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要死就死
    “宫里不会胡乱冤枉人,老四媳妇不必担心,宫里弄清了就好。”纪老夫人用了晚膳,让老三媳妇老二媳妇锦姐儿朝姐儿几个回去,该干嘛就干嘛,只留下老四媳妇。

    让老四媳妇和她一起去院子里纳凉。

    院子里早就准备好。

    “等到时候就好了,宫里就是问问,亲家安郡王心中有数,你放宽心,娘都听说了,不要觉得娘知道太多,老四怕你一个人,走时让人告诉我,让我——老四心中都是你,走时还不忘,不久前你让侍卫首领入宫的事我也听说了。”

    纪老夫人一笑,怕老四媳妇心里惦记着。

    “娘。”

    萧菁菁不好意思:“我不会多想的。”

    “不多想就好,陪陪我这老太婆等老四回来。”纪老夫人又看着她。

    萧菁菁点头。

    纪老夫人继续往前,拉着老四媳妇的手:“老四这一入宫,不知道用晚膳没有,指不定饿得不行!你说呢老四媳妇。”忽然笑了起来。

    “娘。”萧菁菁不由又道:“四爷要是饿坏了怎么办娘?”

    “饿坏了就饿坏了,他一个大男人,还能如何,又饿不死不是?”纪老夫人停下来,坐下,开着玩笑,又接着:“老四媳妇心疼了?”

    “我心疼。”

    萧菁菁脸红,不好意思点了点头。

    “好一个心疼,你这孩子,娘高兴,不必害羞,老四知道肯定高兴,娘心里也开心。”纪老夫人高兴了看了她的样子,拉了她坐下,笑得不行,媳妇心疼儿子她只会高兴,越是心疼她越高兴,说明媳妇疼人,她虽然喜欢媳妇,心里最疼的还是亲儿子,当然希望老四有人疼,不是光老四疼老四媳妇。

    老四以前只有她疼,现在有了媳妇疼,她也放心了,别看老四年纪大,也需要人疼,袁氏不在了,老四就一个人,她就担心不已,男人有时就是孩子,也是想要有人疼着哄着,老四也是男人。

    相比起来袁氏差得多,难怪老四疼得不行,老四有了媳妇疼,她这个当娘的以后也安心。

    “娘不心疼四爷吗?”萧菁菁道。

    “不心疼,心疼什么,老四有你心疼,娘也省心了,不用整天想着老四有没有吃饱。”纪老夫人笑着。

    “娘。”萧菁菁说不出话来。

    “娘不笑你了。”纪老夫人不再打趣:“想来老四也快回府了,不然难道歇在宫里,留你一个人,老四怕是舍不得。”

    “娘。”

    萧菁菁脸又一次红了。

    “好了。”纪老夫人还是笑。

    萧菁菁说不出话来,脸红红的,张嬷嬷站在后面看着老夫人和四夫人。

    香草梅兰站在郡主身边。

    天渐渐黑了,褪了热,坐在这里比在屋子里凉爽多了,风吹过,纳凉正好,石桌上放着切好的瓜果,都是冰过的,纪老夫人知道老四媳妇的身体,没有让她用太多,她年纪大了,只用了两块,就没有再吃,让张嬷嬷拿下去分食了。

    “谢老夫人赏赐,老婆子几个正热着,老夫人和四夫人用不完,赏给老奴几个,老奴几个又有口福了。”张嬷嬷上前一笑,行了一礼。

    有丫鬟跪在后面。

    萧菁菁看着没有说话。

    香草梅兰也是。

    “去吧去吧。”纪老夫人摇头失笑:“不过几片瓜果,想吃就吃,吃还堵不了你的嘴?又不是吃不上,我还不知道,你这老货倒是说得跟什么似的,还能少了你一片瓜吃?”

    哪里就能受了一片瓜。

    每年庄子里出的瓜果,送到庄子里来,她哪回不赏赐下去。

    看她的样子,跟吃不上一样,一片瓜而已,纪老夫人也知道这老货是逗她笑,真是。

    “老奴这不是看老夫人用,馋的,刚好老夫人赏赐,老奴这不就高兴了。”张嬷嬷带了人,让丫鬟撒下老夫人四夫人用过的瓜果。

    丫鬟小心的撒下。

    张嬷嬷看了眼:“老夫人,老奴退下去了。”

    “既然喜欢,让人再切一个瓜,老四媳妇你身边的人也一起去。”纪老夫人失笑摇头,对着老四媳妇道,看了老四媳妇身边的丫鬟一眼。

    “好。”萧菁菁点头,看向香草梅兰,让香草梅兰她们去,香草梅兰行了一礼,退下。

    纪老夫人看着,眯了眯眼,人老了没有办法,她转向老四媳妇:“这两个丫鬟不是和老四身边人定亲的吧。”

    “她们是香草梅兰,等紫嫣秋雨出嫁后再说。”萧菁菁回道。

    “看着要小一些。”纪老夫人没有多说。

    没有多久,张嬷嬷几人又回来了,香草和梅兰也是。

    “老奴回来了。”张嬷嬷行了一礼。

    纪老夫人笑着看她一眼:“用好了?”

    “老奴多谢老夫人赏赐。”张嬷嬷又行了一礼道,香草和梅兰也行礼,纪老夫人笑着正要说什么,一个丫鬟进来,快步行了一礼,抬起头来,是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带着急切:“老夫人,四夫人。”

    纪老夫人看到,没有再说,知道有事:“发生了什么?”

    萧菁菁也看着这个丫鬟。

    张嬷嬷香草梅兰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丫鬟磕了一个头:“老夫人,大夫人让人把大老爷书房的晋姨娘捆了起来,掌嘴,又喂了药,晋姨娘在地上打滚,昏了过去。”

    “什么?老大媳妇这是——”纪老夫人脸色变了,站起来,想说什么没有,脸色不好。

    张嬷嬷也没想到大夫人——

    萧菁菁倒是不意外,还是看着丫鬟,香草梅兰看向郡主。

    丫鬟又磕了一个头,抬头:“大夫人可能是怕有人知道,让人守着门,所以没有人知道,直到不久前大老爷回府,大老爷正和大夫人闹着。”

    说完接着磕了几个头。

    纪老夫人想说什么没有,过了一会:“她这又是自作自受,老大也是,闹什么。”在她心中一个丫鬟并不算什么。

    可是老大媳妇的行为,哪里还像宗妇,她很想看看她脑子里想什么。

    “你起来,不用磕头,又不是你的错,是。”她跟着道,丫鬟不再磕头,起身:“是,老夫人。”

    纪老夫人看向老四媳妇。

    “娘。”萧菁菁开口,婆婆看她做什么,香草梅兰站在一边,不知道老夫人?

    “嗯。”纪老夫人嗯了声,想到什么:“老三才好点,老大又。”

    “老夫人要不要去大?”张嬷嬷听到老夫人的话,知道老夫人不高兴,老夫人打算?

    “走吧,去看看。”

    纪老夫人准备带着人去看看,想让老四媳妇回去,想了想,拉住老四媳妇的手:‘老四媳妇陪我去看一下。“

    ”是娘。“

    萧菁菁本来不想去,婆婆既然让她去,她就陪婆婆走一趟,婆婆是知道她和崔氏的关系的。

    张嬷嬷没想到老夫人会让四夫人一起,老夫人忘了四夫人和大夫人?她觉得老夫人应该有什么考虑。

    ”嗯。“

    纪老夫人没再说,老大媳妇闹成那样,她为什么还在顾忌老大媳妇的心情,拍了一下她的手:”去大房。“张嬷嬷应了一声,让丫鬟下去,扶着老夫人。

    萧菁菁走在另一边。

    纪老夫人看着她,低声道:”跟着娘就好。“

    ”是,娘。“萧菁菁颔首,香草梅兰见状松口气,跟在郡主身后。

    纪老夫人也不想去的,只是老大闹,她不能不去,老大不像老三,虽然闹,也是老大媳妇的错。

    老三是自己的错,老三媳妇却是好的。

    儿子错了就是错了,媳妇没错就是没错,她会帮着媳妇,要是媳妇自己错了,还作得不行,她只能帮儿子。

    大房,崔氏捂着胸口,脸色惨白,望着面前的老爷,老爷说她不堪为大妇,老爷觉得谁可堪?那个贱蹄子,老爷也不看看婆婆会不会答应。

    木嬷嬷扶着夫人:”夫人,老爷只是。“慌忙安抚着夫人。

    ”老爷心中只有那个贱蹄子,哪里还有别的人。“崔氏咳嗽着,身体颤抖,捂着胸口,还是望着老爷:”老爷为了一个贱蹄子——“

    ”夫人,你不要激动。“木嬷嬷道,丫鬟跪在地上,地上一片狼藉,药汁还有水都被纪大老爷拂到地上,落了一地。

    整个大房因为大老爷和大夫人的争执——

    崔氏捂着嘴的帕子多了淡淡的血,咳出了血。

    ”夫人你咳血了。“木嬷嬷一看,吓到了。

    ”不过是咳了血而已。“崔氏咳嗽着道,神色凄惶,木嬷嬷急切的劝着夫人:”夫人,你可不要想不开啊,不过是一个浪蹄子被老爷宠了三日就得意猖狂起来不把夫人放在眼里,算是什么东西,值得夫人如此和老爷争执,老爷也是看着新鲜宠着,怎么比得上夫人,那个浪蹄子再怎么样也越不过你,老爷也是不知道那个浪蹄子的真面目,只要说清楚,你只是教训一下,你是正室,晋姨娘算什么,本来就该我管。“

    ”老爷这是容不下我了,老爷想要我死,我怎么能不成全老爷老爷呢。“崔氏还是道:”嬷嬷不要说了,上次老爷不信,这次也不会信。“

    ”夫人,你不要这样说,只要。“木嬷嬷开口,继续劝说。

    ”老爷要我死,我死就是。“崔氏喘着气。

    ”要去死就死,不要给我丢人现眼!“纪大老爷吩咐了人,让人把晋姨娘送去书房,找大夫进府看一看,到底怎么,崔氏倒是够狠,趁他不在府里,让人守着门,把晋氏捆来,又是掌嘴又是下药的,让晋氏昏了过去,他回来问了人才知道,他记得他说过晋氏是他的人,崔氏这是不把他这个老爷放在眼里。

    这不是第一次了,下一次崔氏又要做什么。

    ”晋氏就算是一个妾,也是老爷我宠着的,不是你想怎么就怎么的,你总是说晋氏不把你放在眼里,真的是这样吗,本老爷不是不能查。

    “老爷查吧。”崔氏咳嗽不停。

    “老爷,老奴亲眼看到晋姨娘不把夫人放在眼里。”木嬷嬷道。

    “嬷嬷,算了。”崔氏不想再说了,心灰意冷,一脸死灰。

    “不是想死吗还在这里说什么!”纪大老爷神色不变。

    崔氏一颤,又猛的咳嗽起来,有血咳出。

    “夫人,怎么了,老爷。”木嬷嬷见老爷又这样,看向老爷,慌忙又着急:“老爷夫人都咳血了,老爷能不能不要再气夫人,夫人并没有错,是晋姨娘。”

    崔氏还是咳着。

    “没有错?”纪大老爷看了崔氏一眼,说要死为什么不死,他:“把人捆来,掌嘴,下药,这算什么?你这个婆子又做了什么?”

    “老爷,老奴一直服侍着夫人,夫人是有错,可老爷你宠着晋姨娘,觉得夫人什么都做不好,老爷你知道吗,晋姨娘得意猖狂,根本不把夫人看在眼里。”木嬷嬷让人扶着夫人,跪着磕了一个头:“老爷可以查。”

    “晋氏说来请安,是你们夫人不见她。”纪大老爷冷声。

    “晋姨娘骗老爷的,老爷只要一查就会知道。”木嬷嬷又磕了一个头。

    崔氏喘着气,咳嗽着,说不出话:“嬷嬷。”

    木嬷嬷回神马上冲到夫人身边,给夫人拍了拍:“夫人好些了吗?”

    “不,要,说。”老爷认定了,说也没用,她只是给那个贱蹄子送了一碗药,也是为了老爷好,让那个贱蹄子能好好服侍老爷,反正一个贱蹄子,老爷不是喜欢吗。

    喜欢那个贱蹄子服侍,那个贱蹄子不能有身子不是更好,老爷呢。

    “夫人,老爷在这里,老奴一定要说。”木嬷嬷还想说什么。

    “嬷嬷,老爷看也不想看我一眼。”崔氏一边咳嗽一边。

    “夫人不能便宜了晋姨娘,晋姨娘仗着老爷的宠爱,让人拦下老奴。”木嬷嬷开口。

    “不要说。”

    崔氏还是道:“老爷要宠着那个贱蹄子就宠着。”

    “夫人。”木嬷嬷没办法劝了。

    “老爷你为了一个贱人——妾成全老爷。”崔氏恨恨的,语毕就要下床往一边的撞去。

    “夫人!”

    木嬷嬷吓了一跳,冲上前扶住夫人,拦下来。

    丫鬟婆子也吓到了,夫人真的要?老爷让夫人死,为了晋姨娘,夫人真的要死,夫人要是死了,她们也别想活,她们冲上前。

    崔氏想要推开拦住她的人,再次往一边的柱子撞去,木嬷嬷脸色变了:“夫人,不要!”“夫人。”丫鬟婆子也道。

    崔氏最后被拦了下来,用尽了力气,软了下来被木嬷嬷扶住:“夫人你怎么了。”

    “夫人,你可不能寻短见。”丫鬟婆子也道。

    崔氏一脸惨白,想要说什么。

    “老爷。”木嬷嬷看向老爷。

    纪大老爷冷眼看着崔氏的把戏,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凝着她的样子:“你以为你现在这样我就会心软,崔氏,你自己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去照一下镜子,教不好儿女,容不下人,不会管家,让娘操心,馨姐儿都是跟你学的,还善妒,不堪为妇,你说你还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你有什么资格为大妇,有什么资格让本老爷宠着你,你要去就死,不要拦着她!让她去!看她是不是真的敢死。”

    “老爷!”

    木嬷嬷神色大变。

    丫鬟婆子也是一样。

    “老爷,妾不会再碍你的眼,妾没有教好宁哥儿馨姐儿是妾的错,老爷呢,就没有错吗?”

    崔氏喘不过气来。

    “夫人,不要说了,老爷说的是气话,你不要当真。”木嬷嬷万分着急,丫鬟婆子也道。

    “本老爷说的可不是气话,你要是真敢撞上去!”后面的纪大老爷没有说。

    木嬷嬷看向老爷:“老爷,夫人千错万错,一样没错,嫁给老爷相夫教子!”老爷真的想夫人去死吗。

    丫鬟婆子没想到老爷真的想让夫人死。

    “嬷嬷,对不起,还说为你养老,嬷嬷你不必再说了,要信的早就信,不信的怎么也不会信。”崔氏像是没有听到,打断了嬷嬷的话。

    “夫人。”木嬷嬷回过头来,又急又慌,不知道怎么慌,丫鬟婆子:“夫人还有馨姑娘和大公子。”

    “我知道,婆婆不会不管的。”崔氏说完,没有再看纪大老爷,猛的往刚才撞的地方撞去。

    “夫人!”

    木嬷嬷大惊,丫鬟婆子也是。

    纪老夫人带着人到了大房,看到大房外面的人,知道老大老大媳妇在房里,晋氏被老大让人送去了书房叫了大夫。

    老大对晋氏确实好,也无怪乎老大媳妇忍不住又动手,知道老大进去有些时间了,不知道如何了。

    别闹得要死要活就好,让人不要通报,直接进去。

    “撞吧,本老爷倒要看看。”纪大老爷还是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眼看着崔氏就要撞到柱子上了。

    “这是在干什么?”

    纪老夫人带着人走到里面,看着老大媳妇还有老大所有人,老大媳妇这是想做什么,还有老大,她沉下脸。

    门外的丫鬟婆子跪着,萧菁菁站在婆婆身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张嬷嬷在另一边,大夫人看样子是要寻短见,没想到大老爷和大夫人会闹成这样,比三老爷和三夫人闹得还要。

    香草梅兰在郡主身后,其余的丫鬟婆子在后面都看着。

    “告诉我到底在干什么?老大媳妇这是在寻短见?”纪老夫人直接走到老大媳妇面前,盯着她还有老大:“老大你站在一边是在看还是?”

    萧菁菁还是跟着婆婆,香草梅兰张嬷嬷也是。

    “娘怎么来了?”纪大老爷没有理会崔氏还有崔氏身边的人,看到娘来了,开口问,纪老夫人脸色尤其不好:“我要是再不来是不是要死人了?”

    纪大老爷知道娘是听说了什么,说不定二弟三弟四弟也知道了,一想到这他就生气。

    崔氏不死,他也要——他看到四弟妹还有四弟妹身边的人。

    萧菁菁叫了一声。

    “娘,没有什么事。”纪大老爷应过说。

    “没事、”纪老夫人看着老大。

    “娘,崔氏自己想死,儿子便成全她。”纪大老爷表情不变,纪老夫人看他一眼,老大看来是真的生气了,不然不可能不知道崔氏是宗妇不能休也不能死。

    “到底怎么回事。”纪老夫人问。

    “娘,崔氏你还不知道吗,整天不知道想什么,不堪为妇,娘你还是回去吧,这些日子累得你还有二弟妹三弟妹四弟妹,都是她作的,儿子会好好处理好,你就不要管了。”纪大老爷不想再麻烦娘。

    “我可不敢回去。”纪老夫人道,说不定一回去,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丫鬟来禀报说老大媳妇死了,撞死的,让她如何放心。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