

    萧菁菁听到四爷的话,扑到四爷的怀里,头埋在四爷的怀里,闻着四爷身上的气息还有听着四爷的心跳。

    “菁儿放心,不会有事。”纪尧再次道。

    “嗯。”萧菁菁还是在四爷的怀里。

    “还要不要睡,不睡,起来吧,我叫人进来。”纪尧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低头对着怀里缠着他,不愿离开的小丫头道。

    “我不想起来,四爷。”萧菁菁不想起来。

    “好吧,小丫头。”纪尧也不勉强她,这小丫头难道想一直在床上,本来想让她起来,他教她对弈:“还说去书房教菁儿对弈呢。”

    门外,赵嬷嬷,香草梅兰还有香草梅兰听书看着里面。

    “四爷,我要起来。”萧菁菁忽然又道。

    “好。”

    小丫头一会想起来,一会不想起来的。

    他放开了她,不过手还是搂着她的:“小丫头怎么想起来了?”

    萧菁菁抬头:“四爷管我,四爷不是说要走一走吗,还不起来。”

    “要起来,怎么不起来。”纪尧笑了笑,突然抓住她的手,低头亲了一下,萧菁菁心跳加快,她咬了一下四爷,她要下去,四爷。

    纪尧吃痛,笑了起来,小丫头居然咬他,还用了力,咬得很痛,真是一只小狗:“菁儿你竟然咬我。”

    他又亲了一口,抬头不再亲她,放开她,只搂着:“菁儿怎么变成一只小狗了。”

    “四爷才是小狗。”

    四爷竟然说她是小狗,他才是,萧菁菁道,她才不是。

    四爷亲她,她当然要咬,这是她想好的。

    只要四爷不经过她的同意亲她,她就用咬的,哼哼,看四爷还亲不亲。

    “我又没有咬你,怎么会是,你才是,你咬为夫,咬得倒是痛,真是狠得下心。”纪尧眼中带着轻笑,点了她一下。

    “四爷亲我,我就咬。”

    萧菁菁恶狠狠的。

    “菁儿这么狠?”纪尧笑出了声。

    “四爷只要说话不算话,我就会咬四爷。”萧菁菁再次恶狠狠的。

    “菁儿怎么这么狠呢。”纪尧还是笑,萧菁菁盯着四爷。

    “到了现在菁儿该承认自己是小狗了吧,只要为夫亲你,不经过你同意就咬,不是小狗是什么。”纪尧想到什么。

    “四爷,是小狗又如何,四爷也是。”萧菁菁牙痒痒的,四爷老是笑什么笑。

    小丫头被他逗得,看着很有精神,刚刚可是没精打采的,纪尧在心里想,萧菁菁推了四爷一把。

    “菁儿。”纪尧开口。

    “做什么?”萧菁菁没好气的,纪尧倏的快速在她的脸上亲了下,抬头,萧菁菁脸黑了。

    纪尧笑。

    拉着她,叫了人进来,服侍。

    香草梅兰梅兰香草还有赵嬷嬷听到四爷和郡主叫人,松了口气,看了听书一眼,让听书香草梅兰留下。

    她带着香草梅兰进去。

    听书香草梅兰留在门外,赵嬷嬷三到了里面,看到四爷和郡上,马上低头行了一礼,恭敬的抬头:“四爷,郡主。”四爷郡主看来是要起来了。

    都这个时候了。

    “服侍你们郡主。”纪尧下了床,披了外衣,回头看了小丫头一眼,笑着对她们,让她们服侍菁儿,没有让她们服侍他。

    “是,四爷。”赵嬷嬷几人看向四爷和郡主。

    郡主还在床上,四爷下来了,纪尧没有再说什么,走到门口,叫了人,小厮一直在,未来的媳妇进去了。

    听书香草梅兰看着四爷的身影,香草梅兰过了会回头,发现听书还在看着。

    听书像是感觉到也收回视线,低下头。

    梅兰和香草对视一眼,听书知道避着四爷。

    “郡主。”这边,赵嬷嬷看四爷去了净房,起来,走到床前,掀开床帐,看向郡主,香草梅兰也是,萧菁菁让她们服侍她下来。

    服侍郡主穿好,赵嬷嬷:“郡主怎么这么晚才起来,老奴一直等着。”

    萧菁菁没有说话。

    “郡主要去?”赵嬷嬷问。

    “四爷要教我对弈。”萧菁菁说。

    赵嬷嬷又问:“郡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她在外面的时候就在猜测。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父王出了事,心里不安,很慌。”萧菁菁知道嬷嬷发现了,对着嬷嬷还有紫嫣秋雨:“我怕父王有事,四爷派了人追上父王。”

    “原来是郡主做了一个梦,是该派人追上王爷。”赵嬷嬷还以为有什么事,闻言心头松了松,只是郡主做了一个梦,那就好,不过她觉得以防万一是该派人去看看。

    她还是相信冥冥之中,说不定郡主就是感应到了什么,要是王爷真的遇到什么!

    有四爷派去的人,相信不会有事。

    四爷的人去了一会了。

    “郡主不必担心,四爷既然派了人去,王爷不会有事的。”赵嬷嬷说,怕郡主还在担心。

    紫嫣秋雨也点头。

    “我很不安。”

    萧菁菁说不出的心不安:“嬷嬷。”想到父王,她又担心起来。

    “郡主,现在只能等四爷的人回来了。”赵嬷嬷也不安起来,郡主如此不安,她真的怕。

    只能安慰郡主。

    紫嫣秋雨心中也不安起来。

    “父王不会有事的。”萧菁菁知道自己不能再多想,再想,她什么也不想做了,她往外走了几步,纪尧过来了。

    “菁儿好了?”

    “四爷。”萧菁菁看着四爷,赵嬷嬷几人退后一步,纪尧走到菁儿身边,拉着她,出了门,赵嬷嬷让紫嫣秋雨收拾跟在四爷郡主后面。

    “四爷,郡主。”门口守着的香草梅兰还有听书行礼,小厮退了下去,纪尧带着小蔟往外面走。

    “四爷,父王。”

    萧菁菁听到嬷嬷问,说不想,心中还是全是父王会不会出事的事。

    赵嬷嬷让香草梅兰跟上,听书留下看着。

    她们听到了郡主的话。

    “菁儿,父王身手不凡,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纪尧想到岳父的身手,不是寻常之辈能拿下的。

    萧菁菁也想到父王常年练武。

    纪尧带着小丫头到书房,陪着她说话,教她对弈,看时间晚了,打算回去,刚出了书房,小厮过来。

    “四爷,夫人。”小厮小跑过来,快速行了一礼。

    纪尧看着:“什么事?”萧菁菁也看着,赵嬷嬷香草梅兰也是。

    “四爷,夫人,有消息了。”小厮马上道。

    “哦。”

    纪尧一听有消息,马上道,看了身边的小丫头一眼,萧菁菁更是急得站了起来:“父王,父王是不是——”

    “菁儿别急。”纪尧站起来扶着菁儿。

    “四爷,父王。”萧菁菁想要说什么,看向四爷,纪尧安抚了她,萧菁菁冷静下来。

    “问清楚就知道,不要急。”

    “嗯。”

    赵嬷嬷几人也紧张起来,很担心王爷会有事,恨不得马上知道王爷没事。

    “人呢,让他过来。”纪尧开口。

    “人在外面。”小厮回答。

    “让他进来吧。”纪尧知道小丫头迫切想要知道,他也想要知道情况。

    “是,四爷。”小厮退下去,不一会,又进来,跟着一个侍卫,跪在地上行了一礼。

    “怎么样?”纪尧看着他。

    “父王。”萧菁菁又道。

    小厮看向侍卫,侍卫看看四爷和夫人:“四爷,夫人,王爷在离大营不远的地方被人截杀,幸好来得及,王爷没有事,那些人不知道是什么人,为首的蒙着面,一身黑色劲装,王爷身边的亲卫一直黑衣人厮杀,死了不少,还有一个活着,要是再晚一点,王爷说不定就,属下走的时候,首领带着人上去了,王爷现在应没事了。”

    “黑衣人?有多少?”

    纪尧没想到真有有人截杀岳父。

    这样看来——他心中一时之间想了很多,看着菁儿,菁儿没有感觉错,要不是菁儿,岳父我半会被人截杀成功。

    他还无法确定对方是谁,黑衣蒙面,他又问了问,觉得对方是专门训练过的,为首的人蒙着面是怕被人看?”

    “有三十几人,王爷身边的亲卫要少得多,不过王爷身边的亲卫身手很好,才能挡住,加上王爷也——”

    侍卫回答。

    “真的有黑衣人半路截杀父王,父王真的没事?”萧菁菁一直希望不是真的,可是,她又上前一步。

    赵嬷嬷知道多亏了郡主,幸好郡主梦到了,觉得不安让四爷派了人去。

    不然王爷就出事了,不堪设想,有人半路阻杀王爷,是谁这么大胆?人不知道抓到没有。

    香草梅兰想的也差不多。

    纪尧没有再继续问,看着小丫头,小丫头的样子。

    “回夫人的话,王爷没事,那些黑衣人也死了不少,只有十几个人,在属下一行赶到后,不可能再对王爷做什么。”侍卫再次道。

    “父王没事就好。”萧菁菁开口,望着四爷。

    赵嬷嬷大松口气,香草梅兰也是。

    “好了,菁儿,这下放心了?”纪尧又问了当时的情形,侍卫都说了出来,他们得了命令是怎样紧赶慢赶,路上发现行踪,追上去,及时赶到的,还有看到的一切,萧菁菁脸白了白,赵嬷嬷紫嫣几人也不好。

    萧菁菁知道就差一点。

    纪尧也知道当时很危险,让人下去,当时的情况他都知道了。

    “四爷,就差一点。”萧菁菁道:“我就说——”

    “现在不是没事吗菁儿,我知道,岳父已没事,好了。”纪尧知道菁儿想说什么,赵嬷嬷有很多想问。

    知道侍卫是一遇到王爷就回来报信,只有等四爷派去的其他人回来,才知道。

    纪尧哄了哄小丫头。

    赵嬷嬷香草梅兰看着。

    纪尧见菁儿好了很多,亲了亲她,小厮又进来,宫里来了人,要见他还有菁儿。

    纪尧不知道有什么事。

    赵嬷嬷香草梅兰也不知道何事。

    都看着小厮。

    “宫里来的人有没有说什么事?”纪尧问。

    “似乎是有事要问夫人。”小厮回答,抬头望着夫人。

    “有事要问菁儿。”纪尧心中有猜测,赵嬷嬷香草梅兰也看郡主。

    “四爷。”萧菁菁不知道有什么事要问她。

    “走吧,菁儿,去看看。”纪尧拉着小丫头站了起来,去见了就知道了,有他在,菁儿不会有事,萧菁菁跟着四爷,赵嬷嬷几人连忙跟在后面。

    “起来吧。”纪尧走过小厮的身边,开口。

    纪尧拉着菁儿到了花厅,他问了小厮,知道宫里来的人在花厅等着。

    来的是陛下身边的总管公公。

    总管公公手上拿着指尘,身边还有两个小太监。

    “不知道有什么,让公公亲自来。”

    纪尧带着菁儿走进去,赵嬷嬷等跟在后面。

    “杂家给郡主请安,给太傅请安,杂家奉了陛下的命令,有事询问一下郡主。”总管公公一听到转过身来,看着太傅和郡主。

    ------题外话------

    昨天写得少,今天补,更了我去城里,寄合同,吃了火锅,回来还有一章亲爱的们。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