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画下画像(修添了点)
    “没有,也不可能知道我是谁。”

    卫烨很自信。

    “这就好。”长公主道,最怕的就是对方发现了烨哥儿的身份,查到府里来,到时候——

    “查一下也好”

    查清楚是谁也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烨哥儿,除了那些带回来的人都?”长公主问。

    “应该都死了,儿子交待他们被抓到就自尽,要是没有后来搜山的人,儿子最多就是截杀失败,死一些人,不会受伤,儿子见那些侍卫紧追不舍,决定分开逃走,逃了很久,那些侍卫还是追着儿子不放,就在这时,多了很多的官兵,搜山,儿子被发现了,才受了伤,儿子猜是安郡王萧成回了大营,叫了大营的官兵。”

    卫烨告诉娘和父亲。

    “萧成竟然搜山。”长公主没有想到,萧成怎么敢搜山,烨哥儿受伤都是因为萧成。

    “想必是想找到烨哥儿。”驸马看得很清楚。

    “就是为了找到儿子,儿子带着人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娘,是儿子没用,没有考虑清楚,要是再多带一点人,早一点动手,在那些人出现前,也不会失败。“卫烨一向自负,虽然觉得后面的都是意外,但自己也有错,自己以为万无一失的截杀居然出现了意外,失败了。

    长公主不觉得烨哥儿错了:”不过是意外,这一次不行,下一次就是,总会行的。“

    ”烨哥儿确实错了,不该没有想好就动手,现在这样,下次想再动手,不可能再这么容易了,以后要考虑得更仔细,要是早一点,多带点人。“驸马在一边说。

    ”你知道什么,烨哥儿已经做得够好了。“长公主不乐意了:”烨哥儿你没有错,就是出了点意外,就是没有办法预料的。“

    ”臣也是想教烨哥儿做事不要过于自负。“驸马开口。

    ”是吗,烨哥儿哪里需要你来教,他自己已经知道。“

    长公主又注视着烨哥儿。

    驸马不再说话,和公主说是说不明白的,卫烨看了看娘和父亲,知道父亲是为了他好,虽说有时太优柔寡断,不如娘,他对着娘:”娘,父亲说得没有错,儿子太自负了。“

    ”以后不要这样就是了。“长公主听了烨哥儿的话,不是很在意。

    ”嗯。“卫烨点头。

    ”现在主要是要查清楚后来出现在的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刚好救了萧成,萧成不知道是烨哥儿,也不用担心什么。“长公主总结了一句。

    ”还有就是对方是不是知道什么,烨哥儿,你确实你要截杀安郡王的消息没有泄露出去。“驸马想到的是另外的。

    ”没有,父亲,儿子只和最信任的两人说了,到了地方才告诉他们要做什么。“卫烨觉得父亲也不是一无是处,娘有时也不如父亲,听了父亲的话,知道父亲的意思,他不可能会犯这么大的错误。

    长公主相信儿子,不知道驸马问这些做什么。

    ”这样一来,可以排除,有人泄密。“驸马道,卫烨点头:”父亲说得对。“他有时喜欢娘的作风,有时觉得父亲想的也没错。

    ”本来就不可能。“长公主看也不想看驸马,看向烨哥儿:”烨哥儿,那些跟着你回来的,都受了伤,让人看看,还是让他们夜里出京去,不要在府里,免得要人发现了。“长公主不想那些人再留在府里。

    ”娘,我想让他们先在府里养伤。“卫烨有自己有考虑。

    ”他们是儿子的人,跟着儿子才受了伤,儿子想让他们留在府里,就让他们呆在下面就是。“

    ”烨哥儿没错。“

    驸马觉得儿子还没有全像公主。

    ”好,烨哥儿,你自己想清楚就好。“长公主也没有再说什么:”如今要计划的就是下一次,你想怎么动手,在哪里动手。“

    ”娘,我不想这么快就又行动。“卫烨并不想这么快又行动,这次给了他一个教训,下次他一定要杀死安郡王。

    安郡王这次要不是运气好,早就死在他手下,等下次,他不可能还能运气好逃掉。

    ”烨哥儿想好再说。“驸马不想烨哥儿又听了公主的话。

    ”好。“长公主也觉得太快不好,主要是烨哥儿打算:”既然如此,先去休息,你应该包扎好伤口就过来了。“

    ”嗯,娘,父亲,儿子去休息了。“卫烨道。

    *

    萧菁菁不知道侍卫首领是不是已经入了宫,见到了四爷,她心中想着,半赵嬷嬷走到她身边:”郡主,张嬷嬷来了。“

    ”张嬷嬷。“

    萧菁菁回头,赵嬷嬷点了一下头。

    ”请张嬷嬷进来。“萧菁菁道。

    ”老奴知道。“赵嬷嬷点头,退出去,不一会又进来,身后跟着张嬷嬷,萧菁菁坐下来,紫嫣秋雨站在后面。

    ”老奴给四夫人请安。“张嬷嬷行了一礼,赵嬷嬷退到一边。

    ”张嬷嬷请起。“萧菁菁看着张嬷嬷:”不知道张嬷嬷过来?“

    ”四夫人,老夫人让老奴过来叫四夫人过去用晚膳,老夫人知道四爷入宫了,怕四夫人一个人。“张嬷嬷笑了笑。

    ”谢娘,我一会就过去。“萧菁菁闻言开口:”扶张嬷嬷起来。“

    赵嬷嬷知道老夫人是怕郡主一个人,示意紫嫣秋雨,紫嫣秋雨上前走到张嬷嬷身边。

    ”不用了,谢两位姑娘。“张嬷嬷道,接着看向四夫人:”四夫人,老奴就不多留了,先回去!“

    ”送张嬷嬷。“

    萧菁菁让人送张嬷嬷。

    紫嫣秋雨送了张嬷嬷出去,赵嬷嬷走到郡主身边。

    ”嬷嬷,娘让我过去用晚膳。“萧菁菁道。

    ”老奴服侍郡主。“赵嬷嬷开口。

    萧菁菁点头,赵嬷嬷服侍着夫人,萧菁菁换了一身衣裙,点了香草梅兰跟着她去宜园,和婆婆一起用膳。

    宜园,纪老夫人知道老四还没有回府,老四媳妇马上就过来,更是知道老四派去追亲家的侍卫首领带人回来了。

    知道老四媳妇见了他们,然后让他们入了宫。

    ”老夫人,四夫人马上就过来了。“

    张嬷嬷道。

    ”我又不急。“纪老夫人睥张嬷嬷一眼,话一落,就听到婆子的声音,老四媳妇来了,郑氏柳氏也听到了。

    ”四弟妹来了。“

    ”四婶婶。“锦姐儿像是听到,往外面看去,朝哥儿几个小孩子也是。

    萧菁菁带着人进来,纪老夫人让她过来,萧菁菁上前,纪老夫人拉她坐下,郑氏柳氏也笑,锦姐儿冲到萧菁菁面前。

    萧菁菁看着锦姐儿还有过来的朝哥儿。

    *

    宫中,熙和帝和纪永叔对弈。

    纪尧下了一颗黑子,棋桌上面,白子和黑子围了又被围,这一颗黑子落下,直接连成了一片。

    白子被吃掉不少。

    熙和帝发现了:”永叔的棋艺,连朕也赢不了。“

    ”臣不过是尽力而为。“

    纪尧开口:”该陛下了。“

    ”轮到朕了。“熙和帝也拈起一颗白子,不知道人还有多久到,这一局棋已经下了很久,他看了看棋盘,落下一子。

    ”好了,朕落子了。“下完,熙和帝道:”又轮到永叔。“

    ”陛下。“纪尧拿起黑子,放下。

    熙和帝继续落子,过了一会,看到棋桌上面白子和黑子几乎棋鼓相当,他没有马上落子:”永叔你的人还有多久才会到?“

    ”快了。“纪尧说。

    ‘朕等了很久了,永叔的黑子比朕的多了啊,朕这一子该如何下。”熙和帝还是没有落。

    “陛下可以想一下。”

    纪尧没有催促。

    “朕好好想想。”熙和帝也不错。

    纪尧等着。

    “好了。”熙和帝落下一子。

    纪尧早就拈起黑子,也落下。

    “永叔不用让着朕,朕也不需要。”熙和帝可不想赢得不公平,纪尧:“臣不会让陛下。”

    “那就好。”熙和帝点头,下着下着,眼看外面天是真的晚了,人还没有到,熙和帝落下最后一子。

    “陛下赢了。”

    纪尧没有落子,陛下已经赢了。

    “朕知道是你这小子让着朕,都说了让你小子不要让着朕。”熙和帝还是知道的,要是这小子真的尽全力下,他是不可能赢得了这小子的。

    “臣没有。”纪尧让了也不会承认。

    “好了,朕也懒得说,起来吧。”熙和帝站起来,总管公公进来,看了看陛下和太傅大人,御厨房把晚膳备好,熙和帝看了纪永叔一眼,让人送进来。

    留了纪永叔,敬事房也来了,熙和帝哪里有心思,直接点了贵妃,刚吩咐完,总管公公又进来:“陛下,太傅大人的人来了。”

    “来了?”

    熙和帝又看看纪永叔:“还不让人进来。”坐到御案前。

    纪尧站在一边。

    总管公公出去,带了人进来。

    侍卫首领走了进来,行了一礼,看到四爷。

    “说。”熙和帝道。

    总管公公退到一旁。

    “陛下问你话,还不快回答,岳父怎么样,有没有抓到黑衣人?岳父有没有话?”

    纪尧看着侍卫首领。

    侍卫首领磕了一个头,把安郡王爷的交待说了出来。

    “陛下。”纪尧听完,看向陛下。

    熙和帝站了起来:“那些黑衣人的样子记不记得,画下画像,朕让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